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盟主之位
    权势和地位,自古至今都是人们争相争夺的东西,为此人们愿意放弃所有底线,付出所有一切能付出的代价,看似光鲜的外表下却隐藏着肮脏的贪婪与黑暗。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去追求这些东西,有的人只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不争不抢,也有的人打从心底就厌烦这种生活,甚至宁愿放弃和远离,反倒更让人感到敬佩,因为有时候放得下比拿得起更需要勇气。

    青木道人伤得很重,等无心赶到他的身边的时候,无悔大师早已经将他扶坐在地上,封住了他手臂上的血脉。

    只见此时的青木道人整张脸已经完全惨白,看不到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滚落,可想而知手臂上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有多么的痛。要不是青木关键时刻侧开了身子同时拼尽全力逼退了雷震,他的那条手臂恐怕早就不在了。

    “道长,你伤得很重,必须马上治疗。”无心看着青木道人的伤口,认真的说道,他说的没错,如果再不及时治疗,那青木的整条手臂就真的废了。

    可是青木却摇了摇头,咬着牙看了看还在厮杀的江湖各派,虚弱的说道:“不碍事,还可以坚持,先把这里的事处理完再说。”说着便要起身,可是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踉跄着又跌坐了回去,他失血太多了。

    “如果道长信得过我,就把这里交给我处理,我知道该怎么做。”无心向青木抱了抱拳,一脸严肃的说道,他是真的在关心青木的伤势。

    青木看着无心,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就有劳少侠了。”说完便招呼早就凑到身边的几名弟子抬着他退了下去,他相信无心能够处理好,虽然不知道这种信任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青木被人抬了下去,无心转身向刚才擂台的方向走去。无悔大师没有走,而是跟在无心的身后走了过去。

    按理说即便是青木伤退,这里的事也应该是无悔大师出面处理,因为除了青木,这里就属他地位最高。但是刚才无心主动请缨的时候青木并没有拒绝,而无悔大师也没有多言。

    等无心走到近前的时候,混战基本已经接近尾声,零星的几处打斗也随着无心和无悔大师的到来而结束。或许他们也是逼不得已的结束,因为武当的弟子和十三名黑衣人已经将所有的武林门派围了起来、说是所有,其实此时能站着的人已经不足一半,原本浩浩荡荡的人群此时已经七零八落,血流成河。

    看着面前如同人间地狱一样的战场,无心眉头紧皱,他终于明白了红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们不但想要灭了武当,还想要趁机重创武林各派。杀了青木,武当就相当于覆灭,不足畏惧,而重创武林各派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看着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武林各派剩余的这些人,无心淡淡的说道:“今天的事从始至终都是红羽的阴谋,现在诸位应该相信这次所谓的武林大会不是武当的意愿了吧?他们不但想灭了武当,还想要诸位自相残杀,然后坐收渔翁之利。”说着看了看一张张神色迥异的脸,提高了嗓音继续说道:“我怀疑我们之间有红羽的奸细。”

    无心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纷纷看向自己身边的人,一脸的戒备,好像在自己的眼中所有人一下子都变成了叛徒。这些人之中,明显分成了俩派,一派赤手空拳,一派带着兵器。没想到带着兵器进来的不止无心和紫衣青年俩个人。

    “现在,所有没有武器的人举起自己的双手自动走到一边。”无心看着交头接耳,惶恐异常的各派武林人士,淡淡的说道。

    人群先是愣了一下,犹豫着,迟疑着,然后有人开始行动,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动了起来,现场立刻划分成了俩伙人,一伙手里都拿着兵器,一伙赤手空拳。

    大概这些人从来都没有如此听过一个人的话吧,也从来没有这么老实过。因为面前的无心已经不再是一开始那个有人认识有人陌生的武当请来的帮手,而是凭借一人之力连续挑战红羽俩大绝顶高手的人,而且敌人一死一逃,在场的人中没有人能有信心做到。

    看着明显被孤立的那伙带着兵器的江湖人士,无心的脸色阴沉了下去,甚至露出了一丝杀气,只见他向前迈了一步,操着沙哑的嗓音,冷冷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收了红羽什么好处,不明白你们为了什么要自愿成为红羽的奸细,但相信你们也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们有没有在乎过你们的生死,关键时刻只顾着自己逃命,你们是生是死人家根本就不会理会,甚至希望你们全都死在这里,因为解决完我们之后,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而你们却浑然不知。”

    无心的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就好像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在训斥自己的学生怎么分辨是非黑白,怎么懂得大奸大恶一样,连无心自己听了都觉得惊讶,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会说,而且说的这么头头是道。

    那伙带着兵器的江湖人士纷纷出言狡辩,不停地摆着手,称自己并不是红羽的奸细,说自己是冤枉的,可是他们手中的兵器却出卖了他们,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短刀,一把和紫衣青年那把一模一样的短刀,这已经说明一切,而他们却仍然恬不知耻的掩耳盗铃,打算蒙混过关。

    无心将一直握在手中还没有入鞘的血刀猛地向前一挥,大声的说道:“不要再强词夺理了,这里的所有人都已经记住了你们的脸,你们也看一看倒在血泊里的你们的同伴,想一想这么做值不值得,今天我不杀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走出这里之后仍然选择做红羽的爪牙,那我即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得你们鸡犬不留!”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没有人再敢多言,纷纷低下了头,扔掉了手中的兵器,不敢再有任何抵抗。他们原本都是各自一方称雄的名门正派,但是却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成为了红羽的爪牙,也许是被逼的,也许是因为觊觎红羽许下的一时私利。

    “滚!”无心冷冷的大声喝道,收起了刀,归入了鞘中,但是却没有人敢放松警惕,没有人感觉轻松多少,因为血刀随时可能会再一次出鞘,下一次出鞘,就预示着决裂和死亡。

    那些扔掉兵器的众江湖人士听到无心的这声厉喝,像是惊弓之鸟一样,抱头鼠窜,争先恐后的向山门口冲去,他们害怕了,生怕走的慢了无心会反悔。对于武当,他们是敬畏,但是对于血刀无心,他们是从心底里感到恐惧。因为武当发威之后好歹会手下留情,但是血刀无心却是不死不休。

    看着四散逃离武当的那些人的背影,无心皱着眉头,他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是不是在放虎归山,是不是又给自己以后的路上制造了更多的阻碍,但是他却不得不放他们离开,因为这里是武当,他不能在武当大开杀戒,而且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流血了,否则今后的红羽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见过盟主,多谢盟主力挽狂澜!”突然有人大声的说道,说着便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一记大礼。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整个武当山山门前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弥漫,剩下的所有江湖人士全都单膝跪地,充满敬畏,就连围在外围的武当弟子也都受到了感染,纷纷弯腰抱拳行礼,嘴里念念有词。

    看到这一幕的无心表情瞬间僵住,愣在了原地,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愣了片刻,突然转身向大殿的方向走去,走得很急,好像是在逃避什么,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一直站在无心身后的无悔大师转过了身,看着无心离开的额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祥的笑容,缓缓的点了点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插过一句话,但是一切他都看进了眼里,忽然觉得这个看似心狠手辣,残忍冷酷的杀神并不像传言的那么无情,那么不可一世。甚至在他的心里,也有一种把无心当做武林盟主的意愿。

    一场注定是对当今江湖一次洗礼的乱战终于落下了帷幕,很多人死了,但是更多的人活了下来,最终没有变成惨剧收场。

    也许经历了今天的人们会重新思考,会发生很多转变,也预示着今后的江湖格局会发生新的转变,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结局是还是坏,但是至少让很多人明白了很多东西。

    次日一大早,无心便被武当的弟子敲开了门,说是青木要见他。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无心便随着那名武当弟子前往青木的房间。

    昨天结束之后无心并没有离开,因为青木的伤势目前还没有明确,他担心红羽会转身再杀回来,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临时决定留了下来。而那些武林人士昨天就已经相继离开了,昨天发生了太多,他们得慢慢消化。

    很快,无心便来到了青木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进去的时候发现无悔大师已经坐在里面,青木道人手臂上缠着纱布,靠在一张榻上。

    看到无心到来,青木脸上扬起了一丝微笑,他已经听无悔大师详细叙说了昨天自己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听说了无心处理善后事宜的事,他突然觉得自己又一次重新认识了当初那个在云水山庄百折不挠的少年。

    “道长,大师。”无心向着榻上的青木和坐在一旁的无悔大师行了一礼,淡淡的说道。在面对青木和无悔的时候,好像是他仅有的也是唯一谦逊的时候。

    青木和无悔各自轻轻点了点头,相视一笑。然后就看到青木缓缓的说道:“贫道已经听说了昨天的事,少侠果然没有让贫道失望,看来各大门派尊你为盟主是理所当然的。”

    无心一听青木的话,愣了愣神,紧接着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道长误会了,在下从没有想过要当什么武林盟主,只不过是那些人一厢情愿罢了。”

    青木和无悔二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然后就听青木说道:“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完全能够配得上武林盟主这个位子,而且昨天的武林大会你本来就是最终的胜者。难道你让贫道和无悔大师也要变成一厢情愿吗?”

    他好像已经认定了要由无心来当这个武林盟主,其实昨天他答应无心让无心处理善后的事也是存了一点私心,他想试探一下无心会怎么处理,更像是一个考验,结果他很满意,就算是他,也不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无心听了青木的话,脸上露出一丝难色,不知该怎么拒绝,可是他真的从来都没想要当什么武林盟主,他所追求的也不是那些权利和地位。

    思索了一下,无心看着青木和无悔二人再一次认真的说道:“不瞒二位前辈,在下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从来没想过要取得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也不想有什么牵绊,只想做一个孑然一身的人,来去自如,二位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请恕在下不能胜任。”

    他说的是实话,他从来就不是什么立志要成就大业的人,他在乎的只有朋友,还有继续完成自己父亲的遗愿,其他的东西他不奢求,也不想要。

    青木和无悔二人听到无心的这番话,陷入了沉默,显得有一丝失望,失望的不是无心的胸无大志,而是觉得无心的推脱将是武林的一大遗憾。

    一时间,三个人不由得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气氛显得有一丝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