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拔弩张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天下不乏身怀绝技的年少有为之人,只不过大多都是怀才不遇,或者终因盲目自信而葬送了自己的前程,最终只能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每一个新人的崛起都要付出太多,但是最不应该的就是在错误的时间做出错误的选择,否则只能是昙花一现,感叹一切开始的太早又结束的太快。

    在场的所有江湖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人会想到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仲子陵竟然也会落于下风,他明明已经强力压制住了紫衣青年,却没想到那一切都是假象。

    没有人想到那只背在紫衣青年身后的手竟然有如此威力,原来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使出全力,那只背在身后的手,才是他的杀招。

    仲子陵咬着牙,惊恐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紫衣青年,他不相信自己会败,更没想到自己会败得如此狼狈。

    只见他咬着牙,强忍着贯穿整条腿的剧痛,看着紫衣青年无奈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没有哪个无名小卒能接的下我刚才那招!”的确,没有哪个无名小卒能够接连重创万马帮帮主和华山首席弟子这俩名高手中的高手。

    “败了就是败了,又何必在乎是不是败在无名小卒的手里,你太心急了,也太自以为是了,所以你才会败,跟我是不是无名小卒无关。”紫衣青年面无表情,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仲子陵听了紫衣青年的话,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原本高傲的他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手下败将,这已经让他丢尽了脸面,可是不但如此,现在还要面对别人的数落,这更让他颜面无存。看着紫衣青年那一副胜利者的嘴脸,仲子陵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紫衣青年转过了身,微笑着看着周围的武林人士,缓缓的说道:“还有哪位愿意赐教?”说着目光从周围的武林人士脸上一一扫过,竟然再没有人敢多看仲子陵一眼,好像所有人都已经彻底折服。

    被紫衣青年的目光一一扫过的武林人士全都低下了头,不敢对视,好像生怕自己会被点名叫出去一样。连续的俩场比试,已经足以证明紫衣青年的实力,而且那好像还只是冰山一角,没有人可以肯定自己就是对手,谁都不愿意在这里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站在一旁的仲子陵看着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紫衣青年,恨得牙根痒痒。就算自己刚才败了,可是现在自己还站在这里,那就代表这场比试还没有结束,自己还没有认输,可是紫衣青年却早已经当自己败了,甚至看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这是何等的耻辱?一直被众星捧月般的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仲子陵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怨恨,突然,他大吼了一声,不顾自己已经重伤的那条腿,疯狂的冲向了背对着自己的紫衣青年,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气,狠狠的拍出了一掌,拍向了紫衣青年的后心!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仲子陵竟然再一次出手,而且如此歇斯底里,看着发了疯一般的仲子陵,全都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张大了嘴巴,有人甚至惊呼出了声。可是好像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觉得惊讶,有人好像已经料到了这一切,那就是紫衣青年。

    就在仲子陵疯狂的冲向紫衣青年的那一刻,好像没有人注意到紫衣青年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一丝残忍的冷笑。

    就在仲子陵的那一掌眼看着就要得逞的刹那,原本背身的紫衣青年却突然转身,猛地挥出了一拳!正是那只一直背在身后的手!

    “不要!”看到这一幕的青木道人再一次出言喝止,可是同样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紫衣青年的重拳已经和仲子陵的那一掌结结实实的相交在了一起。

    紧接着,就看到仲子陵挥出的那一掌被硬生生的挡了回去,手臂以畸形的角度弯折,紫衣青年的拳头顶着仲子陵的手掌,重重的砸在了仲子陵的胸前!

    一股血箭从仲子陵的嘴里瞬间喷出,然后就看到他跟万马帮帮主马峰一样,飞快的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手臂已经被瞬间折断,但这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他的胸前已经与马峰同样完全塌陷,眼看着就要断气。

    紫衣青年的实力再一次惊呆了在场的众人,没想到他竟然以同样的方式连续击垮了俩名高手,没有人知道那只看似普通的拳头到底积蓄了多大的力量,竟然如此令人胆战心惊。

    让人们更惊恐的,不是紫衣青年一鸣惊人的实力,而是他的残忍,虽然他从没有主动要击垮谁,可是凡是想要将他击垮的人他却从没有手下留情,即便那个人已经对他构不成多大的威胁。接连的俩名高手全都被他重创,不死也是废人一个,而这一切的结局好像都是拜他所赐,就好像是他故意设计好了的一样。

    站在立柱前的无心微微低着头,眯起了眼睛,所有的这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任何一丝微小的细节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一丝淡淡的杀气从他的眼底闪现,浑身的血液似乎已经在沸腾,握在手中的刀正在轻微的跳动。

    正在这时,从人群中冲出十多个人,惊呼着冲向了倒在地上的仲子陵,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这些跟着仲子陵前来的华山弟子刚刚才反应过来。

    只见他们慌乱的冲到了仲子陵的身边,不停地呼喊着仲子陵的名字,可是仲子陵早已经人事不省,还能不能醒来都没有人不知道。

    有几名华山弟子也许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也许是平时跟仲子陵关系比较要好,看到仲子陵不生不死的模样,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起身冲向了紫衣青年,嘴里呐喊着,饿虎扑食一样扑向了紫衣青年。

    可是他们在紫衣青年的眼里又算得上什么,刚一照面的功夫,有俩个人已经被紫衣青年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跌到了人群之中,引起了一阵骚乱。

    紧接着就看到剩下的几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人悉数被紫衣青年重拳击倒在地,哀嚎不断。这一切全都看在了众武林人士的眼里,虽然于心不忍,但却没有人敢多言,来时的那股舍我其谁的气势此时已经荡然无存,毕竟谁都不愿意赌上自己的一世英名。

    “住手!”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隐约带着一丝愤慨,也喝止了擂台上正纠缠到一起的俩方各自的动作。

    说话的人正是武当掌门青木,只见他跨出一步,直勾勾的盯着站在场中的紫衣青年,脸上似有怒意,沉声说道:“年轻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看着马峰和仲子陵接连重伤在紫衣青年手下,青木道人终于忍无可忍。那二人分别是各自门派中的中流砥柱,伤了他们俩个,就相当于重创了俩个门派,这是青木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是他们二人主动使出了杀招,率先动了杀念,可是紫衣青年的做法也未免太过不留情面。

    紫衣青年听到青木道人的话,脸上再一次露出了笑容,将自己的那只手又背在了身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仲子陵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是擂台比武,那就必定要分出胜负,拳脚本来就无眼,既然他们站上了这个擂台,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道长这样怪罪于我,未免有些偏袒。”这一番话说的振振有词,有理有据,可谓滴水不漏。

    “可是贫道事先说过,不许伤及对方性命,点到即止即可,可你呢?”青木道人板着脸沉声说道,紫衣青年不断为自己寻找借口的态度已经快要彻底激怒他。

    “道长不要忘记,是他们先下了杀招,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只是寻求自保,否则难道要让我等着别人杀我而不还手吗?”紫衣青年依旧不紧不慢的为自己做着解释,而且令人奇怪的是,周围原本同样义愤填膺的围观人群这时候竟然传出了附和之声,有人竟然赞同紫衣青年的说法。

    青木冷冷的巡视着围观的人群,寻找着是谁在暗中附和,可是正当他想要寻找的时候却又听不到了。只见他严肃的瞪着紫衣青年,沉声说道:“就算是这样,你完全可以制止他们,何必非要重伤他们,毁了他们一身修为?”

    虽然马峰和仲子陵现在还活着,但是已经和废人没什么俩样,一身的修为也随着倒下的那一刻付诸东流,对一个武林人士来说,这样的结局其实比死更加难以接受。

    “在下已经说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他们自找的。道长如果对这样的结果不满,可以亲自上来为他们讨回公道,在下随时奉陪。”紫衣青年突然话锋一转的说道,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带着挑衅的眼神直盯着青木道人。

    青木道人愣了一下,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脸的吃惊,没想到一直客客气气的紫衣青年此时竟然敢这么跟武当掌门说话,可以说完全没有把武当派放在眼里。

    “好大的口气,当真是后生可畏。可是贫道一开始已经说了,武当派不会参与盟主之位的争夺,但是阁下的这般毫不留情的手段,恐怕也难以服众吧?”青木长吁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

    虽然他已经被紫衣青年接连顶撞,甚至直接出言挑战,但他还是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他确实说过,武当不会参与这次的比武,而且他是堂堂的武当派掌门,度量不会那么狭隘。

    可是紫衣青年好像并不想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他,就在青木道人话音刚落之际,只见紫衣青年直接摊了摊手,无所谓的说道:“既然道长不愿与我这个后生计较,那我就当道长认输了,那么如果接下来没人再出来挑战,我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了。”

    紫衣青年的话音刚落,青木道人的脸色瞬间阴沉,在场的一些江湖门派中也有人出言指责紫衣青年话说的有点过了,没想到一直态度温和的紫衣青年此时会变得如此咄咄逼人。

    “好,那贫道就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青木道人终于忍不住了,甩了甩衣袖,大声的说道。原本他不愿意出手,不愿意将武当派扯入这场纷争当中,可是紫衣青年步步紧逼,如果他再推脱,就真的会被别人当做是武当派怯战了。

    但是他选择出手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看不惯紫衣青年的做派,而是因为紫衣青年的一句话点醒了他,那就是如果没有人能够打败紫衣青年,那么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就真的是紫衣青年了,他是不会让一个为所未闻,见所未见,横空出世的年轻人来继任的,何况这人来历不明,敌我未分。

    青木道人说完向前迈了一步,扬了一下头,示意弟子将还在场中的仲子陵等一干华山弟子带离擂台。

    几名武当弟子迅速来到擂台,帮着华山派仅剩的几名弟子将仲子陵和其余几名受伤的弟子抬到了台阶之上。

    其中一名武当弟子将华山众人安置好以后,快步来到了青木道人面前,对着青木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仲子陵已经伤得太重,回天乏力了。

    看到这一幕的青木道人脸色微变,原本他以为仲子陵即使武功尽失但至少能够活下来,可是现在看来要比想象中严重得多,心中不免有些自责,怪自己没有早一点制止。

    想到这里,青木道人不再迟疑,向前跨了一步,作势就要跃到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