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亦敌亦友
    不是每一个朋友都能够生死相随,也不是每一个敌人都会眶疵必报,因为世间很多事本就没有那么绝对,有的敌人也许慢慢就会成为朋友,而有的朋友也许慢慢也会变成敌人,人有正邪之分,但有时候也不缺亦正亦邪之人,当然也会有亦敌亦友的人。

    栾胜听到无心的问话,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整个人的身体都随着笑声不停的颤抖起来,歪着头看着无心,状似癫狂的说道:“我知道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那我凭什么告诉你,你永远也别想知道,早晚你会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不只是你,你的朋友,你的亲人,都会因你而死!”

    栾胜越说笑得越厉害,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嘴里和断臂之处不停的留着鲜血,沾染了全身,看起来有一丝悲凉。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永远也不知道答案,但是我知道你永远也看不到了。”无心淡淡的说道,为栾胜的垂死挣扎感到可悲,说着握紧了手里的刀,向前迈了一步,他已经打算结束这里的一切。

    “你不得好死……”栾胜话刚说了一半,就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因为无心的刀已经闪电般划过了他的咽喉,没有半点犹豫,然后就看到栾胜抽搐了几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也许就在血刀划过咽喉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后悔这一次盲目的自投罗网,只因为他对自己太自信了,自信过头就成了自大,而自大的人往往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无心缓缓将刀插入了刀鞘,不再看地上的栾胜一眼,如今红羽的七大高手他已经接连杀了五个,现在只剩下俩个了。快了,这一切终于快要结束了,无心心想。

    看着客栈中那些屋门敞开的客房,看着那些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命丧黄泉的客人,无心皱起了眉头,可以说这些人都是为他而死,就因为栾胜想要毒死自己。

    红羽的不择手段无心已经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但是像栾胜这样阴险毒辣的做法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如果红羽之中这些人再多一点,那江湖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也许正因为这样,红羽才能够在江湖中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吧,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你越表现的懦弱,就会招来越来越多的欺凌。

    这笔账,又将记在红羽的头上,无心发誓早晚都要成倍的讨回来。他曾经答应过如意不会再杀人,可是在如今的江湖中,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他曾经想要遵守,可是随着红羽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

    而且那些想要对付他的人开始越来越多的想要伤害如意,伤害无心身边的人,慢慢的,无心便不再想继续遵守曾经的诺言,他不会留给任何想要杀他的人第二次机会去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即使自己因此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也在所不惜。

    正在这时,客栈的门口缓缓的走出来一个身影,是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中年人,手中提着一把长剑,看了看客栈中发生的一切,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然后看向了倒在血泊里的栾胜,不禁摇了摇头,好像有点惋惜的样子。

    察觉到有人出现在门口,无心缓缓的转过了身,盯着站在门口的那条身影,眼神冰冷,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大概是不明白面前这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看来我还是来晚了,原本想要在你杀他之前问他几个问题。”身穿白衣的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人,正是风月谷二谷主,东方宪,无心与他白天刚打过照面。

    “原本你可以提前制止。”无心看着东方宪,淡淡的说道,他很好奇东方宪想要从栾胜的嘴里知道什么,但是白天他曾试探过,可东方宪并不愿意多说。其实他早就发现东方宪已经来了,在自己杀了栾胜之前就来了,但是东方宪并没有出来制止,直到自己杀了栾胜才出现。

    东方宪笑了笑,猜到了自己早已经暴露了,缓缓的说道:“原本我也想制止,不过看他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告诉我实话,而且他做出这等不择手段之事也是死有余辜,不过无心少侠的那一招诱敌深入实在高明。”

    东方宪边说着边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房间内的惨状,然后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栾胜,再次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已经看出了无心刚才是故意露出的破绽,诱使栾胜急功冒进,结果使得栾胜过早地葬送了自己。

    没等无心搭话,东方宪突然脸色大变,因为就在他环顾四周房间内的惨状时,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漆黑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侧后方,正在冷冷的看着自己。

    东方宪忍不住猛地转过了身,一脸的惊讶,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他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如果对方要对自己出手的话恐怕自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客栈外面的台阶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东方宪,整个人都包裹在黑衣里,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手中握着一把狭长而漆黑的长刀,隐隐带着一丝嗜血的杀气。

    端详了半天,看黑衣人没有任何动静,东方宪缓缓的转过了身,看着无心,疑惑的问道:“你的人?”他刚才转身的那一刹那已经差一点忍不住出手,因为那名黑衣人身上的危险气息太重了,几乎已经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可是转念一想可能跟无心有关,所以忍住了。

    “幸亏二谷主只是看看,不然就误会了。”无心淡淡的说道,但好像话中有话,像是在警告着什么。他似乎早就知道黑衣人已经出现了,或者说他知道黑衣人一定会出现,所以他刚才即使知道了附近有人潜伏在暗中也没太在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影子就在附近。

    东方宪听了无心的话,笑着摇了摇头,好像有一丝无奈,缓缓的说道:“血刀无心果然是血刀无心,栾胜如此自不量力也只能是自掘坟墓。”

    原本无心上次在风月谷就已经给东方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现在看来,无心不但没有死在丛林里,而且功力好像更加的精进了。

    还有身后的那个始终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的黑衣人,东方宪惊讶的发现他竟然看不透对方的实力,一个无心已经深不可测了,再加上一个神出鬼没的鬼影一般的人,江湖中还有谁能够是血刀无心的对手。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他太自信了,所以才会如此轻易的死在我的刀下,而且他千不该万不该的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这只会让他死得更快。”无心看了一眼栾胜,淡淡的说道,并没有直接回答东方宪的问题。

    东方宪点了点头,也不打算再过多停留,已经准备离开了,正要转身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缓缓的说道:“我们得到消息,红羽最近正在召集人手,好像目标是武当。”

    无心一听大惊,但是心中却没有完全相信,不明白东方宪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淡淡的问道:“所以你们要去武当?但为什么要告诉我?”

    东方宪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不,我们不去,大师兄还有别的事要做,我想只有你能阻止他们。”说着便转身向外走去,打算离开了。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去?”无心看着东方宪缓缓离开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你一定会去的。”东方宪没有回头,但是却笑着说道,然后继续向外走去,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无心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东方宪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他那么确定自己会去。他听到东方宪提到了他的师兄,没想到风月谷这次竟然一下子派出了俩名谷主,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在调查什么,无心想不明白。

    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今天来的是东方宪的师兄东方启,甚至师弟东方白,那一定不会跟自己这么客气,也许直接就对自己出手了,上次在风月谷自己已经彻底和那俩个人结怨,今后见面之时免不了又是一场针锋相对。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风月谷真的已经开始重出江湖了,但是无心不确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夺回当年属于他们的地位,还是为了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东方宪模棱俩可的态度更是让他捉摸不透此人到底是敌是友,看来这摊浑水是越来越不明了了,自己以后必须得多留个心眼才是。

    这时,黑衣人也已经缓缓的走了进来,站在了无心的身边,一言不发,好像他只跟无心说话,但是只要无心不问,他就真的不会说话一样。

    “刚才为什么没有出手?”无心看了一眼黑衣人,淡淡的问道,他指的是自己和栾胜交手的时候,刚刚自己明明看起来落了下风。

    “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黑衣人低声说道,但却说得很肯定,似乎早已经看出了栾胜不是无心的对手,言外之意好像是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出手,说的就像是只有无心打不过敌人了才轮到他出手一样,听得让人总觉得哪里有一丝别扭。

    无心苦笑着摇了摇头,抬腿向外面走去,没有理会心中的那一丝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别扭的感觉,心想这样也好,至少暗中留一手,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现在这里已经不能住了,得重新找一个住的地方,先度过今晚再说,然后想办法弄清楚东方宪临走前说的那个消息到底准不准确。

    “你叫什么名字?”无心边走边淡淡的问道,既然已经默许了黑衣人做自己的影子,那至少应该有个称呼,不然会显得很别扭,想招呼都不知道该称呼什么。

    “冷。”黑衣人只是淡淡的说道。

    无心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丝忍俊不禁的笑容,冷?真的是人如其名,虽然简短,倒也贴切。于是便没有再停留,就这样带着冷离开了客栈。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小镇就开始沸腾,客栈中发生的惨案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大案彻底将这里弄得人心惶惶,纷纷议论着到底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杀了整整一个客栈的人。

    原本就人手不够的衙门上下忙的焦头烂额,在镇里到处勘查着可疑之人,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

    无心已经重新找了一家客栈,一觉睡到天亮,现在有了冷在暗中保护,他终于能够安心的休息了。

    也不知道隐藏在暗中的冷睡不睡觉,想到这里,无心忍不住愣了一下,自己竟然没有提前想到这一点,如果冷也睡着,那万一真的有人来对付自己怎么办,想到这里,后背不禁升起一丝凉意,看来以后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正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俩声鸽子的鸣叫,紧接着是扑腾翅膀的声音,无心愣了一下,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只见窗外站着一只信鸽,脚上缠着一个竹筒。

    看到这只信鸽,无心愣了一下,接着看向了缠在鸽子脚上的那只竹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