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毒如蛇蝎
    江湖中很多时候都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面对敌人的时候绝对不能手下留情,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早晚会让自己死在自己的仁慈之下。

    但是很多人都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祸不及妻儿,不殃及无辜,因为即使再坏的人,也想给自己披一层善意的伪装,可是有些人却不是,因为还有一句古话,叫做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无心离开衙门之后,就找了一家还算舒适的客栈,要了一杯清茶,坐在房间里闭门不出,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安静,静下心来好好理一理心中的思路,看能不能将心中的那些疑虑理清,或者联系到一起。

    因为他总觉得有一张巨大的暗网隐藏在暗中,正在从四个角缓缓的收紧,蚕食着落入这张大网里面的一切,这种总是感觉陷在圈套中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甚至有些烦躁。

    无心坐在桌前,看着放在窗前的那个鸽笼,微微皱着眉头。笼中的鸽子很安静,一动不动的窝在角落里,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无心一直在看,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无心说一样,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当然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鸽子本来就不会说话,就连它们送信的本领也是年复一年的训练出来的,但是信鸽不是鹦鹉,是永远不会说话的。

    喝了一口清茶,感受着舌尖传来的淡淡苦涩的味道,无心缓缓闭上了眼睛,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一切,斩杀慕容百里,独闯风月谷,管道茶铺,观音庙,淮阳城,夏海棠,慕容雪,当然还有如意。

    一幕幕情景闪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可是却早已不是原来的轨迹,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变化,有些变化是自己意料之中的,但是有些变化却是自己始料未及的。

    其中就包括青锤栾胜和贤王府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伙红衣杀手,到底是不是红羽的人,还有风月谷的人,为什么突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江湖上,是因为已经准备好重出江湖了吗?

    可是让他们重出江湖的原因是什么,或者说就像自己猜测的那样,他们从来就没有沉寂过。太多太多的问题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个个谜团一样,压抑的无心整个头都快炸了。

    缓缓的站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一扇窗户,窗外的冷风瞬间吹了进来,无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寒冬的风好像也很孤独,跟自己一样,也在寻找一个温暖的可以栖息的地方,吹向所有能够化解那丝寒冷的地方。

    看着窗外逐渐冷清的街头,还有那些一个个依稀的,落寞的身影,无心不禁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这只是自己和红羽之间的一场战争,等有一天一方彻底垮了,那这场战争也就结束了。

    可是无心远远没想到这一切只是个开始,越来越多的人牵扯了进来,也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浮出水面,也许这一切原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也远远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战斗。

    如果真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战斗,那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牵扯进来,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死了,也许死的就是自己,而且早已经死在了某一个阴暗的角落,没有人悲伤,没有人送行。

    太阳已经下山了,黑夜又一次降临,家家户户都燃起了烛光,屋顶升起了炊烟,已经到了晚膳的时间。又一天过去了,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又是崭新的一天,可是又有谁知道明天一睁开眼的时候,迎接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打断了无心的思绪,将他拉回到现实当中。外面传来了店小二唯唯诺诺的声音:“客官,晚饭时间到了。”无心突然觉得,其实做一个这样的小二也挺好的,虽然一辈子默默无名,但却永远不会有动辄生死攸关的烦恼。

    “进来。”无心淡淡的应了一声,又重新走回到桌前坐下。店小二听到无心的回答,缓缓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几碟小菜和一碗米饭,虽然简单,但却不失精致,看起来让人胃口大增。

    这也是无心之所以选择这里的原因,这里的独到之处就是会为每一位客人准备一日三餐,虽然价钱要比一般客栈稍微贵了那么一点,但是看到这一桌丰盛的饭菜,也会觉得物有所值了。

    将饭菜一一放在桌上,并摆放整齐之后,店小二笑着说道:“客官慢用,有什么吩咐您随时叫我。”说完缓缓的退了出去,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无心欣慰的看了看离开的店小二,不禁摇头苦笑,好像在这些人的脸上,你永远看不到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永远都是那么的热情洋溢,没有烦恼。

    可是无心突然又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许这些人回到自己的房中,卸下一天的疲惫,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感慨人生的苦楚,为了生活不得已的不辞辛劳,他们也会有烦恼,也会有纠结,只不过为了生活全都隐藏在了心底。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和艰难之处,只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烦恼罢了。生活和生存一样,不只是吃饭睡觉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心中的那片阴云也逐渐缓缓的散去,不再像刚才的那般挣扎,不禁再一次摇头苦笑,之前是为店小二,现在是为他自己。

    这时,无心看了一眼放在窗前的鸽笼,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找出了纸笔,在上面写了一段话,然后走到鸽笼旁边,取出了信鸽,将纸条绑在了鸽腿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件物品,递到鸽子的鼻前晃了晃,接着顺着窗户向外一扔。

    只见信鸽扑腾了几下,接着便展翅高飞,在客栈的上方盘旋了俩圈,向着一个方向快速的飞走了,转眼就已不见了踪影。

    看着越来越远的信鸽,无心长出了口气,脸上的表情轻松了很多,现在他已经不再那么纠结,不管明天会变成什么样,他都会照着现在的轨迹一直走下去,不会改变,即使前方有再多的敌人、再多的阴谋等着他。

    想到这里,无心关上了打开的窗户,回到了桌前,准备静下心来好好享受一番许久都没有享受的美食。

    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人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脚下,嘴角带着一丝冷酷的笑容。在他面前的地上,一只雪白的鸽子倒在了血泊之中,鸽子腿上绑着一张卷起来的信纸,此时已经沾满了血迹。

    黑衣人走了过去,弯腰捡起了已经丧命的鸽子,从鸽子腿上解下了那张绑着的信纸,然后随手将鸽子的尸体扔到了一旁,接着缓缓的打开了那张信纸。

    只见纸上写着俩行字:贤王府疑似与红羽瓜葛,望暗中提防并查明真相。虽然并没有署名,也没有写明收信的人是谁,但是就单单这俩句话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

    只见黑衣人看到信中的内容时,脸色瞬间沉了下去,眉头微皱,紧接着一把将信纸撕得粉碎,扔到了一旁的一滩臭水当中,然后大踏步的向外走去,眼神中杀机陡现。

    这个人,正是红羽的七大高手其中之一的青锤栾胜,而那只已经断气的信鸽,正是从无心所住的客栈飞出来的那只。大概连无心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放飞的信鸽早已经被人半路截杀,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离开这座小镇。

    无心看着自己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几个碟子,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菜,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多东西了,连他自己都感到有点吃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饭菜都太合自己的胃口了。

    无心摇了摇头,笑着端起了茶杯,仰头一饮而尽,身体瞬间感觉充实了很多,浑身舒畅。

    “小二!”无心看了看门外,稍微提高了一下嗓音喊道,想要让小二来将碗筷收走,说着便将碟碗摞了起来。

    其实无心浪迹江湖这么长时间以来,吃的一般都是茶馆、茶铺里面的简单茶点,很少到酒楼之类的场所去吃饭,因为他觉得人不能吃的太好,更不能吃的太饱,否则就会变得懒散,变得不再能吃苦,而且再也走不动了。人,就应该对自己狠点。

    已经过了很长一会儿了,店小二还是没有出现,无心不禁有一丝疑惑,于是又喊了一声,声音再一次提高,可是还是半天没有回应。

    不但如此,无心刚才并没有注意到,现在不止店小二没了动静,整个客栈都听起来特别的安静,安静的有点太不寻常。无心突然意识到了这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正在这时,外面终于有了动静,虽然很轻,但是逃不过无心的耳朵,而且就在无心的房门外。

    “谁?”无心握紧了手里的刀,冷冷的看着门口的方向问道。

    片刻的安静之后,房门被缓缓的打开,走进来一个人,一个浑身穿着黑色劲装,带着一脸奸笑的人,正是青锤栾胜。

    当无心看到青锤栾胜的时候,忍不住愣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栾胜竟然敢亲自找上门来,如果不是栾胜请来了足够多的帮手,就真的是不想活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无心看向了跟在栾胜身后进来的几名手下,正是之前随着栾胜逃走的那伙剩余的红衣杀手。

    可是无心看到这里的时候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透过那扇还没有关上的房门,看到了让自己倒吸一口凉气的一幕。

    与无心的房间对立的那些房间里,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碗筷撒了一地,几名红衣杀手正在一间一间房间的巡视着,碰到还没有断气的客人就过去补上一刀,没有一丝怜悯,好像杀猪杀鸡一样简单。

    无心看到这里,冷冷的转头瞪着栾胜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你在做什么?你做了什么?”说话时紧紧地咬着牙齿,眼中的怒火燃烧着。

    在走廊的楼梯上,趴着一个人的身影,正是刚才为无心送饭的那名小二,怪不得他半天没有动静,原来早已经被人杀了。

    “没什么,只是想减轻一下他们的痛苦。实不相瞒,为了杀你,我什么都干的出来,就算杀再多的人,因为实在不确定你到底在哪个房间,所以我就为每一个房间的晚饭里都下了剧毒,现在只不过是在帮他们尽快的结束生命,减轻一下痛苦。”栾胜无所谓的说道,说的很轻松,就好像杀人对他来说比吃饭都要简单、随意。

    “畜生!”无心突然拍案而起,闪电般冲向了与自己只有一桌之隔的栾胜,他已经彻底愤怒,不是因为栾胜在自己面前的那副志得意满的嘴脸,而是因为那些浑浑噩噩,不明所以就已经命丧黄泉的陌生人。

    他也杀人,但他从来不杀无辜之人。他没想到栾胜竟然如此残忍,如此毒如蛇蝎。

    栾胜一看,大惊失色,他没想到无心中了自己所下的剧毒竟然还能动弹,急忙向后快速的退去,可是却撞在了身后自己手下的身上,这时候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只能将双臂护在胸前,硬着头皮打算将无心的攻击硬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