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三十章 扑朔迷离
    每一件事,每一个谜都只有一个答案,当答案公布于众的时候,你会突然恍然大悟,会发现原来结果这么简单,但是想要最终揭晓这个答案的过程却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因为在寻找答案的途中注定会遇到很多干扰,甚至陷阱,有时候你知道的越多却越加的难以捉摸,变得犹豫不定,看起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可往往却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无心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深处,又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那俩支飞镖,摇了摇头,没想到那人竟然能在自己面前这么轻易的就溜掉,看来自己还是太过轻视对方了,也差点着了对方的道。

    随着这段插曲,无心心里的疑虑也越来越深,现在他更加的肯定那人绝不是朝廷的信使那么简单,也许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就在这时,身穿白衣的那名中年人已经冲破红衣杀手的阻拦,向无心走了过来,当他看到无心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上下打量着无心,缓缓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你。”

    在那名身穿灰布棉袄的人离开之后,剩下的那些红衣杀手也相继溜走,一场厮杀也宣告结束。

    无心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缓缓的转过了身,看了一眼白衣中年人,淡淡的说道:“我也很意外,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二谷主,看来风月谷已经宣布正式出山了。”相对于刚才溜走的那个獐头鼠目的人,他似乎更了解面前这个同样不可小觑的人。

    这名身穿白衣的中年人,正是风月谷的二谷主,也是东方绝的二弟子,东方宪,是三个谷主中唯一没有和无心交过手的,但是从无心刚才的观察来看,此人的实力并不亚于其他俩位谷主。

    上次无心在风月谷之中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唯独和这位二谷主没有发生冲突,而此人似乎也不愿意与无心为敌,也许是因为无心在进谷之前曾经救过此人的妻儿的关系。

    东方宪笑了笑,摇了摇头,丝毫不像是与无心大战一场之后的风月谷人该有的态度,只见他瞟了一眼落在地上的那俩枚飞镖,缓缓的说道:“没什么出山不出山一说,只是有一些事需要出来处理一下,这也是师傅他老人家的意思。”

    听东方宪提到了东方绝,无心认真的说道:“东方前辈近日可好?”虽然和风月谷发生过一场恶战,但是对于东方绝,无心还是尊敬的,毕竟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成名的武林前辈,而且自己上次能够从风月谷活着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东方绝。

    东方宪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多谢无心少侠挂念,师傅他老人家很好。”说着收起了笑容,看着无心,想了想说道:“少侠也在追查刚才那人?”他指的那人,就是刚才溜走的那名被无心从风月谷救出来的獐头鼠目之人。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并不是,只不过恰好无意中遇到了,有一些疑问需要他解答一下罢了。”听东方宪的意思,他们好像是特意奔着刚才那人来的。

    东方宪听了无心的话,点了点头,但是眉宇之间显示出一丝疑惑,缓缓说道:“看来少侠与此人并不熟悉,我原以为他是你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不然你也不会拼死想要救他离开风月谷。”

    听了东方宪的话,无心心里觉得有些许尴尬,毕竟自己曾经大闹过风月谷,而此时风月谷的二谷主却与自己面对面的站着,而且有说有笑。

    顿了顿之后,无心摇了摇头说道:“上次只是受人之托罢了,不过也多谢二谷主手下留情,没有难为在下。”当时东方宪明明可以出手对付自己,可是他并没有,对于这一点,无心还是铭记于心的。

    东方宪摆了摆手,缓缓说道:“少侠言重了,就算我出手,也未必留得住少侠,何况少侠刚刚将我的妻儿救下,我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听了东方宪的话,无心由衷的笑了笑,他突然觉得这个二谷主和风月谷的另外俩个谷主完全不一样,相比另外俩个,东方宪要显得多了一丝有情有义,恩怨分明的味道,看样子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少侠也许还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吧?”东方宪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

    无心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知道东方宪说的是谁,就是那个溜走的人,这也是无心一直想要弄明白的问题,看东方宪的样子,好像已经知道了。于是急忙问道:“二谷主莫非知道?”说着看向了东方宪,眼神期盼。

    东方宪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没错,我们也是刚查出来不久,此人名叫栾胜,是红羽七大高手排名第五的青锤栾胜。”

    “什么?”听到东方宪的话,无心忍不住惊呼出声,对于这个答案,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红羽?怎么可能?要知道那可是七贤王让他救的人,怎么可能是红羽?难道七贤王竟然跟红羽有勾结?

    “你没有听错,他就是青锤栾胜,此人十分善于伪装,看似是一个胆小如鼠的鼠辈,其实那只不过是他用来掩饰自己身份的方式,虽然在红羽七大高手中排名第五,可是他刺杀的本领却不逊于七大高手中的任何一个。”

    “我们也对他的身份感到意外,所以才四处追他的下落,想将他擒获之后询问一些事情。可是没想到他不但刺杀功夫了得,隐藏行踪也是一把好手,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追查到他的踪迹,没想到还是被他跑了。我原以为少侠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看样子你也不知道。”东方宪摇着头说道,神情有些沮丧。

    无心愣住了,他怎么也无法将红羽、信使和七贤王联系到一起,这实在太令人吃惊了,甚至让人不敢相信。

    沉默了半晌,无心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问道:“那那伙红衣杀手是什么来路?也是红羽的爪牙?”

    既然青锤栾胜是红羽的人,那和他一起出现的那些红衣杀手也应该是红羽的人,而且这些人几次三番的想要对自己不利,一定是跟自己有什么仇怨,而和自己结怨最深的莫过于红羽了。

    可是东方宪却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这个我们也没有查出来,这伙人之前从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也没有听说过,暂时还查不到什么线索,但是上次在风月谷外那些对我妻儿动手的应该也是这些红衣杀手的人,也许他们出现在那里和你去救青锤栾胜也有关联。”

    当时无心从红衣杀手手中将东方宪的妻儿救出来以后,风月谷的人就去查探过那伙红衣杀手的身份,可是在密林中死在无心手里的那些红衣杀手却莫名其妙的离奇失踪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去过一样。

    听了东方宪的话,无心的心里更乱了,原本以为揭开了心中的疑虑,可是没想到疑虑却更加的深了,看样子事情绝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一目了然,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都太过蹊跷,但彼此之间却又好像存在着某一种关联。

    想了半天,还是想不明白,无心使劲的摇了摇头,干脆不想了,否则只会越来越乱,更加理不出头绪。

    于是看了看东方宪,淡淡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耽搁二谷主了,你们赶紧去追青锤栾胜吧,晚了恐怕他就离开这里了,就此告辞吧。”他的心很乱,因为这件事牵扯太多了,如果事情真的是那样,那这真是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东方宪点了点头,也不纠缠,抱了抱拳,缓缓说道:“好吧,那告辞了。”说着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我还是想多提醒少侠一句,不要被奸人蒙蔽了双眼,被小人利用。”说完,带着手下急匆匆的离开了,向着青锤栾胜可能离开的方向。

    无心皱起了眉头,看着东方宪离开的背影,觉得东方宪的话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然后突然想起了当日在风月谷中东方绝对自己说过的话,脸色变得凝重,带着满心的疑惑,转身向巷子的另一头走去。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人的来历,就没有必要再去追查,省得再跟风月谷发生什么冲突,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理清自己心中的疑惑。

    无心一个人,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缓缓的前行着,走得很慢,不时有路人从他的身边经过,都在诧异的看着这个看似魂不守舍的奇怪少年,可他却浑然不觉。虽然刻意的不去想心中的那些疑问,可还是忍不住去想,但越想心中却越乱,没有一点头绪。

    就在这时,无心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衙门,俩名捕快一动不动的守在衙门的入口,看起来很威严,旁边的路人都在刻意的绕开一段距离,选择避着走。看到这俩名捕快,无心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俩名捕快看到有人靠近,表情严肃的看着无心,其中一人伸手拦住了无心的去路,缓缓的问道:“什么事?”也许是当差当习惯了,身上自然而然的带着一丝威严。

    无心没有说话,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一个东西,向俩名捕快示意了一下。俩名捕快见状,愣了一下,连忙向无心鞠了一躬,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显得异常的恭敬。

    无心没有时间跟他们客套,看了其中一个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跟我进来。”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然后径直走进了衙门之中。

    他给俩名捕快看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块只有六扇门总统领才有的令牌,只要拿着这块令牌,天下所有的捕快,衙门都可以随意调遣,所以俩名捕快的态度才会突然转变的那么快。

    刚一走进衙门,无心就转身看着那名捕快说道:“你们这里平时怎么将消息传入京里?”

    捕快愣了一下,疑惑的说道:“如果是重要情报的话就派人骑快马加急送到京中,如果是特别紧急的时候会用信鸽传递。”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穿着奇怪的人什么意思,而且怎么看也看不出哪里有半点捕快的影子,可是既然对方拿着那块令牌,他也不好说什么,心想应该是哪一位京中的捕快出来暗中调查什么大案。

    无心一听,来了精神,继续问道:“那怎么才能让它将情报送到该送到的地方?”

    捕快听了,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心,心想这到底是不是六扇门的人,怎么问了一个这么白痴的问题,可还是耐心的说道:“这些信鸽都是由京中统一训练过的,只要把书信绑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就会自动飞回京城,如果想要让他们精准的送到一个特定的地方,那就必须要让他们闻一闻出自那个地方的一件物品,只要它记住了那个味道,就算是让它送到某一个人的手里,也会精准的送到,不会有错。”

    这些是每一个朝中在册的捕快都应该知道的事,所以当无心问出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的时候,他才会如此惊讶。

    无心听完,立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好,那你赶紧给我一只,我有重要的情报要送往京中。”说着长吁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神色。

    “那我得向知府大人禀报一下。”捕快为难的说道,态度十分认真。

    无心挥手制止了正要离开向知府禀报的捕快,板着脸,严肃的说道:“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一旦走漏了风声,那就是杀头的大罪。”

    虽然事情的确紧急,但也未必像他说的那么严重,他之所以这么说,确实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因为现在一切是真是假还未可知,如果走漏了风声,确实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捕快一听无心的话,急忙点了点头,迅速去给无心取来一只装在笼子里的信鸽,真的没有去禀报知府,因为他觉得既然是京中来的捕快,那份量一定不轻,就算到时候知府怪罪下来,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于是,无心手里提着一只鸽笼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衙门,找了一家客栈走了进去,打算先找一个栖息之所。

    可是无心却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正隐藏在暗中,目睹了从衙门到客栈之间发生的这一切,直到无心走进客栈之后才缓缓离开,消失在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