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今非昔比
    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因为地盘争夺而引发的混战,所以这里几乎算是一座兵城,住在这里的百姓已经屈指可数,全都是江湖人,连衙门也最终撤离了这个多事的地方,所以这里变成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到处充斥着阴暗。

    虽然在这淮阳城中到处都充斥着黑暗,杀戮,但是有一处地方,却是所有人都不敢去撒野的,因为这里有一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他具体叫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淮阳城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管他叫活阎王,一个杀人从来不留情的阎王。

    这天一大早,淮阳城里就来了一群人,一群看起来像是不速之客的人,一辆马车,几十匹快马,浩浩荡荡的从淮阳城的街道上走过,引得街道俩旁的路人纷纷侧目,一脸的戒备,没有人知道这突然冒出的人是干什么的,也许是又一波想要在淮阳城争得一席之地的人,就像他们当初来的时候一样。

    坐在马车里的慕容千鹤掀开车厢的窗帘,看着外面各式各样刀剑傍身的路人,面无表情。

    他早就听说过这里,虽然从没来过,但是这里的鱼龙混杂的混乱场面已经听很多人提起,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来的原因,因为他不知道在与红羽的人发生冲突之后还能不能轻松的离开这里。

    因为这里的人就算平时再怎么仇视,再怎么你争我夺,但是面对外人的时候,却是出奇的团结一致,这也是为什么这里能够一直存在,而且慢慢变成了谁都不想管的地方的原因。

    没过多久,一辆马车,几十匹快马缓缓停下,慕容堂的人纷纷跳下了马,围城了一个圈,将马车围在了中间,同样也围住了一个叫做阎王殿的大院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守在阎王殿门口的几名守卫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伙人,立刻拔出了手里的兵器,全神戒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个已经飞快的向里面跑去,大概是去通风报信去了。既然这里叫做阎王殿,顾名思义,这里就是让淮阳城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的地盘。

    过了一会儿,慕容千鹤缓缓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环顾了一圈围观的路人,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自己已经带了足够的人,可是看眼前的情景,好像是已经落入了别人的包围圈,到处都是手持兵器的江湖人,都在冷冷的看着打破这里原本平衡的慕容堂得人,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骚乱。

    “江城慕容堂办事,无关之人速速离开!”这时,站在慕容千鹤身旁的一名稍有点年纪的大汉高高声说道,希望以此来震慑一下周围蠢蠢欲动的人,可是围在外围的那些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并没有散去,依旧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大汉一看那些人没有反应,不由得脸色一红,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慕容千鹤嘴角却反而露出了一丝苦笑,向阎王殿走去。

    这里不是寻常的江湖地界,在这里报名号是没用的,即便你在声名远播,这些亡命之徒也不会害怕,毕竟天高皇帝远,而且一旦与外界交手,同城的帮派也不会不管,因为大家彼此一斤都太熟悉了,是不会看着一个派别被外人干掉,然后再新来一伙不明底细的人的。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门口的守卫没等慕容千鹤走到近前,就扬起了手中的兵器,厉声喝道。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过阎王殿,除非这个人不想活了。

    慕容千鹤丝毫没有理会守卫的话,依旧向里面走去,眼看着就要闯进去。可是那名守在门口发问的守卫却已经动了,握着手中的兵器,狠狠的向慕容千鹤身上砍去,在淮阳城呆久了,即使你是毫无腹肌之力的人,也早晚会学会杀人,因为软弱的人在这里是活不过明天的。

    就在守卫的兵器刚刚挥出去的瞬间,一条人影突然从慕容千鹤的身后窜了出去,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已经抓住了守卫握着兵器的手腕,同时飞出一脚,猛地蹬在了守卫的一条腿上。

    只见守卫瞬间就被踢得身体腾在了半空中,失去了重心,紧接着被一把甩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扇大铁门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吐了口鲜血,顿时晕了过去。这个突然出手的人,正是刚才说话的那名慕容千鹤的手下,不愧是慕容堂的精锐,一出手就将在场的所有人镇住了。

    “哪个不怕死的敢来我的地盘撒野?!活得不耐烦了吗?!”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从阎王殿里走出二三十人,为首的是一名留着光头,挺着大肚子,耳朵上带着俩只大耳环的中年人,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哪个庙里跑出来的活佛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发笑。他,就是淮阳城大名鼎鼎的活阎王。

    “江城慕容堂。”慕容千鹤停下了脚步,看着迎面走出来的这群人,边说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神色看起来有些焦急。

    活阎王看了看一旁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手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然后转头狠狠地看着慕容千鹤,咬着牙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慕容堂还是什么人,一上来就打伤我的人有点说不过去吧?你当我这里是你随意消遣的地方吗?”

    说着大手一挥,站在他身后的二三十名手下迅速一字排开,与慕容堂的人对峙起来,眼看着就要发生一场恶战。

    就在慕容千鹤提到“慕容堂”三个字的时候,站在活阎王身后的人群中有一个原本微微低着头的人猛地抬起了头,看着对面人群中的慕容千鹤,脸上有一丝惊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咬了咬嘴唇,哆嗦着嘴唇又把头缓缓低下。

    “我是来找你要人的,并不想跟你纠缠,只要放我的人离开我就马上撤出淮阳城。”慕容千鹤大声说道,他这么说也是想告诉围在外围的那些别的帮派的人,表明自己的来意,并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来跟他们争地盘的。

    “什么人?我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活阎王大手一挥,不耐烦的说道,说着便准备动手,只要他想,他从来都不给别人分辩的机会,谁敢招惹他,他必定十倍百倍的偿还,所以淮阳城中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他。

    “且慢!”慕容千鹤挥手制止了活阎王接下来的动作,看向活阎王的身后,继续说道:“雪儿,出来!别躲了,我看见你了!”他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刚才那名听到慕容堂三个字而神色复杂的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向着慕容千鹤所看的方向看去,眼神充满疑惑。只见那名微微低着头的人缓缓的走了出来。

    虽然将头发扎了起来,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还是一个姿色还不错的女人。女人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了慕容千鹤,不是慕容雪是谁!

    慕容千鹤看着抬起头的慕容雪,差点忍不住老泪纵横,嘴唇哆嗦着,胸口憋闷,一口气没喘匀,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慕容千鹤稍微缓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慕容雪无奈的说道:“你何必要如此折磨自己?事情都过去了,你就算这样又能如何?”

    他的心很痛,痛得几乎在流血,他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真的加入了江湖大敌红羽之中,看她现在的这幅样子,哪里还有半点曾经的影子,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也许自己都有点不认识了。

    听到慕容千鹤的话,慕容雪再一次将头低下,垂在身体俩旁的俩只手紧紧地握了起来,紧咬着嘴唇,眼角一滴泪水缓缓的滴落,但却转眼被清晨的寒风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