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回家
    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在一步步的成长,先学会了哭然后才学会了爬,学会了爬才会走,学会了走才会跑,每一步都是循序渐进的,人生也一样,注定会有很多目标,但即使有再多的目标,也要一个一个去实现,走得要远,更要稳。

    当无心打开房间的时候,被房间内的情景惊呆了。房间里面挤着满满一屋子的孩子,全都是十岁大小,而且全是男孩,衣着朴素,有的甚至已经破烂不堪,身上有被人打过的痕迹,一个个眼泪汪汪。看到推开门的无心,全都吓得缩到了角落里,惊慌的看着无心的手,好想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无心皱了皱眉,低头向自己的手看去,才发现由于夏海棠的死,自己竟然忘记了将血刀归入鞘中。于是,缓缓的将刀插进了刀鞘之中,然后看着满屋的孩子淡淡的说道:“别害怕,我送你们回家,你们有人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吗?”

    他记得夏海棠之前曾经说过,红羽的人最近在龙城周边的村子里到处抢夺十岁左右大小的孩子,这些孩子应该就是被红羽的人抓来的。至于红羽的人抓这些孩子到底想干什么,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一定是想将他们培养训练成自己的杀手。

    看到无心将刀收了起来,孩子们的状态稍微好转了一点,可是仍然远远的躲在角落,警惕的看着面前这个浑身笼罩在黑衣之下的奇怪的人,没有人搭话。无心又问了一遍,可是依旧没有人回答。

    当无心已经快要失去耐心,打算最后问一遍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小孩说话了,他是这群孩子里面个头最大的,大概胆子也比其他人要大一点,只见他看着无心,忽闪着大眼睛唯唯诺诺的说道:“我知道住在哪里,你真的要带我们回家吗?”

    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没错,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自己走了。”说着也不理会孩子们的反应,转身向一旁躺在地上的夏海棠的尸体走去。

    孩子们一听无心要走,再也顾不得害怕,紧跟在无心的后面跑出了屋子,临出门的时候仍然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才发现此时院子里已经躺满了人,正是之前抓他们回来的那些人,可是这些人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了血泊里,样子有点恐怖,吓得一群小孩缩手缩脚的躲在无心的旁边,不敢靠近。

    无心缓缓的抱起了夏海棠的尸体,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他要带夏海棠回龙城,带她回家,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在踏出这座观音庙大门的那一瞬间,无心不禁觉得有一丝好笑,不知道端坐在大殿里的观音娘娘有没有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如果她真的如此灵验,为什么看到这么多心术不正的恶人将如此多的孩子抓到这里而不动声色,为什么看到一幕幕的杀戮而沉默不语。

    无心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从来都不相信鬼神,他只信他自己,他的命运,只掌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夜很黑,黑的只能依稀的看清埋在杂草丛中的小路,无心抱着夏海棠,跟在那个大个孩子的后面,缓缓的前行,他打算先把孩子们送回自己的家中然后再返回龙城。在前面带路的大个孩子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时不时的扭头看一看无心怀中的夏海棠,脸上有一丝好奇。

    又走了一段路,也许是那个孩子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转回身看着无心问道:“这位姐姐怎么了?怎么一动不动的?”还没有经历过太多世事的孩子,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到底代表着什么。

    “她累了,睡着了。”无心低头看了看夏海棠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脸颊,淡淡的说道。

    “那她什么时候醒来啊?”孩子天真的相信了,好奇的问道。

    无心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也许一天,也许一年,也许永远也醒不过来,大概在做一场美好的梦吧。”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认真的解释给孩子听,也许只是不想让孩子们知道真相,不想让他们明白现实有多么残忍和可怕。

    男孩好像并没有听得太懂,一脸的疑惑,挠了挠头,然后转过身,开始继续带路,向着家的方向,向着那些正因为失去他们而悲伤欲绝,苦苦等待的亲人们的方向。

    当天边已经出现一道依稀的亮光的时候,无心带着一帮孩子终于来到了一个坐落在穷山僻壤的村子,然后男孩敲响了一间简陋的屋舍的房门。

    当门被轻轻打开的那一瞬间,一个眼眶通红,一脸憔悴的妇人惊叫了一声,一把将男孩拥入了怀中,放声的哭泣,不断地上下打量着孩子,早已经泣不成声,流下了几乎已经哭干了的眼泪。

    男人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也走了出来,紧接着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孩子,看到了门外成群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孩子们,顿时老泪纵横,不住地点着头。

    “你们怎么回来的?那些坏人呢?”孩子的母亲也看到了门外站在一起的孩子们,擦了擦眼泪,关心的问道。

    “是一位大哥哥带我们回来的,是他救了我们。”男孩说着转过了身,想要将自己口中的大哥哥指给自己的父母,可是却突然发现那个大哥哥早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男孩一脸的迷茫,奇怪的喃喃自语:“咦?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说着四下的张望着,想要寻找那个可怕又可敬的身影,可是哪里还能找得到。

    孩子的父母也四处张望了半天,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大哥哥。然后就听孩子的父亲这时候说道:“好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赶快将他们一个个送回家吧,家里人一定着急了,我看还有别的村子的人,我也得找几个人跟我一起将这些孩子都送回去。”说着开始满村子跑,边跑边喊着,宣告着这个天大的喜讯……

    当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的时候,在晨光的映射下,一个浑身沾满鲜血,身穿黑衣的身影出现在了龙城的街头,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同样满身鲜血的姑娘。

    随着这俩个人的出现,清晨的龙城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同寻常,虽然此时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可是全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俩个人吸引了目光,没有人知道这俩个人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只是觉得那满身的鲜血看着让人害怕,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俩个人,正是无心和被无心抱在怀里的夏海棠。他在看到那帮孩子终于回到自己父母身边的时候就悄悄的离开了,因为他不喜欢被人簇拥着说着感谢的话语,他也不是因为要得到别人的感恩才会做那些事,他只是不想让这帮孩子像自己一样,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无心抱着夏海棠已经冰冷的尸体,缓缓的走着,向着龙城的深处,向着蛇帮总部的方向,穿过了一条又一条杂乱的小巷,目睹了一双又一双惊讶的眼睛,好像很累,每一步都好像走的很沉重。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向那些蛇帮帮众解释,也许他们也和那些孩子的父母一样,也在眼巴巴的等着夏海棠回来。走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回来的时候却已经生死相隔,未免有一些太过残忍。

    原本就比较遥远的一段路,无心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来到了蛇帮总部的大门口。

    当守在门口的守卫看到无心怀中的夏海棠的时候,忍不住惊呼出声,纷纷围了上来,瞪大了双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那名一直跟随夏海棠的大汉听到消息从里面冲了出来,飞快的来到了无心的身边。看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无心怀里的夏海棠,他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可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帮主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声音有些颤抖,一副不愿意相信的神情,也许他多么的希望无心能告诉他,他的帮主只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就好像无心告诉那帮孩子时一样。

    可是无心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僵在了原地,有点不知所措。只见无心皱着眉头,缓缓的说道:“她死了,死在了红羽的手里,是我没有保护好她。”说着叹了口气,他已经做好了迎接面前这群人所有的抱怨和憎恨。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无心的回答,瞬间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那个一直坚强的帮主竟然就这样死了,连一句告别都没有,她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汉接过了夏海棠的尸体,抱在怀中,泪流满面,并没有像无心猜想的那样,将所有的过错全都埋怨到他的身上,只是狠狠的瞪了无心一眼,然后缓缓的说道:“她已经到家了,你可以离开了。”

    大汉说着缓缓的转过了身,仰头长吁了一口气,扯着嗓子大声的喊道:“接帮主回家!”说着便向里面走去,没有再停留,虽然他嘴上没说,但是无心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心里有怨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多说一句。

    悲伤的人群随着大汉一起,缓缓的转过了身,向着总部的大门,向着初升的朝阳,异口同声的喊道:“接帮主回家!”然后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已经咽气的身躯,缓缓的走进了大门,一路高喊着相同的一句话,声音中充满着悲愤。

    无心看着渐渐消失的人群,直到他们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门口,良久没有移动分毫,他的心里,此时无比的沉重。

    也许他对夏海棠的感觉只是一个不算朋友的朋友,远远没有夏海棠对自己那般情深义重,可是亲眼看着夏海棠为了救自己而死在自己的怀里,那种感觉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压抑,又很无奈。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得好像转眼已经过去了无数个岁月,无心终于缓缓的转过了身,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前方缓缓前行,他没有进去,因为他不想打扰那些伤心的人最后的相聚,那是属于他们的。

    他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去让那些真正该死的人付出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

    突然,他想起了和夏海棠一样,同样对自己有不一样感情的慕容雪,她们俩个人很相似,都是本是女儿身但却自身要强的人,也许正因为这样,她们才会如此的与众不同,又特立独行。

    想起慕容雪,自然而然就会想起那个今时不同往日的朋友,慕容千鹤。他答应过慕容千鹤,救出如意和南宫楚之后就亲自去慕容府登门谢罪,可是没想到却出了夏海棠这件事,既然现在这里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也该是动身去实现自己另一个承诺的时候了。

    其实无心现在心里最想做的事就是找红羽报仇,或者说是尽全力去对付红羽,可是他知道这不是一天俩天的事,即便自己心中怀有再大的仇恨,也得一件事一件事去做,不必急在这一时。

    因为他与红羽之间的仇怨,毕竟不是我杀你,你杀我那么简单,那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但是不管怎样,都得一步一步来,不可操之过急。因为,路得一步一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