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落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是每一片落下的花瓣都可以与流水相随,一起飘向远方,也许转眼之间就已经沉入水底,搁浅在泥潭里,又或者随风一吹就不知道会被吹散在哪里。但即使是这样,谁也无法剥夺落花所代表的情谊,那是它的权利,同样,谁也无法指责流水的无情,因为也许它并非无情,只因早已情系旁人,心有所属。

    无心原本已经做好了迎接最坏结果的打算,虽然明知自己也许躲不过这一次的袭击,但足以保命,情况也许还没有那么糟,自己仍有反戈一击的机会。

    可是他却突然发现夏海棠已经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一愣神之后想要推开夏海棠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支菱形的枪头已经狠狠的刺进了夏海棠的身体。

    随着夏海棠胸前一股血箭的飚出,她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口哨之声,紧接着就看到从旁边的角落里突然激射出一点黑影,向着雷震的后背闪电般袭来,速度极快,犹如离玄之箭!

    也就在这同一时刻,夜色中突然出现了十几条黑影,鬼魅般从院墙之上跃下,落到了周围剩余的杀手群中,其中有一条黑影直奔雷震而去,一把狭长而漆黑的长刀当头劈下!

    这是十几个身着黑衣的黑衣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相同的狭长、漆黑如墨的刀,十三个人,十三把刀。

    雷震也没想到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来不及多想,一把将长枪从夏海棠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一边向后跳开,一边挡在了自己的头顶,迎向了当头劈下的那把长刀。

    与此同时,那点袭向他后背的小黑影也撞在了他的后背之上,可是并没有看到雷震有什么反应,只看到那点黑影软绵绵的掉到了地上,一动不动。那是夏海棠刚才所发出的那几只毒蛇暗器的其中之一,可是此时已经死了,脑袋已经扁了下去,头破血流。

    原本那是夏海棠在最后关头发出的最后一个指令,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得毒蛇的可趁之机,可是没想到竟然无济于事,谁都没想到雷震竟然修得一身铜皮铁骨,毒蛇不但伤不了他,反而将自己撞死在雷震的背上。

    雷震在后退的同时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旁边已经战到一起的黑衣人和自己的手下,嘴里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下根本不是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的对手,刚一交手就已经有好几人死在了他们的刀下。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刀枪相交的瞬间,激起一连串的火花,然后就看到雷震突然一扬手中的长枪,逼退了那名黑衣人,然后顾不上招呼自己的手下,转身跳上了墙头,一转眼消失不见,那名黑衣人也紧跟其后追了出去。

    此时的夏海棠,已经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虚弱的倒在了无心的怀里,眼神有些涣散,表情痛苦,挣扎着,可是却提不起一丝力气。胸前出现了一个硕大的伤口,正在向外冒着鲜血,紫色的长衫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无心皱着眉头,缓缓的蹲下身来,将夏海棠的身体放平,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脸色凝重,看着痛苦的夏海棠,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其实他可以应付雷震的那一招,就算躲不开挡不住,但足以保命,可是没想到夏海棠会突然冲出来为自己挡下那一枪,而且看现在夏海棠的伤势,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不明白,虽然这句话问的有些不当,可是夏海棠并不欠自己什么,没必要为了自己不顾性命。

    夏海棠紧锁着眉头,苦涩的笑了笑,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因为…我不想让你…死在我的前面,不只因为…你之前救过我,我也…想一直这样…留在你的身边,可是…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夏海棠说着艰难的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无心那张苍白的脸,眼神中满是不舍,难过,但是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虽然嘴角带着一丝鲜血,可是现在的夏海棠却再也没有平时那副妩媚的样子,显得很真实,也许这才是她的本真,平时的那副样子只是她用来伪装自己归根结底只是一个女人的方式。

    听着夏海棠虚弱的话音,看着那副复杂的神情,无心眉头紧皱,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阵憋闷。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近距离的跟他接触,从没有人抚摸过他的脸,而且还是个女人,但是刚才他却没有拒绝,因为他突然有点不忍心。

    现在,他终于明白,夏海棠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完全都是玩笑,她对自己的心意是真的,可是他却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就是默然接受这个举动,因为也许这已经是夏海棠唯一也是最后的一次温柔。

    “这一次…你应该…永远不会…忘记我了吧?”夏海棠看着沉默的无心,苦笑着问道。

    她知道无心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也知道无心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人,她之所以说出自己藏在心里的话,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只是不想掩饰自己的内心,她希望无心知道,更希望无心能记得自己,即使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不会。”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不要再说了,你在流血,坚持一会儿,我带你去找郎中。”说着就要抱起夏海棠,可是夏海棠却伸手抓住了无心的手臂,摇了摇头。

    “不必了,来不及了,哪儿都…不要去,就这样让我…躺在你的怀里,陪我…走完剩下的时间吧。”夏海棠使劲的摇着头,拉着无心不让走,脸上一副坦然的表情,大概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只是眼神中有一丝不舍,也许后悔没有早一点说出自己的心意,这一刻来的太晚,也注定太过短暂。

    无心看着夏海棠越来越虚弱的身体,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刀,看了看刚才雷震消失的方向,咬了咬牙。

    他恨,恨雷震,恨红羽,恨不得将敌人千刀万剐,这已经不是红羽第一次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了,虽然他和夏海棠的交情并不深,并没有一起经历过太多,但夏海棠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落得如此下场,所以他将这份仇恨深深地记载了心里,为红羽又记上了一笔。

    那伙被雷震抛弃的杀手此时已经全都倒在了血泊里,他们根本不是后来的这伙黑衣人的对手。在杀掉红羽的那些杀手之后,那伙神秘的黑衣人分散在小院的四周,围城了一个圈,将无心和夏海棠围在了中间,但是并不是想要围攻,看起来更像是在保护。

    “你能…抱抱我吗?”夏海棠眼睁睁的看着无心,像是询问,又像是在哀求。

    夏海棠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将无心的视线拉了回来,他愣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女孩有过亲密接触,让夏海棠枕在自己的腿上已经是有史以来的极限,可是现在突然听到夏海棠的这个要求,他有点懵了,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默默地接受。

    这时候,夏海棠突然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转眼又露出了微笑,放下了艰难张开的手臂,她不想逼迫无心去做自己不愿意甚至不能做的事,她知道无心在犹豫什么,原本她就没奢望能够得到这个拥抱,能这样静静地死在无心的身边,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是突然,无心却一把将夏海棠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没有再犹豫。面对一个替自己付出生命的人的要求,没有人忍心拒绝,何况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

    也许这个动作对无心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觉得会有点尴尬,会有点对不起某个人,可是也许对夏海棠来说,这个拥抱却代表着一切,也许她之所以豁出命去为无心挡下那一枪,为的也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拥抱。

    夏海棠静静地枕在无心的腿上,脸上满是笑容,她从来都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像一个女人,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不用再假装强大,不用再装出一副刻意露骨的妩媚。

    这一刻,对她来说是真实的,真实的让她后悔自己是蛇帮的一帮之主,后悔没有早一点遇到无心。她的眼角,缓缓的流下了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滴落,滴在了无心的腿上,她的手,也在这时候缓缓的从无心的膝盖上滑落。

    夏海棠,死了,死在了无心的怀里。她选择了自己从没想过,但却从不后悔的结局,至少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的心是平静的,而且从没有如此平静过。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虽然俩颗心从没有彼此互相靠近过,但是她做了自己所有能做的,她已经无悔来到这个世上,无悔自己选择的结局。

    花,终于落下,落在了泥土里,更落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的心里,也许这个男人永远都不会爱上她,但是注定永远无法将她忘记。也许等到春天来了,下一场酣畅淋漓的春雨,在某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它会再一次生根发芽,开始一段新的生命。

    无心看着一动不动,平躺在地上的夏海棠的尸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说不出自己此刻内心的想法,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却始终难以启齿。

    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早晚有一天,他会杀了那个卑鄙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雷震,他会带着所有的仇恨,一点一点让红羽为自己所做过的所有事,伤害过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这时,一声轻微的声响打破了小院中的宁静,也打破了现场的沉默。那名追赶雷震的黑衣人已经回来了,正站在墙头之上看着一动不动的无心。

    无心缓缓的转过了身,看向了黑衣人所在的方向。看到黑衣人毫发无伤,平平静静的样子,他放心了,因为他知道黑衣人应该没有追到雷震,要不然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回来,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雷震的命,就留给他自己去取,用不着别人插手。

    那名站在墙头的黑衣人好像轻轻的向无心点了点头,然后招了招手,带着院中的那伙黑衣人纷纷离去。这伙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像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一样,知道每一个人应该做什么,神秘的到来,又神秘的离开。

    无心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并没有阻拦,也没有挽留,他见过这伙人,他们就是上次在京城返回幻城的途中突然出现的那伙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何来路,但是目前来看至少不是自己的敌人,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无心现在也懒得去计较,他还有事要做,那就是带夏海棠回家。

    正在这时,一阵孩子的哭声再一次传来,比之前听到的更加的清晰,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就是刚才发现无心和夏海棠的那名黑衣人走出来的那个房间。

    正打算离开的无心听到了这个声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向了那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