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直捣龙潭
    来而不往非礼也,说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礼尚往来才是相处之道,朋友,熟人之间是这样,仇人之间也躲不过这个定律。陌生人通过礼尚往来成为了熟人,接着也许就会成为朋友,进而变成生死之交。

    而仇人,也会经过长时间的纠缠而加深彼此之间本来就存在的怨恨。情,恨,都是慢慢累积而成的,时间越久,沉淀越深。

    夏海棠呆坐在卧榻之上,傻傻的看着此时浑身是血,静静地站在门口背对着自己的无心,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杀戮虽然已经结束,但空气中仍然飘荡着一丝淡淡的,混着血腥味的杀气。

    这是夏海棠第一次看见无心拔刀,虽然她是局外人,是站在无心这边的,可是仍然被腥红如血的血刀和无心诡异的刀法所震慑。

    当血刀出鞘的那一刻,所散发出来的油然而生的磅礴战意是可怕的,那个时候的无心更是可怕的,好像什么都已经阻挡不了他,世间万物都要臣服一样,让人不敢直视。

    门外的战斗也已经结束,来犯的杀手没有一个能活着冲出去,全都死在了这个小院之中,不管死在院中,还是房间内,终究还是死了,也许他们到死的那一刻曾经后悔来到这个小院之中,但现在终究已经一切尘埃落定。

    蛇帮也死了不少人,毕竟他们的实力跟红羽的杀手相比起来还是差的太多,蛇帮经过连续的俩场恶战,帮众已经折损大半,实力大打折扣,但至少,活着的人活了下来,帮主夏海棠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战斗结束以后他们之间互相安慰的理由。

    “我该走了。”无心看着满地狼藉的脚下和门外的空地,淡淡的说道。夏海棠已经度过了这一劫,自己的承诺已经兑现了,接下来就是他和红羽之间的个人恩怨了,他要去找那个杀手首脑临死之前所说的那个雷堂主,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夏海棠愣了一下,惊讶的说道:“这么快?是不是该休息一晚再走?”她没想到无心这么急着要走,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应该休息才是,心中竟然有一丝不舍。

    无心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必了,我还有事要做。”说着便抬腿向外走去,杀手没有一个冲出去,对方也许很快就知道这边出了事,很可能转移到别的地方,如果去的晚了,恐怕连个影子都没有了。

    “等一下!”夏海棠一下子从卧榻之上站了起来,着急的喊道。她不希望无心离开,或者说不希望离开的这么快。她突然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经过刚才的那一战,她好像已经爱上了这个手持血刀,腥风血雨的少年。

    无心听到夏海棠的这声呼喊,停下了脚步,但却并没有回头,他在等,等夏海棠说完接下来要说的话。他去意已决,不管夏海棠怎么挽留,他都要走,因为他们已经互不相欠。

    夏海棠皱着眉头,咬着嘴唇,一片空白的大脑拼命的思索着,希望想出一个办法能将无心留下。

    夏海棠想了一下,突然灵机一动,急忙说道:“我刚才已经听到那个人说的话了,你是要去找他口中所说的什么雷堂主吧?可是你知道观音庙在哪儿吗?这么晚了,你就满山遍野的找吗?我知道怎么走,我可以带你去。”这是她一时间最快能想到的留下无心的方式,说完便期待着无心的回答。

    无心缓缓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已经受伤了,去了只能是我的累赘,况且这已经跟你没有关系,接下来是我和红羽之间的事了。”

    “谁说的?这个姓雷的就是指使杀手前来杀我的主谋,怎么跟我没有关系,更何况你刚刚救了蛇帮上下几十余人,如果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去了,江湖人会说我夏海棠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一定要去,没有你,我自己也能找到。我的伤已经好了,不会拖你后退的。”说着便一把将缠在身上的纱布撕掉,大步走到了无心的身边,一副纠缠到底的模样。

    看到夏海棠如此固执,无心竟一时哑口无言,无力反驳,扭头瞪了一眼夏海棠死缠烂打的模样,淡淡的说道:“随你,但我是不会帮你收尸的。”说着便向外走去,这次他是真的要走了。

    夏海棠哼了一声,赶紧跟在了无心的身后,生怕无心丢下她。以前虽然经常跟无心开玩笑,但说到底那都是玩笑,可是现在她当真了,因为她真的迷上了这个心狠手辣但却恩怨分明的少年,一颗心再也不能平静。

    站在院子中正在打扫战场的一干蛇帮帮众正要上前阻拦,却被夏海棠首先开口打断了。只见她摆了摆手说道:“我和无心少侠出去办点事,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回总部等我,我很快回来。”

    说完头也不回的跟在了无心的后面,趁着夜色向城北的方向而去,留下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伤痕累累的手下。

    此时已是深夜,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好像大家都在各自的家中睡得很香,刚才发出了那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一探究竟。也许大家都以为那是当地的一些地痞无赖又在争地盘,又或许大家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想管,不想惹火烧身,刀林剑雨本来跟他们就是俩个世界。

    无心和夏海棠俩个人出了小院就找了俩匹马,快速的向着北门的方向,向着城北观音庙的方向出发了。

    夏海棠好像真的伤得不重,挥舞着马鞭竟然跑的比无心还快,其实那只是她强装出来的样子罢了,其实好没好只有她自己知道。从她此刻紧咬的嘴唇就可以看出来,频繁的大幅度动作已经牵动了她的伤口,疼痛难忍,但她不想被无心知道,所以苦苦支撑着,这也是她为什么冲在最前面的原因。

    马儿跑的很快,眨眼已经到了龙城之外十多里地的地方。夏海棠不愧是龙城的地头蛇,对龙城的周边了如指掌,别说让她找一个观音庙那么大的地方,就是城里的每家每户有几口人,几双筷子她应该都知道。

    很快,一座并不算陡峭的山出现在夜幕之中,漆黑一片,又隔着老远,根本看不清山上有什么。看到山,观音庙就不远了,再有十里地应该就到了。

    当距离山脚还有五六里地的时候,无心一勒缰绳,将马停了下来,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夏海棠见状,也停了下来,掉头赶了过来,不知道无心发现了什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如果红羽的人真的隐藏在山里,一定会在附近安插眼线,我们这样明目张胆的过去,肯定会被发现,下马吧,我们步行过去。”

    无心说着跳下了马,拍了拍马背,只见马儿掉转头,向着来时的路原路返了回去,就好像能读懂无心的意思一样。夏海棠听了无心的话,也跳下了马,如法炮制,俩匹马向着龙城的方向缓缓走了回去。而无心和夏海棠则摸黑向着不远处的山峰潜伏了过去。

    一座年久失修的观音庙坐落在山腰的树林之中,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破旧,但是却打扫的干干净净,周围没有一点杂草,院墙和房顶之上也有明显修补的痕迹,看来龙城的百姓经常前来打扫修缮一番。

    每年的年初,这里其实都是最热闹的地方,人们纷纷前来烧香,祈求来年能有一个好的运势,还有年轻男女们也在这时结伴而来,希望得到观音娘娘的祝福,能在新的一年里人丁兴旺。

    所以这里虽然平时没有人来,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城里的百姓为了表达自己对观音娘娘的敬重,前来将观音庙收拾一番。

    此时已近半夜,观音庙里竟然还点着蜡烛,微弱的烛光透过窗户纸照射出来,离得老远就能看见。城里的百姓即使是打扫修缮忙碌一天,也不会选择在这里留宿,因为这是对观音娘娘的不敬。可是此时却有烛光闪烁,说明这里来了外人,龙城之外的人。

    院墙的外围有几个人来回的左右游荡着,彼此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像是留守在外面站岗放哨的岗哨,腰间都挂着兵器,有几个已经昏昏欲睡,不停地打着哈切。院中的房间内不时的传出几声交谈,偶尔还有孩子的抽泣声隐隐传来。

    在离观音庙不远处的草丛里,潜伏着俩个人,其中一个一身黑衣,仿佛与黑夜融为了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算走到近前也不会发觉。可是在他旁边的那一人却显得有些扎眼,一身紫色的纱织长衫,在月光下看的真切。

    这俩个人,正是从龙城中赶来的无心和夏海棠二人,由于走的太急,夏海棠竟然忘记换身衣服,上山之后才突然发觉。无心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夏海棠的心中却有些自责,担心自己的到来真的会给无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趁着巡逻的人转身的一个瞬间,无心示意了一下,迅速的窜了出去,向着院墙最阴暗的一处墙角冲了过去。夏海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跟了上去,一路上腰弯的很低,几乎都要趴在草丛里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被附近巡逻的人看见。

    墙角的岗哨好像并没有察觉有人正向他的位置冲过来,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明月,忍不住摇了摇头,好像已经等不及天亮了。

    正在他扭头想要回身的时候,却突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双冷冰冰的眼睛正看着他,一张苍白的脸隐藏在帽檐之下,犹如鬼魅。

    这人刚要开口呼救,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使劲都发不出一丝声音,因为那个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已经闪电般伸出了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他就听到“咔嚓”一声,紧接着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突然被掏空了一样,提不起一丝力气,没办法呼吸。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栽倒,在他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嵌在那张苍白面孔上的那双眼睛,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眼神漠然。

    岗哨死了,并且亲身体会到了脖子被人瞬间掐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没有哀嚎,甚至都来不及恐惧,就已经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如果他知道自己下一秒就会死的话,最后的那一口气他一定要多吸一点,那样至少可以看清自己是死在什么人的手里,可惜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无心扶着这名岗哨的身体,轻轻地拖在角落的阴影处,然后向着夏海棠招了招手,翻身跃进了并不算高的院墙,夏海棠没有犹豫,紧跟着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