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瓮中捉鳖
    想要不再被暴雨侵袭,就得驱散天空中密布的乌云,想要不再让大树生长,就得狠下心连根拔起。一段恩怨也一样,想要化解这场不死不休的仇恨,只有尽全力将这段恩怨的根源消灭。世间万物都在生长,想要阻止就必须从根上彻底解决,这也是江湖的生存之道。

    红羽和无心之间的仇怨,已经是天下尽人皆知的事实,这注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纠缠,可是不管红羽派出多么强大的杀手,或者多少人,无心却总能死里逃生,而红羽却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这也间接的让无心的威名在江湖上越来越响。

    所以才会有了诸如血刀无心,死神无心的传言,也可以说无心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和红羽有着莫大的关系,是红羽一直在培养一个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的对手,而他们还不自知,最终谁会成为胜者,恐怕也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无心静静的站在房间的中央,挡住了唯一通向身后坐在卧榻之上的夏海棠的去路,头微微低着,看着脚下随着屋外照射进来的火光而变得人头涌动的地面。那是杀手的影子,他们犹豫了,因为他们认出了挡在他们面前的无心。

    无心的手中,握着那把从未离过身的刀,刀还没有出鞘,可是空气中已经布满了杀气,压制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刚才的飞刀是身后的夏海棠发出的,这是夏海棠的绝技,在如此漆黑的房间内,没有人可以轻易的躲过,何况是人满为患的杀手群。而刚才那个倒飞出去的人,则是被无心闪电般一脚踢在了胸口,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防守,此刻已经瘫软在地,也许五脏六腑早已被震碎。

    杀手们迟疑了,他们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迟疑过,只因为面前站了一个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遇到的人,血刀无心这个名字,就好像已经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也许没亲眼见过,可是早就听说过。

    他们没有把握能够越过眼前死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之后杀了这次行动的目标,就算侥幸杀了后面的那个女人,他们能不能再一次从眼前的这个男人面前冲出去,能不能从屋外那人山人海中杀出去,没有人知道,所以他们已有了退意。

    可是残忍的是,他们是一群没有自我意识的牵线木偶,任务是什么就是什么,如果后退,那只有死路一条,即使不死在敌人的手里,也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所以,他们只能拼命,就算拼到支离破碎。

    “临阵退缩者,杀无赦!”杀手群中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虽然洪亮,但却透着一丝心虚与无奈,也许连他自己都知道难逃此劫。

    但是这句话却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只见周围原本踌躇不前的杀手们嘶喊着,挥舞着各式的兵器向挡在前面的无心冲去。

    “小心!”坐在卧榻之上的夏海棠忍不住出言提醒道,杀手的人数太多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她有点不放心。

    无心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看着飞快的冲到自己近前的杀手,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没有犹豫,再一次狠狠地飞出一脚,踢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上!这一次,是明目张胆的一脚,但是看起来却比刚才的那一脚更加的凌厉,更加的势不可挡。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已经看到了无心踢出的这一脚,也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想要用兵器来格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明明看着这条腿踢向自己,可是还是晚了,只见这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小腹之上,顿时就感觉五脏六腑都炸开了一样,扭曲着面容,狠狠地倒飞了出去。

    杀手群再一次人仰马翻,闷哼不断,他们虽然侥幸不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可是却无法躲开同伴倒飞向后方的身体,同伴的身体中还蕴含着无心那一脚还未散去的力道,这一撞可被撞的不轻。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挣扎着,越过倒在地上的同伴的身体,再一次冲了上来,他们不能后退,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与此同时,围在院中的蛇帮帮众也动手了,虽然他们未必有杀手同样的身手,但是他们人多,实在不行就将手中的兵器全都扔出去,砸向腹背受敌,已经不那么井然有序的杀手,总有一俩件兵器能够击中敌人。

    杀手们这一次不再是一个人鲁莽的冲出来,好像也学精了,而是三个人同时并排着向无心冲来,三把不同样式的兵器同时向无心的身上招呼,心想着总有一把兵器能够伤到无心。

    不求一击必杀,只要能伤到就行,这样拖也能拖到最后,将无心彻底拖垮。可是他们忘记了,在他们心中害怕的那个血刀无心,此时还没有拔刀,真正的杀戮还没有开始。

    眼看着三把兵器就要落到无心的身上,只见无心突然再一次将一只脚撤到身后,稳稳地踩在地上,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出脚,而是在一片耀眼的红光之中,血刀噶然出鞘,带着一丝冰冷的气息,闪电般挥了出去,挥向了那三把兵器。

    只听一声尖锐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血刀只在瞬间就削断了杀手的三把兵器,紧接着力道丝毫不减,狠狠的砍向杀手的胸膛。这一刀,快如闪电,这一刀,力拔山河。

    只见原本心存侥幸的三名杀手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身体向后飞了出去,三张样貌不同的脸,却同时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一面惨白。他们的兵器已经一分为二,胸前同时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飚射了出来,洒了一地,溅了同伴一身。

    所有人都愣住了,现在,他们终于亲眼见识了什么是血刀无心,什么是一夫当关的死神,他们想逃,可是根本就无路可逃,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在情况还没明确之下冲进了这间房间,原本想要利用人数之多迅速结束战斗,可是没想到却是自掘坟墓。

    “别愣着了!给我冲!”一个颤抖的声音从杀手群中传了出来,还是刚开始喊话的那个人,他好像是这伙人中的首脑,他想稳定军心,想逼着手下再一次发起攻击,虽然他自己已经被吓得声音颤抖,后悔走这一遭。

    杀手们呐喊着,浑身颤抖着,再一次冲向了无心,手中的兵器胡乱的挥舞着,简直是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不是那个声音激励了他们,而是求生的**在驱使着他们,用拼死一战的方式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

    这一次,杀手们虽然攻势更猛,可是早已经杂乱无章,有的人甚至不小心伤到了身边的同伴。

    无心看着已经频临崩溃的杀手们,不再犹豫,脚下发力,飞快的冲了出去,这一次,他选择主动出击。

    顷刻之间,双方再一次交战到一起,可是这一次,已经没有了看清局势的机会,甚至都没有惨叫声响起,只看到血光乍现,瞬间就有数名杀手倒地,根本来不及惊恐就已经倒下,因为刀实在太快,快的已经看不清它下一次会落向哪里。

    终于,杀手们再也坚持不住,纷纷掉头向门口冲去,与房间中这个所向披靡的死神比起来,门外的那些手拿火把挡住去路的大汉简直就是天使,只有冲出去才会有一线生机。

    杀手们拥挤着,慌不择路的向外冲着,深怕自己落在最后面,成为了那把无坚不摧的血刀的祭品。

    由于屋中的杀手突然向外冲出来,堵在门外的蛇帮帮众顿时感觉到了压力,逐渐有点抵挡不住,看似好像杀手们占了上风,马上就可能突破层层围堵冲出去。

    可是这一切还不算完,就当眼看着就要冲出房门,离开地狱的杀手们终于可以舒一口气的时候,身后却再一次传来了不断地惨叫声。

    杀手们忍不住回头望去,却看到也许永远也不想再看到的场景。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挥舞着手中更加血红的刀,正在将落在最后面的同伴砍倒,一个,俩个……

    杀手们败了,惨败,这一切只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一个任何人都不愿与之为敌的人。

    刚才说话的那个杀手慌乱的推搡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同伴,恨不得从他们的头上跃过去,他害怕了,怕得已经失去了一个首脑平时该有的样子。只见他着急的冲撞着,想要挤开身边的同伴先行冲出去,嘴角急切的喊着:“快!快!快冲啊!”

    可是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让他瞬间瘫软的一幕,脸色苍白,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你要去哪儿?”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这名杀手的身后响起,同时一把带血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冰冷刺骨。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无心。

    杀手首脑愣在了原地,目光呆滞,傻傻的看着前方不断冲出去的同伴,然后又看着同伴和堵在外面的人扭打纠缠在一起,然后又一个个倒下,他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这些人今天注定全都要死在这里。

    “谁派你来的?”无心看着杀手的后脑,冷冷的问道,他要知道这一切究竟是谁在主使,到底是不是和风月谷的人有关系。

    杀手颤抖着,缓缓的问道:“我说了你就会放了我吗?”他瞟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比血更红,比雪更冷的刀,生怕它会一瞬间斩断自己的脖子。

    “不会。”无心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他说的是实话,对于红羽的人,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手下留情,因为红羽的人本来就冷酷无情,残忍起来胜过自己百倍。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说不说都是一死,何必要便宜你?”杀手哆嗦着说道,他在讨价还价,因为他知道无心想从他嘴里探到一些消息。

    “如果你说了,我会亲手杀了你,而不是交给他们。”无心淡淡的说道,好像这已经是对于杀手最大的恩惠。

    杀手随着无心的话音,将目光从耳边的血刀之上挪开,看向了灯火通红的院中,这一看,脸色却更加的苍白,因为冲到院中的同伴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全都被堵在外面的人乱刀砍死了,死无全尸。

    “是雷震雷堂主。”杀手咬了咬牙,终于说了出来,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了,可是相比死在屋外那些乱刀之下,他宁愿死在血刀之下,这是他唯一能够在最后做出的选择。既然不能选择怎么活,那就选择怎么死。

    无心听到杀手的回答,眼睛一亮,继续问道:“他在哪儿?”

    杀手迟疑了一下,狠了狠心,缓缓说道:“城北三十里,山腰观音庙。”说完直接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弃了抵抗。

    无心没有再犹豫,顺势收回了架在杀手肩膀上的刀,看起来那么随意,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然后就看到杀手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在他的脖颈之上,一条细细的,修长的伤痕正在缓缓地向外渗着鲜血,他已经死了。

    就在无心刚刚收刀的那一瞬间,血刀已经闪电般割断了杀手的咽喉,神不知鬼不觉,却足以让鬼神让路,这就是血刀无心,可以力拔山河般霸道,也可以蜻蜓点水般随意。

    现在,无心已经知道了这次行动的主使是谁,雷堂主?无心从没有听过,也许又是红羽七大高手之中的一个。但不管他是谁,无心都要亲自去会一会,为了帮夏海棠了结这段恩怨,也为了自己,更为了父亲未完成的夙愿,他都必须要跟红羽斗下去,哪怕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