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约而至
    信守承诺,看似简单的四个字,但却有着不可预估的意义。视承诺如儿戏的人,往往无情无义,这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自食恶果,作茧自缚。而将承诺看的很重,不惜代价都会兑现的人,往往会是有情有义之人,这样的人总是能够深得人心,总有人聚拢在身边,达到自己独力难成的目的。得道者多助,这是一样的道理。

    第二天一早,无心便告别了如意,离开了幻音阁,准备去兑现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他不知道这一去又将经历些什么,但是既然夏海棠突然派人捎来信,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不论怎样,他都必须要去一趟。

    走出幻音阁的那一刻,无心突然觉得心里少了什么,有点空落落的,这一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许又是遥遥无期,但无心只是希望下次回来的时候不要再带着满身的伤痕回来,他不想等在这里的人为自己担惊受怕。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无心迈开了步子,准备离开,这时却听到了一个声音从一旁响起。

    “一路保重,有需要帮忙的时候第一时间捎信回来,随叫随到。”说话的人是南宫楚,此时他正倚着幻音阁门口的石柱,手里把玩着折扇,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

    无心扭头看到说话的人原来是南宫楚,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原来他在这里,怪不得刚才没有看到他。点了点头说道:“一定,这里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她。”无心口中的“她”,不说也知道指的是谁,也许将她托付给南宫楚是无心最放心的了,因为他知道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南宫楚都愿意拼上性命。

    南宫楚没有犹豫,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放心吧,只要我活着,没有人敢伤害她。”他说的是真的,也一直是这样去做的。

    无心点了点头,不再犹豫,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他不想再停留,不是因为真的急着离开,而是担心自己越迟疑会越不想离开,甚至都不敢回头多看一眼,他害怕看到那双期盼,委屈的眼睛。

    “我们还是朋友吗?”南宫楚看着已经打算离开的无心,脱口而出的问道。他是故意等在这里的,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想问的,从离开京城到现在,他和无心,如意之间的关系就显得有些尴尬,遇到一起的时候三个人往往都很别扭,就是因为在贤王府的时候南宫楚拼死保护如意的事。

    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南宫楚对如意的情感已经超出了师兄对师妹的感情,无心看出来了,如意也看出来了,又或许她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只是没有亲口告诉无心。所以南宫楚要问,他不希望因此失去俩个重要的朋友。

    已经走出几步的无心听到南宫楚的话,愣了一下,停下了脚步,缓缓的说道:“只要你觉得是,那就永远都是。”他的话说的很肯定,其实他从来都没有介意过,就像当初的上官云杰喜欢如意一样,那是他们的权利,自己没有理由去干涉。

    他甚至病态的希望有一天如意也终究能接受他们其中一个,虽然他知道如意的心中早已满满的全是自己。不是他不在意如意,而是他知道爱一个人,就该让她平平安安的活着。

    南宫楚看着无心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的微笑,他已经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中的那份担忧也随之烟消云散,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不再忧心忡忡,转身向里面走去。

    幻音阁楼上的一间房间内,一个身影站在窗前,眺望着那个已经逐渐混入人群,忽闪忽现的身影,眼眶湿润,但却紧紧地咬着嘴唇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这个人,正是林萱,那个曾经稚嫩,顽皮,整天粘着无心的小姑娘,此时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心的背影消失在汹涌的人潮里,没有勇气上前告别,因为她害怕强忍的泪水终究控制不住。

    她知道,即使自己扑到他的怀里,大声诉说着自己的心意,也已经无济于事,因为她来晚了,有人已经抢先一步住进了他的心里,再容不下任何人。她不想捅破这层原本就已经通明的窗户纸,只是希望能静静地留在这里,留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就已经足够。

    人生的路很长,会遇到很多人,这些人中总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也会遇到喜欢自己的,但总有那么一个人的出现,会让自己彻底放下自己,甚至忘了自己,自己从此的笑与泪,都与这个人有了关系,挥之不去,无法逃避。

    但并不是一定会去追寻什么结果,有时候原本就注定有缘无分的人,强求也不会有什么结局,有时候看着对方快乐的活着,就已经足够。

    寒冬的风,好像总是无孔不入,即使你穿了再厚的衣服,总是不经意间就已经被穿透,刺骨的寒冷让人忍不住直打冷颤,希望春日早一点到来,赶走这个让人缩手缩脚的冬天。

    一个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衣的人,傍晚时分出现在了龙城的街头,不时会引来周围的路人侧目斜视,看看自己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棉衣棉裤,再看看眼前的这人,不禁摇了摇头,都在想这人是不是已经练就了铜皮铁骨,不再害怕酷暑寒冬。

    一身紧紧裹在身上的黑色斗篷,一把漆黑如墨,透着丝丝寒意的刀,一张被压在帽檐下,苍白如雪的脸,结合成了一个这样的人,这样一个突然出现在街头的少年。

    这个人,正是收到龙城蛇帮帮主夏海棠书信之后如约而至的无心。他边走,边环顾着四周,好像在寻找那条来过不止一次,却始终隐秘的小巷。

    正在这时,一名大汉迎面向无心走了过来,走得很急,差点与无心撞了个满怀,边绕开无心的身体,边低声的说了一句:“少侠请跟我来。”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好像刚才是在自言自语,并不是说给无心的。

    可是无心却已经缓缓的转过了身,跟在了大汉的身后,因为就在刚才大汉一抬头的瞬间,无心就已经认出了他。那名大汉,就是无心以前去找夏海棠的时候俩次为自己带路的那名大汉。

    但是无心不明白这一次为什么这名大汉在这里与自己擦肩而过,好像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一样。看样子,蛇帮这次遇到的麻烦果然不小。

    无心跟在大汉的身后,转进了一条巷子,然后又开始在巷子与巷子之间来回的穿梭,只不过无心却突然发现,这一次的路线好像早已经不是之前自己走过的路线,而且比之前更加的复杂难记,越走下去,无心越觉得这一行不容大意。

    不知道走了多久,久得好像连前方带路的大汉都已经不耐烦了。终于,大汉停下了脚步,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好像已经荒废了很久的宅院门口。

    然后就见大汉不紧不慢,颇有节奏的敲了几下院门,好像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人来,看到敲门之人是大汉之后轻轻的打开了院门。

    “少侠请。”大汉让到了一边,向着无心恭敬的说道。

    无心也没有犹豫,抬腿走了进去,只是突然觉得以往不可一世的大汉突然变得恭敬了许多,这好像不是蛇帮的风格,难道是因为自己是他们帮主请来的救兵吗?想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

    院中站了不少的人,分散在各个角落,个个都如临大敌一样,手里都拿着兵器,看样子应该是守在院子里的守卫。旁边的几个房间里,依稀可以看到人头涌动,估计也是站满了人。这并不是蛇帮的总部,但好像蛇帮的人全都已经转移到了这里,看样子他们这次真的是遇到了大麻烦。

    带路的大汉继续在前面带路,将无心带到了院中正房的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然后就听到屋里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进来。”一个纤细而疲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然后就看到大汉缓缓的推开了房门,让出了一条路。

    无心没有犹豫,率先走了进去。他记得那个声音,正是蛇帮帮主夏海棠的声音。走进屋中的时候,无心愣了一下,原本在外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已经荒废了很久,没有人住的宅院,可是屋中的摆设却一点也不像荒废了很久的样子,应有尽有。

    正中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张好像是蛇帮特有的卧榻,一个身影正从卧榻之上坐了起来,看到进来的无心,脸上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一袭纱织长衫,一双粉色的绣花鞋,一张妩媚却略显苍白的脸,正是蛇帮帮主,夏海棠。

    “你真的来了?”夏海棠挣扎着站了起来,踉跄着差点摔倒,跟着无心一起进来的大汉急忙冲了过去,伸手扶住了夏海棠的身子,但却被夏海棠轻轻的挣开了。

    无心看到夏海棠已经受了伤,胳膊上缠着纱布,样子稍显狼狈,虽然依旧妩媚动人,但却已经略显憔悴。

    看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看来我已经来晚了。”他见识过夏海棠的实力,身手并不弱,能在蛇帮层层护卫之下将夏海棠打伤,看来他们惹上的人比自己预想的要难缠的多。

    夏海棠听到无心的话,连忙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欣喜,笑着说道:“一点都不晚,来的正是时候,我是没想到你能这么快赶来。”

    说实话,其实夏海棠根本就没想到无心能来,她以为无心当初的那个承诺只是随口一说,只是为了搪塞自己,但是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派人给无心捎去了书信,没想到无心竟然真的来了,而且来的这么快。

    “出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你们蛇帮倾巢出动,全都躲到了这里?”无心看着受伤的夏海棠,淡淡的问道。

    听了无心的话,夏海棠包括站在她身边的那名大汉,脸上全都露出了一丝尴尬之意。只见夏海棠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这一切都要从十天前那伙神秘的外来人说起,”

    说着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概十天前,有一伙身穿黑色劲装,手拿佩剑的人突然出现在龙城,为首的是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他们找上了蛇帮,向我们打探红羽的消息,原本我没想告诉他们,担心给蛇帮招惹麻烦,但是他们出了很高的价,高到我没有办法拒绝,”

    “所以我就告诉他们,有一伙人最近正在龙城周边的村子里抢夺男童,我怀疑是红羽的人。结果没过俩天,蛇帮总部就突然遭遇了袭击,对方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个个武功高强,”

    “要不是我的手下拼死护着我逃了出来,躲到了这个临时的据点,恐怕你今天已经见不到我了。”说完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悔恨的表情,要不是她贪念太重,也许就不会惹火烧身。

    无心听了夏海棠的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尤其是说到那伙神秘的外来人,还有那伙人的穿着打扮,他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想起了一个地方,风月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