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曾经的承诺
    许下的承诺,相当于欠下的债,早晚有一天要还。但是承诺往往只是上嘴唇碰下嘴唇一样容易,而想要实现这份承诺,却未必会那么容易,也许要付出不可预估的代价,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因此而失信于别人,否则以后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笑话,不会再有人相信,更不会有人信服。

    从太阳升起,到烈日高照,再到夕阳西下,虽然看起来过了很久,可是对站在栏杆处的俩个人来说还是太过短暂,他们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静静的站在彼此的身边这么久,久得这么平静,平静的没有人能打扰。

    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无心暗自叹了一口气,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静静站在自己身边的如意,转身向走廊尽头走去。

    他们已经就这样站了一天,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坐下来休息,就那么静静地守在彼此的身边,也许他们并不是忘记,只是不想刻意去打断那份默契,想让这样的时光在延续的久一点,其他人好像也知道一样,没有一个人前来打扰。

    可是无心已经待不下去了,想要打破这一份难得的宁静,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慢慢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好像一步步陷了进去,越陷越深,就像一个无底深渊,让自己沉浸在里面不可自拔,变得慢慢丧失了斗志,变得不想再离开。

    可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因为如果他真的这样,早晚会因此打破这座城市的安详,毁了这座二层小楼上所有美好的生活,因为即便他选择留下,杀戮也不会就此烟消云散,而是会被自己带到这里,毁了这里的一切,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所以,他选择离开,虽然残忍,但却无可奈何。

    走出几步的无心却又突然间停下,没有回头,只是感受着空气中那份属于身后那个人的独特气息,缓缓的问道:“为什么那天在茶铺我让你走,你却偏不走?”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他注意到了如意脸上的那一丝失望,还有眼神中的那一丝没有说出口的埋怨。

    过了良久,如意的声音从后面轻轻的传了过来,只听她轻声的说道:“相比死亡,我更害怕自己一个人独活。下次别再说那种让我生气的话。”

    其实那天在茶铺的时候她选择挡在无心面前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武功是拦不住那些杀手的,但是她宁愿选择勇敢面对,也不愿意像无心说的那样一个人逃跑,因为相比死亡,她更加害怕没有无心的日子。

    背着身的无心听完如意的回答,迈步离开了,但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笑得津津有味,笑得合不拢嘴……

    又是五天过去了,日子同样风平浪静,安静的让人乏味,可是对于受伤的无心等人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无心和南宫楚的伤已经基本好了,已经可以行动自如,只不过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还需要修养,毕竟他们之前受的伤都太重。

    铁雄和那三名中毒的捕快已经恢复如初,已经完全看不到曾经受伤中毒的影子。相安无事的共处了半个多月,也是该到了分别的时候。

    “既然你的伤已经好了,我们也该回京复命了,战统领已经派人飞鸽传书俩回了,京中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回去处理,还得向战统领禀报这次的行动,顺便让六扇门调查一下那俩伙人到底什么来路。”铁雄放下手中的筷子,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缓缓的说道。

    无心愣了一下,没想到铁雄竟然这么突然就要走,但却并没有出言阻拦,因为铁雄身为朝廷中人,不可能像自己这么自由,还有很多公务在身。

    于是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强留师叔了,路上一切小心,”说着看向坐在一旁的铁飞云和众捕快,抱了抱拳说道:“各位的恩情我全都铭记在心,感谢的话我不会多说,但是日后如果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开口,一定赴汤蹈火。”

    “浩天,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在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铁雄一脸严肃的看着无心说道,虽然脸上的表情装的有一丝不快,但是心里却是很欣慰,因为江湖人虽然将无心称作死神,说他心狠手辣,但是铁雄知道,自己的师侄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分得清善恶,也懂得什么是知恩图报。

    坐在旁边的众捕快也是纷纷摆手示意,脸上都带着善意的微笑,虽然还没有完全从失去同伴的悲伤之中走出来,但是内心里却并不埋怨无心什么,也从没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们也分得清什么是对错,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只是对于他们来说,江湖这个世界有时候未免有些太过残忍,残忍到容不得他们多想什么。

    短暂的告别之后,铁雄带着铁飞云和一干手下便离开了,虽然走得有些突然,但却并不是从此不再相见。

    无心看着突然变得冷清的大厅,摇了摇头,对满桌的饭菜也都丧失了胃口,端起茶杯走到门口,喝着杯中的茶,看着院中被风吹乱的落叶,陷入了沉思。

    离别总是让人心情沉重的,铁雄等人已经离开了,自己是不是也快要上路了,无心心想。

    坐在饭桌旁的如意和南宫楚对视了一眼,好像都感觉到了什么,但却谁都没有说话,选择了低头沉默,想着各自的心事。也许他们也感觉到了,真正的离别也即将到来。

    “无心大哥。”这时,一个声音从通往前院的入口传来,紧接着跑进来一个人,一个熟悉的身影,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这个身影一路小跑,飞快的跑到了门口,也是带着满脸的笑容,手里拿着一封信,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了大厅中传来了如意的声音。

    “萱儿,告诉你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这么慌慌张张的?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意略带埋怨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快,站起身,缓缓的走了过来。

    这个突然跑过来的身影,正是无心当时托付给如意照顾的林萱,那个古灵精怪,天真无邪的女孩。

    “没事,她本来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无心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林萱,笑着说道。

    虽然无心嘴里这么说,可是此时的林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稚嫩的孩子,眉宇之间多了一丝少见的成熟,这完全是如意的功劳,因为如意已经将林萱收在了幻音阁的门下,现在林萱专门负责整理各地逞上来的情报。

    而且闲暇之余还在苦心修炼爷爷留下来的白玉剑法的口诀,现在的她走哪儿都随身带着那把曾经被各路武林人士争夺的白玉剑,已然像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中豪杰。

    如意白了无心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好好惯着她吧。”接着看到了林萱手里拿着的那一封信,皱了皱眉头,一丝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心头。

    无心笑了笑,佯装严肃的看着林萱说道:“以后要好好听你们如意阁主的话,听到没有?”

    林萱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知道,我一直都很听姐姐的话,对吧姐姐?”说着郑重其事的看着如意,等待着如意的回答。

    如意看到一唱一和的无心和林萱,忍不住瞪了一眼无心,看着林萱说道:“好了好了,别胡闹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虽然她嘴上说林萱胡闹,但是内心却对林萱进入幻音阁的表现很满意,也为她分担了很多。

    林萱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手中拿着的那封信,伸手递给了无心,缓缓说道:“这是刚才有个人给无心大哥送的信。”

    无心愣了一下,伸手接过了那封信,端详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拆了开来。当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无心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显得有些凝重。

    如意看到无心的表情,心里一紧,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谁的信?”心中的那一丝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重,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无心没有说话,伸手将信递给了如意。如意接过信看了看,紧接着也皱起了眉头,一言不发。信中只写了简短的俩句话:吾今困于生死俩难,望少侠履行当初诺言-----夏海棠。

    “送信的人呢?”无心皱着眉头,看着林萱问道。

    “把信送来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林萱疑惑的答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南宫楚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顺便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要不然无心和如意的表情不会那么难看。

    于是,无心便将当初为了帮助慕容雪追回被盗走的金丝铠甲,而向龙城蛇帮帮主夏海棠许下承诺一事叙说了一遍,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但是无心一直记得。

    如意听完无心的叙说,皱着眉头说道:“既然她在龙城的势力那么大,那绝不会轻易遇到麻烦,更不会轻易的浪费你给她许下的这个承诺,一定是遇到了万分紧急的事才逼得她向你求救,这个诺言实现起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无心的伤才刚刚好利索,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意从内心里放心不下,忍不住看向了旁边的师哥南宫楚。

    “既然是我曾经许下的承诺,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要去。”无心认真的说道,他从来都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我陪你去。”没等如意继续说话,一旁的南宫楚已经开口说道。当如意看向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如意的意思,实际上即使如意不进行暗示,他也会主动提出来。

    但是无心却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不行,你要留在幻城,这些天一直风平浪静,我一直觉得不踏实,这太反常了,我不放心这里,你留下保护大家,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他的态度坚决,看样子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可是你的伤……”如意忍不住说道,可是刚说了一半便被无心打断了。

    “没有可是,这件事没得商量,我自己的伤我自己知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无心坚决的说道,只有南宫楚留在这里,他才能安心的离开,没有后顾之忧,这样对他来说也许会更加安全。

    看到无心决心已下的样子,如意和南宫楚都咽下了原本想要说的话,全都选择了沉默,他们知道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了。

    原本觉得这段风平浪静的生活有些漫长,可是突然到了要分别的日子,又会觉得这段时间有些短暂,短暂的就像是白云过隙一般,让人忍不住有些感叹。

    也许,有些人生来就应该在路上,注定要经历很多风雨,也许平淡无奇,也许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