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一十章 怎么舍得将你丢下
    世间有太多为情所困,郁郁寡欢,最终带着孤独郁郁而终的人,不是每一对有"qing ren"都能终成眷属,也不是每一段情感都值得被祝福。爱一个人并不一定是要拥有,很多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站在角落里,静静地守望,既然不能给这段感情一个美满的结局,那就不如放手让自己的爱人去寻找她真正想要的幸福。

    在铁雄和一干六扇门捕快的护送之下,无心三人终于走出了贤王府,离开了贤王府的视线。

    这一次能够成功脱困,多亏了铁雄及时赶到,有了铁雄这个朝廷内部之人在场,七贤王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选择放人,因为铁雄的身后还有一个战英,七贤王是不愿意得罪的。当然,要不是无心未雨绸缪,提前让人给铁雄捎去了消息,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

    众人看到身后已经看不到贤王府的影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这时候无心扭头看向了旁边被俩名捕快搀扶着的南宫楚,缓缓的问道:“没事吧?伤得重吗?”

    原本他一直没太把南宫楚当做真正的朋友,并不像和上官云杰以前那样能完全敞开心扉,但是这一次,他亲眼看到了南宫楚为了如意而宁死不屈的样子,现在,他已经将南宫楚当做了自己真正的朋友,因为南宫楚绝对有这个资格。

    南宫楚摇了摇头,强装轻松的说道:“没事。”嘴角带着一丝勉强的笑意,咬着牙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

    “好。”无心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在这个“好”字刚说出口的时候,突然直挺挺的迎着地面倒了下去。

    “无心!”如意看到此景,惊讶的喊出了声。

    幸亏一旁的铁雄反应够快,一把扶住了无心已经瘫软的身体,大惊失色。他将无心的身体缓缓放倒,让无心的头躺在自己的怀里,伸手探了探无心的鼻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随即伸手扒开了无心的衣衫,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瞪着身边的手下,大声说道:“快,把他抬到我家,留下俩个人去城里请最好的郎中!”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焦急之色,弄得旁边的如意和南宫楚不明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待几名捕快将无心的身体抬起来向铁宅方向飞速跑出去之后,如意和被人搀扶的南宫楚也紧跟了上去,他们不知道无心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刚才在贤王府无心只跟宫九交手了一招啊,怎么会突然晕倒。

    如意追上跟在大部队后面的铁雄,担忧的问道:“铁捕头,怎么回事?他到底怎么了?”

    铁雄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他身上有伤,而且伤得很重。”说着看向了前面被人抬着,双目紧闭的无心,流露出一丝疼惜之色。

    “伤?什么时候受的伤?”如意疑惑的问道,他并没有看到无心受了什么伤,只看到宫九被无心打伤。

    “是旧伤,大概是在风月谷跟人交战的时候留下的,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经过长途跋涉和刚才和宫九的交手,伤口已经全部都裂开了,”说着叹了口气,边摇着头边说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拖着重伤的身体赶回来的,能活着已经算是奇迹。”

    听完铁雄的话,如意惊呆了双眼,眼泪瞬间浸湿了眼眶,她不知道无心在风月谷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恶战,她想象不到,但她最没有想到的是无心竟然拖着重伤的身体长途跋涉的赶回了京城,是因为担心自己吗?如意心里忍不住想到,越是这样想,她的心里越难过。

    在告别“乞丐”之后,无心便马不停蹄的向京城赶来,一路之上风餐露宿,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好好休息,原本就身受重伤的他身体越来越虚弱,等到了京城的时候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出现在贤王府的时候并没有出手,而是躲在暗中观察,直到最后关头才挺身而出,就是因为他的体力只够使出最后的那一招,从宫九的手里救下如意和南宫楚。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直接杀掉宫九,而只是选择了逼退宫九,因为如果直接杀了宫九,先不说他一招之内能不能杀了宫九,就算杀得了,那贤王府接下来的群起而攻之也会将如意和南宫楚连同自己在内的三个人全都乱刀砍死。

    他的身体状况,也只够撑到铁雄的到来,刚才在贤王府里的那般咄咄逼人,完全是做给对方看得,幸亏铁雄及时赶到,要不然时间久了肯定会被七贤王发觉。现在既然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他再也坚持不住,随着最后的一根神经崩断,彻底昏迷了过去。

    没有人能想到他能坚持到现在,就连无心自己也没有想到,多少次身体都在告诉他累了,想要休息,可是他却拼命挣扎着,直到坚持到了最后。

    天空中的太阳炽热的燃烧着,好像要将这世间的一切邪恶全都燃烧殆尽,然后将刺眼的,温暖的阳关洒满大地,照射在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今天着实是一个值得让人高兴的好天气,原本蜷缩着忍受酷寒的百姓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有的人甚至已经脱掉了棉衣棉裤,光起了膀子,这样的情景,从来没有出现过。

    心情愉悦的人们并没有发现,那个曾经弄得满城风雨的少年又一次来到了京城,只不过这一次是来找个地方休息的,他太累了。

    窗外的阳光透过稀薄的窗户纸缓缓的照射了进来,落在了坐在床边,正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如意身上。

    她的脸上,依稀能够看到泪珠划过的痕迹,她又哭了,不过不是伤心,也许是感动,也许是高兴,因为郎中已经为无心处理过伤口,证实了无心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因为太累了。

    她好像突然觉得,自从无心闯入到自己的世界以后,那个曾经坚强的自己仿佛消失了,自己变得爱闹情绪,爱哭了,但这些哭不代表她变得软弱,而是让她知道了什么是感动,学会了怎么去爱一个人。

    也许,爱,真的能够一点一滴的改变一个人,改变他的生活习惯,改变他的为人处世的行事风格,爱来了,一切也都变了,变得美好,变得让人痴迷。

    如意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一动不动的无心,脸上扬起了笑容,那是满足的笑,欣慰的笑。她突然觉得,此刻的无心异常的英俊,虽然还是那张苍白如雪的面容,虽然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虽然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永远不会松开的刀,但是她总觉得沉睡的无心也能让她感觉到踏实,不再担忧,不再害怕。因为刀是冷的,但是他的心是热的。

    屋外,院子里,坐着俩个人,一个是铁雄,另一个是经过治疗,已经恢复了一些的南宫楚,谁都没有说话,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他们都在等,等无心从昏迷中醒来,时间已经过去俩天了,眼看着已经离七贤王当时许诺的三天期限不到一天了,如果到时候无心还留在京城里,没有人知道七贤王会使出什么手段。

    即便是现在期限还没有到,铁雄也不敢大意,因为七贤王已经失信过一次,难免不会有第二次,所以他特地向战英请示,特意带了一些六扇门的捕快回到家里,这俩天一直守在这里。在他的心里,七贤王,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七贤王了。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守在门口的捕快并没有进行阻拦,铁雄抬头看去,急忙站了起来,站得笔直。来的人,正是六扇门的总统领,战英,依旧是那副一脸冷峻的模样。

    “他怎么样了?”战英看了看前方紧闭的屋门,沉声问道,看到坐在一旁的南宫楚正要起身向他打招呼,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不必,他原本就不是那种介意这种繁文缛节的人。

    铁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一直没有清醒,不过看的出来,恢复的不错,应该快了。”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进去查看一下无心的情况,他心里的担忧不比一直守在无心身边的如意少。

    战英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应该快了是什么时候,没时间了,七贤王所限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他必须马上离开京城,否则七贤王一旦动了杀心,就算我也保不了他,如果天黑之前他还不醒,你也必须带人护送他们离开京城。”

    “是。”铁雄恭敬的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在他的印象中,战英从没有这样关心过一个人,即便是六扇门门下,也没有哪一个人有这样的福气,能让战英亲自上门探望的。

    一个少年,在人群中疯狂的奔跑着,不断地撞翻擦肩而过的路人,可是还没等倒地的人张口训斥,少年已经在眼前消失,继续跑向了远方,跑向了人群的最深处。

    他的嘴里好像在呼喊着什么,像是一个人的名字,又像是说着什么。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块不知道从什么东西上撕下来的白色的布条,不停地在他的手里晃动着,挥舞着。

    可是面前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显然已经没有了他想要找的影子,映入眼帘的全都是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声音……

    一阵轻微的挣扎声响起,躺在床上的无心身体突然动了一下,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终于醒了。

    睁眼的一刹那,无心就被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刺了一下,忍不住再次将眼睛闭上,然后又缓缓的睁开,然后他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用手托着下巴,身穿白衣的如意。看到如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刹那,无心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身体缓缓的放松了下来。他又做梦了,一个不是结局的噩梦。

    此时的如意已经睡着了,就那样靠坐在椅子上,胳膊支在椅背上,用手托着下巴,睡得很香,香的无心都不忍心去打扰。

    看着如意嘴角的那一抹还未散去的微笑,无心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流,终于,一切都不算太晚,自己还能够看到这一张笑脸,还能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入睡,这对他来说,已经够了。

    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只能深深地埋藏心底,其实包括他自己,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乎她,可是他却不能亲口承认,因为如果他承认了,那她一定会穷追不舍,不离不弃,可是自己能够给她什么?带着她浪迹天涯?让她没日没夜的担心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还是就像之前那样,被别人当做要挟自己的筹码,被人囚禁于牢笼?不,那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她应该有的生活。

    正在这时,如意紧闭的双眼突然眨了一下,然后猛地坐直了身体,惊喜的看着此时已经醒来,正盯着自己看的无心,惊讶的喊道:“你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看着无心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慌乱的擦了擦俩遍的嘴角,生怕自己睡着的时候流了口水什么的,脸色不禁红了起来。

    如意看到无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不满的瞪了一眼,娇嗔着说道:“笑什么啊?看什么看?”不自觉的流露出了少女般春心萌动的样子,显得异常娇羞。

    无心看着如意窘迫的样子,依旧笑而不语,他喜欢这种情景,喜欢这种感觉,好想就这样一直躺着,永远不要再起来,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握刀的那只手依旧能够感觉到一丝冰冷,好像是在告诉他,江湖是冰冷而残酷的。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如意收起了笑容,略带哀伤的说道,可是说出一半就后悔了,急忙将剩下的那一半咽了回去。现在无心已经回来了,而且是活着回来了,这就够了。

    无心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那一丝从如意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心里默默的念道:我又怎么舍得将你一个人丢下。但也只能是心里默念,却始终无法脱口而出……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三个人,正是等在屋外的铁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