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九章 人神共诛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即便是强留,终有一天也会失去,是你的永远是你的,谁也别想夺走,即便敌方是曾经让你忌惮,让你不愿招惹的人,你都不会再害怕,因为你想要做的,只是保护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

    人群中,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突然出现的无心,眼神中有不解,也有不甘,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告诉所有看到的人,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这个人,正是刚才那声大喊的主人,也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七贤王,而他看到的这一切,也确实都是真的。

    倒在地上的宫九挣扎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抬头看向了让他如此狼狈的始作俑者,当他看到站在自己前面的那个手握血刀的身影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可是随即就变得满目狰狞,双手紧紧地握着俩支判官笔,大步向无心走去。

    他要报仇,因为他无法容忍对面的那个自始至终他都没放在眼里的人此时竟然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将他击倒在地,弄得如此狼狈。

    “住手!”又一次厉喝响起,七贤王终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无心。

    也就在这声厉喝响起的同时,没走俩步的宫九突然弯下了身子,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而他一直紧握在手中的那俩支判官笔此时也已经掉落在地上,而在他俩只手的虎口处,已经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无心刚才的那一刀石破天惊,直接震裂了宫九的虎口,试想如果那一刀不是劈在宫九的兵器上,而是手臂上,身上,那也许现在的宫九连站都站不起来。

    宫九惊恐的看着自己流着血的双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无心有这样的实力,他不相信自己竟然连无心一招都接不住,就算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一个人的功力不可能进步的如此神速。

    说实话,在场又有几个人相信,包括一旁的如意和南宫楚,他们也感到意外,因为无心独来独往惯了,已经太久没有见过无心真正的出手了,现在他们才知道,眼前的无心已经不再是那个让人牵挂,让人担忧的少年。

    “本王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竟然能从风月谷活着回来。”这时候七贤王已经走了过来,带着一脸疑惑说道,但口气并不像是为无心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

    无心将目光从宫九的身上移到了七贤王的身上,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你很希望我死在风月谷,永远不再回来吧。”他的态度,不再是从前的那份强装出来的恭敬,而是带着一丝咄咄逼人的气势。

    七贤王撇了撇嘴角,没有理会无心的挑衅,缓缓的说道:“就算你活着回来了,那也不用一回京城就跑到我贤王府中来大开杀戒吧?你当本王这里是什么地方?”说着脸色沉了下去,冷冷的盯着无心的眼睛。

    “既然贤王府这么尊贵,那这里的人就应该说话算话吧?人我既然已经帮你救出来了,为什么不放他们走,而是想要杀了他们。”无心的脸色也沉了下去,忍不住再次瞪了一眼已经蹒跚着走到七贤王身边的宫九。

    “你错了,本王没有要杀他们,是他们先动的手,难道府中的手下会任由他们撒野不成?真把这里当成你们无法无天的江湖了吗?本王从见你的第一面就告诉过你,在这天子脚下,收起你们那套江湖作风,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是你的人不守规矩,不怪本王的手下。”七贤王义愤填膺的说道,好像显得非常愤怒。

    无心点了点头,不想再与七贤王逞口舌之快,而是转移了话题,冷冷的说道:“人我已经救出来了,我也已经回来了,希望你遵守你的诺言,现在我就要带他们走。”他的话音刚落,站在七贤王身边的宫九也说话了。

    “王爷,不能让他们走,杀了他们……”宫九狰狞的看着对面的无心,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你闭嘴!忘记本王跟你说过什么了吗?!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伤了如意姑娘!”七贤王厉声打断了宫九的话,转头怒目而视。

    看到七贤王怒火中烧的样子,宫九闭上了嘴巴,欲言又止。刚才的他早已经忘记了七贤王之前的叮嘱,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南宫楚,可是没想到事态竟然发展成现在这样。

    狠狠瞪了一眼宫九,七贤王转过了头,看着无心说道:“本王是答应过你,可是被抓的是俩个人,而你竟然让另一个死在了里面,并没有完成答应我的事情,恐怕你们今天是走不了了。”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那些围在周围的王府侍卫不约而同的向前迈了一步,个个凶神恶煞。

    无心扭头看了看周围虎视眈眈的王府侍卫,皱了皱眉头,然后盯着七贤王说道:“看来你今天是执意要反悔了,我不管你的人是死了一个,还是一个没活,他们俩个我今天必须带走,谁敢阻拦我就杀了谁,包括你!”

    无心说着,挪动了一下脚步,做出蓄势待发的样子,握在手中的血刀斜指着地面,一股浓烈的杀气瞬间弥漫在小院的每一处角落。

    他已经打定了注意,谁要是今天敢阻拦,自己绝不会留情,连七贤王也不会例外,在他倒下去之前,他要杀了所有胆敢伤害身后的如意和南宫楚的人,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正要一声令下的七贤王缓缓放下了原本已经打断举起来的手,沉默不语,他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一声令下,让周围的手下一拥而上,将面前的三个人全都拿下。

    因为他已经见识过刚才无心展现的实力,他不知道如果在自己一声令下的瞬间无心会不会直接向自己动手,他知道无心有那个本事,况且此时宫九已经受伤,根本不是无心的对手。

    也许曾经他不会相信无心敢对自己下手,可是现在他信了,因为此刻无心的眼里,满是坚定的杀机,坚定的让人不敢怀疑。

    眼看着双方将再一次一触即发,突然从小院的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响起,传进了小院中所有人的耳朵里。听到这个声音,无心忍不住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来了。

    “贤王府今天好热闹啊,是谁敢在贤王府撒野啊?!”随着话音,一个人推开拦在小院门口的王府侍卫走了进来,正是神捕铁雄,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十几名六扇门的捕快,全都带着兵器。

    铁雄走进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无心,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了一旁的七贤王,恭敬的说道:“王爷,属下来迟一步。”说着弯腰鞠了一躬,态度恭敬。

    七贤王看了看铁雄,又看了看铁雄带来的那些人,面色不快的说道:“铁捕头,你不在六扇门中办案,深夜跑到本王这王府之中意欲何为?难道也想跟这帮江湖草莽一起犯上作乱吗?”说的话字字带刺,丝毫不给铁雄留情面。

    铁雄笑了笑,连忙摇头,缓缓说道:“王爷多虑了,属下是听闻我的侄儿回来了,所以王爷应该会为他接风洗尘,没想到没看到接风喜酒,却看到了这兵戈相向的场面,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铁雄说着看向了对面的无心,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浩天,怎么回事,怎么能在王府之中动刀呢,赶紧收起来!”

    在铁雄义正言辞,满是责备之意的呵斥后,无心缓缓收起了血刀,归入鞘中,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姜不愧是老的辣,只几句话之间就将一场原本一触即发的大战化解,而且不动声色。

    铁雄在收到无心让六扇门的人传回的消息时,第一时间就知道是无心回来了,但是担心贤王府不会买自己的帐,于是临走之前不忘叮嘱留守的手下,让其尽快通知大统领战英,然后带着十几个人率先赶了过来。可是这里毕竟是贤王府,哪那么容易就让他蒙混过关。

    七贤王看着已经收起刀的无心,冷冷的说道:“你这个侄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在本王面前撒野,而且扬言要在这贤王府中大开杀戒,甚至威胁要杀了本王,如果不严加管教的话恐怕日后连整个朝廷都不放在眼里。”

    听到七贤王的话,铁雄心里一紧,知道此事没那么容易圆过去,于是扭头假装瞪了一眼无心,然后看着七贤王无奈的说道:“他就是个毛头孩子,不懂规矩,况且双方各有损伤,还请王爷见谅,不要跟个孩子计较,有什么过错我铁雄在这里给王爷赔不是了。”

    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既然我侄儿回来了,那王爷让他救得朝廷的重要人物也应该已经救出来了吧?恭喜王爷,又一次为朝廷解了一次危机,我刚才来的时候战统领还特意叮嘱我,让我把我这不屑的徒儿带过去见见,而且还说如果王爷愿意的话,战统领将亲自在皇上面前就王爷这次的行动美言几句。”

    听完铁雄的话,七贤王愣了一下,沉默了起来,原本他没想那么容易放过无心,可是听到铁雄说战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脸上的表情稍有缓和。

    过了一会儿,七贤王再次开口说道:“身为朝廷的人,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本王没想过得什么奖赏,自然也不必美言,替本王多谢战统领的美意,”说着看了一眼对面的无心三人,眯了眯眼睛说道:“既然战统领要面见,那本王就当卖战统领一个面子,暂且放过他们,但是限他们三日之内离开京城,否则休怪本王不讲情面。”

    “多谢王爷!”听到七贤王的话,铁雄急忙鞠了一躬说道,好像生怕七贤王反悔一样,然后就向无心三人招了招手,严厉的说道:“王爷宽宏大量,还不快走!”

    无心回头向如意点了点头,示意如意和南宫楚先走。如意会意,忍下心中早已按耐不住的一肚子心里话,扶着受伤的南宫楚向外走去,无心紧跟在后面,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走到宫九旁边的时候,无心停下了脚步,毫不在意一旁脸色阴晴不定的七贤王,盯着宫九的眼睛,冷冷的说道:“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听到无心的话,宫九愣在了原地,没有进行一句反驳,因为他从无心的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深深的仇恨。一旁的七贤王脸色再次沉了下来,正欲发作,旁边的铁雄已经及时出言打断。

    “快走!”铁雄说着,急忙一把将无心拽到了自己的前面,接着向七贤王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告辞。”然后匆忙带着无心三人和众手下离开了,好像生怕多呆一刻又发生什么变故。

    待众人走后,宫九缓过了神,看着七贤王说道:“王爷,您这是放虎归山啊,难道真的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住口!”七贤王猛地转过身,一巴掌拍在了宫九的脸上,原本这一切就不是他的本意,宫九这一说让他的怨气更深了。

    只见原本就已经受伤的宫九被一巴掌拍的摔倒在地上,面红耳赤,不敢再多言一句,可见这一巴掌有多大的力道,也许今天是他这些年里最狼狈的一天,忍不住将所有的怨恨全都算在了无心的头上。

    七贤王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小院门口,握了握拳头,眯着眼睛,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