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六章 死讯
    希望,和绝望之间有时候只是一念之间的区别,也许是一件简单的事,也许是一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梦,也许只是一个人,一份牵挂,但都足以让一个人从天堂到地狱,从地狱又到天堂。最怕的不是绝望,而是原本心存的那一丝希望永远都只差那么一点点才能实现。

    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人们好像早已经忘记了数十天前的那个夜晚,有人死在了京城的一家客栈,也忘记了有家医馆曾被人半夜敲响了房门,而那群所谓的凶手恰巧被贤王府的人发现,也恰巧及时将他们抓了起来。

    人生在世,本来就已经不容易了,谁还会花那么多的心思去在意别人的死活,而且这个人还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有一个人没有忘记,或者说一直在期待,期待那个等了很久的人快点出现,在自己的希望一天天破灭之前。

    这个人,就是被贤王府押在府中的如意。她在等,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早点回来,完完整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因为那个人回来之后自己才可能活着离开,而是因为如果那个人回不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独自活下去。

    此刻的如意,正站在那个已经很久没有踏出去的小院里,痴痴的望着小院的门口,满眼迫切和希望,眼中似有泪痕,楚楚可怜。

    她的身上,披着一件七贤王派人送来的貂皮披风,虽然挡住了深冬的寒风,但却无法消去她内心的那份凄凉。

    没有人知道七贤王为什么会对如意如此上心,如意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的心思,全都在那个离开的人身上,她甚至发誓,只要老天能让那个人完完整整的回来,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但那只是她唯一能拿来安慰自己的方法,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去的地方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但她还是愿意相信,天下没有那个人不敢去的地方,也没有能够拦住他的地方,虽然这份自信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消磨殆尽,直到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

    南宫楚这时候缓缓的走到了如意的身后,手里还在摇着那把一年四季都不离手的折扇,还在轻轻的扇着,好像还嫌这漫天的寒风不够凉爽,不知道寒冷为何物。

    看着如意憔悴的样子,他真的有一丝心疼,说实话,他对如意的感情,绝不比如意对无心的感情要浅,可是没办法,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所以他乐于守在自己的这个师妹旁边,哪怕只是做一个永远不会有以身相许的护花使者。

    “他会回来的,放心吧。”南宫楚看着略带哀怨的如意,温柔的说道,这句话他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从无心刚离开的时候直到现在,说的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可是没办法,总比直接说一句“他不会回来了”要强得多吧。

    如意听到南宫楚的话,扭过了头,盯着南宫楚的眼睛,满含期待的问道:“会吗?”会吗?如意不知道,南宫楚自然也不知道,也许只是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别那么快绝望。

    “会,”南宫楚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他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没有人能够轻易伤得了他,即便这个人是多么不可一世的绝顶高手,你又什么时候见他怕过谁?”

    南宫楚说的是心里话,当初如意让他在暗中保护无心,所以他见过太多次无心与别人之间的杀戮,也亲眼见证过无心多少次的死里逃生,说实话,到现在他都看不透无心到底有多深不可测,好像无心天生就是一个战神,每经历一次恶战,他的实力都会进一步提升,没有人知道他的上限是什么。

    “恩,会。”如意认真的点了点头,复述了一遍南宫楚说给自己的答案,好像是在刻意加深着印象,又像是在努力的说服着自己。

    南宫楚暗自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外面很冷,回屋吧。”他的心里有点惋惜,甚至在羡慕无心,心想如果令如意如此魂牵梦绕的那个人是他自己,那他死都愿意。

    如意没有再说话,不舍的看了几眼院门的方向,转身向屋中走去,南宫楚跟在了她的身后。

    也许是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贤王府的人已经放松了警惕,也许是因为看出如意二人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所以七贤王已经下令将院中的那些守卫全都撤了出去,守在了院子的外面,也让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如意没有最开始一样那么厌恶这个地方。

    正当二人刚刚踏进屋中的时候,走在后面的南宫楚猛然转过了身,狠狠地瞪向了门口的方向。此时的门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一个面如死灰,长着一张死人脸的人,正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宫九。

    看到宫九,南宫楚心中便燃起了怒火,要不是因为宫九的出现,自己和如意就不可能被关在这里,早知道当初在医馆的时候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杀了宫九,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这步田地,甚至连无心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宫九对于南宫楚的怒目而视仿佛丝毫没放在眼里,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冷笑,或者可以说是嘲笑,因为在他的眼里,从来都没有把面前的这个花里胡哨的跟班放在眼里。

    如意这时候好像也觉察出了什么,不由得回过身来,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宫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满的说道:“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相比南宫楚而言,如意更加讨厌这个整天一张死人脸的人,一眼都不想多看。

    就在这时,宫九没有理会屋中二人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厌恶,而是将身体向一旁侧开,让出了门口的位置,一个人缓缓的走上台阶,向屋中走来。

    “如意姑娘好大的怨气啊。”来人笑着说道,随着话音缓缓的走了进来,正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七贤王。

    看到走进屋中的七贤王,其实如意和南宫楚的心里更加的厌恶和生气,但是对方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不能太过无礼,毕竟现在还在人家的屋檐之下。其实要不是因为这样,无心也不用答应对方明显是威逼利诱的要求了。所以二人谁都没有说话,自顾自的站在了一旁,没有理会。

    七贤王看着二人毫无掩饰的不屑一顾,并没有生气,笑着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讨厌我,你们也不用忍着,别气坏了身子,尤其是你,如意姑娘。”说着笑眯眯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如意,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脸上的笑容也更深了。

    “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关心我,我也不用你关心,请你自重。”如意皱着眉头,面色不快的说道,他总觉得七贤王近些日子以来对自己的无事献殷勤是想图谋不轨,心术不正。

    “放肆!”宫九听到如意的话,厉喝了一声,向前紧走了俩步,正要发作,却看到南宫楚已经率先走了出来,挡在了如意的身前,一脸的戒备。

    正在这时,七贤王摆了摆手,示意宫九退下,好像对于如意稍显无礼的言辞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见他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你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到时候不会再有人为难你们,但是我希望如意姑娘可以留下,留在我的身边。”说着期望着看向了如意,眼睛里满是温柔。

    听到七贤王的话,如意和南宫楚明显愣住了,他们不知道七贤王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们记得很清楚,当初扣下他们的时候七贤王说过,只有无心救出需要救的人,才能接走他们,为什么现在七贤王竟然要主动放了他们。

    “你什么意思?你说的是真的?”如意疑惑的看着七贤王问道,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好像想到了什么,紧接着问道:“你的人已经被救出来了?”她的脸上充满着期待,希望自己听到的是这一个多月以来最好的消息。

    七贤王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没错,是真的,我的人已经救出来了。”

    如意听到七贤王的回答,看了看同样高兴的南宫楚,激动地几乎要手舞足蹈了,心中暗想:自己终于没有白等,他真的做到了。想到这里急忙问道:“那无心呢?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如意的话,七贤王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恐怕对你们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无心他,已经死了。”说完叹了口气,好像显得很惋惜的样子。

    听到这句话,如意就像遭受了一记晴天霹雳一样,原本满脸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呆呆的看着七贤王,想从七贤王的表情里看出他是在撒谎,是在开玩笑。

    可是她失望了,因为此刻七贤王的脸上也是一片惋惜之情,不住地摇头叹息。看到这里,如意整个人都瘫软了,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幸亏南宫楚及时扶住了她。而南宫楚此时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表情僵硬,说不出话来。

    看到如意伤心的模样,七贤王叹了口气,脸色凝重的说道:“我也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确实如此,无心少侠为了把人救出来,与风月谷的人大战了一场,最后重伤身亡,没有能够活着回来。”

    “我不信!你骗我!你在撒谎!他不可能死!不可能!不可能!”如意不住的摇着头,大声的喊着,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就在刚才,她还在心中祈祷着,祈祷着无心安然的回来,心中还有一丝希望,一丝始终不愿放弃的希望,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告诉她,无心已经死了,她怎么能够接受,怎么能够相信。

    七贤王看到如意伤心欲绝的模样,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站了起来,想要走过去安慰安慰,可是南宫楚却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手中的折扇已经对准了七贤王,怒目圆睁。说到底,不管七贤王口中所说是不是真的,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七贤王本人。

    “你出去!出去!我不想看见你!”如意挣扎着,大声的嘶喊着,恨不得冲到七贤王的面前将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怨恨全都发泄出来,可是此时已经俩腿发软的她连站着都费劲。

    七贤王看着悲伤欲绝的如意,摇了摇头,黯然离开了,好像已经不忍心再看到那张绝望的脸。身后不断的传来如意一声声悲伤的哭泣声,绝望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来到院外的时候,七贤王停下了脚步,长吁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消息准确吗?”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也没有了惋惜和哀伤,但是眼神中却依然有一丝痛苦之色,一闪而逝。

    跟在七贤王身后的宫九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错不了,他身上的伤如果换做旁人,死十次也够了,更何况他还要走出那片毫无方向,找不到尽头的密林,他必死无疑。”

    七贤王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不断传来哭泣声的小院,继续说道:“尽快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将如意姑娘安顿在那里,至于他身边的那个青年,想个办法把他关进大牢,如果负隅顽抗,就地格杀。”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对于一个位高权重的王爷来说,宣布一个人的生死就好像是一件连简单都说不上的事。

    “是。”宫九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可是眼神中却有一丝疑惑,他从没见王爷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而且在他的印象里,王爷也并不是一个贪恋美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