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五章 绝境逢生
    人生中的很多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注定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坎坷,越是看似简单的事情,有时候做起来却更加的艰难。一件事的成与败,关键在于一个人的决心有多大,没有一事无成的人,只有不肯用心的人。

    一座看似荒废了很久的破庙里,大堂之中站着俩个人,其中一个人背着手站在香案前面,好像是在对着面前已经许久没被供奉的神像祈祷着什么,又像是在嘲笑,嘲笑这个无人供奉却无计可施的所谓神灵。

    此时天刚蒙蒙亮,微弱的晨光虽然透过破败不堪的窗户照射进来,却依然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不知道是何许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比站在他身后的那人身份要尊贵,因为此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人低着头,脸色略有些苍白,无处安放的双手显得有些惶恐。

    “信呢?”背着双手的人声音低沉的问道,没有转身,目光依旧停留在神像上,好像一动不动的神像比身后的那个活生生的人更能勾起他的兴趣。

    站在后面的那人听到问话,皱起了眉头,声音有些哆嗦的说道:“被…他们搜走了…”回答的时候不时的抬头观察着前面这人的反应,好像生怕被怪罪,贼眉鼠眼的样子已经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慌乱。

    听到他的回答,前面的那人头猛地一扭,用余光狠狠地瞪着他,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下了心中的那一丝怒火,长吁了一口气,再次开口问道:“那个救你出来的人呢?”这一次,他希望听到一点能让他高兴的事,但是显然他失望了。

    贼眉鼠眼的人听到问话,咽了口唾沫,迟疑着说道:“消…消失了…”说这话的时候嘴唇哆嗦的更厉害了,身体也开始不住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前面那人的威严还是因为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

    听到他的回答,前面那人明显愣了一下,沉声问道:“怎么回事?风月谷的人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这不可能!”

    贼眉鼠眼的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不是,谷中的确高手如云,可是他们拼掉了俩个绝顶高手都没有将那少年杀死,自己还差点葬送了性命,最终只是将少年打成了重伤,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神秘的老者,估计那少年和谷中的高手早已经同归于尽了。”

    “重伤?你连一个重伤之人都杀不了,还让他从你的眼皮底下溜了?!”背负双手的人厉声喝道,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燃了起来。

    贼眉鼠眼的人急忙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是属下大意了,他实在太厉害了,我一直没找到一击必杀的机会,没想到他竟然谎称自己要休息,结果趁我睡着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溜走了,好像知道我要灭他口一样,但是请放心,以他的伤势,估计没等走出那片密林就已经死了。”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又连着吞了俩口唾沫,观察着前面那人的反应。

    背负双手的那人沉默了,好像是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双拳攥的更紧了,庙中的气氛也突然凝固了,显得有一丝凝重。

    过了良久,背负双手的人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选择接受了这样的结局,事已至此,他也无计可施了。

    缓了一会儿,这人终于开口,缓缓的说道:“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天黑之前还找不到,那就说明他已经死了,带人迅速离开,别让风月谷的人发现。”

    “是。”贼眉鼠眼的人重重的点了点头,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好像一刻也不想停留。

    背负双手的那人叹了口气,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神像,淡淡的说道:“血刀无心,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但愿你永远留在那片森林里,否则日后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贼眉鼠眼的人走出破庙的时候,再次长吁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可是他的脸上却再没有了刚才的那副贼眉鼠眼,让人生厌的嘴脸,而是变得一脸严肃,眼中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向暗中打了几个手势,向着远处的山林再一次出发……

    屋外的犬吠好像已经停了下来,传来了几声人的轻笑。躺在床上的那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好像牵动了什么伤口之类的东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希望能想起一些什么。

    一个满身伤痕,沾满鲜血的人在密林之中蹒跚的快步行走着,不时的回头向后观望,好像在留意着什么。

    由于动作幅度过大,牵动了胸前和肩头的几处伤口,原本凝结的鲜血再一次流了出来,但是他没有选择停下,依旧咬着牙前行,只是苍白如雪的脸色看起来却很糟,预示着他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速度很快,走的很急,距离越来越近。

    满身伤痕的人愣了一下,拼命加快了速度,丝毫不顾那些所剩无几的鲜血不断流出自己的身体,边走边向后频频张望,希望那阵脚步声能够离自己远一点,或者变换一个方向,可是并没有,声音已经越来越近,几乎已经到了近前。

    突然,满身伤痕的人一个踉跄,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了棉花之上,一脚踏空,然后整个人栽了下去,然后就没有了踪影。

    原来,这人一时情急之下并没有注意到前方是一个悬崖,悬崖之下是一条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河流,湍急的河水并不会眷顾这个失足从悬崖之上掉落的原本就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很快将这人冲走,冲向了不知方向的下游。这人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随着河流,一路向下……

    回忆着脑中最后的点滴记忆,床上的人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的这里,这里又是哪里,不禁摇了摇头。

    身上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无奈的只能选择再一次老老实实的躺回在床上。就在这时,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一个一袭白衣,美若天仙的姑娘,正在眺望着远方,眼神期盼。

    突然,“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身影,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急忙冲了过来,笑着说道:“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啊?”

    床上的人疑惑的看着进来的这个身影,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否认识面前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人,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忍不住问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声音有些沙哑,但更多的是虚弱。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转瞬露出了一脸的微笑,笑着再次说道:“不认识我了吗?好好看看。”

    床上的人盯着面前的这个似曾相识的人,看了良久,最终还是放弃了,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实在想不起来了。”

    那人嘴角带着一丝笑容,脸上却是一片感激之情,抿了抿嘴唇说道:“姑苏城,我,那个沿街乞讨的乞丐!”说着眼眶竟然有些湿润,情绪有些激动。

    床上的人恍然大悟,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哑巴吗?”他终于记起了这个原本只是以为擦肩而过的路人,没想到竟然再一次遇见,然后他就想起了姑苏城,还有姑苏城发生的一切,想起了惨死的掌柜,想起了忠伯。

    没错,这个人,正是身负重伤,从风月谷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无心。而眼前的这个人,正是无心曾经在姑苏城中结识的乞丐,无心当时还给了乞丐自己全身所有的钱财。

    真是造化弄人,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擦肩而过,没想到今天竟然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跌入悬崖中的无心。

    “乞丐”笑了一下,感慨的说道:“没错,这还要谢谢你,要不是恩公给我的那些钱,恐怕我早已经饿死在哪个不知名的地方了,我拿着你的钱去看了郎中,郎中说我只是因为长期挨饿,身体失去了应有的能力,所以才变得不会说话,后来治好以后我就拿着剩下的钱做起了贩卖兽皮的买卖,辗转了很多个地方,最后选择了在这里定居,没想到竟然有幸还能见到恩公。”说着竟然流下了泪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听了“乞丐”的话,无心突然沉默了,内心有点感慨,没想到自己曾经的一次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的善举,竟然最终结成了善果,让原本自己予以施恩的人反而成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这也许就是缘分吧,就像自己因为从红衣人手中救下东方宪的妻儿,而让自己能够活着离开了风月谷,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运气,但实则是应了那句古话,善恶到头终有报。

    “对了恩公,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乞丐”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疑惑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好像眼前的这位恩公总是离不开打打杀杀。

    无心笑了笑,看了看身上已经清洗处理过的伤口,虽然简单,但是好在没有发霉感染。没想到“乞丐”竟然还学会了如何处理伤口,大概是因为做起了以打猎获得兽皮而贩卖的买卖吧,也学会了简单的处理伤口,但这对无心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是从风月谷中出来的,为了救一个人,对了有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可疑的人?”无心说着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如果被人找到,势必讨不了好,也会连累“乞丐”。

    “乞丐”摆了摆手,肯定的说道:“你放心吧,这里方圆百里都不见个人影,我是在上山打猎的途中在河里发现的你,我根本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风月谷,我都不知道这片山有多大,大概绵延了几百里都不止,看来你一定在河里漂了很远,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奄奄一息了,你的伤很重,算上我救回来你的那天,你已经足足睡了五天了。”

    “乞丐”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原本他以为无心已经没救了,只是为了表达无心曾经对自己的恩情才帮无心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可是没想到无心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无心听到自己已经连着睡了五天,不由得有一些吃惊,看来这一次确实是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也是自己自踏入江湖以来遇到的最强劲的敌手,不禁为风月谷的实力感到吃惊,如果不是有人及时出来制止,恐怕现在的自己早已经死在了谷中。

    这时,他再一次想起了远在京城的如意,自己这一走已经耽搁了太久的时间,估计如意早已经担心坏了。可是自己现在的这副样子,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赶回去。

    原本七贤王让无心救的人就已经死了一个,加上心中怀疑的那个獐头鼠目的人想要对自己不利,还有风月谷的人对待这俩个人的种种不同寻常,无心现在已经说不准七贤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可是无心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疑问,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赶回去,不然如意和南宫楚可能会有危险。

    又过了俩天,无心终于能够下床走动了,所以也到了他该动身的时候,虽然“乞丐”不停的劝阻,担心以无心现在的身体很可能会再遇到什么危险。但是无心执意要离开,因为他已经不能再耽搁,多呆一秒都会给远在京城的如意和南宫楚多增加一丝危险。

    于是,无心告别了“乞丐”,踏上了回京的路途,路虽然远,但是无心的脚下却异常坚定,因为跟自己的身体相比,心中的那份牵挂更让他辗转难眠。

    唯一可惜的是,无心到最后也忘记了询问那个再次相遇的“乞丐”叫什么名字。也许这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不必问出处,不必问来路,只是做着自己无悔无过的事,不求回报,但终归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