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三章 谁与争锋
    人有很多面,平时眼睛看到的样子并不是全部,有些面是隐藏着的,只到了特定的情景时才会出现。譬如天使和魔鬼,很多人都说在人的内心深处都住着天使和魔鬼俩个不同的灵魂,而最终释放哪一个出来完全取决于心中善恶的天平倒向哪一边。

    天使带来和平,而魔鬼将带来战争和杀戮。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天使都爱好和平,也不是每一个魔鬼都心存恶念,也许,他只是渴望拥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并愿意为此付出万劫不复的代价。

    “来人,扶他下去医治!”东方启扭头冲着一旁的人群喊道,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跟真正的江湖高手交过手,竟不自觉的以为自己的实力在江湖中已经无人能敌,毕竟风月谷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称霸江湖,可是他们忘了,江湖是一个充满未知和不可思议的地方。

    东方启的话音刚落,很快就跑过来几名黑衣人,抬起地上的东方白,急忙向院外冲去,生怕多耽误一点时间。东方白肩头和胸前接连受到俩记重创,再也坚持不住,早就晕了过去,已经奄奄一息。

    东方启看着手下将自己的师弟抬了下去,然后转身看着无心,冷冷地说道:“你不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但是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风月谷就是你今天的葬身之地!”

    东方启很愤怒,不只是因为无心重伤了东方白,更重要的是无心践踏了风月谷的尊严,他已经动了杀心,比一开始更决绝。

    无心没有说话,头微微低着,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静静地盯着前方的东方启,对于东方启的威胁不为所动,好像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原本黑色的斗篷此时已经几乎变成了红色,手中握着的血刀看起来仿佛更加的刺眼,遗留的鲜血正顺着刀锋缓缓流淌,汇入刀尖之处,转眼消失不见。

    苍白的面容上沾着几滴鲜血,将脸色映衬的更加的苍白,身体颤颤巍巍的,好像下一秒就将摔倒在地。可是即便是这样,却没有任何人敢轻视哪怕一丝一毫,因为他的身上充满着浓烈的死亡气息,越看越觉得死亡离自己更近,好像已经能够看到自己临死之前的样子。

    “动手!”东方启扭头看着一旁的师弟东方宪,沉声说道。

    可是听到话音的东方宪却久久没有行动,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皱着眉头,表情复杂,犹豫着,欲言又止。

    不知道是因为还在纠结无心是自己妻儿的救命恩人,还是因为被无心身上强烈的死亡气息所震慑,要知道他原本就不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也是风月谷三位师兄弟里面迄今为止没有杀过人的。

    “废物!”东方启看到东方宪对自己说的话无动于衷,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喝道。然后转头看向了无心,紧紧地咬着牙齿,现在看来,只有他自己亲自出手了,其余的人似乎已经一时之间被无心的可怕样子所震住。

    想到这里,东方启不再犹豫,向着无心的方向走了过去,可是没走俩步却停了下来,好像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从无心的嘴里发了出来。

    无心在笑,身体颤抖着,嘴唇咧开,露出了森白的牙齿,只是原本附在脸上还未干枯的那几滴血这时已经恰好流了下来,流进了他的嘴里,沾在了他的牙齿上,一阵诡异的笑声从他那带血的嘴里传了出来,让人忍不住有一丝毛骨悚然。

    东方启愣了一下,不屑的冷哼道:“装神弄鬼!”话音刚落,猛地冲着地面踢出一脚,只见一道亮光突然向着无心飞了过去,速度极快!是一把剑,那把从东方白手中掉落的长剑!

    在长剑闪着寒光射向无心的同时,东方启整个人也瞬间向前激射而出,跟在长剑的后面,向无心飞快的冲了过去!速度竟然比刚才东方白更快!

    眼看着长剑马上就要刺进无心的胸膛正中,将再一次穿膛而过无!心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跟随长剑而来的东方启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在他看来,此时的无心已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可是就在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无心突然身体急速向一旁侧开,惊险的避开了长剑,剑锋擦着他的胳膊一闪而过,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再一次飞溅!而与此同时,无心却突然提起了手中的血刀,冲着紧随而至的东方启狠狠的挥了出去!

    原本志在必得的东方启突然瞪大了双眼,没想到无心竟然躲过了自己的致命一击。看着带着刺眼的红光袭向自己的血刀,来不及多想,双脚全力向地面猛地一蹬,整个人凌空跃起。

    腾空而起的东方启身体在空中飞快的打了一个转,差之毫厘的躲过了血刀的袭击,翻身跃过了无心的头顶,落在了无心的身后,闪电般伸手抓住了余劲不足,但仍然向前飞射的长剑,转过身惊讶的看着无心的背影。

    他没想到无心在受了如此重伤之下竟然还能够做出如此诡异的反击。现在,他从开始的怀疑转变成了相信,现在的无心,比刚才的那个更加的可怕,就好像已经变了一个人,虽然他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无心没有回头,依旧背对着东方启,好像丝毫不在乎此时已经将自己最大的漏洞暴露给了身后的敌人,相比面对面迎敌而言,暴露给敌人后背就像是在自杀。

    他的手臂上,又多了一个伤口,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浸湿了他的衣袖,缓缓的滴落在地上。也许不是因为他不想转身,而是他已经转不了身,他已经没有力气花在那些多余的动作上面,每一次动作都必须是置之死地的绝地反击,否则他早已成为了死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无心的可怕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不是因为他武功卓绝,而是因为他就好像是一只打不死的魔鬼,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明明流了那么多的血,可是为什么还没有倒下,还在战斗,而且变得越来越可怕,越来越不可思议。

    东方启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无心,突然有一丝犹豫了,他不知道面前的这个诡异的少年到底还有多少本事没有显露出来,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意志竟然如此非人的强大。

    可是他却不能再犹豫,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看着他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如果他迟疑了,那就和输了没有俩样。

    想到这里,东方启不再迟疑,再一次冲向了无心,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向无心的后背。这一剑,他几乎已经使出了自己浑身的力气。

    看着东方启的长剑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无心的身后,眼看着就要将无心一剑刺穿,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呼出声,有的人甚至开始暗自为无心捏了一把汗,希望他能够再一次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就在这时,原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无心突然动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道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众人还没有看得清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站在原地的无心已经不见了!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紧接着听到人群中一阵惊呼,纷纷看向东方启的身后!东方启的身后此时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满身是血的无心。

    没有人看清无心是怎么到的东方启的身后,只看到一道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然后无心就出现在了东方启的身后,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匪夷所思的身法,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正在发出全力一击的东方启突然觉得眼前人影一闪,然后就没了无心的身影,不由得大惊失色,前冲的身体顿了一下,脚步略微有些踉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无心去了哪里?

    正在这时,他听到人群中一阵惊呼,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摄人心魄的寒意从后方袭来,猛烈的让他浑身汗毛直立。来不及多想,握住手中的长剑,拼尽全力向后削了过去,可是由于刚才发力过猛,此时想要改变招式已经没有那么容易。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东方启不愧为风月谷大弟子,就好像脑后长了一双眼睛一样,长剑不偏不倚的迎在了血刀之上,瞬间火花飞溅!

    他拼尽全力挡下了无心那致命的一刀,可是也只是如此而已,因为他绝不可能挡下无心血刀之后的另一轮攻势!

    就在长剑和血刀相交的刹那,无心闪电般飞出一脚,正中东方启的后心!只见东方启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向前踉跄的冲了出去,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能够凭借血刀迸发的寒意用长剑恰到好处的格挡下来,却无论如何也挡不下无心血刀之后的那凌厉的一脚,不是他修为不够,而是因为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

    这一切还不算完,还没有到鸣金收兵的时候。就在东方启身体不受控制的踉跄着冲出去的时候,只见无心已经如影随形,闪电般跟了上来,手中的血刀再一次狠狠的劈出,劈向了东方启的后脖颈,似乎誓要将东方启一刀斩于脚下。

    前冲的东方启察觉到了身后再一次极速袭来的寒意,顾不上调整步伐,拼命的转过身来,手中的长剑再一次狠狠刺出!长剑狠辣,血刀迅猛,没有人知道这一回合之后谁将会倒下,谁将会获得胜利,或许最终都没有胜者,只是俩具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尸体。

    “住手!”

    一声震天响的厉喝响彻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小院,传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与此同时,俩道黑影闪电般从暗中极速飞了出来,飞向了正在场中做最后殊死搏斗的二人。

    俩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俩个石子形状的东西分别击在了东方启的长剑和无心的血刀之上,使得二人手中的兵器全都偏离了预计的轨迹。

    这时,一切全都归于了平静。场中的二人已经停下了动作,冷冷的看着对方。东方启的剑已经刺进了无心的胸前,要不是由于突如其来的那枚石子,这一剑已经正中无心的心脏。

    而无心的血刀,此时停留在东方启的咽喉之处,同样要不是因为那枚突如其来的石子,这一刀已经斩断了东方启的喉咙。

    小院的拱门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一名老者,他越过了目瞪口呆,还没有从这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恶战中缓过神来的众人,缓缓的走到了东方启和无心的身边。

    老者看着脸色苍白的东方启和浑身是血的无心,皱起了眉头,眼神中有一丝不可思议的惊讶。他从没见趾高气昂的东方启如此狼狈过,也没见过像无心这般不人不鬼的少年。

    看到自己及时制止了这一场注定没有胜者的恶战,老者感到庆幸,他长吁了一口气,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老谷主有话,你可以离开了。”这名老者,正是那名曾经带无心去见过东方绝的灰衫老者。

    东方启听到老者的话,扭头看着老者,眼睛睁得溜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风月谷自从出现在江湖上以来,从没有让任何一个胆敢挑战风月谷威严的人活着离开,何况今天还不是一个人。他不明白灰衫老者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师父的意思?

    灰衫老者看到东方启疑惑的目光,慎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东方启心中的疑问。看样子东方绝好像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时刻关注着这里,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制止了这一场只有死亡没有胜者的恶战。

    血刀出鞘,日月无光,死神化身,谁与争锋!

    暴走的无心,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可怕,甚至连他自己都无从知晓,或许,那才是真正的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