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二章 置之死地
    一件事成败的关键,在于做事的人有多大的决心,每件事的背后都有各式各样的困难,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有些是微不足道的,但有些是面临生死的,就看你怎么选择,愿不愿意不顾一切去完成。不顾一切的力量,往往也最为是可怕的。

    无心冷冷的看着绑在立柱之上挣扎的俩个人,淡淡的问道:“你们是朝廷的人?”他不确定面前这俩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朝廷重要人物的人是不是就是七贤王让自己救的人,这跟自己想象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他原本以为会是俩个年过半百,有朝廷大员之风的人。

    那二人听到无心的问话,对视了一眼,然后开始不住的点头,嘴里不清不楚的说着什么,面露喜色,挣扎的更加厉害。

    无心缓缓的走了过去,拿掉了塞在他们口中的破布,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解开绑在他们身上的绳子,而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说些什么。

    “你是朝廷派来救我们的吧?太好了,我们可被他们折磨惨了,赶紧解开绳子,趁他们没有发现赶紧离开这里。”其中那个獐头鼠目的人惊喜的看着无心说道,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旁边的同伴也在频频点头,附和着。

    无心看着奇怪的二人,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思考,风月谷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自己现在必须尽快带着人离开这里,否则晚了就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没有再犹豫,红光乍现,拔出了手中的刀,砍断了绑在那二人身上的绳子,然后眨眼间血刀已经归鞘,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拔出来过一样。

    被解开绳索的二人惊讶的看着无心,盯着那把好像从来都没有拔出来过的刀,愣在了原地,好像已经忘记了对他们来说现在逃跑才是第一位的。他们知道无心拔刀了,但却没有看清刀是怎么拔出来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无心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向外走去,他觉得这一切好像有点太过顺利了,还是早点离开为妙。被解开的二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跟在了无心的身后。

    刚走出门口,无心就猛然停住了脚步,因为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以东方启为首的风月谷三大弟子都在外面,幸灾乐祸一样看着从屋中走出来的无心。

    看到院中的这些人,无心一直高悬的心却反而沉了下来,他知道,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还是被发现了,或者说对方原本就隐藏在暗处,目睹着自己解下了被绑的那二人。

    “你真的以为凭你一人可以带着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你也太不把风月谷放在眼里。”东方启看着无心,冷冷的说道。

    无心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出现而乱了手脚,相反他觉得这才是正常的,是理所当然的,如果风月谷真的这么容易来去自如,那自己岂不是白白大费周章。

    看了看将那扇拱门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无心淡淡的说道:“我知道我不可能轻易的离开,但我今天必须要带他们走,如果谁要阻拦,先问一问我手里的刀。”

    说着缓缓的抬起了握着刀的那只手,那把还未出鞘的刀好像已经嗅到了空气之中的那股淡淡的杀气,正在不停的颤动着,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开杀戒。

    东方启看着浑身散发着杀气的无心,还有那把颤动的刀,沉声说道:“血刀无心,不愧为血刀无心,见识了。”

    原来,连他也知道了无心的来历,大概这里所有人都早已知道了无心的来历,只有无心还浑然未觉吧。就连无心身后的那俩名刚刚被解下的人也已经知道了无心的来历,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只是一闪而逝,没有人注意。

    听到东方启的话,无心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连东方启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来历,看来自己已经彻底暴露。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条人影已经闪电般从东方启的身边冲了出来!东方白!

    白色的人影快如白色的闪电,眨眼之间便已经冲到了无心的近前,大概在场所有人里面最想跟无心动手的莫不过于东方白了吧,从一开始他就对无心没什么好感。不管无心是什么血刀无心还是别的什么人,他才不会管,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自己手中的那把已经许久未见血的剑!

    “嘡啷”一声,长剑出鞘,一道银白色的剑气已经闪电般劈向了站在门口台阶之上的无心,迅雷不及掩耳。

    “闪开!”无心大声的喊道,想要提醒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二人赶紧脱开,不要被那道凌冽的剑气所伤。同时将握在手中的刀横在自己身前,挡住了那道剑气,这几乎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事。

    然后就看到无心的身体忍不住向后退去,接连退了三四步之远,要不是他急忙用脚蹬住了身后的门框,估计他有可能直接退进了刚出来的那间屋子里。

    再看他手中握着的那把刀,刀鞘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印记,那是刚才的那道剑气留下的,几乎将漆黑的刀鞘一分为二,到底是多么猛烈的剑气才能够做到,在场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也许一辈子也只能见一回的高手对决。

    被无心刚从屋里救出来的那二人,早已经躲在了一旁的柱子后面,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好像想起了前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幕。风月谷的剑,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

    无心强忍住胸口的那阵闷气,冷冷的看着提着剑正向自己走来的东方白,心中大惊,东方白的实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算是上乘,可是竟然眨眼之间便已经落了下风,而对方甚至都还没有真正的使出全部实力,对方的实力,是自己生平仅见。

    就在这时,东方白再一次冲了起来,手中的长剑在空中挥舞着,幻化出一片剑影,让人看不出其中哪一条影子才是真的剑身。如果找不出真正的剑身进行阻挡,那无心必败无疑。

    眼看着上下纷飞的剑影就要将无心笼罩,突然,无心也动了!

    只见他蹬在门框上面的那只脚用力的一蹬,几乎将门框瞬间蹬个粉碎,断成数截,然后就看到无心的身体迎着那片剑幕冲了过去,身体横在半空之中,快速的转动了起来,握在手中的那把还未出鞘的刀也跟着转了起来,迎着剑幕的中心钻了过去!

    紧接着听到一阵钻心的金铁交鸣之声,无心的刀已经钻在了东方白的剑身之上,金铁摩擦之声不绝于耳,听了让人抓耳挠腮的难受。剑幕被破的东方白显然没有料想到无心竟然使出如此诡异的一招,忍不住向后退去。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招一式之间。东方白用一招逼退了无心,无心也同样用一招逼退了东方白,而且如影随形,并不给东方白喘息的机会。

    后退的东方白一时间穷途末路,眼看着就要撞进身后的人群,就在这危急关头,他竟然突然撤回了顶在无心刀尖之上的长剑,闪身躲到了一旁!手中的长剑由下而上,狠狠的斩向无心的腰间!

    原本飞速旋转的无心突然感觉无处借力,前冲的身体晃了一下,定睛一看,却看到东方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侧,手中的长剑正向自己腰间狠狠的斩来,不由得让他大惊失色!

    在场的众人看着场中突然变换的形势,睁大了眼睛,等待着这一场激战早一点落下帷幕,所有人都觉得无心已经败了,而且注定死在东方白的剑下,可是脑海中刚有这个想法,紧接着就瞳孔骤缩,眼睛瞪得更大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无心必败无疑的情况下,突然红光大作,一阵龙吟之声响起,一道血红色的刀光闪电般出现,狠狠的跟东方白的长剑相交在一起!

    无心终于拔刀了!刚才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忘记,血刀无心真正可怕的杀招还没有露出来,他的刀还没有拔出来。

    一声更加刺耳的金铁之声响起,血刀已经将长剑挡在了无心的身体前面,后发先至,速度似乎比闪电更快!紧接着就看到原本前冲的无心突然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向东方白的面门!没有人想到无心在奋力接下东方白那一剑之后还有能力踢出如此诡异的一脚,包括东方白本人。

    东方白来不及多想,借着无心刚才那凌厉的一刀之上还未散去的力道,急忙向后退去,同时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曲肘挡在自己的面门之前。

    然后就听到传出一声闷响,无心的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东方白曲起来的手臂之上!紧接着就看到东方白退的更快了,已经不受控制,接连遭受的俩次重击已经让他彻底落于下风,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太轻视无心的实力,也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还没等东方白控制住不断倒退的身体,无心已经再一次冲了上来,这一次速度更快!他不想给东方白缓过神来的机会,现在是击败东方白最好的机会。只见红光再一次大作,这一次轮到无心率先出刀了。血红色的刀锋狠狠的砍向东方白的胸口,势不可挡!

    眼看着手中的血刀即将砍在东方白的身上,无心长吁了一口气,这一阵是自己赢下了,可是也许只是最容易的一阵,因为剩下的东方启和东方宪可能更加的难缠。

    突然之间,无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面露痛苦之色,脚下一个踉跄,原本砍向东方白的血刀竟然偏离了方向,落在了东方白的肩头之上,而且力道已经大不如前。

    无心惊讶的向东方白看去,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愤怒,狠狠的瞪着此时嘴角带着一丝狡黠冷笑的东方白,紧接着就看到东方白的长剑已经再一次刺出,狠狠的刺向了无心的胸口!

    无心瞪得溜圆的双眼陡然变成了一片血红之色,就像他手中的那把失了准星的血刀一样,在这暗夜之下竟然格外分明,让人不寒而栗。

    无心前冲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躲开迎面刺来的长剑,又或许他已经不打算再躲,竟然迎着长剑冲了过去,只是身体在尽全力向一旁侧开,躲开要害,紧接着狠狠的挥出一掌,重重的拍向了东方白的胸口!

    俩声闷哼同时响起,无心奋力挥出的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东方白的胸口之上,而东方白的长剑也狠狠地刺在了无心的胸前,直接刺穿了无心的身体!

    谁都没有想到无心竟然选择了同归于尽的打法,其实他刚才明明可以躲,就算躲不开,也不至于现在这样,被长剑刺了一个透心凉。

    紧接着就看到东方白的身体狠狠的向后飞了出去,连带将刺在无心胸前的长剑也拔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东方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同样摇摇欲坠的无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却发觉浑身上下已经提不起一丝力气,无心刚才的那一掌几乎使用了全力,已经震散了他的五脏六腑。只见他仰面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形势竟然顷刻之间变换了数次,从最开始无心的落于下风,再到东方白的节节败退,然后是无心的面悬一线,再到东方白的毫无招架之力,直到最后的两败俱伤,这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可是谁都无法想象那一招一式之间的惊险绝伦。

    无心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胸前的那个前后通透的窟窿不断的向外冒着鲜血,好像在一点一滴的抽干他的气力,要不是他及时侧开了身子,那一剑足可以要了他的命。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如果选择躲的话不至于发展到这步田地,但是他觉得那是击败东方白最好的机会,所以选择了冒险。

    今天注定要有一场大战,拖得越久,对自己的胜算就越小,因为还有俩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在旁边蓄势待发,他不得不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地反击,只是他没想到东方白的剑法竟然如此凌厉。

    无心的另一只手,正在捂着自己的腰间,一丝鲜血从指缝之间流了出来,原来在东方白拦腰斩向他腰间的那一剑的时候他就已经受伤,但他却并未察觉,因为那是剑气所伤,伤口极小。

    他挡开了东方白的剑,却没有挡开剑气,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他的脚下才会踉跄,所以他的刀才会偏离,否则东方白必败,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还是低估了东方白的剑。

    已经第一时间冲到东方白身前的东方启冷冷的盯着浑身是血,站在对面不远处的无心,眼神之中充满着不敢置信,他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高手了,似乎连他自己也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只知道,此刻早已沾满鲜血,摇摇欲坠的无心看起来却比刚才更加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