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零一章 生死门
    每一个人在自己的人生当中都会面临很多这样那样的选择,有时候也许平淡无奇,而有时候可能危及生命,甚至面临生死抉择,但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能够后悔,因为后悔无用,已经不可能重新选择。所以脚下的路是自己选的,一旦迈出去,就没办法回头。

    老者看着目瞪口呆的无心,再一次缓缓的开口说道:“还要告诉我你只是一个游山玩水的刀客吗?”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告诉无心,他早已经了然于胸。

    无心看着面前坐在躺椅之上,盯着自己的老者,心底升起一丝惊讶,老者的那双深邃的眼睛就好像能够看穿一切,识破所有的谎言。

    迟疑了一下,无心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我来找人。”他已经打算说出实情,无论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都已经没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否则在老者的面前就会像一个小丑,不但颜面全无,甚至会被扫地出门,选择直言面对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所以昨晚你才会擅自在风月谷中查探,最后被困在幻林之中?”老者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又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也许他根本没想要从无心的口中得到问题的答案,因为答案已经在他心中。

    无心愣了一下,怎么老者好像对所有的事情全都了如指掌,在他的面前没有一点隐秘,就好像自己的衣服被一层层的剥下,最后一丝不挂。看来东方白已经将昨晚的事说了出来,而且很可能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看着一言不发的无心,老者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是为了谷中被关押的那俩个外人吧?”说着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竟有一丝惋惜之情,似乎有一点失望。

    无心没有再犹豫,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没错。”他已经决定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不必再隐瞒,不必再遮掩,该来的,终究会来的,只不过比预想的来的快了些,也突然了一些。

    “你可知道你要救的人是何许人?你可知道你选择了什么样的阵营?”老者神情复杂的看着无心说道,就好像希望自己听到的不是真的。

    无心摇了摇头,肯定的答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将人救出去,否则我的朋友就会死。”

    老者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看来你并不是他们阵营中的人,是他们绑架了你的朋友,要挟你来救人?指使你的人是谁?”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人我必须带走,唯一能阻止我的方法就是现在就杀了我。”他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说的越多也许越会给身陷险境的如意和南宫楚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现在他只想尽快将人从风月谷中救出去,不论要救的人是否和七贤王说的那样,是朝廷的重要人物,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真正要救的人不是他们。

    老者看无心并不愿说出实情,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风月谷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别说是你要带人离开,就算是只有你自己,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他不是在威胁,说的确实是实话,这也是风月谷至今能存留在江湖上的原因,如果风月谷真的是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恐怕门槛早就被人踢烂了。

    “无论如何我都要一试,即使最终连我的命也留在这里。”无心坚定不移的答道,没有一丝退意。

    老者带着异样的眼神看着无心,点了点头说道:“念在你救过风月谷的人的份上,我姑且让你一试,是生是死皆是定数,但你只能带走一个,如果你能活着离开的话,我劝你想好了再决定。”说完便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旁边的无心。

    无心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开始再次闭目养神的老者,伫立了良久,然后转身向外走去,步伐比来时更加的坚定,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或者说从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决定,不管即将面对什么,他都将义无反顾。

    待无心离开之后,老者睁开了眼睛,看着无心消失的方向,神情复杂,忍不住仰头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风月谷从此以后将不再平静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中略有一丝挣扎……

    庭院门口的空地上,东方启三人还在原地等着,神情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淡定,脸色稍显急躁,大概是因为里面已经太久没有传出动静,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正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众人抬眼望去,正是无心。看到无心面无表情的从里面走出来,东方启三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因为现在的无心已经和刚才进去的无心变了一个模样,不再是之前的那般略带吊儿郎当的游侠气质,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身上也隐隐透露着一丝嗜血的危险气息,走到三人面前也不打招呼,径直越过了三人,向前方走去。

    “看来师父他老人家已经跟他摊牌了。”东方宪看着无心离开的背影,轻声说道,忍不住摇了摇头,三人之中也许最不愿意和无心为敌的就是他了,因为自己的妻儿刚被无心救了性命。

    “派人盯着他,估计他很快就会动手了。”东方启没有理会东方宪的感慨,冷冷的说道,仿佛是在提醒自己的师弟注意自己的立场。他们三人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到底跟无心说了什么,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让无心在风月谷中为所欲为,哪怕拼了性命,因为这是风月谷一直以来的规矩。

    无心从后山回来之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因为经过昨晚的事之后他发现整个风月谷中的守卫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几十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不禁为自己昨晚的鲁莽行动有点后悔,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硬来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夜幕再一次降临,无数颗闪闪发光的星星挂在天上,围绕着空中的那轮明月,今晚的月亮好像格外的明亮,竟有点不敢直视,也许它也知道今夜又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风月谷的人还算考究,明明知道无心可能下一秒就会成为敌人,依然照常送来了午膳和晚膳,荤素搭配,应有尽有,好像生怕无心没有力气拔刀一样,对于这一点,无心不禁心生敬佩。

    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菜,喝下了茶杯中最后的一口茶,无心缓缓的站了起来,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是时候行动了,脚尖点地,纵身跃起,消失在夜色之中……

    风月谷后山的庭院之中,一名灰衫老者快步的穿过架设在湖面之上的石桥,来到了凉亭之中的一张躺椅面前,低声说道:“已经行动了。”

    躺在躺椅之上的老者闭着双眼,没有睁开,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看着面前这片熟悉的假山和树林,还有假山后面的那扇近在眼前的拱门,无心摇了摇头,同样的时辰,同样的地方,但是结局却注定已经不同,如果自己再一次被困在这假山幻林之中,没有人会再救自己出来,也许只有累死在这一片幻境之中。

    这一次无心没有再选择从假山树林之间穿行而过,因为整个风月谷几乎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已经没有必要再隐藏自己的行径,他打算直接从假山幻林之上跃过去。

    想到了这里,不再犹豫,纵身一跃而起,跳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处假山,可是就在他的脚尖刚要落到假山之上的瞬间,再一次触发了机关,假山和树林突然快速的旋转了起来,眨眼间已经变换了不同的方向。无心来不及多想,用力一踏假山,闪电般再次高高跃起,向着拱门的方向纵身跃去!

    突然,一处假山竟从中一分为二!俩支闪着寒光的长矛狠狠的向身在半空中的无心极速射来!

    无心身在半空,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被长矛刺中,任何人都必死无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无心突然身体崩的笔直,然后紧接着迅速弯曲,右脚猛地在左脚脚背之上一点,原本已经无处躲藏的无心竟然再一次向空中跃起,二次腾空!简直匪夷所思!

    只见俩只长矛擦着无心的脚底一闪而过,连无心自己也冒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这机关之中竟然还藏着另一层玄机。

    来不及犹豫,闪电般跃过假山幻林,落在了那扇梦寐以求的拱门面前。他终于闯了过来,没想到一上来连手都没交就差点葬身在这假山幻林的机关之中,看来这风月谷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无心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踏入了拱门之中。他可以确定,既然这里布置了这么惊险的机关,一定是个十分重要的地方,自己要救的人一定被关在这里。

    拱门之后,是一处不大不小的院落,四周围绕着几间房屋,漆黑一片,看不清里面有什么。院落中也没有人守卫,大概是觉得院外的机关已经足以挡住任何想要图谋不轨的人吧。

    无心站在院落中央,凝神聆听着院中的动静,他不知道这些屋子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如果贸然打开,很可能再次遇到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

    就在这时,原本凝神聆听的无心突然睁大了双眼,因为他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喘息之声,就从旁边的一间屋子之中传了出来,没有再犹豫,快步走向了那间屋子,一脚踹开了房门。

    屋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就在门被踹开的那一瞬间,无心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屋里有人,而且是俩个人,不多不少。但是由于光线太暗,无心并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去,经过前面的假山幻林,他已经多加了几分小心。

    等屋外的星月之光渐渐的照进屋中之后,无心依稀看到了俩个人,俩个被绑在一根立柱上的人,嘴里被塞着什么东西,不停的挣扎着,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听不清楚。

    无心走了进去,来回巡视了一下不再那么昏暗的房间,看到了门口附近的一只蜡烛,和一只已经所剩无几的火折子,缓缓走了过去,点燃了蜡烛,这才将屋中看了个大概。这里只有一张桌子,俩把椅子,然后就是被绑在立柱之上的那俩个人。

    看到这俩个人,无心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俩个全都身穿劲装的人,身上衣衫褴褛,头发乱七八糟的散乱着,面容有点憔悴,看到突然出现的无心,先是一脸的惊恐,等看清无心的样子之后,却又面露惊喜,挣扎着说着什么。

    无心之所以皱眉,是因为这二人其中一个人长着一副贼眉鼠眼的嘴脸,根本就不像是如七贤王所说的朝廷重要人物,一脸的奸相看着就让人生厌,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