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章 慧眼识珠
    世间不乏隐于山,隐于市的高人,这些人往往清心寡欲,德高望重,一眼望去便知与众不同。当面对这样的人时,你总会不自觉的感觉正在赤身**的站在他的面前,没有一丝隐秘,好像被看透了一切,不经历成王败寇,善恶生死的人是到不了这样的境界的。

    追寻着忽远忽近的敲击之声,无心脚下一刻也没有停留,飞快的迈着步子,也许这是他走出这片幻林最后的希望。

    声音越来越近,越近越清晰的能够听到,好像是什么东西敲击地面的声音。突然,无心瞬间感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因为他竟猛然间冲出了那片幻林,终于走了出来。

    可是却又猛然间脸色僵住,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嘴角正带着一丝冷笑,一脸不屑的人,东方白。

    此时的东方白,正冷冷的盯着刚从幻林之中出来的无心,握在手中的长剑正杵在青石地板上,刚才的敲击之声正是这把剑敲击地面发出来的。刚才那个跟在无心身后的白色身影,正是东方白。

    无心看着东方白一脸得意的样子,脸色有些窘迫,自己紧赶慢赶,没想到还是被风月谷的人发现了,不但撞个正着,而且还是人家将自己指引出那片幻林,这更加让无心觉得汗颜。

    “你在这里做什么?”东方白看着无心,缓缓的问道,依然是那副一尘不变的居高临下的样子,不过此时却包含了几分讥讽之意。

    无心咳嗽了俩声,假装若无其事的淡淡说道:“屋里太闷了,我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惊动了你,实在抱歉。”说实话,这些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散心散到把自己困在机关之中,恐怕江湖中也没几个人。

    可是无心没办法,现在还不是表露身份的时候,能拖一刻是一刻,他还没有找到自己要救的人到底关在哪里。

    果然,东方白没有相信,又怎么可能相信,他是亲眼目睹无心一切行踪的。只见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是散心,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好好走路,在这房顶之上到处窜来窜去的为何?是在展示你高人一等的绝世轻功吗?”

    最后一句他没有说错,无心的轻功他已经见识过了,他可以肯定,面前的这个神秘的少年,轻功之高绝对在江湖之中属于上流,没有几个人可以媲美,连他自己追起来都有些吃力,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无心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实在是不想惊动谷中的那些守卫,以免惊动更多的人。”他确实做到了,这一路之上没有惊动任何一名守卫,神不知鬼不觉,但他却没有发现身后一直有一个人远远的跟着自己。

    东方白没有再纠缠,只是冷冷的盯着无心,端详了很久,好像想要将无心看穿一样。可是他没有做到,无心仍旧是一副轻松自在,事不关己的姿态,只不过身上的那丝原本就神秘的气息越来越清晰。

    过了一会儿,东方白开口了,只见他冷冷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我送阁下回去休息吧。”说着侧开了身子,让开了去路。

    无心没有再搭话,点了点头,向大门走去,隐约觉得身后的那双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后背一阵发凉,不过却假装没有发觉,头也没回,径直向外走去。

    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暴露了,必须尽快想办法打探出要救的人现在是死是活,关在哪里。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庭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不知道是否和自己此行有所关系。

    当守在门口的俩名昏昏欲睡的守卫看到从大门口出来的无心和东方白二人的时候,惊呆了双眼,他们不知道这二人是怎么进去的,只看到东方白在临走之前那一瞥愤怒的眼神……

    一夜相安无事,再没有发生什么,回到自己卧房的无心很快就进入梦乡,一觉睡到天亮,大概是最近太累了,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经过昨夜的那段插曲之后竟然睡得更香了。

    醒来之后,无心自己都觉得惊讶,在这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得那么沉,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过了。

    伸了一个懒腰,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却发现已经有人等在了门外。一个端着洗漱器具的黑衣人,还有那个只有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灰衫老者。

    灰衫老者看到无心已经醒来,弯腰行了一礼,缓缓说道:“少侠,请您即刻梳洗一下,老谷主要见你。”态度恭敬,看样子应该是这谷中的一个老仆人,不过看样子身份却要比谷中的那些黑衣人显得更高一些。

    听到灰衫老者的话,无心愣了一下,看灰衫老者和旁边黑衣人的样子,这二人好像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大概天刚蒙蒙亮就已经等在这里了。他不知道东方启这么早就要见自己是为了什么事,难道是东方白将昨晚的事禀告了东方启?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于是看着灰衫老者,开口问道:“你说谁要见我?”刚才他依稀听到灰衫老者说了“老谷主”三个字,难道这谷中有俩个谷主不成?

    “老谷主。”灰衫老者没有抬头,字正腔圆的说道。

    无心没有听错,就是老谷主,听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无心皱了皱眉头,想起了临走之前铁雄向自己讲述的那段二十年前的往事,想起了那个传说中武功超绝,但是却在那场生死之战后音讯全无的风月谷主。

    想到这里,没有再迟疑,招呼黑衣人进屋,快速的洗漱完毕,跟在了在前面带路的灰衫老者身后,他要看一看,灰衫老者口中的那名“老谷主”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绝世的高手。

    灰衫老者带着无心绕过了昨天去过的大殿,向风月谷的后山走去。经过大殿的时候,无心特意向里面看了一眼,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大概东方白还没有将昨夜的事告诉东方启等人,否则现在恐怕早已经聚集在这大殿之中了。

    无心没有想到,在这风月谷的后山之上,竟然还有一处庭院,临山而建,除了进来的那条路,其他三面全都是陡峭的山崖,深不见底,这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宝地,同样也是一处有进无退的绝地,如果存心要将什么人困在里面,那这个人即使插了翅膀也飞不出来。

    很快,无心便跟随灰衫老者来到了庭院的门口,正好看见了此时恭敬的站在门口的东方启三人,三个人都在这里,而且态度同样恭敬。

    这三人也看到了无心,东方启和东方宪还好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向无心打了招呼,只有东方白冷冷的盯着无心,眼神复杂。

    灰衫老者向站在门口的东方启三人鞠了一躬,穿过三人,径直向庭院中走去。无心向旁边的三人微微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紧跟了上去,但是心中却多了一份小心,看东方启三人恭敬的站在门口的样子,住在这庭院之中的人绝非一般人物。

    穿过一串回廊之后,进到了庭院的深处,一片湖水出现在眼前,只不过因为现在气候已经变冷,湖水已经结冰,湖中的花草也已经枯萎。一条蜿蜒的石桥凌驾在湖水之上,连接着湖中心的一座凉亭,凉亭之中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闭目养神。

    灰衫老者将无心带到石桥口,停下了脚步,恭敬的说道:“前方便是老谷主,请。”看样子并没有打算一起到凉亭中的打算。

    无心想了一下,没有犹豫,缓缓走上了石桥,向凉亭中走去。随着凉亭的距离越来越近,无心才发现那名老者其实是躺在那里,因为他身下是一张藤条编织而成的躺椅,老者此时正半躺着坐在躺椅之上,一动不动。

    无心走到凉亭之中,看着半躺在躺椅上的老者,没有说话,仔细打量着,不知道对方是在睡觉还是在沉思,总之不想主动打破这份宁静。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却发现灰衫老者已经离去,无奈之下只得默不作声的站在了一旁。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者依旧紧闭着双眼,而无心也一直就那样默默的站在一旁,俩个人全都一动不动,好像周围的一切一下子全都静止了一样。

    冷峻的山峰,结冰的湖面,枯萎的花草,一动不动的一老一少,好像是一副亘古不变的画一样,静静地立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老者终于睁开了双眼,诧异的看向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无心,缓缓的说道:“如果我不管你,你就打算这样一直站在这里不动吗?”苍老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眼神之中竟是赞许之色。

    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这样一份心如止水的宁静,又有谁会忍心去打破,既然前辈要见我,那就一定会有开口询问的那一刻。”

    他看着老者面带笑容的样子,听着老者浑厚的嗓音,还有那双深邃,似乎可以看破一切的眼睛,竟忍不住肃然起敬,现在他更加可以肯定,面前的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确实不是一般人物。

    听到无心的回答,老者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声说道:“后生可畏。”连着说了俩遍,像是感慨,又像是在惊叹。

    然后打量了无心一眼,缓缓的说道:“年轻人,谢谢你在密林之中的仗义援手,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风月谷欠你一份人情。”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前辈言重了,欺凌妇女孩童这样的事,如果再遇到第二次,我还是会出手相助,这不需要理由。”他说的没错,虽然他借着救下东方宪妻儿的契机顺利进入了风月谷,但那只是歪打正着,他的出手相助是真心实意。

    老者笑了笑,眼中的赞许之意更甚,缓缓的说道:“这风月谷中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外人来过了,殊不知如今的江湖之上竟然出现了如此后生可畏的少年,看来像我们这样的老骨头提前隐退是正确的,江湖的未来有希望了。”老者自言自语的说着,又像是玩笑,又像是诉说着某种希望。

    无心听完老者的话,再次打量了一眼,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听说风月谷二十年前曾经称霸于江湖,风月谷主更是武功高绝,无人能敌,但是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高手,二人展开了一场大战,后来这二人却又突然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胜负,敢问前辈是否就是二十年前名动江湖的风月谷谷主东方绝?”

    老者听了无心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既然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又何必再提,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而已,况且你已经看到了胜负结局。”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有不甘,有悔恨,也有释然。

    无心听了老者的话,忍不住看向了老者一直放在躺椅上丝毫未动的双腿,明白了老者口中的那句“胜负结局”的含义,也更加可以确信眼前这个老者就是曾经的风月谷谷主。

    他不知道那个神秘的高手最终是什么样的下场,只知道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风月谷谷主此时已经须发皆白,双腿残废的躺在自己面前。

    “那你呢?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血刀无心?”正在无心走神的时候,老者突然盯着无心的双眼,缓缓的问道,脸上虽然依旧带着一丝笑容,只不过在笑容之下却包含着一丝不容欺瞒的威严。

    听到老者的话,无心身体一震,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老者,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