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九十九章 假山幻林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滴水穿石,铁杵成针,都是蕴含这一道理的典故,但是未必所有人都能够有如此毅力,毕竟有时候在艰难险阻面前,一个人的力量往往显得太过渺小,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达到目的而牺牲一切。但总有那么一些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的只是心中那份坚持不懈的决心和希望。

    一处年代久远,但却看起来荒废了很久的破庙里,祭台之下跪着一个人,一个浑身红衣,脸蒙面纱的人,恭敬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见他轻声的说道:“计划已经顺利完成,点子已经顺利进入敌人内部,只不过我们派去的人都被他杀了。”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抬起了头,看了看自己的前方。

    在红衣人面前正对的方向,一个人影背对着站在祭台前,双手背在身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昏暗的庙里只有依稀的月光照入,根本看不清这个人的样子。

    听到红衣人的话,这人身体动了动,背在身后的双拳瞬间紧握,只听他沉声说道:“现场处理了吗?”冰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杀气。

    “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红衣人肯定的回答道。

    晚风轻袭,透过破败的墙壁,吹动了庙中的几缕青帐,以及一站一跪的二人衣角,一丝神秘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无心随着中年人来到了位于风月谷中最深处的一间三层楼高的大殿里,大殿的正门正对着谷口的方向,好像是专门用这里来招待远来的客人。

    大殿正中央的一把椅子上,正端坐着一个人,一个相比无心身边的中年人和之前见过的那名妇人的丈夫年龄略大的中年人,留着打理的很整齐的山羊胡,眉宇之间透着一丝威严,正在打量着从外面走进来的无心。

    看到无心进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善意的微笑,但是在那双几乎想要看透人心的眼睛下,这一丝笑容却显得让人背脊发凉,心生戒备。只见他缓缓的说道:“多谢少侠仗义出手,救下我风月谷中人。”说这话的时候依然在上下打量着无心,好像要将无心从里到外看个彻底。

    无心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无心也在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怎么看都像是这谷中身份最高的中年人,但是却不仅有一丝疑惑,因为他听铁雄说起过,二十年前风月谷就已经名动江湖,可是看面前的这个中年人大概只有三十几岁,难道他十几岁的时候武功就已经独步天下了吗?无心不解。

    中年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可是不知道少侠为何一个人走到了这深山老林之中,老实说,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外人了。”说着盯住了无心的眼睛,嘴角依旧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无心直视着中年人饱含深意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游山玩水而已,只不过没想到碰巧遇到了贵谷的人遇到了危险,看不过以多欺少所以出手罢了。这里如果真的很久没有外人来过的话,那就只能说这天下有太多的胆小鬼了,也许是被林中的那块擅入者死的石碑给吓跑了吧,又或许他们只是没有活着进到这谷中罢了。”

    中年人一听,愣了一下,笑着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笑着说道:“哦?这么说来你是一个不怕死的人了?”虽然他在笑着,但是眼中却精光一闪。

    “怕,谁都怕死,可是如果怕死就不用死的话那江湖中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成为亡魂了,既然没有用,那怕不怕又有何意义。”无心淡淡的答道,神情轻松。

    听了无心的回答,中年人笑得更灿烂了,大概是从没有听到这种说法吧,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无心的身前,缓缓的说道:“我是这风月谷的谷主,东方启,你旁边的这位是我的三师弟东方白,我二师弟东方宪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了,你救得就是他的夫人,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无名小辈,何足东方谷主挂齿。”无心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

    看到无心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站在一旁的东方白面色不快,大概是觉得师兄已经说出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师兄弟三人的姓名而无心却避而不答有点不知好歹,正要发作,却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不由得向身后看去。

    一名黑衣人快步走了进来,向大殿之中的东方启和东方白鞠了一躬,看了看无心之后欲言又止。这名黑衣人正是随东方白出现在密林之中的其中一个,当时东方白命令他和其余几名黑衣人前去练武场查探,此时已经折返回来。

    东方启看了一眼黑衣人,然后转向无心说道:“既然少侠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我也不便勉强,天色不早了,就请少侠先行休息吧,明日再设宴款待少侠仗义出手之恩。”虽然下的是逐客令,但是却说得头头是道,不露痕迹。

    无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随着一名引路的黑衣人走出了大殿,向旁边的一处庭院中走去。之所以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是因为无心知道,虽然风月谷看起来已经在江湖上沉寂了二十年,但是这里生机怏然的一切都可以证明,虽然它已经沉寂了,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没落,一定还与江湖上有着联系,如果自己说出真实姓名,很可能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增加难度,他并不傻。

    待无心离开之后,东方白率先看向了回来复命的黑衣人,沉声问道:“怎么样?查出那伙红衣人的来历了吗?”

    黑衣人摇了摇头,脸色沉重的说道:“没有,那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连我们自己的人都不见了,我们在四周扩大范围搜索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听完黑衣人的话,不止东方白皱起了眉头,就连东方启都面色凝重了起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回来的路上,东方白已经听自己的二嫂叙述了当时的情景,得知己方的几名暗哨都被红衣人所杀,而红衣人后来也都死在了无心的手上,可是现在却突然全都消失不见,实在有一丝诡异。

    东方启眯起了眼睛,沉着脸缓缓的说道:“派人盯着那名少年,他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东方白点了点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东方启说道:“会不会和那俩个人有关?”

    东方启皱起了眉头,缓缓说道:“现在还不清楚,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盯紧他。”

    东方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和黑衣人一同退出了大殿之中,留下了东方启一个人,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黑衣人将无心带到庭院中的一间卧房之后就离开了,不一会儿便有人送来了一份简单却不失考究的晚膳,还有洗漱用的毛巾和脸盆,放下这些东西之后那些人便也离开了,从始至终都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就好像他们只知道做自己该做的,会做的份内事,而不是说话。

    无心也没有多言,这是他希望的结果,毕竟深入敌后,多说一句都有可能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经过在密林之中的奔波,身上确实脏了,简单的梳洗过后,无心便将送来的晚膳悉数吃了个精光。酒足饭饱的无心并没有像主人希望的那样早早睡去,而是站在窗前观察着外面的环境,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趁着夜色出去查探一番,毕竟夜长梦多,拖得越久就越有可能暴露。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到了深夜,远处的灯光也都渐渐熄灭,再看不到半个人影,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无心附耳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确定并无异常之后轻轻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脚尖轻点地面,飞快的跃上了屋顶,眨眼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无心离开不久,突然从庭院的一处角落之中闪现出一条白影,没有迟疑,向着无心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风月谷之大超出了无心的预想,接连掠过几处庭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可能关押人的地方。说实话,无心也不知道自己要救的人还是不是活着,也许早已经被风月谷的人给杀了。但是他却不得不去寻找,因为这可能是自己唯一能让如意安然离开贤王府的方法。

    谷中四处镇守的守卫和不间断巡视的一队队巡逻的黑衣人并没有发现此时正有一条黑影在他们的头顶之上来回的穿梭跳跃,大概他们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风月谷中如此肆无忌惮吧。

    正在这时,无心突然发现了一处不同于别处的庭院,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因为这处庭院的周围竟然只有俩个守卫在把守,而且只是守在庭院的门口,并不像其他庭院一样有着层层守卫。越稀松的守卫,也许越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无心没有犹豫,趁着守在门口的俩名守卫不注意,纵身落入了庭院之中。庭院的正中间有一座假山,假山的周围是一些高矮不一的树丛,围绕在假山的周围。在假山的后方,有一道圆形的拱门,拱门后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楚有什么。

    看到假山后面的那扇漆黑的拱门,无心心里一动,迈步走了过去,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无心选择了从树丛和假山之间穿行而过,可是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眼看着拱门就在前方,可是无心却觉得自己越走越远,非但没有靠近拱门,反而越来越远,走出一片树丛又是一丛,走过一片假山又是一片,就好像没有尽头。原本他是担心这古怪的庭院之中有什么隐藏的守卫,所以径直走进了假山树丛之中,却没想到走进了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的山林。

    现在他终于明白这处庭院为什么只有门口的俩名守卫了,因为在这看似空若无人的庭院之中却暗藏玄机,危机四伏。他知道,自己可能触发了什么机关,走进了幻境之中,如果找不到机关的解除之法,自己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假山幻林之中。

    无心还在走着,变换着不同的方向,可是无论他怎么变换方向,那扇漆黑的拱门总是出现在他的正前方,好像是在召唤着他走过去。周围的树丛,假山全都一模一样,根本无迹可寻,无法找到规律。

    无心的心渐渐沉了下去,眉头皱了起来,如果一直这样走不出去,早晚会被风月谷的人发现,到时候有口也说不清了。

    正在无心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听到斜侧方传来一阵隐约的敲击之声,断断续续的传入了他的耳中,迟疑了一下之后,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