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九十二章 僵局
    世间有许多事都不是人所能控制的,无论这个人有多厉害,总不能将所有事都做的面面俱到,总有很多不可控制的东西。一个人再强大,也不可能成为无敌,总会有牵挂,总会有弱点。山不会永远高耸入云,水不会永远绵延不绝。

    慕容雪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无心胸前伤口中缓缓流出的鲜血,慌乱的撒开了握在手中的短刀,表情复杂的看着无心,手足无措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躲?”

    前一秒她还在想着杀了无心为自己的哥哥报仇,后一秒她就后悔了,看着无心不断流出鲜血的伤口,她的心比死都难受。不杀无心她很痛苦,可是刺伤无心之后她却更加痛苦。

    无心依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就好像那把带血的短刀不是插在他的胸前一样。看着满脸痛苦的慕容雪,淡淡的说道:“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

    他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躲,在杀掉慕容百里的那一刻他已经预料到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他之所以不躲,并不是因为心中对慕容雪有着别的什么情愫,只是觉得面前的这个挣扎的女孩只是一个假装老练实际上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亲眼目睹自己最亲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是她所不能承受的,也许选择接下那一刀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至少能让她活着,否则无心不知道那种痛苦她还能承受多久,毕竟她是无辜的,这是无心作为朋友唯一能做的。只是无心不知道,刺伤他对于慕容雪来说却更加的痛苦。

    听到无心的话,慕容雪的眼泪再次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夺眶而出,边不停的摇着头,边缓缓的向后退去,咬着牙说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早晚我会亲手杀了你,你记住,我恨你,恨你!”话音刚落,慕容雪就如同疯了似得转身冲进了漆黑的夜色之中,留下了一阵阵凄凉的哭泣之声。

    无心看着慕容雪消失的方向,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本这一切和慕容雪没有任何关系,只因为她的哥哥是红羽的人,只因为她的哥哥杀了无心最重要的朋友。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也许她永远可以做那个刁蛮任性的慕容堂大小姐,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就是江湖,处处都透着一种残忍和无奈。

    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的如意狂奔到无心的面前,一脸怒意的瞪着无心喊道:“你为什么不躲!不要命了啊!”可是嘴上虽这么说着,手上却并没有闲着,急忙封住了无心胸前的穴道,防止失血过多,同时招呼南宫楚赶紧到附近找医馆,为无心疗伤。

    南宫楚在漆黑一片的街道俩侧寻找着可能存在的医馆,如意扶着无心的一只胳膊跟在后面,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紧紧抿着的嘴唇预示着她还在生着无心的气。

    “我没事。”无心看着如意一脸的担忧,缓缓的说道,尽管插在他胸前的那把短刀还留在身体里没有拔出来,尽管伤口处不断传来剧痛。

    其实这一点他和慕容百里很像,不管平时有多么的强大和冷酷,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的时候永远是最温柔的。

    如意没好气的白了无心一眼,怒气冲冲的说道:“别说话!”显然她还是担心无心的伤势,担心他话说的多了会让血再次流出来。好像只有在无心的面前,她才会毫无保留的表露自己的喜怒哀乐,毫不掩饰。

    俩个彼此喜欢却从未真正在一起的人,却在对方的面前显示出最真实的自己。这一刻的无心不再是那个杀人不眨眼,叱姹江湖的死神少年,此刻的如意也不再是那个掌管幻音阁和芙蓉堂俩大江湖情报组织的少主。

    终于,在南宫楚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家医馆,只不过现在早已经打烊,郎中估计已经在梦中神游太虚。可是他想继续沉迷于梦乡是不可能了,因为此时正有一名也许只能出现在梦乡的美人敲响了他的门,而且越敲越大声。

    无心看着此时完全不顾自己形象趴在医馆门口用力敲着门的如意,忍俊不禁的笑了,估计此时幻音阁和芙蓉堂的人看到如意的样子会有点不知所措吧,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少主吗?却不料这一笑牵动了胸前的伤口,忍不住皱着眉头发出了一声苦笑。

    “我从没见她这么肆无忌惮过。”站在一旁的南宫楚看着毫不矜持的如意,扭头看了一眼无心说道,眼神中有嫉妒,也有释然。也许在最心爱的人面前,才能激发一个人真正的天性吧。

    无心没有搭话,只是笑而不语,说实话他也很少见到如意这个样子,这样的如意对他来说是弥足珍贵的,所以他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这么静静的看着,将眼前的画面一点点的刻在脑子里。

    当医馆的大门终于被敲开的时候,睡眼惺忪的郎中就看到三个人冲了进来。一个是美若天仙却像个乡野村姑一样粗鲁的少女,一个大冷天还摇着一把折扇的青年,还有一个胸前插着一把刀却依然大摇大摆的少年。

    郎中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闯进自己医馆的三个已经不能再奇怪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以为自己仍在在梦中没有醒,这到底是怎样的三个人。

    经过郎中的治疗,无心胸前插着的短刀已经被拔了出去,血也暂时止住了,虽然短刀插进了无心的身体,可是幸亏慕容雪及时收住了势,伤口并不算很深,加上只是短刀,所以并没有大碍。

    在处理完伤口之后,郎中就躲到了一旁,直愣愣的看着屋里的三个人,也不说话,也不要钱,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屋中的无心三人。

    虽然他不知道这突然闯入的三个人是什么人,但他不是瞎子,光看三人的打扮和那把漆黑如墨却带着一丝血腥味的刀,他就知道这三人绝非普通人,别说要钱,现在他只希望这三人越快离开越好。

    看到郎中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无心三人忍不住相视一笑,这也许是这个医院自建成以来接待的最奇特的病人了吧。

    正在这时,医馆的门竟然再一次被人敲响,屋中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难道还有人大半夜的受伤前来医治?没等屋中的四人从惊讶中缓过神来,门外已经传来了声音。

    “贤王府巡查,老板请开门。”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竟然是贤王府的人。听到来人的声音,老板吓了一跳,急忙冲向了门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无心三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贤王府的人怎么会突然来到这家医馆,巡查什么,难道是因为客栈里的打斗吗?

    郎中刚打开门,就有四五个贤王府的卫兵冲了进来,看到屋中的无心三人,立刻围了起来,手里都亮出了兵器。

    紧接着,从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一个面如死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人,腰间插着俩根判官笔,眼神冰冷的巡视着屋内。这个人,正是贤王府的侍卫统领,也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宫九。

    看到宫九的时候,无心愣住了,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宫九,据无心所知,宫九从来都是护在七贤王的左右,从未离开半步,为什么此时竟然亲自带人在城中巡查。

    可是宫九见到无心却并没有一丝惊讶,而且好像早就知道无心在这里一样,只是随意的扫了一下南宫楚和如意,然后看着无心说道:“我们又见面了,无心少侠。”嘴上虽然在打着招呼,但脸上却依旧没有一丝表情,冷冰冰的。

    “你是来找我的?”无心没有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直觉告诉他,宫九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

    果然,宫九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的人在一家客栈之中发现死了一个人,根据我们查到的线索,好像和少侠有点关系,希望少侠跟我们走一趟。”

    无心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我很忙,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无心可以肯定,虽然当时他和慕容百里打的很激烈,可是未必会有人看清自己的样子,也未必会有人出来指认。他杀的人多了,如果每杀一个人都要去一趟官府,那他什么都不用做了。

    听到无心的话,宫九脸色沉了下去,冷冷的看着无心说道:“恐怕由不得你了,贤王府负责京城的所有防卫,现在我们怀疑你在天子脚下草菅人命,必须跟我们回去一趟,我是在命令你,不是在跟你商量。”

    无心也沉下了脸,盯着宫九淡淡的说道:“如果我不去呢?”说实话,从他第一眼见到宫九的时候,就十分讨厌,总觉得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阴冷,本不该出现在以“贤王”著称的七贤王身边。

    宫九冷哼了一声,厉声说道:“你可以试试!”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又有几名卫兵从屋外冲了进来,和之前进来的那几人一起将无心三人团团围住,大有强行将无心三人押走的意思。

    南宫楚看到这里,横跨一步挡在了无心和如意的身前,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宫九,随时准备出手,擒贼先擒王,这是以少胜多最直接的办法。

    正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进来一个声音:“没想到贤王府也是这般仗势欺人,不怕天下人耻笑吗?”随着话音,一个身影推开围在门口的卫兵走了进来,正是神捕铁雄。

    看到来人是铁雄,无心心里舒了一口气,有六扇门的人在此,贤王府再怎么样也不会太过分,他也不想真的与贤王府的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得罪贤王府,就等同于得罪朝廷,到时候想脱身就难了。

    看到铁雄进来,宫九抱了抱拳,态度缓和了许多,缓缓的说道:“铁捕头,我知道你和无心少侠的关系,可是现在他与一宗命案牵扯上了关系,我想铁捕头不会因为他是你的师侄就徇私吧?何况你我也得向七贤王有所交代,我看铁捕头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的好。”虽然满嘴的客套话,可是话中之意却是在警告铁雄不要与贤王府为敌。

    铁雄笑了笑,缓缓的答道:“既然你知道他是我的师侄,那这事我不能不管,就算你想要带他回王府复命,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吧?我看你这倒像是没等查明事实真相就直接绳之以法的架势啊,再说就算是他杀了人,也该是我们六扇门负责调查,他又不是叛乱分子,怎么能让你这个贤王亲卫亲自跑一趟呢?莫不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其实铁雄一直没有离开,一直在暗中注意着无心的动向,但又不能露面直接参与,否则现在贤王府找上的就是他而不是无心了,毕竟在天子脚下杀人不是那么简单的。

    宫九被铁雄一连串的话说的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接话,铁雄不只有一双铁拳,还有一张铁嘴。

    由于铁雄的出现,双方一下子陷入了僵持之中,俩伙人面面相觑,但却谁都不肯让步,眼看着现场的气氛越来越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