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八十八章 投石问路
    世间不缺掩耳盗铃之人,凡是想要刻意掩盖自己不想被外人知道的所作所为的人,早晚会有一天将自己揭开自己的面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忙着掩饰自己所作所为的时候,永远不要忘记那句古话:隔墙有耳。

    无心端着那只盛着满满饭菜的碗,站在如意房间的门口,却久久没有推门而入,也没有伸手敲门。他知道如意为什么会突然负气离开,但是他却不知该如何向如意解释,而且说实话,现在的他,所有心思几乎都在调查杀害上官云杰凶手上面,根本没有时间谈论儿女私情。

    正当无心进退俩难的时候,屋里传出了如意的声音,就好像她早就料到无心此刻站在自己的门前一样。

    “进来吧。”如意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透着一丝无奈和不忍。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无心的心底一暖,他知道,如意明白自己现在心里的苦楚。没有再犹豫,伸手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如意,正背对着门口坐在屋子中央的桌前,听到无心推门进来,低头用衣角擦了擦眼角,似乎是刚刚哭过。

    无心端着那碗饭菜,走到背对着自己的如意身后,将碗递向了如意,缓缓的说道:“饿了吧,吃点东西吧。”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缓解此时俩人之间的尴尬,只能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这句不痛不痒的关心之词。

    如意没有回头,依旧背对着无心,略带哽咽的说道:“你还知道关心我啊?怎么不去找你那个小"qing ren"呢?”原来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免不了争风吃醋,就连如意这样的女人也是一样。

    无心被如意的一句话问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悬在半空的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迟疑了半天,才略显无奈的说道:“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难道非得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你才相信吗?”

    如意猛地转过了身,瞪了无心一眼,娇嗔着说道:“拿来啊,掏出来我看!”说着将无心举在半空的那碗饭菜一把接了过来,可是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极力掩饰的轻笑。

    她已经原谅了无心,从无心端着饭菜站在自己门口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已经烟消云散,反而觉得自己反倒有一丝不该有的任性。

    无心看着低头开始吃饭的如意,看着面前这个女孩眼角那一道还未擦干的泪痕,心里默默地有一丝不忍和自责,自己能够给她的实在少之又少,这对她来说,实在显得有一丝残忍。

    无心的温柔,在这世间也许只有如意一个人能够体会,虽然有时候这份温柔来的略显霸道了一点。

    一场看似纠缠不清的误会就这样烟消云散,一切又进入了原本该有的轨道。无心知道如意只是耍一点小脾气,不会像其他那些世俗的女人一样纠缠。如意也知道,无心并不是如她口中所说的那种沾花惹草,到处留情的人。

    过了一会儿,无心从如意的房中退了出来,手里端着那只原本盛满饭菜,此时已经空空如也的瓷碗,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就在他一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走廊里,正在看着自己。这个人,正是慕容雪的大哥,慕容百里。

    无心看了一眼慕容百里,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并没有打算停下来打个招呼的意思。他和慕容百里也的确没有什么能谈到一起的话题,要不是因为无心与慕容千鹤和慕容雪相识,估计二人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就在无心经过慕容百里身边的时候,慕容百里说话了。只见他看着走廊栏杆外客栈一楼的大厅,缓缓的说道:“她对你一定很重要吧。”虽然他不是看着无心在说,可是所说的话确实是对无心说的。

    无心也能够听的出来,所以他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慕容百里,淡淡的说道:“我身边所有的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慕容百里的话,也没有那个必要。

    慕容百里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如果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那请你离我的妹妹远一点,不要伤她的心,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语气中透着一丝冰冷。

    无心听了慕容百里的话,皱了皱眉头,这还是他第一次从温文尔雅的慕容百里口中听到这么严肃的话,迟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自始至终我都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说完便继续向前走去,没有停留。

    无心知道,慕容雪这个义兄并没有只是把她当做妹妹那么简单,大概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她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慕容百里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房间,又看向了无心离开的背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丝怨恨在眼神中一闪而过。让他想不到的是,一只原本拿刀的手,此时却为了一个女人拿起了碗,可见这个女人对他有多么的重要。

    就在慕容百里身后的房间里,一个人扒在门缝上,紧咬着嘴唇,眼泪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下,手里抓着的衣角都快被她撕破。

    这个人,正是慕容雪,慕容百里所站的位置,正是慕容雪的门外。刚才慕容百里和无心的对话,慕容雪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无心的话就像是一把剑,深深地插进了她的心里。也许,这一段对话是慕容百里故意让她听见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巧的发生她的门前。

    无心将碗放回房间之后,就离开了客栈,向大街上走去。一双眼睛出现在身后的二楼走廊里,紧紧地盯着他,正是依旧停留在慕容雪房门前的慕容百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平复,如意和慕容雪已经都从伤心中缓过神来,各自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位于二楼的大厅里,南宫楚和慕容百里此时也在这大厅之中,俩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什么。随着如意和慕容雪的到来,二人也逐渐陷入了沉默,气氛显得越来越尴尬。

    就在几人觉得快要被压抑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无心从外边回来了。看到四人全都坐在大厅里,愣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找了一个位置,也坐了下来。

    慕容雪看着无心一言不发的进来,又一言不发的坐下,始终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不由得再次触动了心中的那根弦,强忍着心中的那一丝心酸,把视线从无心的身上移开,故作倔强的面容下隐藏着一丝失望。

    南宫楚首先打破了再次陷入尴尬境地的局面,挥手叫来了客栈的小二,点了一些菜,要了一壶酒,开着玩笑说要一醉方休,可是在场的几人却没有一个人搭话,反而让气氛显得更加的压抑。

    正在小二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来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二楼大厅的楼梯口,这个人,正是神捕铁雄。

    看到铁雄到来,无心连忙站了起来,向铁雄微微鞠了一躬,开口说道:“师叔,有什么事吗?”虽然无心从来都是一副孤傲的样子,但唯独对自己这个师叔却礼数有加,十分尊敬。

    铁雄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众人,笑着说道:“有客人啊?”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慕容百里。

    “恩,”无心应了一声,指了指坐在一旁的慕容雪和慕容百里,淡淡的说道:“这二位是慕容前辈的公子和千金。”

    铁雄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原来是慕容兄的一双儿女啊,恕老夫眼拙了,我与你们的父亲相交多年,却一直与你们无缘相见,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了。”说着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慕容雪和慕容百里,态度和蔼。

    听到铁雄的话,慕容雪站起身向铁雄鞠了一躬,没有说话。反倒是平时话并没有慕容雪多的慕容百里开口说道:“晚辈慕容百里,这是小妹慕容雪,见过铁前辈,我们常听家父提起前辈的事迹,实在万分钦佩。”

    铁雄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慕容百里和慕容雪坐下,然后转身看向了无心,收起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道:“恐怕你没时间吃这顿晚饭了。”

    无心愣了一下,淡淡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铁雄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的手下禀报,有人看见过你说的那个身穿戏服,脸蒙黑纱的人在京城出现过。”

    “在哪儿?”无心睁大了眼睛,急切的问道。

    “我已经派人将此人带到了城西的一处废园,特地前来带你去一同询问。”铁雄四下看了看,小心翼翼的说道。

    无心点了点头,转身看着坐在一旁的南宫楚,郑重的说道:“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们留在这里,哪儿也别去,一切小心。”说着眼神向如意的方向移动了一下,示意南宫楚照顾好如意。

    南宫楚听完无心的话,点了点头。虽然铁雄与无心之间的对话声音很低,但是作为南宫楚这样的高手,仍然依稀可以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同样听清这段话的,除了南宫楚,还有坐在一旁的慕容百里。

    很快,无心便与铁雄一起离开了客栈。剩下的四人默不作声,草草的吃了几口饭菜,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大概是随着无心的突然离开,众人都已经没有了吃饭的兴致。

    就在众人各自回房不久后,一间房间的后窗突然被轻轻打开,一条人影翻窗而出,瞬间没入了街道一旁的小巷之中。由于此时正是晚饭时分,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突然从窗户上跳出来的人影。

    可是有一个人却发现了,就在那条人影翻出后窗的瞬间,旁边的一间屋子的窗口站着一个人,正消无声息的看着那条人影消失在一条巷子里,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站在窗口的人,正是南宫楚。

    “他去哪儿了?出了什么事?”坐在桌前的如意缓缓的问道,又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站在窗边的南宫楚。

    南宫楚看着人烟稀少的街道,看着那条人影消失的方向,缓缓的说道:“没事,大概是铁雄发现了什么线索吧。”他并没有说出无心与铁雄之间对话的内容,也没有说出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无心离开之后南宫楚就来到了如意的房间,谎称一个人在自己房间待着无聊,实际是故意留在如意的房间保护如意。

    无心走之前曾暗示他要照顾好如意,而且神态谨慎,好像是在暗中告诉他,危险就在身边,他一开始并没有全都明白,可是看到刚才的那条人影,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