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八十七章 偶遇
    越与众不同的人身边,好像越能聚集一些异性,因为他们天生就带着一丝不一样的气质,有时候甚至就像犯了桃花一样,总会有不同的女人投怀送抱。可是有时候身边的女人多了,却未必是一件好事,总会让人头疼。

    当铁雄听完整件事情的叙述之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没想到红羽竟然找去了幻城,更没想到对方竟然杀了上官云杰。他与上官云杰有过一面之缘,甚至曾经并肩作战过,他能够看得出来上官云杰和无心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也能够从无心的脸上看得出此事对无心的打击很大。

    “能如此轻松的就杀掉上官,想必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铁雄凝重的说道,他了解上官云杰的实力,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杀了上官云杰,那对方绝对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

    “对方是一个使鞭的绝顶高手。”如意这时候缓缓的说道,她是唯一一个亲眼目睹那场实力相差悬殊的厮杀的人,对方的实力她最了解。

    铁雄听了如意的话,眼睛一眯,疑惑的说道:“若要说道江湖中使鞭的高手,那除了江城慕容堂,江湖中谁还敢说自己是使鞭的高手?”他与慕容堂堂主慕容千鹤相交多年,他敢说江湖中没有一个人能将一把鞭子使得如慕容千鹤那般出神入化,但是他不相信慕容千鹤就是那个深不可测的凶手。

    听到铁雄的话,无心突然眉头紧皱,好像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沙哑着嗓子说道:“我好像知道凶手是谁了。”他想起了在大漠客栈中遇到的那个深不可测的高手,那人曾经三番俩次的对慕容雪手下留情,绝对和慕容堂有什么渊源,还有那个温文尔雅但却让他看不透的慕容百里。

    听到无心的话,在场的三人都疑惑的看向了无心,不明白无心的意思,不过无心好像并没有打算说出凶手的名字,也许他还不能够十分确定。铁雄看着无心缓缓的问道:“你们觉得此人现在就在这京城之中?”

    “我的手下报告说近几天曾经发现一个与凶手同样打扮的人出现在京城里。”如意缓缓说道,说实话,她也不是很有把握凶手就在京城之中。

    铁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让六扇门的人这几天多多留意的,如果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们。”说完便急匆匆的返回了六扇门,他早已将无心的事当做了自己的事。

    铁雄离开之后,无心三人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就等着铁雄能够早点查出凶手的消息。在这京城之中,想要查出一个人,没有人能比六扇门的人更快。

    三个人围坐在无心的房间内,一言不发,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过了一会儿,无心站起身,一声不吭的向外走去,也许是因为屋里的气氛让他原本就压抑的心情更加的喘不过气来吧。

    看到无心要出去,如意急忙站了起来,紧走俩步,跟在了无心的身后,可是无心却出言制止了如意。

    “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别跟着我。”无心淡淡的说道,沙哑的嗓音虽然平淡,但是却不容拒绝。

    如意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无心却已经推门而去。看着无心略显孤单的背影,如意紧咬着嘴唇,眼眶中不自觉的有眼泪在打转,她从来没有见过无心如此失魂落魄过,好像一夜之间瘦了很多,话变得更少了。

    看到无心的变化,她从心里感到心疼,她知道上官云杰的死给无心心里带来了多大的打击,就好像自己亲眼目睹上官云杰死在自己面前一样,可是对于无心来说,可能那份兄弟之情比自己的感受要来的更加的强烈和痛苦。

    “放心吧,他会好起来的。”南宫楚这时候开口说道,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忍,虽然上官云杰的死也让他心里有一丝兔死狐悲的悲痛,但是相比如意日渐憔悴的样子,更让他担忧和心疼。

    无心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脑海里不停回忆着从刚到幻城的时候与上官云杰的相识,然后慢慢变成了朋友,兄弟,还有他们共同经历的那些事情。

    一段段的回忆恍如昨日,历历在目,可是如今那个总是跟自己嬉笑打闹的人却已经离开了人世,阴阳俩隔。

    对于一个曾经失去过亲人的人来说,上官云杰的离开再一次撕开了他心底那块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疤,让他再一次经历了那种痛彻心扉的失去。

    “喂!”一声刺耳的惊呼从前方传来,叫声中透着一丝惊喜和欢快,听起来有一丝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无心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离着老远就向他冲了过来。

    是慕容雪,那个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的大小姐。跟在她身后的,正是她的哥哥,也是未来慕容堂堂主人选,当今堂主的义子,慕容百里。

    慕容雪跑到无心的身边,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在京城啊?什么时候来的啊?上次为什么不告而别啊?”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再次遇到无心的喜悦之情全都洋溢在脸上。无心上次在慕容堂的不告而别着实让她郁闷了好久,甚至直到昨天还在耿耿于怀,可是如今再次见到无心,却将之前的不快早就抛到了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无心就好像没有听到慕容雪的话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站在慕容雪身后同样不甘示弱的看着无心的慕容百里,唯一的区别是此时的无心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一丝杀气,而对面的慕容百里却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嘴角带着一丝善意的微笑。

    那丝微笑,就好像是胜利者的嘲笑一样,至少在无心的心里是这样的感觉。

    “我问你话呢,听见没有?”慕容雪伸手在无心的眼前晃了晃,一脸的埋怨之色,好像对于无心的冷漠有点不快。

    无心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慕容百里的身上收了回来,看着慕容雪,淡淡的说道:“你的问题太多了,那你怎么到京城来了?”他现在没心情一一解释慕容雪连珠炮一样的问题。

    慕容雪并没有觉察出无心与自己的哥哥之间那一丝似有似无的暗流涌动,听到无心的问话,笑着说道:“来玩啊,我大哥喜欢戏曲,每年都会来京城几天,到京城的各大戏班听一听。”

    无心听到这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闪,似有似无的瞟了一眼慕容百里,淡淡的说道:“是吗?”

    慕容雪点了点头,与无心再次相遇的喜悦之情显露在眉宇之间。她并没有发现无心此时身上的那丝不同于往日的感觉,自顾自的沉浸在喜悦当中。

    知道无心已经找好了客栈,慕容雪死缠烂打的让慕容百里将他们这几天一直住着的客栈的房间退掉,改住到无心所住的客栈,慕容百里本来想要拒绝,可是抵不住慕容雪无休止的纠缠,最后只能勉强答应。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正是午饭时间,可是如意和南宫楚却看着面前桌上的饭菜发着呆,如意在等无心回来,希望等无心回来一起吃。如意不吃,南宫楚自然也不好先动筷子,所以二人只能静静地等在房间里,闻着饭菜中飘荡而出的香味。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无心,身后跟着慕容雪和慕容百里二人,他们已经将行李收拾好,带到了这家客栈之中。

    看到无心回来,如意长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可是看到站在无心旁边貌美如花的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的时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了一丝戒备之意,缓缓的开口问道:“她是谁?”她只问“她是谁”,而不是“他们”是谁,显然他更在意站在无心身边的女孩。

    “一个朋友。”无心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缓缓的走到桌边坐下,好像并不想多说什么。

    看到无心坐下,慕容雪连忙跟着过来,站在无心和如意中间,看着如意,笑着说道:“你好,我叫慕容雪。”说着便将手中的行李放在一旁,坐在了无心的旁边,好像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

    如意瞪了无心一眼,悻悻的坐下,脸上有一丝不快。还没等她拿起面前的筷子,就听到慕容雪又开口谈起了她与无心的相识,以及共同经历的事,诸如大漠客栈和龙城发生的那些事,还时不时的抱怨无心的不辞而别。

    南宫楚看着侃侃而谈的慕容雪,再看看脸色越来越差的如意,不禁摇了摇头,向一直站在一旁的慕容百里点头示意了一下,让慕容百里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看不出你还是个到处留情的情种啊?桃花盛开啊?”如意瞪着无心,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然后一把将筷子扔下,边站起身向外走去,边不耐烦的说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说完摔门而去,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她怎么了啊?”慕容雪疑惑的看了看无心,又看了看一旁的南宫楚,开口问道,好像不明白如意为什么突然摔门而去,但是嘴角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的笑容。

    可是并没有人打算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好像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容百里突然站了起来,将慕容雪放在一旁的行李拿了起来,拉着慕容雪的胳膊说道:“我们回自己房间吧,别在这里打扰人家。”

    说着就将慕容雪强行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向外拽去。慕容雪并不想离开,几次想挣脱慕容百里的手,可是还是被慕容百里硬生生拽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无心和南宫楚二人。南宫楚看着一脸愁容的无心,缓缓的说道:“她一口东西都没吃,一直在等你回来。”

    对于这俩个突然被无心带回来的人,他并不想多问,他也不是瞎子,能够看得出来那个叫做慕容雪的女孩对无心的态度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但他只是希望告诉无心,如意一直在牵挂着无心。

    无心叹了口气,缓缓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了俩步又停下脚步返了回来,拿起一只碗,将桌上的几道余温尚存的菜肴一样拨了一点,然后端着碗向如意的房间走去。

    另一间房间里,慕容百里看着一进屋就生气的坐在床上的慕容雪,缓缓的开口说道:“你知道那个女孩喜欢他对不对?”

    慕容雪瞪了慕容百里一眼,张口说道:“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原来她也早就看出了如意和无心之间的那一丝与众不同的感觉,只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着自己与无心之间的经历,其实就是想让如意误会。女人心,海底针。

    慕容百里温柔的说道:“你跟他不会有结果的,早晚他会让你伤心欲绝。”但是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嫉妒,甚至更像是一丝怨恨。

    慕容雪翻身趴在了床上,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再说了!”虽然她不肯承认,但是她心里明白,在见到无心身边的那个女孩的第一眼的时候,自己就好像已经没有了机会。埋在双臂之间的眼角,一滴眼泪缓缓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