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八十五章 晴天霹雳
    人生在世,总会有很多东西是来之不易的,更是值得去珍惜的,有些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也有一些却是虚幻的,但却能够切身感受到的,譬如亲情,友情。

    虽然你总是诉说着它们对你来说有多么多么的重要,但也许只有当你失去的那一刻,你才能真正的明白它对你到底有多深的意义,尤其是对于一个原本就很孤独的人。珍惜身边拥有的,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责任。

    这个冬天,大雪就像是约好的一样,到处都在下着,包括一些人迹罕至,甚至毫无生机的地方。老天就像不知疲倦一样,催赶着一片片的雪花,落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好像在告诉每一寸地方,冬天来了。

    在一处悬崖峭壁之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望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山峰,深不见底的山涧,还没有面前洁白如雪的大地,好像不知道寒冷为何物,只是静静的站在风中,任黑色的衣摆在风中飞舞。

    如果此时出现一个女子,一定会爱上这位伫立风中,美如画一样的少年。可惜的是这里从来就不会有人来,因为这里是亡灵涧,是充满着死亡和亡灵的所在。而这个伫立风中的少年,正是消失了很久的无心,原来他回到了这里,这个曾经让他失去所有但却重生的地方。

    现在,他已经是时候再一次离开了,因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还有很多牵挂在远方。

    经过这一个月的静思,他已经从之前的疲惫和迷惘当中回过神来,重新焕发了精神。在这一个月里,他也将父亲留下的那本刀谱仔细研究了很多遍,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实力好像又有了一次质的飞跃,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身体里那股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也许,那是父亲赋予在那本刀谱之中的精神。

    高耸入云的顶峰之上,一座刻着“亡灵涧”三个字的石碑静静地立在杂草之中,如果不仔细看,也许根本发现不了它。因为石碑上的那三个字已经逐渐变得模糊,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预示着它已经不止经历了一个冬天。

    一个身影,缓缓的顺着狭窄的小路,向山下走去,没有犹豫,走的很坚决。但是风中依稀传来的沉重的脚步声,好像在告诉这里的一草一木,他怀念这里,舍不得这里。

    这个人,就是已经准备再次启程的无心,手中依旧握着那把从未离身的刀,头依旧微微低着,但却多了那么一丝沉静,变得不再像从前……

    乌镇,是一座很小,但却很古朴的小镇,这里虽然人少,但人们的生活却并不枯燥,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都有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亲人。最重要的是,很少有外人来打扰。但是今天的乌镇,好像并不像以往那么的平静,因为这里来了陌生人,而且不止一个。

    一群穿着怪异的人,游走在街上,不停的询问着偶尔路过的行人和街道俩边并不拥挤的店铺,好像在打听着什么。善良的乌镇人并没有见过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更没有见过他们的打扮,可是有一个人却注意到了。

    而这个注意到的人,也只不过是一个过路的,并不属于这里,对乌镇来说,他也只是一个外人。

    这个人就坐在街边的一家小酒楼里,正在独自饮着杯中的美酒,好像酒量很好。他已经注视了那群人很久,也喝了很久,但却没有丝毫醉意,也许是因为他喝的这酒实在太过美味了吧。

    这人穿着一身花哨但却不会显得太过浮夸的衣服,留着一头长发,嘴角带着一丝善意的微笑,虽然他的样子根本和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但是人们好像并没有多少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都在注视着那群已经在外面停留了很久的黑衣人,也许是因为相比这群人,这个同样陌生的青年嘴角那一丝善意的微笑更让人放心吧。

    这伙人全都身披一件黑色的披风,连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全都戴在头上,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但是看着他们与路人手舞足蹈的样子,大概是在找什么人。隐约可以听到他们好像在打听一个年龄不大的人,一个同样奇装异服的人。

    当坐在小酒楼中的那个青年隐约听到那伙人口中形容的这个人的穿着外貌的时候,突然皱起了眉头,不过转瞬就眉头舒展,嘴角露出了一丝笃定的笑意。右手中一直握着的一把折扇突然打开,轻轻的摇着,好像觉得这漫天雪花的季节还不够寒冷。

    而那把展开的折扇上面,写着俩个字,“南宫”。原来这个人正是知道无心失踪之后出来寻找无心下落的南宫楚,可是当他追到这里的时候,却再没有任何踪迹可寻,无心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线索,也没有人见过他。

    大概那伙黑衣人得到的答案也是相同的,已经不再逢人就问,显得有些烦躁和沮丧。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跑了过来,附在其中一个貌似带头的黑衣人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然后就看到带头黑衣人急忙带人向街道另一侧走去,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惊喜之色。

    南宫楚愣了一下,稍微迟疑了一会儿,起身走出了酒楼,远远的跟在了那伙人的身后,紧紧尾随着。

    街道上人烟稀少,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只见那伙黑衣人越走越快,好像生怕错过什么,在狭窄的小巷之中来回的穿梭着,寻找着什么。

    不一会儿,在经过幽深的巷子之后,一个小小的茶摊出现在了巷子口。茶摊上坐着一个人,正在低头缓缓的喝着茶,同样的一身黑衣打扮,但却与这伙黑衣人所穿不同,而且只是一个人。

    当隐藏在不远处的南宫楚透过黑衣人群人缝之中看到那个独自坐在茶摊上的人的时候,嘴角再次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而且笑得更加的灿烂。

    黑衣人群只停留了一会儿,就立刻快步走了出去,很快围住了那个独自坐在茶摊之上低头喝茶的黑衣人,并且纷纷亮出了兵器,神情戒备。

    可是那个喝茶的黑衣人却好像没有看到这群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依然微微的低着头,缓缓的品着茶杯之中那算不上名贵的茶水,但却喝的津津有味。

    “你叫什么名字?把头抬起来!”那个带头的黑衣人看着低头喝茶的黑衣人,沉声说道。可是喝茶的黑衣人却并没有理会,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根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我在问你话呢!”带头黑衣人看到无心无动于衷,脸色沉了下来,再次大声说道,这次提高了嗓门,估计任何人都能听到了,除非是聋子。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几位客官也是从外地来的吧?来的都是客,请坐吧,我给你们上茶。”茶摊的老板亲切的说道,嘴角带着一丝慈祥的微笑。这是一个老妇人,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妇人,虽然她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她的耳朵好使,已经听出又来了很多人,多到她这个小小的茶铺几乎已经坐不下了。

    老太太说着,走到了旁边的另一张桌子旁,闭着双眼,摸索着将几只茶碗放在桌子上,慢慢将茶水倒入碗中,虽然稍显不便,但已经尽力,这个茶摊是她最重要的生活来源,也是唯一能支撑她活下去的全部。

    带头的黑衣人看着这个来回在眼前晃悠的老妇人,一脸的厌烦,没想到没遇到聋子却遇到了一个瞎子。不满的一把抓住老妇人的胳膊,想将这个碍眼的老妇人拉到一边。可是却突然觉得喉咙一紧,一件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咽喉之处。

    原本低头喝茶的黑衣人已经抬起了头,冷冷的盯着带头黑衣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你可以不让我喝茶,但你不能伤害为我沏茶的人。”一把通体黝黑的刀握在他的手里,正抵在带头黑衣人的咽喉上,虽然刀未出鞘,但是杀气已然弥漫。

    “是他!就是他!”这时候,黑衣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指着刚才还独自饮茶的那个黑衣人惊呼道,他好像已经认出了此时拿刀抵着自己头领的那名黑衣人的身份。

    “闭嘴!”带头黑衣人听到手下的惊呼,连忙出言呵斥道,一个劲的使着眼色,好像生怕那个手下多说一句。实际上他自己也已经认出了坐在桌前的黑衣少年,手下此时的惊呼无疑是促使对方先下手为强杀了自己。

    没错,这个刚才还在低头饮茶的黑衣人,正是刚刚离开亡灵涧的无心,这里是离开亡灵涧的必经之路,原本是想在这里歇歇脚,喝口茶,可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找自己找到这里。

    “我不想让你们的血弄脏了这里,赶紧滚,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无心收回了抵在带头黑衣人咽喉的刀,淡淡的说道,好像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也许面前的这几个人对他来说,实在不值得出手。

    “好好好,您继续喝茶,打扰了,打扰了。”带头黑衣人突然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放开了抓着的老妇人,急忙向一旁闪开,一脸的奉承。

    无心不再理会这伙人,低头开始继续喝茶。可是就在带头黑衣人刚刚躲开无心的攻击范围的时候,突然使了个眼色,率先将手中的刀拔了出来,狠狠向无心后脑砍去!可他觉得所谓的攻击范围,只是他盲目的无知而已。

    就在带头黑衣人的刀即将砍在无心后脑的时候,原本被无心收回的那把刀却突然再一次闪电般刺出,准确无误的刺进了带头黑衣人的咽喉!快如闪电!

    只见带头黑衣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已经俩眼发直,口吐鲜血,挣扎着向后栽倒。对于一个想对一个失明的老妇人动手的人,没什么值得怜悯。

    剩余的黑衣人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大惊失色,正要集体冲向无心,却突然从巷子口飞出无数根银针,瞬间刺中了他们周身要穴,手中的兵器纷纷落地,挣扎着倒在了地上,面色痛苦,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发出声来。

    然后就看到南宫楚面带微笑的从巷子里走了出来,走到无心的桌前,缓缓的坐下,好像身边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无心看到南宫楚的出现,好像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微微的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南宫楚看到无心如此平静,微微感到一丝意外,带着一丝笑容,缓缓的问道:“你知道我要来?”他原本以为无心见到自己之后多少会有些惊讶,可是没有。

    “你不是已经偷看了很久了么。”无心淡淡的说道。

    听到无心的回答,南宫楚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收起了笑容,正襟危坐,正视着无心说道:“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一直四处找你,大家都在担心你,不过,现在有一个坏消息,希望你听了之后能够冷静。”说着微微皱起了眉头,一脸的凝重。

    无心没有抬头,又为自己填了一杯茶,淡淡的说道:“什么事?”然后端起茶杯,向嘴边移去。

    “上官云杰,死了。”南宫楚咬着牙,低声说道,面色带着一丝痛苦,虽然他与无心,上官云杰等人相识并不久,但是十分佩服他们的为人,所以早就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听到南宫楚的话,无心的身体猛烈的震了一下,原本移到嘴边的茶杯也突然脱手,摔在了桌子上,茶水洒了一桌,一地,然后猛地抬起头,盯着南宫楚的眼睛,冷冷的问道:“你再说一遍!”

    南宫楚看着无心,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上官云杰,死了。”说完低下了头,不敢看无心的眼睛,他不忍看到无心听到这个噩耗之后崩溃的样子,他知道上官云杰是无心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无心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低下头的南宫楚,脸色更加的苍白,呼吸急促,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浑身颤抖。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南宫楚的样子告诉他,南宫楚并没有撒谎。

    上官云杰死了?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无心好像中了一记晴天霹雳一样,脑袋“嗡”的响了一下,整个人都惊呆了,顿时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