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七十九章 引蛇出洞
    想要让猎人现身,那就必须有足够诱惑力的猎物出现,诱惑不只是动物无法抵抗,就连人也是一样,只要有足够多的诱惑,聪明如人也会被牵着鼻子走,这就是人性,宁可犯错,也不会错过。

    当慕容雪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无心已经不在了,空荡的房间只留下一封简短的书信作为告别。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慕容雪陷入了沉默,显然她还没有做好与无心分别的准备。

    其实无心本不愿招呼都不打就这样突然离开,于情于理都显得有些不太妥当,至少应该和慕容千鹤说一声再走也不迟,可是无心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他知道如果当面辞行,慕容千鹤必定还会挽留自己多住些时日,他也知道慕容雪一定会缠着自己。

    他不是傻子,根据这一路上发生的事,他已经能够感觉出来慕容雪对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并没有说破,因为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人,再也装不下别人,一段注定没有结局的故事,又何必太早知道结局,这对慕容雪来说未免太过残忍。也许不告而别,应该是离开的最好方式。

    宣州城的街道上,一个摆在路边的茶摊上,坐着一个人,一个到哪儿都会引得路人侧目的人。一身黑色的斗篷,紧紧的包裹着身躯,一把黝黑的长刀紧紧的握在手里,垂在身体的一侧。桌上放着一个简单的包裹,一份茶点,一壶热茶。

    杯中的茶水不断的冒着热气,好像在诉说着越来越冷的天气。不知不觉,冬天已经到了,到了雪花即将纷飞的季节。

    这个浑身上下透着孤独的人,正是刚从江城而来的无心,他是来寻找谁是那个雇佣龙城双怪的人的,但是却并没有乔装打扮,隐藏行迹,反而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街面上,好像是故意让来往的行人都能看见,他好像从来都是那么的特别。

    唯一不同的是,从来不带行李的他,此刻面前的桌子上竟然放着一个包裹,一个与慕容雪装金丝铠甲一样的包裹。

    无心并没有理会身边时不时驻足观望的行人,以及那些人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自顾自的喝着热茶,吃着茶点。

    在这样的一个早晨,能喝上一口热茶,吃上一口味道还算不错的茶点,对无心来说,已经足够踏实,他已经心满意足。

    时近午时的时候,无心出现在了一家当铺的门口,停顿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

    当铺的伙计看到有客人上门,殷勤的打着招呼,面带微笑的问道:“客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无心拎了拎手里的包裹,淡淡的说道:“我要当点东西。”嘴上说着,却没有想要将手里的包裹递给伙计的意思。

    伙计看着无心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尴尬的收回了停在半空的那只手,笑着问道:“那请问您这包裹里装的是什么?打算当多少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客人来到当铺光说当东西却不让看货的。

    无心没有犹豫,淡淡的说道:“金丝铠甲,七十万两。”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伙计一眼,只是时不时的观察着周围,尤其是身后,好像担心突然有人出来抢夺一样。

    伙计一听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了声,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客官,我们这庙门太小,收不下你这宝物,您还是去别家吧。”说着自顾自得去忙自己的事去了,态度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热情。

    无心听了伙计的话,也并没有再说别的,转身向外走去,可是嘴角却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当铺的伙计看着无心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大概在他的心里,并没有过多的**去想知道无心手里的包裹是否真的装着什么金丝铠甲,单单听无心出的报价就知道无心可能只不过是个穷疯了的怪人。

    拿着一件破衣服出口就敢开出七十万两如此高的报价,简直是疯子。并不是如他所说的庙门太小,实际上这已经是宣州城最大的一家当铺,区区的七十万两也还是拿的出来的,问题是能不能再收回这七十万两,那就成了问题。

    毕竟这年月这样的人他们已经见多了,有的人甚至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的花瓶,硬说是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古董。

    一段司空见惯的插曲,就这样结束了,可是这个消息却渐渐在宣州城传开了,人们开始议论,不知道是哪个穷疯了的人竟然干了这么一件荒唐事。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有几个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已经开始在城里寻找这个号称带着几十万两价值的金丝铠甲的人。

    此时的无心已经找了一家酒楼,要了一个房间,正坐在二楼的雅座里喝着茶,时不时的透过身边的窗户望一望楼下,又时不时的看一眼楼梯口,好像在等人。

    面前的桌子上依旧是一壶热茶,一个茶杯,简单,却并不显得单调,好像他的这身装扮,这份气质,跟面前的茶壶茶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浑然天成。

    就在这时,楼梯口出现了三个人,同样的一身劲装,手里都握着兵器,上来用目光扫了一圈之后,径直向无心走来。无心等的人,终于来了。

    “兄弟,听说你拥有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打算出价七十万两,不知可否让我们一睹为快?”其中一个年级稍大的人来到无心身边之后,开口说道。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桌上的那个包裹,眼神中有一丝莫名的兴奋。

    无心低着头,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付了钱才能看。”无心并没有抬头看这三个人,光听他们走路的声音,就觉得应该不是他真正想等的人。

    “既然出价那么高,怎么也得让我们看一看真假吧?”另一个人这时候插口说道,好像对无心的拒绝有点不可理解。

    无心缓缓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信可以离开。”他好像并不想与这几个人过多的纠缠,或许只是因为真正的买主还没有出现。

    三个人听了无心的话,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渐渐的开始不满,相视一眼,正打算有所动作,却听到楼梯口再一次传来一个声音。

    “既然你们并不是真心想要,又何必强人所难?”随着话音,楼梯口出现了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奢华的翩翩公子,身后那几个人像是他的随从。

    看到这个年轻人的出现,最开始的那三个人瞪了无心一眼,转身离开了,好像认识新来的这个人,并不想得罪。

    无心看了一眼这个翩翩公子,眼神中露出一丝喜色,这也许才是他一直等着的人,终于来了一个上得了台面的人。

    这位公子哥走到无心的面前,抱了抱拳,缓缓的说道:“这位兄台,不知道在下可否坐下来说话?”态度温和,温文尔雅,看样子是一位饱读圣贤书的人。

    无心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依然自顾自的喝着茶,好像并没有想要主动开口搭话。

    这位公子哥笑了笑,坐在了无心的对面,几个随从站在了他的身后,一字排开。看了看一旁的那个包裹,公子哥缓缓说道:“在下季如风,请问兄台怎么称呼?”一口一个兄台的叫着,好像在刻意拉近着与无心的距离,可是无心却并没有想与他套近乎的意思。

    只见无心看了一眼自称季如风的公子哥,淡淡的说道:“七十万两卖的是包裹中的东西,并不是我的名字。”显然,他并没有打算说出自己的名字,言下之意是在告诉对方,只谈生意。

    季如风略显尴尬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在下实在不明白阁下既然是来谈生意,却为何不让买主验货?莫非是有什么隐情?或者包裹里装的原本就不是宝贝?”说着这些的同时,目不转睛的看着无心的表情,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不是真正的买主,看了岂不是白看?就怕看了之后心生邪念。”无心淡淡的说道,言外之意是指担心有些心怀叵测之人心生抢夺之意。

    季如风无奈的笑了笑,缓缓说道:“兄台多虑了,我季如风虽然并不一定光明磊落,但绝不会有任何宵小所为,如果兄台担心这里人多眼杂,可以随我一同去我府上,保证不会有任何闲杂人等打扰….”

    说着扫了一眼酒楼,接着说道:“况且这里鱼龙混杂,难免有一些心怀不轨之人。顺便说一下,我就是您刚才去的那家当铺的少东家,如果你说的宝贝确实价值连城,我可以做主替当铺收下。”

    无心看着季如风,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他也想看看,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人。

    于是,无心便同季如风一起,来到了季家。

    季家是当地的富商,手底下不仅管理着几家当铺,还有酒楼客栈,称得上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家。

    季如风很好客,将无心视作上宾,一到季府,就命下人端茶倒水,拿来了各式点心,并安排了客房,要求无心住在季府,不知道是与无心一见如故,还是心系无心手里的金丝铠甲。

    可是无心拒绝了,他之所以答应季如风来季府看看,并不是因为像季如风说的那样,待在酒楼不安全,而是想到季府看一看到底是不是自己一直找的人,可是来了之后就明白了,季府并不是雇佣龙城双怪的人,因为季府上下没有一个人看起来像是江湖上的,真的只是普通的商人。

    当季如风再次要求验货的时候,无心依然选择了拒绝,因为他已经确定季家不是自己想要寻找的买家。不过为了让季如风的面子上好过一点,只是蜿蜒谢绝了,稍坐了片刻就打算离开了。

    季如风见无心执意要走,并没有强加阻拦,只是无奈的说道:“既然兄台要走,如风也不好阻拦,只是在下实在想不通兄台到底想把手中的宝贝卖给何人?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季家出不起区区的几十万两,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看起来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中了无心手中的金丝铠甲,虽然至今还未看过一眼。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既然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当然也要寻得一位有缘之人,别无他意。”他看得出来,季家上下都只是普通人,不像是参与江湖之事的人,季如风更是一个性情中人,喜欢结交朋友。

    季如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却欲言又止了,没有再阻拦,不过声称明日还会去酒楼与无心会面,陪无心一起等待那位真正的有缘人。

    无心没有拒绝,也不好再拒绝,然后就离开了季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