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七十八章 临别赠言
    世间没有小事,平凡事,任何一件事的背后都有各自的因果关系,甚至不为外人所知道的隐情,永远不要认为你看到的一切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也许你看到的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别人想让你看到的影子。

    无心看着嬉笑打闹,像孩子一般的慕容雪,心里竟有一丝羡慕,因为那种亲人之间彼此的疼爱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有过,或者说从来都没有存留在他的记忆之中。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以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是越置身其中,越特别渴望拥有。

    这样的感觉让无心很不舒服,不再打扰别人兄妹团聚,一个人走出了客栈,缓缓的行走在人群中,看着来来往往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心里终于平静了许多,他还是习惯这样的孤独,不是喜欢,而是别无选择,命中注定。

    正当无心漫无目的的一个人游走在街头的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迎面向他走了过来,随手塞给他一张纸条,没有说话,然后直接与无心擦肩而过,消失在人流之中。无心努力在脑海中回忆着,但始终想不起来此人在哪儿见过,但他大概猜到了此人的来路。

    果然,他猜对了。当他打开纸条的时候,上面写着几行字,署名是蛇帮帮主夏海棠。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宝物既已寻回,想必尊下即将离开,为表示尊下承诺之爽快,特此奉上线索一条,龙城双怪受雇宣州城某人,来路未知,望对尊下有所帮助,后会有期。这是夏海棠送给无心的临别赠言,对无心可谓至关重要。

    看到这几行字,无心皱起了眉头。他确实没有想到简单的一次盗宝竟然幕后还有人指使,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夏海棠并没有说出雇佣龙城双怪的到底是什么人,只说此人在宣州城中,无心也猜不透对方的身份,不过联系到大漠客栈发生的事,他料想应该与红羽脱不开关系,但是如果是红羽,那他们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想从慕容雪手中夺走金丝铠甲,也许不只是因为金丝铠甲价值连城,能够刀枪不入。也许,红羽真正的目标是自己,但是具体的目的无心就不得而知了。

    走着走着,无心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上次来到龙城时候所住的那家客栈,只是现在已经逐渐凋零,没有什么客人,大概是因为这里以前死过人吧,虽然南宫楚当时第一时间处理了尸体,但是这里死过人的事最终还是人尽皆知了。

    无心不禁想起了当时的情况,敌人为了对付他,竟然绑架了林萱,想用林萱来威胁自己就范,差点酿成大错。

    红羽多次想对自己下手却都没有成功,慢慢的开始对付自己身边的人,这是最令无心担忧的,也是最不想发生的,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一个人离开幻城的原因,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让身边的人处于危险之中。

    可是无心明白,躲是躲不过的,自己最在乎什么人,红羽慢慢就会查出来,甚至有可能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只是还没有到那一步,但是如果一直没法杀了自己,那敌人早晚都会把矛头对准自己身边的,那是无心不允许发生的。

    唯一能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只能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跟红羽了结这段恩怨。想到这里,无心停下脚步,开始转身往回走,红羽的势力到底有多强大现在还未可知,自己要做的事还有太多,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回到客栈以后,慕容雪和慕容百里已经收拾好行李等在客栈门口。经过龙成双怪这么一闹,慕容雪已经没有了玩儿的心情,打算即可启程返回江城,而慕容百里好像也很着急,并没有打算多做停留。

    这正合无心之意,原本打算就此告别,可是慕容雪却强烈要求无心与他一同前往江城,声称要让她的父亲当面感谢无心从大漠到龙城的一路护送。慕容百里也说临行前慕容千鹤特意叮嘱,让他务必将无心请到龙城一叙。无心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这一次,无心没有骑马,而是与慕容兄妹二人一同坐到了马车里。一路上慕容雪一直在无心旁边叙说着自己和哥哥小时候发生的趣事,有欢笑,有眼泪,几乎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无心静静的听着,不停地点着头,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趣。

    这期间说到兴起的时候三人时不时会对视一眼,无心替慕容雪有这样的一个哥哥而感到高兴,同样也对慕容百里能这样疼爱自己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而心生敬佩。

    可是有几个瞬间无心发现,慕容百里好像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高兴,他的眼神里面,总有一丝略有略无的不满,甚至怨恨。时不时的会岔开话题,聊一些别的,可是聊完之后慕容雪却又回到了自己的事上,慕容百里的不满和怨恨好像就会更加强烈。

    长路漫漫,不知道走了多久,入夜时分,他们终于回到了江城,慕容千鹤已经带人等在了慕容府的门外,看到三人归来,一脸的笑容,甚是欣慰。

    慕容千鹤见到无心的第一刻,抱了抱拳,微笑着说道:“多谢无心少侠不厌其烦,亲自护送小女多日,这丫头一定给你惹了不少麻烦。”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态度诚恳。

    无心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前辈说笑了,朋友之托理当如此,前辈既然开口了,在下怎能拒绝。”

    慕容千鹤听到无心的话,愣了一下,疑惑地说道:“少侠的话老夫一时没有明白,你说的朋友之托是?”

    无心看到慕容千鹤的疑惑,好像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缓缓说道:“不是您让令嫒到姑苏城找我,托我护送令嫒前去大漠的吗?”

    慕容千鹤一脸茫然,疑惑的说道:“没有啊,我原本是想让她等待她大哥回来一起去的,可是这丫头自己却偷偷溜了….”说道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边转身边严肃的说道:“雪儿?!”

    可是慕容雪早已一溜烟跑进了府里,没了踪影。慕容千鹤叹了口气,略带歉意的看着无心,表示很无奈。

    “没事。”无心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现在可以肯定,慕容雪是偷偷跑出去擅自以慕容千鹤的名义要求无心一同前往大漠的,也许知道这件事一回江城就会败露,所以刚跟慕容千鹤打过招呼就直接溜进了院子。

    稍作休息之后,慕容千鹤就命人准备了一桌宴席,一是庆祝一家人的团聚,二是为了对无心表达谢意,同时也是对慕容雪欺瞒无心之事表达歉意。一桌丰盛的饭菜,看了让人口水直流,无心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席间,无心看了慕容千鹤一眼,有意无意的问道:“听令公子说是您让他前去接应的令嫒?”

    慕容千鹤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没错,起先我并不知道这丫头竟然去找你了,以为她独自一人去了大漠,于是就命人飞鸽传书给百里,让他火速赶往大漠接应,省的这丫头到处惹是生非。”

    “爹!”慕容雪娇嗔了一声,好像对父亲这么说自己有点不高兴,板着脸,瞟了一眼无心,脸色微红,引得慕容千鹤一个劲摇头苦笑。

    “不过我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多亏了无心兄仗义援手,才让小妹幸免于难,慕容百里在此谢过了。”这时候慕容百里也说话了,端起酒杯示意要与无心共饮。

    无心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言重了,不过我从来不饮酒,只好以茶代酒了。”说着端起一杯茶,向慕容百里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

    照慕容千鹤所说,慕容百里并没有回到江城,而是直接前往接应,那为什么迟迟没有出现在大漠,可是事后又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龙城,恰好错过了大漠的混战和龙城双怪,来的也未免太迟,也太巧了。

    “那怎么行呢,无心兄帮了那么大的忙,必须要感谢,怎么能以茶代酒呢,况且今日是你我初次同坐一席,怎么也得喝点才是,除非是看不上我慕容百里。”慕容百里满脸笑容的说道,好像非得要跟无心共饮一杯酒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我真的不喝酒。”无心依旧淡淡的拒绝,不是他矫情,而是自从月牙镇那次之后无心就下定决心从此不再饮酒,从那之后就再没有喝过,而且也只喝过那么一次。

    可是慕容百里却依旧不依不饶,虽然态度诚恳,面带笑容,但是必须要无心喝一杯才肯罢休。

    “百里,好了,既然人家从来不饮酒,那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喝茶也是一样的。”慕容千鹤此时出言打起了圆场,示意慕容百里不要强人所难,他好像从来没见过自己的这个义子像今天这般执拗过。

    “就是,人家不能喝你就别勉强人家了,你要实在想喝的话我跟你喝。”慕容雪此时也站出来为无心说话了,说着端起了一杯酒向慕容百里示意。

    慕容百里笑着摆了摆手,仰头将端了半天的杯中酒一饮而尽,只是笑容略显尴尬和勉强。紧接着又连饮了好几杯,面色好像有点不快。

    慕容千鹤和慕容雪没有再说什么,不停招呼无心吃菜,期间慕容雪又在无心的耳边说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趣事,不停的掩嘴轻笑,与马车上一样,她又坐在了无心的旁边,喋喋不休的样子好像浑然忘记了身边的父亲和哥哥。

    可是无心注意到了慕容百里的反应,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差,一直闷不做声的喝着酒,菜也没有动几下。

    慕容千鹤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和无心有说有笑的样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转眼再向独自一人喝着闷酒的慕容百里看了看,不知不觉皱起了眉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其实很早之前就看出了慕容百里对自己的妹妹感情不一般,所以早就私下里暗示过慕容百里,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的暗示好像没有丝毫作用,不禁开始发愁,陷入了沉思。

    一次不算顺利的晚宴终于结束,众人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连日奔波了数日,大家都累了,只有慕容千鹤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夜深了依然亮着灯。

    无心回到客房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桌前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还有处处显示的疑点,以及慕容百里让人摸不透的反应,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不知不觉中觉得待在这里并不显得轻松,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谜团,心想自己好像应该走了,离开这里,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毕竟这里不是自己长待的地方,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至于那些谜团,他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夜,渐渐深了,慕容府陷入了一片宁静,慕容千鹤书房的灯也早已熄灭,大概也已经睡下。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突然从一间房间内一闪而出,掠过了墙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那间房间正是无心所待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