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七十五章 龙城疑云
    人怕出名猪怕壮,事实告诉世人永远不要让自己成为焦点,因为那必将使你成为被人关注的对象,不管走到哪里,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除了你看到的,不知道还有多少隐藏在暗中。可是有些人有些事却注定要成为焦点,逃也逃不掉。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酒楼商铺,看着从眼前掠过的这些熟悉的场景,无心的内心感慨良多,转眼大半年又过去了,这半年又不知不觉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的路,去过多少地方,好像已经忘记了疲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日子一天比一天变得凶险,路一天比一天变得艰难。

    龙城,这个熟悉的地方,无心再一次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上一次是跟林萱在一起,这次却换了一个人,唯一相同的是她们都是女孩。

    无心想起了曾经的那场大雨中的厮杀,想起了林萱,想起了蛇帮,当然还有那个神秘的蛇帮帮主,夏海棠。往事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原本他们只是路过龙城,无心只是想稍作休息之后就动身,想要早点将慕容雪护送回去,好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慕容雪来了之后就不想走了,执意要逗留俩天,声称自己并不着急回去,大概是被眼前从没见过的这番景象迷住了吧,产生了好奇之心。

    无心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俩间上房,打算遂了慕容雪的愿,在这里停留俩天,大概是个人都无法经得住慕容雪没完没了的软磨硬泡吧。

    稍作休息之后,慕容雪提出要出去走走,无心只能点头答应,因为他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慕容雪的喋喋不休了。

    走在拥挤的街道上,看着喧嚣的人群和俩侧生意红火的店铺,慕容雪左顾右盼,东跑西窜的,好像跟这个城市一样的忙碌。

    此时的她,再也没有了那份与生俱来的娇蛮,没有了故作深沉的严肃,好像一下子变回了那个原本属于她的青春少女,对周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不知道是真的被眼前的这些新奇的东西感化了,还是只因为身边跟了一个不一样的人。

    突然,一阵嘶鸣之声响起,打乱了原本喧嚣下的平静,紧接着人群开始骚乱,然后就看到一列马车疯了似得从街道的另一头飞驰而来,险些撞到了路上的行人。路人纷纷躲避,嘴里不停的抱怨这是哪家的马儿受到了惊吓。

    “小心!”正在东瞧西看的慕容雪突然对着马车驶来的方向惊叫了一声,一脸惊恐,然后风一样冲了过去。

    一个怀着身孕的妇女此时正跪在街道中央,眼看着就要被马车撞到。她是刚才人群骚乱的时候被身边躲闪的人群碰倒的,由于怀着身孕,身体不便,此时正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而一旁围观的众人却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大概是被飞驰的马车吓破了胆。

    慕容雪飞快的冲到了孕妇的身前,急忙扶起了她,迅速向街道一旁躲闪,眼看着马车已经到了眼前。

    就在这时,突然冲出一条人影,迎着飞驰的马车冲了上去,正是紧跟而来的无心。

    无心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烈马的缰绳,双脚灌输内劲,稳稳扎在地上,拧腰沉身,用力拉住了缰绳。

    只听那匹烈马再一次发出一声嘶鸣,前蹄高高抬起,可是无论它怎么挣扎,却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死死地被无心拉住。前冲的马车和慕容雪以及孕妇的身体几乎近在咫尺,要不是无心及时出现,恐怕真的就撞了上去。

    慕容雪看到无心拽住了马车,松了一口气,急忙回身查看孕妇的身体,焦急的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孩子没事吧?”此刻的她,身上竟好似泛着光,善良的人总是美好的。

    “没事,没事,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孕妇摇着头,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确定孕妇没事之后,慕容雪转身向马车走去,脸色阴沉。

    “喂!你们是怎么赶车的啊?!没看到路上都是行人吗?”慕容雪走到马车前,对着车厢大声的呵斥道,看来是真的生气了,也许是为孕妇刚才的那一幕感到担忧吧。可是马车上并没有车夫,也许是早就被受惊的烈马甩下了马车。

    慕容雪连着喊了好几遍,可是车厢内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没有人出来搭话。慕容雪气急之下直接走到车厢边,伸手拉开了挡在车厢门口的布帘,正要开口质问,张开的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愣了一会儿之后扭头向一旁的无心看去。

    无心也看到了车厢内的情况,车厢内根本就没有人,这是一辆没有车夫,没有主人的空马车,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受了什么样的惊吓?

    无心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转头向刚才被慕容雪救下的孕妇看去,不由得眼睛一眯,因为刚才那个惊慌失措的孕妇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刚才的那个孕妇呢?”慕容雪也发现了孕妇的消失,跑到路边询问围观的人群,有人指了指说已经离开了,可是人群中却再也找不到那个步幅蹒跚的孕妇的身影。

    突然,慕容雪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什么,脸色愈发的着急,紧接着看着无心说道:“糟了,铠甲不见了。”

    她说的铠甲,就是刚刚花了七十万两银票拍到手的金丝铠甲。刚才她的肩上一直挎着一个包裹,金丝铠甲就装在里面,而此时却已经不知去向,焦急的慕容雪一时变得一脸茫然。

    无心知道这是着了别人的道了,那辆马车根本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而那个孕妇也是有人故意假扮的,为的就是盗走慕容雪随身携带的金丝铠甲。刚才因为事发突然,二人并没有发现这竟然是对方的阴谋,看来对方早就盯上无心和慕容雪了。

    “怎么办?金丝铠甲要是被人偷走了,那我怎么跟我爹交代啊?”慕容雪眼巴巴的看着无心,委屈的说道,样子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没想到外表强悍的她,也有如此手足无措的时候。

    无心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车厢边,打量着那匹烈马的身上,然后发现马的臀部位置有一块还未干掉的血迹,凑近一看,发现在血迹覆盖下有一个像是被钝器击伤的伤口,看来是被人突然刺伤之后才受了惊吓而夺路狂奔。

    正在这时,从街道的另一头跑过来几名家丁打扮的大汉,跑到人群中的时候边向周围的群众道着歉,边合力将马车调转了方向,打算牵走。

    无心并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不是罪魁祸首,看现场的群众跟这些家丁的反应,他们应该互相都认识,说明这些家丁和马车都是来自城里某一家大户人家,对方不会那么傻,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

    看着家丁缓缓的牵走了马车,无心没有再停留,转过了身,向一条巷子深处走去,慕容雪也很快跟了上来,疑惑的问道:“去哪儿啊?不去追小偷吗?”

    无心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现在就是去追。”他已经想到了怎么查出小偷的方法,既然是在龙城地界发生的事,那就有必要找到这里的地头蛇问问清楚。他想到了一个人,蛇帮帮主夏海棠。

    凭借着存留在脑海里的那点模糊的记忆,无心带着慕容雪在迷宫一样的巷子里来回的打着转,他只跟铁雄来过一次,当时并没有想到说有一天还会到这里来,所以当时并没有留意这条路怎么走,现在只能凭借着记忆在巷子里向着蛇帮大概的方向寻找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座院子出现在眼前,无心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等他到达门口的时候,依旧被人给拦了下来,与此同时从身后的巷子口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同样打扮的人,将无心和慕容雪围在了中间。无心瞟了一眼身后出现的那些人,明白自己早就被盯上了。

    “这里是私人地方,请你们离开。”门口守卫中一个为首的人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无心和慕容雪说道。

    “我要见你们帮主。”无心没有理会对方的逐客令,淡淡的说道。

    那人听了无心的话,皱了皱眉头,冷笑了一声说道:“帮主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当这里是你家吗?你想见谁就见谁。”说着向周围的人摆了摆手,然后就看到那帮人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打算强行将无心和慕容雪请走。

    无心毫不理会对方的咄咄逼人,直接跨了俩步,来到了那人的面前,几乎已经贴在了那人的身上,盯着那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要么你带我进去,要么我自己进去,你自己选。”

    声音逐渐冰冷,已经不像开始那般客气,现在他没有时间跟这些人闲扯,那伙盗走金丝铠甲的人说不定得手之后早就离开了龙城,如果拖得时间越久,那就越不好追踪。

    那人看着无心惨白如雪的面颊还有带着一股杀气的眼神,咽了口口水,有点手足无措,闷不做声了,双腿好像钉在了地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正在这时,院里走出了一个中年人,看到门口的情景,急忙走了过来,伸手推开了挡在无心面前的那个守卫。

    “公子有什么事?”中年人抱了抱拳,看着无心问道。当他一出院子的时候,就认出了无心,上次无心和铁雄来的时候就是他带着进去的,虽然不一定能记得无心的样貌,但是这身装扮他是不会忘记的。

    “我有急事见你们帮主。”无心不再理会刚才与他对视的那名守卫,看着中年人认真的说道,他也认出了这名中年人。

    “请允许我进去通报一声。”中年人听完无心的话,试探性的问道,虽然他不愿意与无心之间发生冲突,但是同样也不敢擅自带外人直接进去找帮主,那是死罪。看到无心点了点头,中年人答应了一声,转身快速的走进了院子。

    过了不一会儿,中年人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站在院子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缓缓说道:“请。”

    无心点了点头,向慕容雪示意了一下,快步走了进去,跟在了中年人的身后,再次进入了蛇帮总部。

    等无心跟中年人走进院子后,一开始出言阻拦无心的那名守卫呆呆的看着门口喃喃自语的说道:“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如果他想动手,你早就已经成为了死人。”这时,院子里又走出来一个人,压着嗓子说道,他是刚才中年人出来的时候派过来的一名蛇帮的老人,中年人想让他暂时顶替那名目中无人的守卫头领。

    此人转身瞄了一眼已经渐渐远去的无心的背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好像想起了数月前那起发生在雨天的惨案。

    那名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守卫,听完来人的话,呆立在当场,开始庆幸自己刚才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