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七十四章 因为你是慕容雪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男女之间的情愫往往产生在一颦一笑,弹指一挥之间。有的人是共同经历过无数次的悲欢离合,最终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而有的人则是因为对方很简单的一个动作,甚至一句话就产生了爱慕之情,虽然平淡无奇,却同样海枯石烂。

    眼看着来人的拳头就要砸中自己的膝盖,无心来不及多想,急忙抽回了已经踢出一半的腿,同时身子向后退了一步,抽回的那条腿向后用力蹬地,凌空跃起,再次踢出一脚,狠狠踢向来人的脑袋,变招之快非常人所及。

    来人好像也不敢大意,悬在半空的身子突然向后旋转,紧接着同样的闪电般踢出一腿,迎向无心的攻势!

    “砰”的一声闷响,俩条腿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就好像一堵城墙浑然倒塌一样,听的人胆战心惊!然后就看到无心和那人同时向后翻了一个跟头,落在地上。

    无心冷冷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不速之客,这应该就是对方一直没有露面的高手了。只是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因为来人脸上蒙着一层黑纱,只知道这是一个穿着京剧戏服的男人,看不出年龄,不过看样子应该不大,身上透着一丝神秘和冷酷。

    无心在端详此人的时候,此人也在凝神注视着无心,好像对于无心的实力也有一丝惊讶,露在黑纱外的俩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他那一双冰冷的眼神。迟疑了片刻,此人突然再一次发动,闪电般向无心冲去。

    “看招!”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响起,只见慕容雪突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手里抓着早已从腰间抽出的皮鞭,狠狠的甩向了蒙面人!皮鞭带着呼啸的风声眨眼就到了蒙面人面前,好像誓要将蒙面人抽个皮开肉绽。

    无心没想到慕容雪会如此冲动,贸然出击,此时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急忙跟了过去。他知道慕容雪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么贸然的冲上去,后果不堪设想。

    蒙面人微微一侧身子,同时猛地伸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就将慕容雪挥来的皮鞭紧紧的抓在了手里,没等慕容雪反应过来,蒙面人用力一拽,只见慕容雪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向了蒙面人怀里的方向。

    就在这时,无心闪电般杀到,一把抓住了慕容雪的肩膀,拉住了慕容雪前冲的身体,同时手腕用力,将慕容雪再次向旁边推开,这一次直接将慕容雪推得跌了出去,摔倒在地。

    紧接着就看到红光大作,龙吟震天!无心拔刀了!

    血刀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闪电般袭向了蒙面人!蒙面人急忙松开原本握在手里的皮鞭,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因为无心的刀实在太快,一出即到。

    紧接着就看到蒙面人竟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迎向了无心手中血刀的刀锋!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如果被血刀击中,那他的手臂瞬间就会被一刀砍断!

    可是令无心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刀确实砍在了蒙面人的手上,蒙面人的手也确实硬接了无心的一刀。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料想的那样发展,蒙面人的手竟然毫发无损,只是因为无心的那一刀势大力沉,直接将蒙面人震得向后连退数步!

    没等无心反应过来,只见蒙面人借着后退之势,吹了一声口哨,飞快的跃向了来时的那扇窗户,迅速钻了出去,转眼没了踪影。

    “我去追!”人影突然一闪,独孤兰青也闪电般穿过了窗户,追了出去。

    原本与众多竞宝人混战在一起的那些马夫听到哨声,边打边退,迅速从客栈中撤了出去,翻身上了早就准备在门口的十几匹马,很快绝尘而去。

    来得快,去的也快,转眼就撤的一干二净,只是来的时候是十几个人,现在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剩下的都永远的躺在了血泊里,大部分都是伤在了独孤兰青的手上。

    无心看着血刀上残留的几滴鲜血,眉头紧皱,眉宇之间略显惊讶之色。蒙面人受伤了,但是他的手却没有被无心的血刀砍掉,自从血刀现身江湖以来,这还是第一个赤手空拳接下血刀一击的人。

    无心不相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信,一定是有什么蹊跷之处,可是现在想知道也无从知晓了,因为对方已经逃了。

    无心摇了摇头,暂时撇开了心中的疑虑,转身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慕容雪走去,刚才因为事发突然,无心使得力道有点大了,要不是慕容雪也是从小习武,估计早就被那一摔摔散架了。

    “没事吧?”无心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雪,淡淡的问道。

    慕容雪埋怨的瞪了无心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在帮你,你干嘛用那么大的力把我推开啊!想摔死我啊!”估计确实摔得有点重了,一脸的不高兴,可是她好像浑然不知刚才的境地有多么危险,她根本不是蒙面人的对手。

    慕容雪的话音刚落,无心突然冷声喝道:“下次别这么莽撞,别以为打败一些三流高手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了,遇到真正的高手你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说着皱着眉头瞪了慕容雪一眼,他是为慕容雪好,希望能够让慕容雪长点记性,毕竟自己不可能一直护着她。

    看到无心一脸的严肃,慕容雪知道无心生气了,愣了一下,吓得不敢出声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无心生气,她以为无心总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不会有其他表情,没想到无心生气的样子竟然这么可怕。

    大厅里剩下的人们开始收拾残局,原本面和心不合的他们在经历过一次同生共死之后好像突然变得亲近了许多,互相搀扶着坐下,有些没有受伤的人开始在地上的尸体之间寻找生还者。

    虽然那群马夫由于独孤兰青的加入折损大半,但是依旧有不少的竞宝江湖人死在了对方的手里。没想到原本只是一次竞宝,到最后不但宝物没有带回去,连命也搭在了这里。

    “他,他就是血刀无心。”

    “就那个死神少年?”

    “没错,我见过他,今天多亏了他和那个老者了。”

    当一切平静下来以后,人群中开始有人议论纷纷,都在庆幸着大难不死。显然确实有人认出了无心,但是没有人认出那个突然出现的老者就是独孤兰青,独孤兰青虽然名动江湖,但是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不认识也正常。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原本筋疲力尽的众人看到又有人进来,吓得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好像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完全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定睛看去,才知道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追出去的那名突然出现的老者,独孤兰青。

    看到独孤兰青这么快返回,无心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估计独孤兰青并没有追到蒙面人,甚至连手都没交上。刚才那人的实力几乎是与无心交手的人中实力最强的,甚至与当初的金刀客裘万不相上下。

    “没追到,此人早就在窗下准备了一匹快马,虽然我极力去追,但还是被他跑了。”独孤兰青看着无心,连连摇着头说道,好像很沮丧。

    这话无心听了还好,如若换了别人,估计早就按捺不住了,有几个人的轻功能和快马相比的,在别人眼里必定会被当做是独孤兰青故意在吹嘘自己。

    无心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是一场原本就设计好了的竞宝大会,劫财只是次要的,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劫持这些人,最终降服,或者杀掉,以此来削弱江湖各派的实力。”他终于相信了独孤兰青昨天夜里的话,知道这是一次阴谋。

    这是一招一箭三雕的诡计,如果这些人愿意臣服,那对方就平白多了这么多江湖好手,而且顺带得了这么多宝物,如果无法降服,那杀掉这些人势必是对江湖各派的一个沉重打击。

    “哼,要不是现在的各门各派只在乎自己的那点昭然若揭的私心,又岂会让红羽横行江湖十几年。自作孽,不可活。”独孤兰青冷哼了一声说道,好像对现如今江湖上的一些门派之争嗤之以鼻。

    无心笑了笑,没有说话。人心本就如此,总是自私的,只有在失去一切的时候往往才会幡然醒悟,可是到那时已经为时已晚,后悔莫及了。

    这时,那些幸存的江湖人士纷纷走到无心和独孤兰青身边,一同向二人抱拳行礼,说着各自感谢的话。说实话,要不是无心和独孤兰青插手,这些人恐怕早已经身首异处,人财俩空了。

    独孤兰青摆了摆手,不耐烦的的冷声说道:“不用给我戴高帽,你们好自为之吧。”说着向无心示意离开,然后率先向门口走去。

    无心摇了摇头,带着慕容雪也向客栈外走去,经过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尸体的时候,看到了几名马夫的尸体,从他们的咧开的衣领可以看到,他们里面都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那是红羽的标志。看到这里,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荒凉的大漠中,俩匹马向着中原的方向疾驰着,好像因为什么而兴奋着,不知疲倦。马上乘着一男一女。男的身披黑色的斗篷,紧紧的包裹着身体,好像生怕炽热的阳光灼伤那苍白如雪的皮肤。女的身着紫色劲装,样貌出众,马上的英姿竟似透着一股男人般的豪放。

    “你为什么愿意跟我跑这一趟,还几次三番的救我?”女孩边抓着手里的缰绳,边扭头看着一旁并驾齐驱的少年大声问道。

    少年没有思索,提高了嗓门,淡淡的说道:“因为你是慕容雪。”

    话音刚落,用力一夹胯下的快马,如离弦之箭一样绝尘而去,好像沉醉于这样肆无忌惮驰骋的快感。

    听到少年的这句话,女孩愣了一下,眼神竟似痴了,忘记了此刻应该快马加鞭的跟上少年,只是痴痴的望着少年绝尘而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笑容。

    其实少年还有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你是慕容千鹤的女儿,而慕容千鹤恰好又是我的朋友。他并没有在意这句话说的是否完整,只是随口说出了一个理由。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就此埋下了祸根,而他却浑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