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七十一章 大漠客栈
    是不是每一个将美女挡在身后的强大男人都会被称为英雄?英雄救美,好像一直都是浪漫爱情里惯有的桥段,更是人们闲暇之余津津乐道的谈资。但不是每一个人救美的英雄都是垂涎于美色,也并不是每一个这样的男人都愿意被人称之为英雄,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也许就只是单纯的为了让自己心安。

    当无心看到坐在邻桌的慕容雪的时候,脸上难掩一丝惊讶,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个略显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其实她才刚回慕容府不久,怎么慕容千鹤又放她出来了。

    那个带着熟悉笑容的熟悉面孔,就是慕容堂的千金,慕容雪。

    相比于无心的惊讶,慕容雪反倒显得轻松自然,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就好像早知道会在这里重逢一样,睁着俩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无心,面带笑意。

    “是不是很意外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我吧?算不算一个惊喜?”慕容雪突然古灵精怪的笑着问道,并且起身挪到了无心的这一桌,俩个人坐到了一起。原本在江城时候的那一份霸道突然消失不见,好像换了个人。

    其实她是特意来此地找无心的,原本慕容堂收到消息说无心在姑苏城,她就动身打算去姑苏城寻找,走到这里觉得口渴,打算歇一歇脚,没想到却遇见了正欲返程的无心。

    此时无心已经要了一壶茶开始低头喝上了,他只看了慕容雪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好像除了有一丝惊讶之外并不想说别的。

    但是慕容雪坐过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无心心里明白了,慕容雪是特意来找自己的,至于是不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那已经不重要了,慕容堂想要打探自己的行踪并不是难事,何况自己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但是慕容雪找到自己是为了什么,无心就无从知晓了。

    慕容雪看到无心并没有搭理自己,悻悻然的收起了略显尴尬的笑容,板着脸说道:“看来无心大侠是不欢迎我啊?那我走好了,顺便下次见了我爹跟他老人家提一句,他把人家当朋友,可是别人好像并没有那么想。”

    慕容雪边说着边偷偷观察着无心的动静,可是却一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好像是故意拿话激无心,想看看无心的反应。

    无心听了慕容雪的话,不禁摇了摇头,这才是这位大小姐的真实面貌啊。想了想说道:“是你父亲让你来找我的?”

    慕容雪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是啊,不过我爹说了,无心大侠是个大忙人,估计不会有时间,我想碰碰运气,所以就顺路过来找你了,不知道无心大侠有没有时间呢?”

    “什么事?”无心不理会慕容雪的故意调侃,淡淡的问道。

    慕容雪收起玩笑的神态,突然严肃了起来,缓缓的说道:“我要去关外一趟,三天之后关外有一场竞宝大会,我父亲听说会有一件金丝铠甲,所以想让我去买回来,可是那里估计会鱼龙混杂,我父亲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去,可是我哥最近外出没办法陪我一起去,他老人家最近也有事要忙,所以我就想到你了啊。”说完不经意间看了看无心的表情,看无心有什么反应。

    无心听了慕容雪的话,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像慕容雪说的那样,慕容千鹤是希望让自己陪着慕容雪前去关外,也许确实有那个想法,但是未必会好意思开口,也许只是跟慕容雪提过这个意思,但是慕容雪却当真了。

    他总觉得这件事十有**是慕容雪自己的主意。因为慕容雪刚才还说是顺路来找自己,可是无心知道,关外和姑苏城根本就不是一个方向,怎么可能顺路。

    看无心半天没动静,慕容雪抿了抿嘴唇,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看来你好像不太愿意,既然这样,那我只好自己去了,就不老你的大驾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茶铺,没有犹豫。

    无心苦笑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慕容雪的激将法并不讨人喜欢,但是她的目的却达到了,她说动无心了。

    先不说到底是不是慕容千鹤的意思,既然慕容雪找到了自己,说出了她的意思,如果无心不去,万一慕容雪真的出了什么事,慕容千鹤虽然不会怪罪到自己头上,但是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痛快。既然把慕容千鹤当朋友,那无心就不会袖手旁观。

    慕容雪的脚步还没有走远,就听到身后有一个人跟了上来。偷偷的瞟了一眼身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跟在慕容雪身后的,正是无心,他已经打算随着慕容雪去了,反正暂时他也没有什么要事,就当跟着慕容雪去看看热闹。

    大漠,总是一副荒凉的景象,人迹罕至,几十里,甚至几百里都见不到人烟,甚至连动物都很罕见。一眼望去,没有任何生机。如果你在大漠中突然迷失了方向,那么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不是渴死,就是饿死。

    俩天之后,无心和慕容雪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幸亏他们带了足够的口粮和水,连续俩日的奔波已经让俩个人筋疲力尽了。

    这是一家客栈,也是这方圆几百里唯一的一家客栈,名字叫做“金”,只有一个字,但却简单直接。因为这里的吃的,喝的,凡是这里卖的,价钱都贵的要死,几乎能赶上外面十倍几十倍的价格,所以这个“金”字倒也叫得贴切。

    明天就是竞宝大会了,客栈里已经挤满了人,都是为了这次的竞宝大会而来,大多都是江湖上上得了台面的人,不过也有一些本身就生长在关外的江湖客,样貌和行为举止和中原的江湖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大多都是长得异常生猛,说话的嗓门也大。

    听到又有人进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回过了头,看向了无心和慕容雪二人,不由得表情都变了样,大概是被慕容雪的样貌和无心的装扮惊讶到了。不过相比于无心的怪异,人们好像都将目光注视在了慕容雪的身上,因为美人总是到哪儿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有几个人看到无心之后便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这些人中有的人去过华山的武林大会,曾经见过无心,对于无心力战金刀客的的情景至今都记忆犹深,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无心。

    无心和慕容雪并没有理会客栈里这些人各式各样的眼神,径直走到了里面的柜台前,找到了这家客栈的主人,金老板。

    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肥的流油的中年人,穿着一件用金丝秀成的长袍,挺着一个大肚子,笑得嘴都咧到耳朵根了,完全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他当然会笑,因为这俩天注定又是他挣钱的日子,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流进自己的口袋,他怎能不笑。

    慕容雪走到柜台前,随口说道:“慕容堂。”说着瞪了一眼附近几个正在盯着她看的大汉,冷哼了一声。好像她对待无心和别的男人的态度完全就是俩个人。

    金老板一听,查阅了一下面前的登记簿,笑了笑,大声说道:“慕容堂上房一间,楼上请。”说完向慕容雪和无心鞠了一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态度恭敬。听到“慕容堂”三个字时,又引来在场众人的一阵议论,慕容堂早就名声在外,江湖中没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

    慕容雪没有理会那些人的议论,招呼了一声无心,径直向楼上走去。多年的江湖闯荡,她好像已经习惯被人们当成焦点,并没有显示出一丝的局促不安和慌乱,只是脸上稍显不快,大概是讨厌男人们看到她时露出的那一副嘴脸吧。

    由于二人已经连着赶了俩天的路,刚一进房间,慕容雪就爬到床上睡着了,再没有拿无心寻开心的精神,也没问无心需不需要休息,自顾自的就霸占了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

    这是慕容千鹤半月前命人提前预定的房间,大概是没想到还会有一个外人陪着女儿吧,所以只定了一间房。现在也只有这一间房了,这还是预定的,否则他们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无心却丝毫没有睡意,也没有想要休息的意思,何况这里也没有第二张床。对于慕容雪只定了一间房无心并没有说什么,也丝毫没有觉得与慕容雪同处一室有什么不妥,因为他内心坦荡,没有一丝杂念,也许只有心有杂念的人才会觉得此时的情景会有所不妥吧。

    无心站在窗前,听着床上慕容雪憨憨入睡的声音,透过薄薄的窗户纸看着楼下大厅里的众多江湖人士,微微皱起了眉头。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空气中隐隐有一丝凝重的气氛,料想这所谓的竞宝大会也并非是公平竞争,价高者得,其中不乏一些宵小之辈是来打探消息的,记住买主之后在买主返程途中伺机截货。

    江湖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有什么是真的公平的。无心也注意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面孔,但是并不熟识,心想大概是在华山有过一面之缘吧,因为只有那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出现在江湖人眼中。

    夜,渐渐黑了,大厅里的人们也都相继回房休息,等待明天重头戏的开始。客栈一下子没有了嘈杂声,显得安静了许多。

    可是这看似安静的客栈,又有几双眼睛是真的闭上的。大概正是因为害怕夜长梦多吧,参与竞宝的卖家都是第二天才会到达客栈,估计谁也没胆量在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能够坐得安稳吧。

    慕容雪还在睡着,无心已经坐在了房中的凳子上,轻轻的闭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心里默念着从铁雄那里得来的父亲临终前留下的那本“秦家刀谱”中的口诀,最近他的武功突飞猛进和这本刀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发现这本刀谱竟然和自己所学的招式不谋而合,相得映彰,所以每当闲暇的时候,他就会研习刀谱中的口诀,招式,让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层。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敲了一下门,然后就感觉到一条人影从窗前一闪而逝。无心猛地睁开了眼睛,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慕容雪,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可是当他冲出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任何人的踪迹,走廊和大厅里空无一人,漆黑一片。

    凭借着超人的眼力,无心仔细巡视了一下周围,然后快速向人影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说实话,他不知道那个人影是何方神圣,也不清楚是敌是友。

    他本不该擅自离开熟睡的慕容雪的。但是他总觉得那人的身法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这才跟了出来,但是他知道不能离开的太久,打算追出去看一下再迅速返回。

    就在无心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似平静的客栈,好像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