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八章 送死的人来了
    凡事总有前因后果,有了因才会生成果。一件事的结果和一个人的所为,并不是突然形成的,总有重重原因促使。多做好事,少干恶事,因为也许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你今天所做之事生成的果就会降临在你身上。

    无心扶起忠伯的身体,拼命将真气运到忠伯的身体里,希望用这种方式能让忠伯活着,哪怕多活一刻。虽然忠伯说是为了还当年父亲手下留情之恩,但是无心并没有觉得理所当然,他很感激,同样也更不希望忠伯就这样死去,这原本就不是他的错。

    “不要再浪费你的功力了,梅花山庄的人随时都可能追来,不要让我这个老头子拖累你。我已经不行了,能在临死之前了结这一切,我也瞑目了。”忠伯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扭头看着一脸焦急的无心说道。

    也许下一秒他就会闭上眼睛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在他的眼神中并没有一丝害怕,相反的是一脸的释然,他已经生无可恋,死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种解脱,他再不想寄人篱下的苟且偷生了。

    无心没有理会忠伯的话,依旧拼命运功为忠伯续着命,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能有多大作用,但是他不想放弃。他已经忘记了向忠伯提出心中的那些疑问,因为现在忠伯的生死才是最重要的。

    忠伯无奈的摇了摇头,虚弱的说道:“其实梅花山庄散出的消息都是为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只是以一百两黄金为诱饵,让江湖高手前来比试,打得过的就降服,打不过的就以多胜少,然后威逼利诱,让这些人为他们所用,暗中训练他们,所以从来没有人走出过梅花山庄,就因为这样,来的人武功越来越高,他们的势力也越来越大……咳咳…….咳……”

    忠伯说着说着,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嘴里忍不住吐出了几口淤血,但还是咬着牙坚持着说道:“但是那些人总是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他们再开始吸收下一拨,直到你的出现,你是唯一一个活着从里面出来的人,那些不愿意加入他们的江湖好汉,早就被他们用下三滥的手段残忍杀害了。”

    忠伯一口气又说了太多,使得身体里的血流的更快了,几乎已经枯竭,脸色惨白,白的吓人,眼神已经开始涣散,迷茫,可是他还是拼命的坚持着,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说。

    无心皱着眉头,咬着牙说道:“不要说了,凝神静气,调整呼吸,否则你会死的!”说不出为什么,他特别不希望忠伯就这样死去,也许是因为忠伯曾经与父亲结下过缘分吧。

    忠伯咧开嘴笑了,笑得很欣慰,很知足,虽然咧开的嘴角里不断地向下流着鲜血,但他觉得能在临死之前再被人如此在意是幸运的,他已经很久没被人当做人来看了,这一刻,他不再是行尸走肉。

    咽了一口唾沫,忠伯再次开口说道:“孩子,你快走吧,梅花山庄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别管我了,逃得远远的,做一个像你父亲那样的光明磊落的大侠,不要想着报仇,好好活着…”

    他知道梅花山庄的实力,更知道他们的手段,不希望无心一个人去面对,那几乎是九死一生的,就连当年他的父亲都没有逃过对方的追杀,何况是无心这么一个少年。

    无心越听忠伯的话,越不想让忠伯就这么死去,甚至开始自责,如果不是他太大意,忠伯也许就不会死,为什么二十年前父亲放过的人却要在今天为自己而死,是命中注定吗?还是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的这一切?

    突然,无心发现忠伯没了动静,也不说话了,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头也低了下去。于是轻轻地在后面拍了拍忠伯的背,可是忠伯却毫无反应。

    无心知道,忠伯已经死了。缓缓的放下了运送真气的手,心里百感交集,就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翻江倒海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无心忍不住退开了俩步,闭上了双眼,呼吸急促。伫立了很久之后,终于走到忠伯的面前,将他的身体缓缓放下,抚平了忠伯还未闭上的双眼。

    无心看到,忠伯在笑,就在临死的前一秒,他还在笑,也许他认为选择这样的一种死法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可以安心上路了,至少在穿过奈何桥的时候不会再有小鬼阻拦。

    突然,无心发觉有一个人正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这边,猛地抬头看去,却发现原来是白天那个躲在角落里的乞丐,自己竟然这么久了都没有发现。

    无心注意到,乞丐那双肮脏的手里,抓着从茶馆后厨找到的茶点,此时已经被他捏的粉碎,碎沫从他的指缝之中挤了出来,撒了一地。

    乞丐紧紧地盯着躺在桌子上的忠伯,突然惊叫着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忠伯的身体上,不断的摇晃着忠伯的身体,不停的从嘴里呜哇呜哇的喊着什么,似乎是希望忠伯睁开眼睛看看他。可是无论他怎么摇晃,忠伯始终都紧紧的闭着双眼,死去的人,又怎么会活过来。

    原来,乞丐是个哑巴,因为他嘴里喊着几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话,只知道呜哇呜哇一连串的哀嚎。

    忠伯的一份茶点,俘获了乞丐的心,也许这就是乞丐现在为何如此挣扎的原因吧。大概是觉得那份茶点好吃,所以夜里偷偷潜入茶馆之中,想要偷吃。不知道他来的时候,茶馆老板和小二是否已经死去,不过那都不重要了,总之他不是凶手,也不认识凶手,只是一个饿疯了的乞丐罢了。

    无心让乞丐抱着忠伯的尸体,出了茶馆,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被他扶着坐到柜台边的老板和小二,还有那张忠伯死前最后躺过的桌子,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将手里早已点燃的一个火把扔在了柜台上,他要烧了这里,毁了这个到处都散发着血腥的地方,让茶馆老板带走他一生的心血。

    姑苏城外的一座小树林里,无心看着乞丐将忠伯的尸体放入挖好的坟坑里,然后撒上土,缓缓的掩埋。

    简易的一座坟,但是对忠伯来说已经足矣,估计他也不会想到在自己死后会有人替自己收尸,并且掩埋吧,他已经没有遗憾。

    无心用刀劈下一块木头,劈成了墓碑的样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刀干杀人之外的事。将墓碑立在堆起的坟堆上,用刀刻了一个“忠”字,他不知道忠伯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他叫忠伯,但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原本的陌生人,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自己。

    他也没写上忠伯俩个字,因为他不知道梅花山庄知道以后会不会将忠伯的坟给毁了,他认为简单的一个“忠”字,足以代表忠伯这个人,只是在临死的最后一刻,他不再是忠于自己主人的那个侍卫,那个打更的老头,而是忠于了自己的心,忠于了二十年前欠下的那份情。

    哑巴乞丐还在哭着,好像失去了这世界上最亲的人,就只是因为在他被世人白眼,快要饿死的时候,忠伯出现了,然后给了他一份可能对他来说比生命更重要的茶点,那不是施舍,那是馈赠,让乞丐明白,他还活着,还有人把他当人看。

    无心心想,也许忠伯递出那份茶点的时候,也觉得这个乞丐跟自己是一样的人吧,受尽冷眼,寄人篱下,活得没有尊严。想到这,无心终于明白当时为什么忠伯会那么做了。

    无心招手叫过了哑巴,将自己怀中所有剩下的银子全都递了过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好像特别大发慈悲,发誓不再妄动的恻隐之心此时简直泛滥到无法控制,也许全都是因为忠伯吧,那个陌生却又异常熟悉的老头。

    乞丐不明白无心的意思,睁着俩只眼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无心,并没有像大部分的乞丐一样,接过钱转身溜走,生怕给钱的人后悔。

    “拿着这些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为了他给你的那一份茶点,希望你也做一个好人。”无心说着,看向了忠伯的坟墓。他觉得乞丐和忠伯一样,都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乞丐为了一份茶点而亲手葬了忠伯,那他就值得收下这些银子。

    乞丐接过了银子,感激的看着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跪在忠伯的坟前磕了几个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离开了小树林,离开了姑苏城。也许某一天他会回来,回来看看这个被他亲手埋葬的曾经给过他救命食物的老头。

    看着乞丐离开的背影,看着忠伯孤零零的坟墓,无心仰天长叹,久久不愿离去。忠伯,茶馆老板,小二,这些原本陌生的人却都因自己而死,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总之都与自己脱不开关系,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梅花山庄,或者可以说是红羽。

    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可以肯定,梅花山庄就是红羽的秘密据点,或者可以称之为培养杀手的基地,那些到处追杀自己,或者刺杀别人的杀手,就是从这里招收并且培养的。

    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不光是因为追踪到了红羽的重要人物,而且还发现了这块后来成为秘密基地的地方,所以才会被一路追杀,最终截杀在亡灵涧中。

    现在,他觉得自己必须应该做点什么了,为了父亲,为了忠伯,为了茶馆的老板和小二,甚至为了像哑巴乞丐一样的芸芸众生。

    他不是英雄,从来都不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英雄,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对得起父亲,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天,已经渐渐亮了,天边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初升的太阳正在努力爬出来,再一次照耀在这片土地上,不管这片土地上是善良,还是邪恶,它都想将自己的温暖带给这一片土地,温暖每一个它能照到的角落。

    梅花山庄的门口,守卫睡眼惺忪的来回踱着步,不时的透过门缝向里面张望,好像在盼望换班的兄弟能够早一点出来,让自己卸下这一夜的疲惫,好好的休息一番。从原来的俩个守卫,换成了现在的四个,经过无心昨夜的一闹,山庄已经不敢再大意。

    突然,一条人影缓缓的向梅花山庄走来,走得很慢,身后初升的太阳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几乎已经蔓延到了山庄门口的台阶之上。

    守门的侍卫也发现了这个影子,看到了有人正走了过来。可是他们看不清来人的样子,因为刺眼的阳光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想等来人走近了再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一大清早的就来到山庄,莫非又是一个不长眼的所谓高手前来比武?

    终于,来人背着太阳光走到了门口的台阶下,守卫看清了来人的样貌,也认出了来人。顿时大惊失色,纷纷拔出了手中的兵器,慌乱的看着来人。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昨夜才来过,而且是这么久以来前来比武的人中第一个自己走出去的人。

    来人,正是从城外返回的无心。依旧是一身黑色的斗篷,将身体紧紧的包裹着,依旧是那把通体黝黑的刀,依旧是那个一言不发,但却不可阻挡的他。

    一个人,一把刀,注定又一次打破这原本落幕后的宁静。

    “告诉里面的人,送死的人来了。”无心微微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淡淡的说道,声音冰冷,冷的几乎可以冰冻在场每一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