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七章 梅花之谜
    世间的所有人和事本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也许背后藏着你想都想不到的秘密。有的人,即便你与之朝夕相处数年,也未必能了解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的事,即便你绞尽脑汁,也有想不通为什么的时候。

    江湖,不是简单的一群人在这里一争高下,内中包含着太多的尔虞我诈和防不胜防。

    就在那把突然出现的利剑从忠伯身体里拔出来想要再次刺向无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无心的手指此刻已经变化为掌,狠狠地拍在了梅英的胸口之上!

    只见梅英的身体瞬间向后倒飞了出去,紧接着就看到无心一把搂着身后的忠伯闪电般向庄外掠去,等他跃过高高的院墙之时,梅英的身体才重重的倒在地上。快得不能再快的轻功,无心已经使出了全力。

    当无心跃过墙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把突然偷袭自己的剑,一把冒着紫气的剑,还有拿剑的主人,正是刚才离开的梅花山庄二庄主,梅洛。无心再次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老三!”原本坐在前厅中的梅雨看到梅英重重摔倒在地上,急忙冲了过去。

    只见梅英脸色苍白,一脸痛苦之色,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浑身却没有一丝力气。

    这时候梅洛也走了过来,看了看梅英的伤势,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追出去,因为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对方既然能在转瞬之间在躲开自己攻击的间隙中,仍将梅英打成重伤,那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击败的。

    梅英看着梅雨的眼睛,忍着剧痛,艰难的说道:“血刀无心,果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说完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传说中的不败金身,没想到今天却败得如此狼狈。梅雨没有犹豫,很快将梅英扶了起来,为他运功疗伤。

    一直没有说话的梅洛缓缓的转头看着无心消失的方向,沉声说道:“他远比你们看到的还要可怕,还要强大。梅花山庄从此将不再安宁。”说完皱起了眉头,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然后就看到一只信鸽闻声飞来,落在了他的手上。

    只见他从梅英胸口处的衣襟上撕下了一块带血布条,绑在了信鸽的脚上。信鸽呼啸了一声,眨眼飞入了夜空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无心抱着忠伯的身体,在街道上,小巷中急速狂奔着,希望尽可能的躲开梅花山庄的追击,离得越远越好。

    看着怀中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忠伯,无心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忠伯为什么在最后关头突然冲出来为自己挡下那一剑,忠伯本是梅花山庄的人才对,他想不明白。现在的他心里有着太多解不开的谜团了,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在这时,无心看到了白天与忠伯初次相见的那个茶馆,没有犹豫,直接冲了过去。不过此时的茶馆好像已经打烊,里面一点亮光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也许主人早已经睡下。

    无心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撞开了茶馆的门,冲了进去,并且用脚顺势将门勾上,他担心梅花山庄的人发现什么,找到这里。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色,将忠伯轻轻的放在一张桌子上,然后开始寻找蜡烛,并点燃,他得赶快检查一下忠伯的伤势,看看还有没有救活的可能。

    可是当他点燃蜡烛看到屋里的情景后,再次大惊失色,因为地上躺着俩个人,俩个死人,正是茶馆的老板和小二。

    无心看着白天还好好的现在却已死去多时的二人,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转头看了看周围,却发现屋里再没有他人,看来凶手早已经离开了。

    “他一定跟你提起了梅花山庄的事,所以才会丢了性命,姑苏城中到处都是梅花山庄的眼线,他命中注定要遭此劫难。”忠伯挣扎着从桌子上坐了起来,看着茶馆老板的尸体说道,边说边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一丝不忍。

    他跟茶馆老板已经认识很多年了,这些年他总是来光顾茶馆的生意,每天都来买一份茶点,看到老板此时惨死在茶馆之中,不免有些伤感。

    无心咬了咬牙,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咄咄相逼使茶馆老板落得如此下场,不免有些自责,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他不知道梅花山庄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更不知道梅花山庄的眼线竟然渗透在每一个角落。那么现在自己带着忠伯进入茶馆的事,估计也已经早被被对方知道了。

    想到这里,无心走过去边检查着忠伯的伤势,边沉声问道:“为什么要为我挡下那一剑?”自己和忠伯非亲非故,甚至只是一面之缘,他不知道为什么忠伯宁可牺牲性命也要救下自己。

    然后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表情挣扎,因为他发现忠伯的伤势太重了,根本没有再活下去的可能。

    “人总要死的,没什么可惋惜的,更何况我早已厌倦了这世俗之世,本就是一个行尸走肉,能在临死前做一些好事,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忠伯看到了无心眼神之中的自责和挣扎,缓缓开口说道,然后看向无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无心说道:“你刚才提到了秦风秦大侠,他是你的什么人?”

    无心愣了一下,沉声说道:“他是我的父亲,你认识他?”说着满怀期待的看着忠伯,情绪有点激动。

    忠伯听到无心的回答,突然笑了起来,笑出了声,笑得忘记了身体的疼痛,然后缓缓的说道:“缘分啊,没想到二十年后竟然让我遇上了他的后人,还了欠下的那份情。”说着眼眶竟然渐渐湿润,有泪光在眼眶里打转。

    无心不明白忠伯的意思,追问道:“什么意思?您见过我的父亲?他来过姑苏城?”说着忍不住抓住了忠伯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竟然忘记了忠伯此时重伤在身。

    忠伯被无心一阵摇晃触动了胸前的伤口,忍不住咬了咬牙,发出了一声闷哼。无心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于激动,急忙放开了手。

    忠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叹了口气,好像陷入了久久的回忆,缓缓的说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秦风秦大侠不止来过姑苏城,还去过梅花山庄。那时我还很年轻,是梅花山庄的一名侍卫小统领,现在的梅花山庄三位庄主当时也很年轻,大概跟你现在的年纪一样,那时候梅花山庄也是刚成立不久,还没有在姑苏城扎下根。”

    说到这里,似乎是胸前又一次传来一阵剧痛,皱着眉头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有一天来了三个人,三个让梅花山庄敬为上宾的人,连目空一切的三位庄主都俯首称臣。然后秦风大侠就出现了,好像他是一直跟踪着那三个人来到的姑苏城,然后就发生了一场恶战……”

    “秦大侠以一人之力独挡对方五个人的轮番攻击,最后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选择了突围,可是梅花山庄进去容易,出去可就难了。当时他正好选择了从我镇守的方向突围,我们拼死抵挡,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拦得住他,他原本可以一刀将我杀死的,可是他没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成了阻拦他的人里面唯一活下来的人……”

    “就因为这样,大庄主觉得我是故意放秦大侠离开的,一怒之下废了我的武功,砍了我一条腿,并让我终生侍奉在梅花山庄内,不得离开姑苏城,一直到现在。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让秦大侠从我的眼皮底下突围出去,也一直深深记得他那一次不杀之恩……”

    “直到遇见你,我才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行尸走肉,是该干点什么了,所以才会替你挡下那一剑,但我还是没想到你竟然是秦大侠的后人。没想到他还有后人留在这个世上。”

    忠伯一口气说出了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也揭开了无心的疑团,然后就看到他眉宇之间一片释然,好像并不畏惧即将要面临的死亡。

    听完忠伯的话,无心心里很激动,原来父亲真的来过姑苏城,也真的去过梅花山庄,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闯进梅花山庄一探究竟,结果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为父亲的勇敢而骄傲,更为梅花山庄以多胜少而悲愤不已。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看着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却依旧一脸轻松的忠伯,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没有逃离这里,甘愿活在他们的淫威之下?”

    忠伯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逃?往哪儿逃?像我这样一个废人,我不知道就算逃得开他们的追杀,又能活得了多久?也许早就死在某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到死都没有人发现吧……”

    “梅雨的翻脸无情已经让我厌倦了江湖,我已经不想再为了活着而四处奔波了,既然他愿意留我一条命,那我就这样度过余生也未尝不可,毕竟我还能活着。直到你的出现,当你说出秦大侠的名字的时候,才突然点醒了我,要不然我可能真的就这样一直苟且偷生下去了。”

    无心听完忠伯的回答,没有说话。没错,对于一个废人来说,想要在江湖中活下去简直太难了,也许会像之前的那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乞丐一样,像过街老鼠一样,受人白眼,整天食不果腹吧。

    想到这里,无心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问道:“你说的二十年前在我父亲出现之前梅花山庄来了三个人,他们是谁?”既然父亲可能是跟踪那三个人来的姑苏城,那一定是其中有什么人被他盯上了,也许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在那三人中间。

    忠伯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极力在回想着当时的情况。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只知道其中一个人手持一把金刀,还有一个人一头的红发,剩下的那一个我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不过我在巡逻的时候偶然看到他右手的手臂上刻着一个“忍”字,之后就再没有见过,他好像很神秘,从来不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一直到离开之后都没有人见过他。”

    无心听完忠伯的回答,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忠伯口中的那个手持金刀的人,应该就是金刀客裘万,已经被自己所杀,那个红头发的人他却从来没听说过,还有那个神秘人,他就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只有手臂上那个“忍”字是唯一的线索。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三个人一定是红羽的人,甚至除了金刀客之外,那俩个人之中有一个人可能就是红羽的重要人物甚至首脑,否则红羽不可能后来派人一路追杀自己的父亲,最终将父亲灭口。

    “梅花山庄是不是红羽的秘密据点?”无心看着忠伯认真的问道。

    “红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梅花山庄只不过是个幌子,他们近年来一直在暗中培养势力,而且人数逐年增加。”忠伯摇了摇头说道,他不知道也正常,原本他就只是梅花山庄的一个侍卫,如今甚至沦落为一名打更的,能知道这么多秘密已经很难得了。

    无心听到忠伯的话,眼睛一亮,正准备继续发问,却发现忠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越来越急促,紧接着猛地倒在了桌子上,一直勉强支撑着坐起来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