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六章 千钧一发
    人情,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很多人视他如无物,认为理所当然,但是有些人却看得很重,认为欠下了人情,就必须要去还,即使这份人情很轻,很淡,也许只是在你饿了的时候给了你一个馒头,但是为了这个馒头,有的人甚至愿意舍命去还上这份看似轻薄的人情。

    就在无心和梅英的战意达到顶点,一场大战即将一触即发的时候,府中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有什么事先等用过膳之后再说,别扫了大家吃饭的心情!”声音低沉且透着一丝不快。

    听到这个声音,梅英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狠狠地瞪了一眼无心,摆了摆手,示意无心进去,然后扭头自顾自走了进去。

    无心看了一眼头顶的那四个大字,没有犹豫,抬腿跟了进去,既然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进入梅花山庄打探,那他就不会后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无心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想过留在虎穴里任人宰割,即使占不到便宜,他也有信心能够全身而退,况且他也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人。

    在进入梅花山庄的时候,无心在刚进大门不远处的一个墙角看到了一个熟人,就是那个今天在茶馆中遇到的忠伯,俩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忠伯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大概是没想到无心真的来了吧。

    前厅之中已经坐满了人,有男有女,都已经开始用餐,奇怪的却是众人没有一个交谈的,都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菜,好像只有吃饭才是最重要的,甚至谁都没有在意此刻已经站在饭桌旁的无心,好像没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这样的情景,让人看了不免觉得有些诡异。

    在餐桌的最末尾,还有一个位置,一个下人搬了一把椅子,加了一副碗筷,向无心点了点头,就退到了一边,看样子对方竟然想邀请无心一起用膳,这更让人觉得诡异。

    看到并没有招呼自己,无心没有说话,自顾自的走到那张唯一空着的椅子前坐了下来,不过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却并没打算下筷,只是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那个刚才为自己搬椅子的下人,淡淡的说道:“能沏壶茶给我吗?”他竟然也丝毫没有客气,主动要起了东西。

    那人扭头看了一眼坐在饭桌正中间的一名中年人一眼,看到中年人并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说话,然后才向无心点了点头下去了。不一会儿,那人提着一壶刚沏好的热茶返回,放在了无心的面前。

    无心轻轻地拎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晃了晃杯中冒着热气的茶水,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理会在座的其他人,自顾自的喝起了茶。原本剑拔弩张的俩伙人,此刻却坐在了同一张饭桌前,这话估计说出去都没有人信吧,但它确实发生了。

    女人总是吃的很快,吃完之后纷纷向坐在正中间的那名中年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只留下四个人,四个男人。除了无心,剩下的就是梅英,中年人,还有一个一直坐在一个不偏不正的位置上喝着汤的男人,这个男人很年轻,看样子比梅英和中年人都要年轻。

    四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那个喝汤的男人终于喝完了碗里的汤,然后站起身向后院走去,并没有要留下的意思。转身的一瞬间,眼睛不经意间扫了无心一眼,正好无心也在看着他,但俩个人只是眼神略微交错了一下。

    “老二,你不打算留下来观赏这次的比武吗?”中年人看着即将离开的那人,沉身问道。也许他看出了无心的泰然自若,看出了无心的不同于常人,他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另有含义,也许是想让那人留下来为梅英坐镇。

    可是那人好像没有听到中年人的话一样,依旧缓缓离开了,好像一刻也不想多呆。

    听到中年人的声音,无心知道刚才制止自己与梅英交战的那个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他称那个离开的人为“老二”,梅英是老三,那他应该就是老大梅雨,那个离开的人应该就是老二梅洛了。而且刚才四目相对的时候,无心总觉得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很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了。

    梅雨看了一眼梅洛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和不快。这时,坐在无心不远处的梅英站了起来,看着无心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说着就走到了院子中央,站在一旁等着无心。

    无心喝光了杯中最后的一口茶,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来,走向院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素,不慌不忙。他并不担心对方在茶水里做手脚,既然对方敢与自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那就说明对方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也许是并不了解自己的实力,也许是对方太相信自身的实力,这样的人是不屑于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的。

    “听说还没有人从这梅花山庄中走出去过,看样子三庄主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我今天想领教一下,但我不知道每次比武的时候是只有三庄主一个人出手还是整个梅花山庄同时上呢?”

    无心走到梅英对面的时候,瞟了一眼凝神注视着自己的梅雨,淡淡的说道。他是故意在试探梅雨和梅英的反应,因为他从来都不相信那么多前来挑战的武林高手竟然从没有人从这里出去,有可能真的是实力不济,不是梅英的对手,但是身为江湖中人,总有一些自己特有的保命方式,不可能所有人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坐在厅中的梅雨听到无心的话,脸色沉了下去,冷冷的盯着无心。而梅英听到无心的话之后突然大怒,冷冷的说道:“住口!你把梅花山庄说的也太不济了!梅花山庄的人,从不干以多欺少的事!”越说声音越高,看样子已经怒不可及了。

    无心看着梅雨和梅英的反应,心中已经了然于胸,如果他们真的是清白的,怎么可能一听到自己这么说就反应这么激烈,看样子这里面确实有蹊跷。

    梅花山庄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那些前来挑战的武林人士多半已经身首异处了,为了区区的一百两黄金,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即使胜了,也是有命挣没命花。可是无心不明白既然如此那梅花山庄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不过在开始之前我想向三庄主和大庄主讨教一件事情,还望如实回答。”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说。”梅雨坐在厅中,冷冷的说道,他现在越来越发现眼前的少年绝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无心想了一下,吸了口气,留意着梅英和梅雨的表情,淡淡的问道:“二十年前,有没有一个叫做秦风的人到过府上?”

    他竟然直接问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这也是他临时做出的决定,他知道有些事需要暗中打探才能发现一些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可是随着一点点深入梅花山庄,他觉得这里绝没有那么简单,所以直截了当有可能会起到意料之外的效果。

    果然,无心的话音刚落,梅雨和梅英的脸色突然大变,不约而同的惊讶的看着无心,梅雨甚至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体猛烈颤动了一下。

    看到他们的反应,无心心里明白了,父亲当年确实来过梅花山庄,铁雄之所以没有打探到任何消息,是因为梅花山庄早已经控制了姑苏城,包括这里的一草一木。他的心里顿时百感交集,既为了找到一点线索而高兴,又为父亲的惨死而感到悲愤。

    梅雨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咳嗽了俩声,又缓缓的坐下,脸上的惊讶已经趋于平静。眼睛却打量了一下无心,然后看向了无心手中握着的那把刀,瞬间明白了什么,似乎已经知道了无心的来路。

    没有人注意到,大门一侧的墙角中一直隐藏着一个人,不知道是想一睹这场大战的精彩,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当他听到无心口中关于二十年前的事情时,突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然后是兴奋,接着是悲痛,各种各样的表情不断在脸上变换着,好像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试图走出来,可是却始终没有迈出腿。这个人,正是之前警告过无心的忠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从没有来过你说的那个人,废话少说,你到底比还是不比?”梅英冷冷的说道,声音怪异,好像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平静。

    “即论高下,也分生死。”无心盯着梅英的眼睛,淡淡的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杀气,他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答案,他也知道对方绝不可能轻易的说出实话,既然这样,自己就打到对方说为止。

    “找死!”梅英大喊了一声,闪电般冲向了无心,挥出一掌,狠狠拍向无心面门。掌风呼啸,眨眼间便到了无心的面前。虽然传言可能并不完全是真的,但是梅英手底下确实不弱。

    无心没有犹豫,纵身向后一跃,同时飞出一脚,点向尾随而来的梅英的胸口,速度极快,丝毫不比梅英的掌势来得慢。

    梅英看到无心突然飞起的一脚,前冲的身体微微一顿,掌势不慢,改为拍向无心的小腿,暗中加了几分力道,誓要将无心的小腿一掌劈断!

    可是就在梅英的手掌刚刚沾到无心小腿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软绵绵的没有着力之处,就好像拍在了空气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无心早已经借势收回了腿,同时身体前倾,竟然折返回来,反而向梅英冲了过来,瞬间伸出一指,点向梅英眉心之处!变招之快,实在匪夷所思!

    梅英见状,急忙收住前冲的身体,迅速向后跃去,可是已然来不及了,无心的中途变招将他弄了个措手不及,而且所用招式太过诡异,是他生平仅见。眼看着无心的手指几乎就要点到梅英的眉心之上,如果被点中,那他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紫光闪过!一把剑横空出世,狠狠的刺向了无心的后背!速度极快!

    无心也没想到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原本他只想一上来就使出全力,为的就是早点结束这场比武,把对方擒住,然后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可是他忽略了对方不只是一个人,而且还有刚才那个离开的梅洛,那双熟悉的眼睛。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无心的一时大意向敌人露出了破绽。他几乎已经能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好凌厉的剑气。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冲出,挡在了无心的背后,随即一股血箭飚出,紫剑瞬间刺穿了那人的胸膛!

    这一变故使得无心幸免于难,要不然被刺中的就是他。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没想到居然有人突然冲出来为无心挡下这致命的一剑!

    那个突然冲出的人,正是一直隐藏在角落的忠伯,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为无心挡住了刚才致命的一击。

    而此时的他已经眼神涣散,口吐鲜血,胸前不住的往外冒着鲜血,但他的嘴角却带着一丝释然的微笑,似嘲笑般的看着梅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