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五章 梅花山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一句老话,被无数英雄好汉用来诠释自己不畏死亡,勇往直前的勇气,实际上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也是最直接有效的,但是需要承担的风险可能是你永远也走不出虎穴,成为老虎的食物。但有时候,却也能起到出人意料的作用。

    无心看着忠伯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突然,他愣了一下,因为走出茶馆的忠伯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走到了那个卷缩在墙角的乞丐身前,将手里的另一份茶点递了过去。

    乞丐接过对他来说犹如救命稻草一样的茶点,赶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连着向忠伯磕了三个响头,大概人落魄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就真的不顾尊严为何物了吧,早就忘记了男儿膝下有黄金那句古话,现在对于他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当乞丐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给他食物的那个老者早已经离去,只留下一个隐约的背影在不远处的街道拐角一闪而逝。

    无心看着乞丐如获至宝的捧着茶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一个让茶馆老板如此敬畏的人,一个开口闭口死亡的梅花山庄家丁,为什么会对一个路边的乞丐如此上心,为什么竟然会特意给乞丐买一份茶点。

    想到这里,不由得回头看向了一旁目送忠伯离去并且长吁了一口气的茶馆老板,淡淡的问道:“他是梅花山庄的什么人?”

    茶馆老板什么都没有说,扭头向后厨走去,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无心的问话。也许他这次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敢说了,刚才能活着,不知道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既然已经开了口,那么说一句和说十句是一样的,何况忠伯已经放过了你,现在你应该考虑的是如果你不说,我会不会放过你你。”没等老板走出几步,无心就淡淡的说道,不过语气中露出一丝不快和怒意。

    茶馆老板听到无心的话,猛然停住了脚步,顿了一会儿,转过身,哭丧着脸看着无心,哀求的说道:“客官,你就放过我吧行不行?我不能说,如果说了,梅花山庄不会放过的,不在背后嚼舌头,这是梅花山庄定下的规矩。”看他的样子,几乎已经要向无心跪下来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无心肯定的说道,依旧等待着老板的回答。

    老板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无心手中的刀,终于咬了咬牙,凑到了无心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他是梅花山庄打更的。”说完还不住的抬头看向门外,深怕此时又有人进来。

    无心的疑惑更深了,为什么一个打更的老头竟然让老板如此害怕,真的单单是因为他是梅花山庄的人吗?于是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会那么怕他?”

    茶馆老板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他是梅花山庄的人。而且…”说着再次向门外看了一眼,将声音压得更低了,缓缓的说道:“而且他以前是梅花山庄的侍卫统领,别看他现在一瘸一拐的,二十年前可是这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可是后来好像因为他犯了什么事,被梅花山庄的大庄主砍掉了一条腿,废了他的武功。”茶馆老板说着挠了挠头,好像在极力回忆着二十年前的事情,可是大多都已经记不得了。

    无心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了,因为疑团好像非但没有揭开,反而越来越多了。想了想继续问道:“他说的什么比武,黄金是怎么回事?”

    茶馆老板愣了一下,打量了一下无心,疑惑的问道:“你不是来比武的吗?”看到无心摇头,他才继续说道:“那是因为梅花山庄的三庄主俩年前向外散出了消息,谁能够打赢他,就能够得到一百两黄金,他是个十足的武痴。这三年内有很多人来挑战,可是他们进入梅花山庄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都觉得他们早已经死在了梅花山庄里面。”说完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无心,原本他也以为无心只是一个来送死的人。

    无心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忠伯所说的话中之意。他不确定事实是否真像茶馆老板所说的那样,那个三庄主是否真的武功高到那种地步,还是梅花山庄中隐藏着什么别的秘密。

    梅花山庄,一共有三位庄主,老大名叫梅雨,喜欢书画,但却是最心狠手辣的人,杀个人几乎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是梅花山庄中最有威严的人。老二叫做梅洛,是个痴迷于下棋的人,很少见他怎么说话,总是一个人闷不做声。老三叫做梅英,是个武痴,喜欢舞枪弄棒,武功高强,最喜欢打打杀杀。

    他们三个人虽然性格迥异,但是却异常融洽,梅花山庄也是附近几百里最大的一股势力,几乎没有人敢来姑苏城生事,这里的百姓虽然害怕梅花山庄,可是相比于没有外人敢来欺负他们的这一点,那就算不得什么了。

    只是他们之间都明白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无论有谁在暗中提到梅花山庄的事,必定会招来杀身之祸,这已经不是一次俩次了,所以现在任何人都不敢提一句梅花山庄,生怕自己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在姑苏城最深处,穿过七拐八拐,四通八达的一条条小巷子,有一座很大的府邸,而且很美,府外府内都被梅花包围,空气中都是梅花傲人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府邸的大门上方,挂着一幅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梅花山庄”,字迹苍劲有力,行云流水,这是山庄的大庄主梅雨亲自提笔所书,尽显梅花山庄的气派与威严。

    此时庄外的一条小巷的尽头,一个人影正向着梅花山庄的方向缓缓而行,走的很慢,但却很坚定。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通体黝黑的刀,握得很紧,紧得几乎可以看到他手上的青筋正在缓缓收紧,又缓缓放松。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庄内的厨房已经生了火,正在准备晚膳。有几个拿着扫帚的下人正在小心的清扫着花丛下掉落的梅花花瓣,几个丫鬟正在前厅之中忙碌的摆放着桌椅,碗筷。

    庄内的各个角落,站着数十个身形挺拔,目不斜视的带刀侍卫,警惕的目视前方,将看似轻松的梅花山庄守成了铜墙铁壁。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来梅花山庄放肆了,但是他们已经日复一日的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是他们的职责,如果因为稍有不慎让别人有了可趁之机,那他们也就不用活了。

    没过过久,正当下人们开始上菜,庄内的主人纷纷来到前厅准备用餐时,有人敲响了紧闭的大门,声音很响,传的很远,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门外的人是死了吗?有人敲门竟然不管吗?”一个穿着同样侍卫服饰的大汉不耐烦的低声骂了一句,偷瞄了一眼此时已经有人落座的前厅,皱着眉头向大门口走去。

    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大汉愣了一下,因为门口站着一个握刀的人,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下,正冷冷的看着他。

    大门的俩侧,躺着俩个人,正是守门的侍卫。难道真的死了吗?大汉大惊,急忙低头仔细查看,才发现只是被人打晕了。

    这个敲门的人,就是刚才在巷子中缓步而来的人,正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这里的无心。

    大汉警惕的看着无心,大声说道:“什么人?竟敢来梅花山庄放肆?”他这么做,一是给自己壮胆,二是想通知庄内的其他人尽快赶来帮忙。他的话起了作用,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有十几个侍卫已经提着刀冲到了大门口,将门口堵得死死的。

    “我是来比武的。”无心微微低着头,淡淡的说道。从茶馆老板的口中得知比武一事后,无心便觉得这是一个光明正大进入梅花山庄的绝美理由。但是他来到梅花山庄之后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了,声称现在是晚膳时间,不允许打扰,无奈之下只得将二人打晕。

    那大汉一听,打量了一下无心,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打伤了梅花山庄的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话音刚落,大汉一挥手,十几个侍卫冲出了大门,将无心围在了中间。

    无心依旧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说道:“没想到梅花山庄发出了比武的战书,却不敢打开大门迎战,看来传言是假的,梅花山庄也不过如此。”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大汉一看无心要走,眉头微皱,大声说道:“站住!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梅花山庄当成什么地方了?想走可以,那要看你能不能走得了!”说完,大手再次一挥,只见围着无心的十几个侍卫同时拔出了刀,作势就要扑上来。

    “怎么?打算以多胜少吗?当大的不敢应战,就让当小的出来纠缠吗?”无心淡淡的说道,言语之间充满不屑。

    早就骄横惯了的众侍卫听到无心的话,一时怒火中烧,提刀就要向无心冲上去,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敢公然跟梅花山庄叫板的人了,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恶气。可是正当他们打算动手的时候,却被人阻止了。

    “别中了人家的激将法,丢了梅花山庄的人!”一个声音从大门口响起,一个人影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纷纷停下了脚步,退了俩步,不过依旧将无心围在中间。

    一个头抬得不能再高,眯缝着眼睛的人背着双手站在大门口,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留着俩撇胡须,趾高气昂的看着无心的背影,眼神冰冷。这个几乎是拿鼻孔看人的人,正是梅花山庄的三庄主,梅英。

    “阁下好大的口气。”梅英冷冷的看着无心说道,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无心缓缓的转过身,将头缓缓的抬了起来,对上了梅英的眼睛。四目相对,立刻碰撞出了火花,俩个人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一眨不眨,谁都不想落了下风,就好像现在的目光交接已经算是比武的开始了一样。

    一股磅礴的战意在俩个人之间开始迅速蔓延,逐渐淹没了在场的众人,向周围开始扩散,仿佛能看到周围的梅花花丛也被这股战意刺激的不停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