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三章 慕容雪
    有些人的孤独,是因为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也许是他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也许还有别的原因。而有些人孤独,是因为身边的亲人朋友太多了,多得让他不得不选择孤独,因为只有独自忍受了孤独,亲人和朋友们才能平安。

    有些人,好像天生就具有独特的气质,总是能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走到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当慕容千鹤见到无心的第一眼,他就认出了无心,因为在云水山庄的时候无心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而且还将他从金刀客的刀下救了出来,这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没想到今天竟然再一次见面,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无心刚才在船上还无意中救了他的女儿。

    无心也很意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慕容千鹤,自从上次在华山一别之后,二人就再没有联系,无心也以为萍水相逢的俩个人不一定还能再见,也不必再见,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曾经救了慕容千鹤,就该得到什么回报。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他经过的江城,正是慕容堂的总部所在。今天是慕容堂小姐回江城的日子,所以慕容千鹤特地亲自来接自己的宝贝女儿。

    江城是一座三面环水的地方,这里所有的码头都是慕容堂的,包括很多商船,都是慕容堂自己在管辖,而且这里是交通要道,每天过往的商队数以百计,但是没有人敢在慕容堂的眼皮子底下搞鬼,因为就算是飞进一只苍蝇,也不会逃过慕容堂的眼睛。

    逃过了眼睛,还有耳朵,鼻子,那完全是在自取灭亡。这就是慕容堂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都能在江湖中屹立不倒的原因,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打过这块肥肉的算盘,可是最终都将自己的性命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自从上次华山一别,已有数月之久,不知道少侠伤势恢复的如何?”慕容千鹤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心,笑着问道。

    上次在云水山庄,无心受的伤实在太重了,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会活过来,可是现在看到他生龙活虎的再次站在自己的面前,慕容千鹤很是惊讶,但也很高兴,他难以想象站在对面的这个倔强的少年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内心。

    无心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多谢前辈关心,已经没有大碍了。”当时在华山武林大会的对决当中,慕容千鹤也是受了伤的,但是看现在的样子,估计也已经恢复了。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对于慕容千鹤的感觉和青木一样,觉得二人都是值得深交的人。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在京城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看来青木跟我一样,从此都欠下了少侠的一份大大的人情了。”慕容千鹤笑着说道。

    无心在京城破了轰动一时的玉罗刹大盗案,不但追回了无数奇珍异宝,还追回了武当和少林的镇山之宝,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名声再一次响彻江湖。其实人们不知道的是,他还追回了当今皇朝的传国玉玺,只不过这一消息被封锁了,并没有传到外面。

    “前辈言重了。”无心摇着头说道,其实他做的这些都是歪打正着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打算说要求什么回报。

    但是像慕容千鹤这样的人,是一定会记得的,只要他觉得欠了你的人情,那么以后只要你有难,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帮你,青木也是这样的人,这就是无心敬重他们的原因之一。

    “你就是血刀无心?”这时候,慕容千鹤的女儿走了过来,歪着头,疑惑的看着无心问道。

    她从小在慕容堂长大,知道很多江湖上的事,而且从小习武,深得父亲真传,长大之后就开始在江湖上闯荡,听说过很多关于无心的事迹,可是现在却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血刀无心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穿着和样子有点奇怪罢了。

    “雪儿,不许无理!赶快见过为父的恩人。”慕容千鹤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不满的说道。

    女孩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向无心抱了抱拳弯腰说道:“见过恩人大人,小女子慕容雪这厢有礼了。”边说边翻着白眼,似乎觉得自己的父亲有点太把面前的少年当回事了,他还从没有见过父亲对一个人这么客气过。

    无心被慕容千鹤的称呼和态度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连忙上前打算扶起慕容雪,可是没等他伸手,慕容雪就一扭头走了,弄得他更加尴尬。

    慕容千鹤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少侠别介意,我这个女儿让我彻底给惯坏了,别往心里去。”此时慕容雪已经穿过了人群,向城中走去。

    我心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没事,她很特别。”他说的没错,慕容雪确实和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身上带着一丝江湖气,虽然有点刁蛮,但看得出来本性不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子跟人打招呼用抱拳的方式。

    慕容千鹤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只要她不出去给我惹祸我就心满意足了。”说着指了指城里,继续说道:“既然到了江城,那就到府中停留几日吧,难得一见。”

    无心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于是随着慕容千鹤以及一干慕容堂的帮众向城中走去。原本他想婉言拒绝,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等着去做,可是看慕容千鹤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也不好强行拒绝。

    到了慕容府之后,慕容千鹤立刻让下人布置了一间客房供无心休息,然后命令后厨生火做饭,大摆宴席。

    慕容千鹤已经很久没有今天这么高兴过了,一是因为女儿的归来,二是因为无心这位恩人的到来。借着这份好心情,不由得多喝了几杯。

    无心是不喝酒的,除了在月牙镇喝醉过俩次,从那以后再没有喝过,因为喝酒太容易误事。所以他只以茶代酒陪在席间,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时光。说实话,他不确定姑苏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也许是好的,也许又只是空欢喜一场。

    慕容千鹤看着眉头微皱的无心,收起了笑容,缓缓的问道:“怎么了?你好像有心事。”

    无心略带歉意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事。”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他心里确实有事。

    慕容千鹤面容一整,认真的说道:“有事就别放在心里,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慕容堂上下一定全力以赴。”

    无心点了点头,以茶代酒敬了慕容千鹤一杯,心里很感激,这就是他敬重慕容千鹤的原因,慕容千鹤是那种不问因由,不畏结果就会选择站在你身边的朋友。

    酒过三巡,众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慕容雪环顾着四周,疑惑的说道:“大哥呢?”说着看向了慕容千鹤,一脸的纳闷。

    慕容千鹤看了一眼慕容雪,没好气的说道:“你现在才想起你的大哥啊?看来你是真的在外边野惯了。他出去办事了,还得好几日才能回来。”

    慕容雪吐了吐舌头,没有再说话。

    宴席罢了之后,众人看时间已经不早,就各自分别回房休息了。无心来到慕容府为自己准备的卧房,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朴素,但是应有尽有,而且微开的窗户还能看到远处码头上的灯光。

    无心躺在床上良久,却始终没有丝毫睡意,无奈之下只能再次爬了起来,来到窗边,看着远处此时仍然灯火通明的码头,心中想起了很多。

    他不告诉慕容千鹤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不想把慕容堂也牵扯进来,他救慕容千鹤也并不是图什么。

    自己的事,最好自己去面对,而且这一去不知道又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他,他不想连累旁人,即便是已经算是朋友的慕容千鹤。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将所有不好的东西都由自己一个人扛下来,虽然这很累,但是他无怨无悔。

    就在无心恍惚着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窗外闪电般刺进来一把短剑,奔着无心的面门急速刺来!紧接着一个人影贴着窗外的墙壁站了起来,看样子好像已经潜伏了很久了。

    无心没有后退,用比短剑更快的速度猛然伸出了俩根手指,闪电般夹住了刺来的短剑,眼神瞬间冰冻到极点。短剑已经够快,够突然,可是无心却更快,更迅捷,甚至轻松自如。

    那个手持短剑突然出现的人影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无心,挣扎着想要抽出被无心俩指夹住的短剑,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短剑就像长在了无心的手里一样,纹丝未动。

    人影挣扎了半天,跺了跺脚,撒开了紧握着短剑的手,悻悻的说道:“我只是试探试探你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既然你那么喜欢这把剑,那就送给你了。”说着,随手将另一只手中的短剑的剑鞘扔进了出去,一脸的不乐意。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正是身着紫色劲装,刁蛮任性的慕容千鹤的千金,慕容雪。她其实早就偷偷的潜伏在了无心卧房的窗下,打算捉弄一下被父亲捧上天的无心。可是没想到如今却有点自取其辱的味道了。

    就在慕容雪随手将短剑的剑鞘扔出去的瞬间,无心夹着短剑的俩指突然轻轻一弹,只见短剑突然闪电般飞了出去,几乎是擦着慕容雪的耳朵急速飞过,然后不可思议的插进了还在半空中的剑鞘之中,余劲不减,狠狠地插进了院落中一颗老树的树干之中。

    慕容雪感受着耳朵上传来的那一丝冰寒刺骨的剑气,吃惊的看着已经没入树干只剩剑柄的短剑,惊讶的合不拢嘴。这得需要什么样的内劲和眼力,才可以办到这一点,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下次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因为你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如果换做是别人,也许你已经死了不止一次了。”无心冷冷的看着慕容雪一脸惊讶的表情,淡淡的说道,语气中略带一丝威严。

    慕容雪呆呆的看着无心,瞪大眼睛说道:“你早就发现我了?”虽然这么问了,可是她心里却不愿意相信,因为她自信自己潜伏的很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真正的高手,是可以闻得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的。”无心淡淡的说道。其实他早就知道了有人隐藏在窗外,也大概猜出了是谁,之所以一直假装不知道,就是想给慕容雪一记教训。

    慕容雪虽然特别,但是江湖经验还是太少了,无心的敏锐是在一次次生与死的博弈之中修炼而成的,像慕容雪这样的潜伏者,很轻松就可以发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无心想替慕容千鹤*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

    慕容雪呆呆的看着面前一窗之隔的无心,还有那自信和冷酷的眼神,眼神竟似痴了,现在,她终于知道江湖中传言的血刀无心真正的可怕之处了。

    也许现在的她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谜一样的少年,在她的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再也挥之不去,甚至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