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二章 恩人
    缘分,分很多种,不只是单一的指男女之间的姻缘,还有朋友,或者是朋友之外的人。人的一生中注定会遇到很多人,世界那么大,遇到的人又岂是屈指可数的,每一个人的相遇都代表一次缘分的碰撞,有的是善缘,而有的却是孽缘。一字之差,千里之别,都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一条漫无边际的河流之上,行驶着一艘船,在微风中缓缓前行,逆流而上。船并不算太大,但却挤满了人,各式各样的人,都是从一个对岸想要去到另一个对岸的人。这是一艘轮渡,专门搭载来往于俩岸的商客或者赶路之人。

    一个穿着一身紫色的劲装,扎着头发的年轻人坐在甲板的一个角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旁边不远处的几个看起来像是江湖人士的大汉频频的回头看着他,并且窃窃私语,不时的发出一阵轻笑,好像在谈论着什么特别有趣的事。

    船上剩下的人却并没有注意到这里,他们只注意着轮船离岸边还有多久的路程,好像已经受不了这长路漫漫的飘摇,皱着眉头,强忍着身体的眩晕与不适。

    路程还有很远,长路漫漫,总让人觉得有一些乏味和枯燥,想着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打发这些无聊的时间。那些交头接耳,嬉笑不已的大汉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其中一个人缓缓的走了出来,走向了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年轻人。

    当大汉走到年轻人面前的时候,沉声说道:“喂,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边说着边弯下了腰,好像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长什么样子。

    年轻人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只不过原本环在支起的膝盖上的双手手指猛然紧握,但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放松,依旧静静的坐在原地,丝毫没有理会面前的大汉。

    大汉看到面前的年轻人听了自己的话竟然无动于衷,根本不搭理自己,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不快。

    这时,他听到了身后同伴传来的嬉笑声,表情略微有点尴尬,瞪着年轻人继续说道:“你聋了吗?我让你把头抬起来,我看你是男是女,我跟我同伴打赌说你是男人,他非得说你是女人,你抬起头让我确认一下。”

    随着他提高的话音,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里,都疑惑的扭头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那名年轻人依旧没有理会,但是原本放松的那双手又一次紧握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没有再放松,而是握的更紧了。

    大汉见对方仍然没有理会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声喊道:“看来你真的聋了!”说着,竟然伸出了手,打算直接将年轻人的头掰起来。

    可是就在他的手刚一伸出的瞬间,原本默默低着头的年轻人突然动了。闪电般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大汉的手腕,另一只手猛地挥出,“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大汉的脸上。

    大汉忍不住向后连退了几步,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有点懵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动手抽自己耳光,而且速度那么快,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

    这时候他的同伴也都纷纷靠了过来,站在了他的身边,对着已经缓缓从甲板上站起来的年轻人怒目而视。

    大汉的脸此时却更红了,除了尴尬的面红耳赤,还有一个真切的巴掌印留在脸上。

    而年轻人此时也缓缓抬起了头,竟然,真的是个女人,但是年纪不大,应该称为女孩。虽然她一身劲装打扮,头发全都扎了起来,但是掩饰不了她那俊俏的一看就是美人胚子的容颜,迷人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男孩子才有的英气。再加上胸前的俩处凸起,可以百分百确定她是一个女孩,而且是个美女。

    女孩的样貌让在场的众人眼前全都为之一亮,尤其是那几个一开始打赌的大汉,张大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女孩,竟似痴了。

    那个刚才被抽了一耳光的大汉咬着牙,指着女孩大骂道:“长了这么一副样貌,怎么下手这么狠毒?哪儿来的没有教养的黄毛丫头,你爹你娘没有教你做人吗?!”

    一连串难听的话语从他口中连珠炮一样喷了出来,惹得在场的众人一阵鄙夷,心想这没有教养的人恐怕是另有其人。

    女孩听到大汉的话,怒目圆睁,狠狠的瞪着大汉,紧握着拳头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娘没告诉你出门要闭上你的臭嘴吗?!”她这一番话,却彻底把在场的众人逗笑了,没想到外表俊俏的她,骂起人来竟然不输大汉。

    大汉一听,更加的恼羞成怒,抬腿就向女孩再一次冲了过去,边冲边在嘴里喊道:“臭*,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押回去给我当压寨夫人!”说着便大步流星的冲到女孩的面前,狠狠的一耳光拍向了女孩的脸颊,好像要以同样的方式来报刚才的一箭之仇。

    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女孩,却再一次被女孩一把抓住了手腕,“啪啪”俩声过后,又是俩个大耳光。可是女孩这一次却没有再手下留情,抽完俩记耳光之后又突然飞起一脚,狠狠踹在了大汉的小腹之上。

    大汉的身体一下子被踹出了几米远,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对面还在跃跃欲试的女孩,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女孩的对手,看似身材娇小的女孩,没想到手底下功夫却不赖。

    其他的几个同伴看到大汉狼狈的样子,也都纷纷默不作声,再不敢搭话,女孩简单粗暴的身手已经震慑住了他们。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向后退开,生怕惹火烧身,原本幸灾乐祸的他们也见识到了女孩的不简单,纷纷避开女孩的目光,不敢再看这边。

    一场意外的插曲,就这样以几个大男人失败而告终,但却也让枯燥的人们消磨了不短的时间,这趟旅途也显得不再那么的乏味。

    在船尾的一堆货物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衣的人,正靠在货箱之上淡淡的看着再一次坐到另一边角落里的那个俊俏的女孩,嘴角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然后他就看了看不远处那几个吃了哑巴亏的大汉,不禁皱了皱眉眉头,因为那几人还在偷偷的盯着女孩,而且眼神中隐藏着一丝恶毒。

    遥远的路途终于快要结束,已经依稀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岸边,还有岸上不时传来的隐约的喧嚣。众人开始收拾各自的行李,准备下船,结束这一段枯燥的旅程。那几个大汉偷偷的跟在女孩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保持着一段距离,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船终于靠岸了,人们开始陆续的走下船,当踩在结实的陆地上的那一刻,整个人瞬间觉得轻松了下来,心里也找回了踏实的感觉。

    大家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刚才船上发生的那一段小插曲,自顾自的拖着各自的行李排着队依次下船。没有人留意到那几个大汉此时正缓缓的向那个俊俏的女孩靠过去。

    随着人群中一点小小的拥挤,几个大汉离女孩越来越近,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而女孩好像也已经忘记了船上还有几个讨人厌的家伙,眺望着岸上,好像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就在这时,那个被女孩揍了一顿的大汉悄悄的靠了过去,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狠狠的扎向了女孩的后背,眼神恶毒。没有人注意到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眼看着女孩就要被刺中。

    突然一声惨叫响起,只见原本握着匕首偷袭女孩的那名大汉不知道被哪里突然踢出的一只脚狠狠的踹下了船,掉进了岸边的河水里,挣扎着,呐喊着,溅起一连串的水花,引得周围的人一阵惊呼,纷纷上前围观。

    女孩听到惨叫声,猛然回过了头,然后就看到刚才挑衅自己的那几个大汉正傻傻的看着面前的一个浑身包裹在一件黑色斗篷里的人,然后就看到了正在河水里挣扎的那名大汉,还有他手中紧握着不舍得扔掉的那柄匕首,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黑衣人冷冷的看着剩下的几名大汉,向着河水努了努嘴,晃了晃握在手里的刀。几名大汉见状,好像一下子变得聪明了许多,相视一眼,没有说话,齐刷刷的向岸边的河水中跳去,随着几声“噗通”之声过后,河里又多了几个挣扎的身影。

    女孩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带着一丝疑惑,皱着眉头说道:“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这句话说的估计连她自己都感觉到意外,明明是别人救了她,可她不但不道谢,却还埋怨别人随便插手,果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黑衣人没有停留,直接向船下走去,丝毫没有理会女孩的问话,好像他刚才那么做只是全凭自己的喜好,并没有想刻意去帮谁,也没想要感谢。

    女孩愣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无视,好像她不存在一样。冷哼了一声,跟在黑衣人的身后向船下走去。

    岸边聚集着一些人,也在眺望着从船上下来的人们,好像是来接船的。其中有一群人穿着统一的服饰,站在一个面色红润,满脸胡须的已过中年的男人身后。

    “爹!”突然一声呐喊传来,那个俊俏的女孩喊了一声,然后便与黑衣人擦肩而过,飞快的跑下了船,冲到了那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面前,没有了刚才船上时的刁蛮,转而变得有些俏皮。

    中年人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额头,微笑不语,但是神色之间充满爱惜之意,好像异常疼爱这个时而刁蛮,时而调皮的女儿。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您别老这样摸人家头,这里这么多人呢。”女孩埋怨的推开了中年人的手,跺着脚说道。

    中年人听了女孩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却突然愣了一下,越过自己的女儿,上前俩步,满脸惊讶的说道:“无心少侠?”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刚才在床上对女孩出手相救的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好像也有点意外,抱了抱拳说道:“慕容前辈,好久不见。”话音刚落,二人相视一笑。

    这名满脸胡须的中年人,正是慕容堂堂主慕容千鹤,而这名刚才救了慕容千鹤女儿的黑衣人,正是曾经在华山云水山庄之中从金刀客手下救出慕容千鹤的恩人,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