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十一章 离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总是用这句话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股依依不舍,湿润着眼眶,一步一回头,离开我们并不想离开的地方,还有并不想离开的人。有人说,陪伴是对亲人最大的幸福,可是有些人却注定要选择离开,因为离开,已经是他能给予的最大幸福。

    就在男孩扔出瓷碗发力冲向无心的刹那,无心突然转过了身,就好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手轻轻一挥,正好接住了男孩用力扔出的那只瓷碗,碗中的热汤瞬间全都洒了出来,洒在了无心的手上,衣袖上。

    可他好像已经忘记了被热汤猛然淋在皮肤上的疼痛,带着一丝苦笑,冷冷的看着面前那个刚才还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男孩。

    原本冲向无心的男孩这时候也停了下来,一脸惊讶,呆呆的看着无心,原本设计好的偷袭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人识破,就好像早就被人看穿了一样,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因为也许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这时候,原本在不远处满嘴醉话的三个大汉全都站了起来,从身前的桌子底下掏出了几把刀,缓缓的走了过来,站在那名男孩的身后,就连那个一直佝偻着背的馄钝摊老板,此时也直起了腰,缓缓走了过来,没有了之前的笑脸相迎,突然间变得面目狰狞。这原本就是一场串通好了的戏,大概已经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

    无心轻轻的摇着头,缓缓的捏起碗里的一个馄钝,放进了嘴里,咀嚼着,感受着其中并没被领情的那份善意,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男孩的那双肮脏的双手早已经伸进过碗里,也许,他已经不在乎了。

    无心并不饿,他只是觉得丢了可惜,他只是想尝一尝这碗包含着善意的馄钝是什么味道,曾几何时他也想有人递给自己这么一碗吃的。手上残留的那一丝灼热的痛感仿佛在告诉他,刚才破天荒的大发慈悲是有多么的可笑。

    面对男孩的恩将仇报,还有醉汉和老板的原形毕露,无心并没惊讶,他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这些转变都是在告诉他,这个江湖有多么的狡诈,甚至可怕,根本没有表面上那样风平浪静。

    无心不后悔刚才做的事,因为在当时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应该那么做,没有理由,至于真的假的,男孩还是不是那个男孩,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一个,俩个……无心终于慢慢的吃光了碗里剩下的馄钝,然后将瓷碗轻轻的放在了一边,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闲庭信步,不慌不忙。而奇怪的是,站在对面的那几个虎视眈眈的人竟然也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吃完,没有打断。

    无心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几个人,收起了笑容,一丝丝冰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缓缓的,逐渐蔓延了开来。这时候他才看清楚,那个男孩,原本就不是男孩,而是一个长得过于矮小的男人,带着一双吃人的眼睛。

    整个小巷,再没有别的行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突然,“男孩”动了,闪电般再一次冲向了无心,这一次没有再迟疑。一双铁爪狠狠的抓向了无心的面门。个子矮小的人,速度好像比常人更迅捷,转眼已经到了无心的面前。

    无心并没有躲闪,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男孩”的铁爪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然后突然飞起一脚,他的脚竟然就那样以诡异的角度抬了起来,飞快的蹬向了“男孩”的下巴!

    “男孩”已经来不及收住急速前冲的身体,腰身一拧,高高跃起,整个人凌空翻了一个跟头,躲过了无心那诡异的一脚,落向了无心的身后。

    随着“男孩”的翻身跃起,那三个醉汉也冲到了近前,三把杀气腾腾的刀狠狠的砍向了无心的脖子,胸口,小腹,三把刀,三个不同的方向。他们好像已经露出了冷笑,觉得这一招前后夹击形成的正是时候,已经胜券在握了。

    突然,随着一声凄厉的龙吟之声,一片血光漫天。无心出刀了,不再心慈手软。血刀瞬间斩断了三个醉汉手中的刀,也斩断了他们的脖子,而无心只出了一招。他们的刀,实在是太慢了,然后就看到三个人带着不甘的眼神,缓缓倒下。

    紧接着,无心突然感觉到后背冷风袭来,感觉就好像被人刺穿了一样,一阵发麻。来不及转身,急忙向前冲了俩步,躲过了身后的袭击,却迎上了馄钝摊老板手中的那把切菜的菜刀。

    切菜的刀,也能是杀人的刀。无心忍不住笑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厨师动手,不知道的人以为是他吃了东西不给钱想要赖账。

    虽然这样想着,可是脚下却没有一丝停留,猛地再次蹬出了一脚,狠狠的蹬在了老板胸口,然后就看到老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墙上,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知是死是活。

    就在老板刚飞出去的瞬间,“男孩”铁爪又一次袭向无心的后背。无心已经杀了四个人,可是他们还没有碰到无心的衣角,这是直白到无奈的一种打击,这一次,“男孩”几乎已经使出了全力。

    突然,原本背对“男孩”的无心猛然转过了身,然后如离弦之箭一样迎向了“男孩”,速度奇快,风驰电掣!

    “男孩”似乎已经傻眼了,忘记了合上自己已经张得极大的嘴巴。

    二人擦肩而过,然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只见“男孩”的那双铁爪已经缓缓滑落,被齐齐斩断,右边的太阳穴上,一道细细的刀痕缓缓的渗出了鲜血,然后越流越多,越流越急,然后喷射而出,然后缓缓的倒下。

    无心已经缓缓的离开了,走向铁府的方向,没有回头。他的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进了刀鞘,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拔出来过一样。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结束的那么突然,又那么的残酷。不是因为他们太弱,而是因为无心太强,强到已经让人分不清这还是不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无心心里隐隐有一丝愧疚,然后这种感觉慢慢席卷了全身。他杀人了,没有遵守对她的承诺。可是他不后悔,因为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惩罚那一丝破天荒的无厘头的恻隐之心。

    血刀无心,杀人无形……

    一片乌云遮住了挂在半空中的明月,给月色蒙上了一层阴影,好像是在掩饰这皓月之下发生的一幕惨剧,不希望打破这一份难得的宁静。

    铁雄已经醒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吃东西,这对铁飞云来说是高兴的,甚至是兴奋,因为他知道,父亲没事了。

    当无心回到铁府的时候铁雄已经吃过了饭,恢复的差不多了,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他已经听铁飞云叙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随着铁飞云的描述,铁雄不时的变换着表情,好像被事情的经过完全牵动了心绪。好在最后的结局是好的,看着坐在自己床前的儿子,他很欣慰。

    当看到无心走进来的时候,铁雄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像一切尽在不言中一样。

    “师叔。”无心恭敬的向铁雄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师叔。这还是他第一次向铁雄行礼,也是第一次叫出这声师叔。

    听到无心的这声“师叔,”铁雄眼角抽动了一下,差一点老泪纵横,显得有一丝激动。指了指旁边刚才铁飞云坐着的椅子,缓缓的说道:“浩天,来,过来坐。”

    此时铁飞云已经站到了一旁,虽然按辈分他是无心的师哥,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师弟确实要比他强太多,甚至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无心缓缓地走到床前,向铁飞云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坐下。看着劫后重生的铁雄,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铁雄点了点头,拉过了无心的手,捧在手里,哽咽的说道:“如果师弟还活着,他一定会以你为荣的,一定会的。”看到面前如此优秀的无心,他想起了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师弟。

    无心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被铁雄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一只手,总觉得莫名其妙的别扭,还从来没有人跟他有过这样长辈对待晚辈的接触,不由得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浑身不舒服。可是铁雄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而一旁的铁飞云看到无心脸上的表情,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时,铁雄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铁飞云焦急的说道:“云儿,快,把我床底下的那个匣子拿来。”边说边着急的看向了里屋的另一间卧房,近似有些迫不及待了。现在他所坐着的这张床,是铁飞云的。

    铁飞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转身向父亲的卧房走去。不一会就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陈旧的匣子,锈迹斑斑,布满灰尘,看样子已经很多年了。

    铁雄接过匣子,轻轻的打开,取出了里面一本像书一样的东西,哆嗦着递给了无心,并缓缓的说道:“给,这是你父亲临终前在离开京城的时候交给我保管的。”

    无心接过那本像书一样的东西,看到了表皮上的几个字,“秦家刀谱”,四个大字,赫然入目。这是一本刀谱,翻开里面,是一张张手绘的招式图案,旁边写着几行小字进行注解。图案中的那把刀的样子,正是无心现在从不离身的血刀,只不过从前的血刀并非像如今这样嗜血和耀眼。

    “你父亲临走之前好像就已经预感到要出事,所以将这本他用毕生的心血所著的刀谱留给了我,让我保管。当时他其实强烈要求你的母亲也一起留下,可是你的母亲死活不同意,甚至以性命相逼,坚决要和你的父亲共同进退,没想到…”

    说到一半的时候,铁雄开始哽咽,好像一下子又想起了很多过往,缓了缓,继续说道:“好在你还活着,秦家刀法也有了继承人,我想你的父亲也应该能含笑九泉了。”

    无心捧着手里的这本刀谱,就好像拿着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迟迟不肯放下,连目光都舍不得挪开,眼眶湿润,紧咬着嘴唇。

    这是除了血刀之外父亲留下的唯一遗物了,而且是知道自己可能会出事的时候临时决定放在铁雄这里暂为保管的。

    想到这里,无心突然皱起了眉头,扭头看着铁雄说道:“您说我父亲知道自己可能要出事?出什么事?”

    铁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没错,他当时查到红羽的一些线索,而且很可能是关于红羽的幕后主使的,但是对方好像也发现了他,所以他才不想让你母亲带着你跟着,也把这本刀谱留了下来。”

    他曾经也劝过秦风,让秦风别太光明正大的调查,逼得太紧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可是嫉恶如仇的秦风根本听不进去,结果却真的被铁雄说中了。

    “他当时去了哪儿?”无心急忙问道。

    铁雄想了一下,缓缓说道:“姑苏城,梅花山庄。”说完之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后来去过梅花山庄,可是山庄的人说根本就没有见过你父亲,我又在周边打探了一番,没有人见过你父亲,我也不确定他最后去没去过那儿。”

    无心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不管父亲生前到底去没去过姑苏城的梅花山庄,那里一定是隐藏着什么秘密,而且对敌人来说很可能是致命的线索,否则红羽不可能恰巧会在那个时候派人刺杀。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他要亲自去一趟,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也许能找出父亲真正被杀的原因。

    于是,无心很快便告别了铁雄,离开了京城,向着姑苏城继续上路。南宫楚本来打算要跟着无心一起,可是无心拒绝了,因为他希望南宫楚回到幻城,替自己保护好如意。

    这一次在京城,无心又杀了红羽的人,而且很可能无意中破坏了一次大阴谋,日后一定会迎来红羽更猛烈的报复,他担心如意因此会受到牵连,有南宫楚和上官云杰的保护,自己也可以稍微的放点心。

    无心再一次上路了,也离自己的亲人更远了,可是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而且注定不会那么平坦。现在的他和红羽之间,已经不是说一方收手另一方就停手了,而是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这份仇恨和危险远离自己在乎的人。

    也许,像他这样的人,这一生注定孤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