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五十九章 黑白
    黑白,是一种很难划分清楚的界限,没有人能真正把自己分得很清楚,到底是黑或者白,因为有时候黑会做白所做的事,而白也会做黑所做的事。其实所谓的黑白,只不过是这世间多数人说服少数人的一种臆断。

    大多数人都说你白,那你就是白,大多人说你黑,那你就是黑。但是有些人不会去在意,甚至不会去争论,因为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方法,自己知道自己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就算这条路被所有人诟病,但他们依然会坚持走下去。

    随着战英带领六扇门的离开,武当和少林的人也相继离开了贤王府,青木临走之前与无心告了别,顺便告诉了无心自己在京城住的地方,如果有事,可以去那里找他。

    看样子青木是担心经过此次事件之后七贤王心中有所芥蒂,会找无心的麻烦,所以话中的意思是如果真有什么事,他会站在无心这边。

    待众人相继离去之后,无心扶着昏迷的铁雄,也准备离开,既然一切已成定局,那就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可是,七贤王却叫住了他。

    “无心少侠,我们之间好像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很多误会,但那都不是本王的本意,一切都是为了京城的安危,希望你心中不要怨恨本王。”七贤王叫住了无心,走到他面前缓缓的说道,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态度友善,好像跟之前相比完全变了一个人。

    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王爷多虑了,是在下多有得罪,希望王爷不要见怪才是。”毕竟七贤王是一个王爷,无心也不想与其闹得太过不愉快。

    七贤王听了无心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好,那我们就忘记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今日能够破此大案,无心少侠居功至伟,我一定如实禀明皇兄,让皇兄大大赏赐于你。”

    无心轻轻的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多谢王爷美意,这都是在下应该做的,赏赐就大可不必了。”说实话,他做这些都是为了铁雄,并没有想什么赏赐或者别的什么。

    七贤王笑了笑,说道:“好,果真是年轻有为,与你父亲当年一样,日后必成大器,我贤王府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随时欢迎你来。”眼神中满是赞许的目光,频频点头称赞。

    无心又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与南宫楚扶着铁雄离开了。他不知道七贤王说的话是不是真心发自肺腑,但是他知道七贤王绝不是这么简单,而且好像对自己很了解,包括自己的过去,还有已故的父亲。

    一个在京城逍遥自在的王爷,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江湖上的事,这不正常,也不应该是他这个王爷该关心的事。

    看着无心出了贤王府大门的背影,七贤王收起了笑容,眯了一下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面色有点凝重。

    “他的确很强,但是我有把握能够杀了他。”宫九这时候靠了上来,低声说道。他刚才真的起了杀心,要不是南宫楚的突然出现,估计又会是一场激烈的恶战。

    七贤王摇了摇头,转身向后面走去,缓缓的说道:“他绝没有你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要他不在京城中生事就别招惹他,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善做主张!”

    宫九轻轻地点了点头,握了握拳头,没有说话……

    无心将铁雄带回了铁府,并就近请了一个郎中为铁雄检查了一下,开了一些药。郎中说铁雄只是疲劳过度加上身体虚弱才变成现在这样,并没什么大事,无心这才放下心来。

    “你记不记得云州城那个在红羽堂口中偷袭你的女人?”南宫楚走到独自站在院子中央的无心身边,轻声的问道。

    无心没有说话,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南宫楚为什么突然提起了那个女人。那是无心在云州城追查金刀客时发生的事,当时他正在查问红羽的人关于金刀客的事情,可是突然有一个神秘人出现,杀了被自己拷问的人。

    当时敌人逃得太快,并没有追上,不过当时南宫楚说过,那个神秘人是一个女人。那也是无心与南宫楚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她就是玉罗刹。”南宫楚缓缓的说道,面色凝重。当时他跟无心一样,并没有看清那个神秘人的样貌,只知道她是一个女人。可是他认得那支飞镖,当时那个偷袭无心的人使得正是燕子飞镖。

    南宫楚没有想到竟然会再一次遇见那个神秘的女人,也没想到摇身一变竟然成了惊动京城的大盗玉罗刹,而且潜伏在王府之中,这一切似乎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了。

    听到南宫楚的话,无心瞳孔骤然收缩,一脸的惊讶,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当时在云州城他确实被人用飞镖袭击过,只不过当时并没有留意是什么样的飞镖,没想到竟然就是玉罗刹。他知道南宫楚没有撒谎,没有根据的事他是不会随口乱说的,既然说出来了,那就一定是真的。

    无心一直在怀疑这次的事是不是红羽在搞鬼,现在终于确认了。可是他不明白玉罗刹为什么会潜伏在贤王府中,而且竟然将偷来的宝物包括传国玉玺都放在洗衣房的一间密室之中。

    洗衣房为什么会有密室?宫九为什么要那么急于杀了玉罗刹?他明明可以轻松制止,没必要直接杀掉。玉罗刹又为什么会在自己即将原形毕露的时候选择刺杀七贤王?

    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无心想不明白,他总觉得这些事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可是却又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似顺理成章的真相,无心心里却一点都不踏实,他不确定现在所有人亲眼目睹的真相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不通就不想了,无心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打算想下去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还是顺其自然吧。他此次来京本来就是为了铁雄,现在铁雄没事,他就放心了,其他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早,铁飞云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家中,知道父亲并无大碍,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然后就跑到无心的房间,敲响了房门。

    无心打开房门之后看到是铁飞云,没有说话,侧身让进了铁飞云,他不知道铁飞云这么早找自己干什么,不过看样子很急。

    “战英想见你。”等进到无心房间之后,铁飞云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而且表情并不轻松。

    无心皱了皱眉,他有点不明白铁飞云的意思,也想不通战英怎么突然想要见自己,是因为还有什么事需要询问吗?

    “是关于案情吗?昨夜战英是怎么跟皇上说的?”无心疑惑的问道。

    铁飞云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我也不清楚,昨夜我与战英进宫面圣的时候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禀明了圣上,圣上大发雷霆,立刻将尚书房大小太监全都处死,内务总管也被杖责四十,惩罚他渎职之罪,不死也剩半条命了。”

    铁飞云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后来七贤王也进宫了,对玉罗刹潜伏在贤王府一事也主动承担了责任,但是圣上并没有责罚于他,只是说下不为例,然后七贤王就将破获此案的功劳全都推在了六扇门的身上。圣上见玉玺已经找回,但是此事严重影响了皇家的颜面,下令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对外只说嫌犯已经缉拿归案并已处死,不要说出玉玺失而复得的事情。后来我和战英就离开了,只留下七贤王和皇上俩个人议事。分别的时候战英突然跟我说他要见你,让我告诉你。”铁飞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倒了一杯隔夜的凉茶一饮而尽。

    无心仔细回想着铁飞云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是想不通战英为什么突然要见自己。既然案情已经水落石出,尘埃落定,那还有什么必要见自己,而且看样子还很急。

    “时间,地点。”无心看着一夜未合眼的铁飞远,缓缓的问道。

    “现在,城西战英府。”铁飞云不假思索的说道。

    无心愣了一下,现在他知道铁飞云为什么这么着急了,但是他不明白战英为什么这么急于见自己。

    于是,无心在铁飞云的带领下来到了城西的一座宅子。看到这处宅子的时候,无心愣了一下,没想到看似风光的六扇门总统领,府邸竟然如此普通,只是稍稍比铁雄的住处大了那么一点,多了几个下人,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门口横梁上的那个“战”字异常醒目,增添了几分威严。

    穿过空旷的院子,走进了正厅,此时战英已经坐在了厅中的一张椅子上,看样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铁飞云将无心领进去之后就退下了,并且轻轻的关上了正厅的俩扇门。但是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了门外,他不知道战英到底因为何事要见无心,有点放心不下。

    无心用余光扫了一眼厅内的四周,缓缓向战英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战统领这么着急见我,所为何事?”他也摸不透战英什么意思,暗中加了几分小心。

    战英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座椅,示意无心坐下说话,脸上的表情很温和,并没有昨夜的那股威严。待无心坐下之后,缓缓的说道:“你跟你父亲真的很像,尤其是他年轻的时候。”

    无心听了愣了一下,怎么战英和七贤王一样,都跟自己谈到了自己的父亲,都说很像。说实话无心已经记不清父亲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了,因为那时候他还太小,还没有来得及跟父亲撒娇胡闹的时候父亲就已经不在了。他不知道七贤王和战英说的他和父亲很像是指的样貌还是别的什么。

    “我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无心轻声的问道,声音有点不稳。可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这些话他本应去问铁雄的,没想到却问了战英。

    他在心中幻想过无数种父亲生前的脾气,性格,行事风格,在他的想象里,他的父亲是一个高大、伟岸的人,是一个一言九鼎,不畏权势的人,是一个好人。

    战英好像也对无心突然提出的这个问题有点意外,笑了笑说道:“他是我带过的最优秀的下属,天生就是干捕快的料,他跟我一样,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都希望用我们的能力抓尽天下所有的恶人,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他为荣。”说着说着叹了口气,好像想起了过去很多的往事。

    无心听了战英的描述,竟然笑了,笑得忍俊不禁,笑得嘴唇颤抖。他心里很高兴,因为战英口中的父亲跟自己想的一样,自己没有猜错。虽然自己没有太多对父亲的印象,但是他们体内流着同样的血,他能够感受到身体里的血液中隐藏着的那股父亲带给他的力量。

    “可是人终将要走正道,不能误入歧途,他一定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活的光明正大,坦坦荡荡,绝不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孩子成了他要缉拿的对象,他不想要一个杀人如麻,不分黑白的儿子,那样他会死不瞑目的。”战英激动的说道,像是在劝诫,又像是在警告。

    然后看着无心逐渐收起笑容的脸,继续说道:“你跟你父亲一样,都是当捕快的料,留下来吧,做我的副手。”眼神中充满迫切的期待,紧紧地盯着无心。

    无心收起了笑容,静静地看着战英,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