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五十七章 先兵后礼
    有些事,不是一味的冲动或者莽撞就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相反的可能势必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一个人想要成事,不是说他有多大的决心,多么视死如归就可以做到,最重要的是冷静的思维,还有运筹帷幄的心计。

    有的人信奉先礼后兵,而有的人则偏偏要反着来,先兵后礼。这样的人好像永远不会被外在的因素所影响,有着他们自己的一套行事作风的准则。

    宫九的速度很快,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冲到了无心的面前,迎着无心的面颊,狠狠地挥出了一拳,夹带着呼呼风声。他并没有使用兵器,不知道是不是高估了自己,那俩支判官笔依然在腰间插着。

    无心并没有躲避,好像根本就没想要躲避,眼睁睁的看着宫九的一拳向着自己的面颊急速袭来,然后突然飞快的同样挥出了一拳!出招的速度简直匪夷所思,连宫九都吃了一惊,而且他也没有预料到无心会硬接自己这一拳,他以为无心会躲。

    一声沉闷的撞击之声响起,紧接着就看到无心和宫九闪电般分开,二人各自退了一步,脸上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无心看着面前的宫九,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有些轻敌了,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王府护卫,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贤王府果然是贤王府,真的是藏龙卧虎,这更使得无心对这个人人称颂的七贤王产生了好奇之心。

    宫九只迟疑了一下,再一次冲向了无心,没有停留。这一次,他拔出了插在腰间的那双判官笔。右手手腕一抖,判官笔打着旋转了一圈,然后飞快的刺向了无心的咽喉。

    这一次,无心不敢大意。脚尖点地,身体后仰着退了开来,同时飞出一脚,点向宫九右手手腕。速度同样飞快,竟似比刚才挥出的那一拳更快!

    眼看着无心的脚即将踢中宫九的手腕之时,宫九突然变招,原本刺向无心咽喉的判官笔变换了方向,手腕下压,戳向了无心踢来的脚面。同时左手中的另一支笔猛地上挑,刺向无心的小腿,上下夹击,不留余地。如果无心真的被刺中,他的这条腿就算是废了。

    这时候无心已经来不及收回自己的腿了,因为已经没有时间了。眼看着自己的一条腿就要废了,无心来不及多想,另一只脚猛地用力点地,同样飞快的踢出,身体急速旋转,狠狠地踢向宫九的太阳穴!招式诡异,出人意料!

    宫九也没想到无心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还可以使出如此诡异的一招,惊讶之余赶紧向后退开,原本刺向无心脚面和小腿的那双判官笔也不得不随着倒退的身体撤开。

    无心急忙撤回了差点毁于一旦的那条腿,眼神冰冷。腿虽然保住了,可是他感觉得到,裤腿已经破了,一丝冰凉的感觉传了上来。

    就在宫九后退的同时,判官笔已经划破了无心的裤腿,擦着肌肤一扫而过,真可谓惊险万分。直到这时,无心才明白,面前的宫九绝非那么简单。

    宫九面如死灰的脸上终于有了异样,一丝红润逐渐扩散,不知道是因为连续俩次出击都没有得手之后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还是因为愤怒。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狼狈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他占了上风。

    “为什么不拔刀?”宫九冷冷的盯着无心,沉声说道。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直至现在都没有败在自己手下却一直都是只凭赤手空拳,没有拔刀。如果对方拔刀了,那自己岂不更加难以占得上风,这种感觉让他更加沮丧。

    无心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的刀不出则以,出了就得见血,可我今天并不想杀人。”

    原本刚才他已经动了杀心,可是就在杀念刚动的时候,他想起了如意的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想起了曾经答应她的话。他答应过如意,从今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杀人,这是他的承诺。

    听了无心的话,宫九的脸更红了,紧紧地咬着牙,冷哼了一声,突然再一次动了!可是就在他刚一启动的刹那,突然从空中落下无数支闪着银光的银针,急速的射向宫九!宫九大惊,急忙向后连着翻了俩个空翻,勉强躲过了银针的袭击,样子有点狼狈。

    “他不杀你,不代表我不杀你。”一个声音从一旁的围墙之上响起。紧接着一道人影闪现,轻轻的落在了无心的身边,正是火速赶到京城的南宫楚。落地的南宫楚向无心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无心知道南宫楚会来,可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看来这一路上并没有休息。虽然自己并没有寻求他的帮助,可是他还是来了,而且生怕来的晚了。

    这就是朋友,当你有难的时候会第一个出现在你身边。南宫楚,是继上官云杰和如意之外,无心的第三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随着南宫楚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原本一对一决胜负的局面,贤王府的卫兵迅速包围了无心和南宫楚二人,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就要冲上去。

    宫九并没有制止,他已经起了杀心,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他只知道所有胆敢挑战贤王府的人,都必须杀掉。虽然他没有阻止,可是有人却阻止了这一切。

    “住手!”

    一声厉喝传来,七贤王从人群后方走了出来,面色铁青。走到宫九身边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一眼宫九,不知道是因为宫九擅自出手而生气还是别的什么,也许只有他们俩个人自己心里清楚。

    随着七贤王的出现,原本蠢蠢欲动的贤王府卫兵都退了下去,不过依旧包围着无心与南宫楚二人。

    “年轻人,你当真以为我贤王府的威严是你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的吗?”七贤王瞪着无心,冷冷的说道。

    早前在宫门口的时候无心就曾经顶撞过他,没想到现在都已经闹到了自己的府上,即便他真的是贤王,也已经忍无可忍了。

    “深夜叨扰,并无恶意,只不过我追踪玉罗刹的时候恰巧追到这里就没有了踪迹,所以贸然进入王爷府中一探究竟,没想到与王爷的家丁发生了冲突,还望王爷莫怪。”无心淡淡的说道,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算是跟七贤王打过招呼。

    虽然他话语中竟是自责之意,可是却映射出了贤王府的人有故意阻挠之意,尤其是“家丁”一称,让一旁的宫九更是咬牙切齿,丢尽了脸面。

    “你是说玉罗刹就藏在本王府中?”七贤王冷冷的问道,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一查便知。”无心不假思索,淡淡的答道。

    七贤王没有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证明他就快要忍不住发怒了,一旁的宫九已经跃跃欲试,就等着七贤王下令了。

    这么久以来,还从没有一个人敢闯入贤王府中,当着七贤王的面要搜查贤王府的,除非那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可是今天,还真有一个胆大包天的。

    正在双方陷入僵局的时候,一名卫兵急匆匆从前院跑来,略微有些慌张。跑到七贤王身边时,轻轻地说道:“王爷,六扇门总统领战英带着一群捕快和武当少林的人请求面见王爷,就在门口等候。”

    听了手下的话,七贤王皱了皱眉眉头,一脸诧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无心沉声说道:“既然你怀疑嫌犯就在府中,那就随本王来吧。”说完扭头向前院走去,一脸阴沉,看来今天胆子大的不止一个。

    很快,六扇门和武当少林的人便被请到了贤王府前院大厅之中,与七贤王,无心等人聚集到了一起。无心和铁飞云、青木二人点了点头,二人也轻轻点头示意了一下。

    “王爷,贸然请见,切莫见怪,我刚刚收到线报,说玉罗刹受伤之后潜入了贤王府之中,所以特地带领手下前来帮助王爷擒拿贼人。”一个留着青白胡须,一脸冷峻的老者走到大厅正中,向着七贤王抱了抱拳说道。

    身在官场多年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明明是来搜查要犯的,却说成是帮助贤王府捉拿贼人,弄得贤王府没有丝毫拒绝的理由。

    此人,正是六扇门总统领战英,与七贤王一样,是当今皇上的亲信,二人可以说是皇上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

    七贤王听了战英的话,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战统领是从哪里得来的线报,莫不是听别人信口雌黄吧?”说着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无心,话中有话。

    战英瞟了一眼无心,缓缓说道:“是我的属下亲眼所见。”说着看了身后的铁飞云一眼,点了点头。

    铁飞云这时走了出来,恭敬的弯腰看着七贤王说道:“王爷,的确是在下亲眼所见。”语气异常肯定,不容置疑。其

    实他根本就没有亲眼看到,事实上等他赶到贤王府外的时候早就不见了玉罗刹的身影,他只是听无心说玉罗刹潜入了贤王府之中,无心让他立刻通知总统领,于是救父心切的他在禀告战英的时候故意夸大了说辞,就是想给战英搜查贤王府一个理由。

    七贤王听完铁飞云的话,皱了皱眉头,沉着脸说道:“可是今夜王府之中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潜入,除了一俩个胆大包天,擅自硬闯之人。”说着再次瞪了一旁的无心和南宫楚一眼,看样子无心的目中无人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心结。

    “有件事大家可能还不知道,玉罗刹之所以能从皇宫之中盗走传国玉玺,是因为她在宫中有内应。”无心没有理会七贤王句句刁难自己之意,突然淡淡的说道。

    无心的这一句话,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六扇门总统领战英。只见他盯着无心的眼睛,缓缓的说道:“年轻人,这话可不能乱说,说错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无心笑了一下,看向了武当掌门青木,淡淡的说道:“道长。”

    青木看到无心招呼自己,点了点头,向身后招了招手。只见俩个武当的弟子架着一个人走了出来,确切的说是架着一个死人,一具尸体。

    其实青木一直没有弄明白无心为什么会抱着一个死人从皇宫之中出来,又为什么让自己看管,现在他好像终于明白了。

    当俩个武当的弟子将那具尸体架出来放在地上的时候,战英和七贤王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