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五十二章 千里寻亲
    血浓于水,亲情是人们永远无法割舍的一份情谊,那是一种打碎骨头连着筋的感情。无心和铁雄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二人之间的情义却不比真正的亲人要浅薄,毕竟抛开铁雄与秦风的关系不谈,他们不止一次共同经历过生死。

    自从无心的身世大白于天下之后,他明白铁雄成为了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与父亲有关联的亲人。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好像突然变得平静了,再没有可疑之人出现在幻城,好像突然没了痕迹一样,紧张了数十天的众人终于放松了下来,幻城暂告安全。

    无心让上官云杰撤走了日夜守在幻音阁的守卫,他觉得暂时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随着紫云剑受伤离去,红羽自然知道了自己已经复原,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

    “经过这段时间下来,红羽已经将你彻底视为了眼中钉,不把你除掉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许日后幻城也将彻底成为他们称霸的目标,不会太平了。”上官云杰站在无心身边,看着窗外的街道上依然浑然不觉的行人,皱着眉头说道。他从小在这里长大,感情深厚,想到这里日后将再无安宁之日时,不由得有一丝担忧。

    “只要我不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大得动作,我可以牵扯他们大部分精力,到时候这里的压力就会小很多,不过以后得需要你多费心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无心看了上官云杰一眼,认真的说道。

    上官云杰苦笑了一下,笑着说道:“你这是要把我拴在幻城啊,相比守在这里,我更愿意站在你的旁边,与你并肩作战。”他也想像无心一样,叱咤风云,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天地。

    “可是这里是家,家不能出事,对我对你都一样,有你在这里,我才会放心。”无心叹了口气说道,幻城是他苦了累了,最想回到的地方,也是上官云杰出生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是家,就是最温暖的地方。

    上官云杰点了点头,了然于胸的说道:“我明白。”虽然他也想出去闯荡,可是他已经不是孩子,知道孰轻孰重,分得清什么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

    无心目光游离着,端详着肉眼能够看到的一切,花草树木,亭楼阁院,还有那一张张陌生却又熟悉的面孔,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又要走了吗?”上官云杰同样皱着眉头,缓缓的问道,眼神中似有一丝无奈。

    无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敌人全都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一直留在这里,这里就真的永无安宁之日了,他不想把杀戮带到这里,因为这里是他内心深处仅存的一块圣土,因为这里有朋友,有家,还有她。

    “既然红羽已经派出了七大高手,那就不会轻易收手的,你自己在外面万事要小心。”上官云杰认真的说道,紫云剑刺杀无心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这是来自一个朋友最真的关心。

    “我明白,这里就交给你了。”无心认真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俩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不需要去向对方保证什么。

    俩个人并肩站在窗口,看着院落外面的街道,看着前些天发生过厮杀的那些地方,看着如意迈着轻柔的步子缓缓的从前院走来。

    有些人,天生就是敌人,而有些人,却命中注定会成为朋友。

    无心走了,再一次一个人上路了,表面上他对众人说的是要去京城看望自己的师叔,其实内心真正的想法却是希望将这里的杀戮带走,他想一个人去承担这一切。

    铁雄临走之前确实跟众人说过,等无心醒了以后务必要去京城找他,这事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心里也明白,无心的离开,也许不只是这一个原因,但都没有说破,只是希望他下一次回来的时候,不再是被人抬回来。

    原本如意执意要让南宫楚跟着,可是无心拒绝了,他的一句话说服了如意。他说:对于我来说,你的安危是最重要的,没有什么可以替代。

    如意听了这句话,便不再多言,同意了无心让南宫楚留守幻音阁的提议,她从没有听过无心如此直白的话语,言语之中满是对自己的在乎之意,这几乎让她心花怒放。

    叮嘱了几句之后,无心便上路了,没有再停留,他不想每一次都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他只当做这是一次云游,很快就会回来。

    马儿嘶鸣着,尖叫着,欢快的迈开四条腿奋力的狂奔着,好像也希望离开故乡,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掠过了花草,树木,山峦,幻城的影子逐渐远去,被甩在了遥远的身后。一袭黑衣,一把刀,一匹马,绝尘而去。

    京城,一直都是最广阔,最繁华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着皇宫大院,王室宗亲,商界巨贾,自然得有配得上套的台面。街道俩侧到处都是一副繁荣景象,各种商铺酒楼林立,形形*的人们不停在其中穿梭,好一幅热闹的景象,不愧为天子脚下。

    在街道深处,有一座宏伟的建筑坐落在此地,四周都是高墙,在十几节阶梯上方,左右俩侧各站着数名捕快打扮的壮汉,双目炯炯有神,面露威严。

    在敞开的俩扇偌大的铁门上方,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六扇门”。这里就是京城最大的衙门,也是最有势力的衙门,直接听命于天子,调查并抓捕天下所有大案要案中触犯王法之人。也是无心已故的父亲曾经效力的地方。

    远处的街角,站着一个人影,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这座宏伟的建筑,一脸的黯然。这个人,正是无心。看着自己父亲曾经待过的地方,内心感慨万分,时过境迁,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此时的六扇门,好像有什么大案发生,只见大门内人头涌动,人来人往,一副忙碌的景象。不时有捕快打扮的人进进出出,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

    无心一直等在外面,可是却始终没有看到铁雄的影子,包括铁飞云,进出的都是些陌生的面孔,之前没有见过。他并没有直接上前询问,也没有打算要进去的意思,身为江湖中人,还是少与官府打交道的好,毕竟自己杀的人实在太多,接触多了没有好处。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天天渐渐黑了。夜晚的京城,跟别的地方一样,显得更加繁华,华灯初上,五彩斑斓。

    这时,一个身影从六扇门中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的走下台阶,向一条巷子走了进去。走得很慢,不知道是因为忙了一天太过于疲惫,还是因为还在想着案子,有着心事,分神到身后一直有一个人紧紧跟着都没有发现。

    这个人,正是铁雄之子,铁飞云。只有他一个人出来,却不见铁雄的影子。

    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不大不小的院落的时候,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门头上的“铁府”二字,叹了口气,缓缓的走上台阶,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座看起来不太宽敞的四合院,几间简陋的屋子并排建在俩侧,院中有一块空地,看样子是平时练武的地方,几只石臼放在那里,还有一根人形的木桩。

    铁飞云似乎无暇顾及周围的东西,低着头,漫不经心的向正房走去,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当他走上台阶,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青石台阶,脸色惊恐。因为他看到一条人影借着月色倒影在地上,来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

    铁飞云来不及多想,猛然转过了身,看向那个神不知鬼不觉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表情复杂,有惊恐,有愤怒。

    可是当他看清身后之人的时候,却又换了一副表情,而且看起来更加复杂,有欣喜,有悲伤。

    站在铁飞云身后的那人,正是无心。他原本一直隐藏在六扇门大门外不远处的地方等着铁雄,可是等了一天也没见到铁雄的影子。好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看到了铁飞云从里面出来,于是一路跟了过来。

    可是现在无心看着铁飞云变幻莫测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忍不住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在无心的印象中,铁飞云虽然狂妄,目中无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这么六神无主过,以他的身手,绝不可能发现不了如此近距离跟着他的人,除非是出了什么事,让他乱了心神。

    铁飞云皱了皱眉,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推开了门,缓缓的说道:“先进来再说吧。”随即自顾自的走了进去,点燃了屋中的灯,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客人先请的繁文缛节了。

    无心皱了皱眉,越发觉得不对劲了,抬腿走了进去。屋中的摆设几乎和院中的风格没什么俩样,简单的一张床,一张桌子,四把椅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看样子这些年铁雄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铁飞云自幼丧母,是铁雄一手带大的,这么多年父子俩也着实不容易。

    无心只是扫了一眼屋中的大概,便再一次询问铁飞云,他总觉得是出了什么大事,回想起白天六扇门内忙乱的情景,心里更加肯定了。

    铁飞云皱着眉头,咬着牙说道:“我爹失踪了。”说完紧紧的握了握拳头,一脸的自责和痛苦之色。

    听到这个消息,无心只觉得脑袋“嗡”的响了一下,一脸惊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铁雄?神捕铁雄怎么可能突然失踪?到底出了什么事?一连串的问题不断地在脑海中回响。

    “到底怎么回事?”无心瞪着铁飞云一副满脸丧父之痛的模样,大声的问道,有点埋怨铁飞云的吞吞吐吐,就好像铁雄已经死了一样。

    铁飞云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上次父亲被朝廷从幻城召回之后,就派他调查一个案子,这些天我和父亲一直在查找这个案子的线索,好不容易找到点头绪,可是俩天前在一次追捕的过程中父亲却突然失踪了,之后六扇门立即派出了所有在京的捕快进行查找,可是却没有一点痕迹,父亲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到现在生死未卜。”

    说到这里,铁飞云已经忍不住眼眶有些湿润,当日他是与铁雄一起展开的追捕,不过二人是从俩个方向进行抄截,结果铁雄却失踪了。

    铁飞云一直觉得这是由于自己的过错造成的,所以一直在心里自责不已,精神不振。

    听了铁飞云的话,无心紧锁眉头,陷入了沉思。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师叔这样的高手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是红羽吗?无心不敢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