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五十章 不速之客
    偌大的武林之中,从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俗话说得好,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敌人却往往要比朋友多得多,那是因为他们都在做着与别人不一样的事,走着不一样的路,注定与人结怨。

    无心的苏醒,应该算是这段时间以来最令人开心的事情了,众人再也不用每天都死气沉沉得了,一直揪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知道无心醒了,风云堡堡主上官风云也来到幻音阁看望了一下无心,表示了一下关心。无心也从南宫楚的口中得知自己这次能够死里逃生再一次多亏了风云堡,自然也是一番感谢。

    另外,无心也知道了为了护送自己回来,铁雄的一个手下也因此送了命,无心心里开始担心铁雄会不会因此受到朝廷的责罚,因为此次并非是因为公务损失了一条人命。

    同时他也知道了红羽并没有放弃追杀自己,在自己卧床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不断有人偷袭,虽然都没有得逞,但是风云堡的人也都有所损伤,已经被杀了好几个了。

    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事就应该自己扛,不能牵连原本无辜的人。

    “除了云水山庄的人,还有别的人吗?”无心坐在窗前,靠在椅背上,淡淡的问道。他睡得太久了,久的身体都有些不协调了,所以重伤初愈的他没办法随意行走,就在窗前摆一把躺椅,每天都在上面躺会,感受感受阳光,总比一直睡在床上要好,对他的恢复也是好事。

    一旁的南宫楚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这倒没有,基本都是些云水山庄的余孽,黑白不分,不明大义的宵小之辈,你在华山这一闹,使他们没了乘凉的大树,所以怀恨在心吧,也许还有一些心怀鬼胎,想要趁你受伤之时杀了你,从而飞上枝头做凤凰。”

    在武林中,如果一个人想出名,最快也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挑战江湖中的成名高手,并且打败他们。

    “也许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十之**与红羽有关。”无心闭着眼,思索着,淡淡的说道。

    他不相信一群在华山都选择袖手旁观的人,会在自己早已离开华山之后才醒悟过来想要报仇,要知道如果在华山动手,那即使那些选择中立的人也很有可能倒向他们,那岂不是更容易杀掉自己。这其中肯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或者威胁。

    “也许是吧,铁捕头说过跟你一样的话,他也怀疑是红羽在暗中插手了。”南宫楚点了点头说道。

    “你和上官打一声招呼,让大家多加些小心,如果真的和红羽有关,看着屡次刺杀都没有成功,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可能会派红羽内部的杀手来行动。”无心淡淡的继续说道,他相信,自己杀了裘万,红羽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不把自己杀了,是不会收手的。

    “知道了。”南宫楚点了点头,竟好像对于无心发号施令一般的口吻并没有在意。也许强者是注定会有人追随的吧,强如南宫楚,上官云杰等人,虽然他们是朋友,但是却对无心的意思从来都没有反对过,甚至可以说是惟命是从。这不只是因为无心的强大,还有彼此之间的信任。

    “该吃药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就看到如意端着一只碗缓缓走了进来。无心每天的汤药和茶饭都是由如意亲自料理的,她不放心交给别人。

    听到如意的声音,无心猛地睁开了眼,用力坐直了身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向窗外看去,目光游离。

    南宫楚缩了缩脖子,没有再说话,抬腿向外面走去,走得很匆忙。那天无心和如意的争吵,他们几个都听到了,这几天谁也不敢提起那天发生的事,也没有人故意接近如意,因为总会觉得有几份尴尬。

    如意看着南宫楚匆忙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端着药向无心走过去,边走边说道:“看样子就属你最闲了,躺在这儿倒是挺自在。”话语中带着几分调侃之意,有点酸酸的。说着将碗递到了无心的面前。

    无心轻轻咳嗽了一下,伸手端过了碗,缓缓的说道:“哦,他是来向我说一些这些天发生的情况,我觉得坐在这里听比较合适,毕竟总躺在床上不像那么回事。”说完瞟了如意一眼,仰头将汤药一口喝下。

    可是喝下去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因为汤药是刚刚熬制出来的,还没有降下温来,太烫了,几乎把他的喉咙都点着了,可是还是硬撑着假装没事,将汤药使劲咽了下去,但却把脸憋成了通红。

    如意目瞪口呆的看着无心,好像在看怪物一样的盯着他,愣了半天,摇着头说道:“我又没有说什么,没必要跟我解释,”说着看了一眼无心憋红了脸的样子,撇着嘴继续说道:“话说有些人的肠子真是厉害啊,不知道是不是铁打的。”

    无心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假装被窗外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不停地向外眺望,可是憋红的脸却越来越红,不断地深深吸着气,没有说话,不是他没什么说的,而是他张不开嘴。

    如意也不由自主的向无心目光看去的大致方向看了看,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摇了摇头,转身向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不过我警告你,不管这几天发生什么,你哪儿都不能去,老老实实在这里养伤,否则我饶不了你。”边说着边已经走出了房间,“啪”的一声带上了房门。

    自从那天的争论之后,二人谁都没有主动提起,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意也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只是态度上显得有点不一样罢了,估计心里还是在生着无心的气,只不过因为还得要照顾无心,没有办法,所以一直忍着。

    就在如意将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无心赶紧张开了嘴巴,俩只手不停的扇打着,嘴里用力呼着气,一脸的痛苦之色,因为汤药实在是太烫了,估计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如果这一幕被上官云杰看到,估计又得嘲笑他很久。

    可是现在,已经有人在笑了。门外,一双眼睛正在透过门缝看着狼狈的无心掩嘴偷笑,这个人正是离开的如意。她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躲在门外看到了这滑稽的一幕。

    接下来几天跟往常比起来相对平安无事,并没有无心所担心的情况发生。无心的身体恢复的也越来越好,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了,虽然还有一些吃力,但至少不需要有人搀扶了。一切好像都是那么顺利和平静,可是总让人觉得有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

    这一天,无心跟平常一样,吃过晚饭之后就躺在了窗前的躺椅上,开始闭目沉思,这是他这次重伤之后新有的习惯,他发现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气息特别均匀,特别清醒,思路也比较清晰。可是今天,他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总是有点心慌,总感觉好像要出什么大事。

    夜,很快深了。众人也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准备休息。如意打理好繁杂的事情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她的房间是在二楼的最角落,因为她喜欢清静,离无心等人的房间间隔比较远。

    其实她刚才想去无心的房间看看来着,她知道无心肯定没睡,可是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因为她不知道这么晚去了自己能说点什么,难道还要再与他争论吗?想到这里摇了摇头,走到了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陷入了沉思。

    突然,如意感觉到身后有一丝不对,来不及回头,甩手飞出几根银针,闪电般没入了黑暗之中。

    “芙蓉堂的银针点穴之法果然玄妙,看来如意姑娘早就深得季堂主的真传。”一个声音从如意的身后响起,紧接着,从黑暗之中走出一个人影,抬起的手中,五指之间夹着几根闪着银光的银针。

    银针点穴之法是芙蓉堂堂主季芙蓉的成名绝技,后将此项绝技全部授予堂内所有弟子,其中如意是季芙蓉最得意的弟子。银针点穴之法如练到一定境界,不止可以点穴,甚至可以直接杀人与无形。

    如意刚才回来的时候由于心中有事,所以忘记了点灯,以至于屋中一直隐藏着一个人她却没有看到。

    借着窗外的月色,如意隐约可以看清此人乃一身黑色的劲装打扮,脸上蒙着黑纱,手拿长剑,看样子来者不善。

    令如意惊讶的是,在如此黑暗的房间内,此人竟然硬生生用几根手指就轻松接住了自己陡然射出去的银针。

    “你是什么人?”如意并没有惊慌,而是一改平时的温柔优雅,冷冷的问道,同时暗中运气,凝神戒备,准备再一次出手。

    黑衣人冷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不愧是血刀无心身边的女人,都到现在了还如此镇定,不得不令在下佩服。”说完手指一松,几根银针轻轻掉在了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在这暗夜之章听得是那么的真切。

    随即只见黑衣人继续说道:“身为芙蓉堂的得意弟子,也是幻音阁阁主,如意姑娘应该能够猜到我的来路。”

    无心从原来的默默无闻,直到现在的名动江湖,尤其是经过华山一战,他的来路和名字已经不再是秘密,所以对于在他身边的人来说,也逐渐被江湖人所熟知。

    如意愣了一下,惊呼道:“红羽!!”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说的有点太大声了,她担心无心现在还没睡,会听见自己的声音赶过来,如果被他撞见此人,那就麻烦大了。

    无心现在刚刚重伤初愈,估计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此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幻音阁,隐藏在自己的房中,那他的实力一定不容小觑。

    黑衣人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还不算太笨,没错,你说对了。”说着,便缓缓向如意靠近。

    “你想干什么?”如意刻意压低了声音,冷冷的问道。

    “我想看看,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血刀无心,他的刀还能不能再那么无情。”黑衣人收起笑容,同样冷冷的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杀气,而且逐渐开始在屋中蔓延。

    如意紧紧地皱着眉头,观察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几根银针从袖口滑落,紧紧的捏在手里,寻找着最佳的时机,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