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四十八章 梦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意思是人在临死的最后一刻,总是会抛开也许曾经带有的虚伪和伪装,表达最真诚的东西。因为人总是怕死的,在临死前的那一秒,总是会想起过去发生在身边的一幕幕美好的过往,会觉得死亡来的太快,舍不得失去曾经拥有过的和现在所拥有的那些珍贵的东西。

    日月的交汇,预示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之后又重新开始,每一个崭新的一天都可能迎接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也可能要送别一个已故生命的离开。没有人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未来那个崭新的一天到来之前,努力去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阳光总是温暖的,笼罩着幻城这个不大不小的城镇,也温暖着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能感受到这股温暖,就说明你还活着,在这个到处都充满了杀戮的江湖,能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在此刻幻音阁后院的阁楼大厅里,却没有人为自己又活着看到了初升的朝阳而庆幸,因为还有一个人的生死牵挂在他们心上。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无心还是没有醒来。郎中已经为他处理了伤势,也服下了上官云杰从风云堡拿来的灵丹妙药,虽然已经暂时没有了生命安全,可是对于他会不会醒,什么时候醒,郎中只能轻轻地摇头。

    没有人知道无心还会不会醒,也许他真的可能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因为他受的伤实在太重了,几乎流干了体内的血,再加上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上天在眷顾了。

    铁雄皱着眉头,目光四处游离着,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干涩的面容显得有一些憔悴。其实他早就接到了六扇门总部发来的调遣令,让他即刻回京,可是他没有走,因为现在对他来说无心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就让剩下的那个手下带着战死的那名手下以及自己写给六扇门总统领的亲笔书信赶回了京城,他和铁飞云留在了幻城。

    看着与自己一样坐在大厅里的南宫楚和上官云杰,铁雄心里其实为无心赶到高兴,因为能交到这样一群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朋友,在这个尔虞我诈的江湖中是值得高兴的事,也是值得一辈子去珍惜的。想当年,自己与已故的师弟又何尝不是这样一种关系,可是时过境迁,竟以物是人非。

    铁雄想到这里,不由得看了一眼通向二楼的楼梯口,想到了这些天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无心的如意,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看的出来,那个虽然一开始充满责备的姑娘心里其实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担心无心,这不禁让他为无心感到高兴。

    何况那个姑娘虽然年轻,却已经是芙蓉堂座下最得力的弟子,独立掌管着芙蓉堂的分支幻音阁,这已经足以证明这个姑娘的优秀,有她这样的人陪在无心的身边,铁雄心里放心了。

    铁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儿子,默默地点了点头,儿子变了,变得沉稳了,不再那么锋芒毕露了。看来这些日子跟在自己的身边亲身经历了那些之后终于变得成熟了,这对他来说是好事。

    铁雄心里想着,如果自己的儿子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够赶上还在昏迷不醒的师侄一半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放心了。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即使强如无心这样的高手,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何况是自己这个没经过什么洗礼的儿子。要知道,在这深不可测的江湖之中,狂妄的自信往往会为自己招来不必要的杀身之祸。

    日子总要一天一天的过,路总要一步一步的走,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该经历的也终究会经历的。至于未来什么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造化。

    二楼的一间房间内,如意静静地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块刚用温水浸泡过的毛巾,正在为无心擦拭着脸上的虚汗,眼眶通红,一脸的憔悴。她已经没日没夜的陪在床边半月之久,这半月之中她几乎没怎么睡过,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无心,茶不思饭不想。

    期间众人也合力劝过她,生怕没等无心醒来她就把自己先累垮了,可是都被她婉言谢绝了。因为现在她整个人的心里都是无心,如果让无心离开她的视线,那她真的就垮了,现在无心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因为她不知道当她踏出这个房间之后,她还有没有勇气再踏进来,她害怕当自己再一次踏进来的时候,面对的会是永远的诀别,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说出口。

    太过喜欢一个人,就会把这个人当做自己的整个世界,如果这个人出了事,那整个世界都会像塌了一样,再没有希望。用情至深的人,往往会活的没有了自己。如意和无心都是这样的人,情,对他们来说,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如意已经听自己的师兄叙说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包括无心的身世,她终于了解了无心那段从未提起的过去,在心疼无心的同时,她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无心一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原因。但是知道了无心的过去,却让她更想要与无心在一起了,她想通过自己来抚平无心心里留下的创伤,至于无心是什么样的样貌,那原本就不是她所在意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日子一天天交替,又半个月过去了,无心还是没有醒,就好像永远都不会醒了一样,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他那微弱的几乎不存在的呼吸。

    铁雄终于在六扇门发出第五道调遣令的时候离开了,因为如果再不回去,那来的就不可能只是调遣令了。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了上官云杰等人,如果无心在他下次来之前醒了,让无心伤好之后去京城找他,他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无心。

    这期间也遇到了几次不明来历的人的刺杀,不过有风云堡和幻音阁的协作,再加上南宫楚和上官云杰的坐镇,总算是虚惊一场,敌人并没有踏入幻音阁一步。虽然这些人来历不明,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十之**和红羽脱不开关系。

    太阳依旧照常落下又照常升起,幻城的人也都像往常一样,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这个世界是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生死而改变它原有的轨迹的。

    夕阳下,一对少男少女在一片花草丛中争相打闹着,嬉戏着,一层淡淡的迷雾笼罩在这个鸟语花香的地方,让人看不清这俩个少男少女的面容。只知道他们此刻是开心的,因为除了周围不时传来的鸟叫声,就是他们的嬉笑声。

    漫山遍野的各色鲜花就像五彩缤纷的地毯一样,被他们踩在脚下,留下了一串串凌乱的脚印。俩个在外人眼里一看就是坠入爱河的男女不停的奔跑着,感受着这天造地设的圣地带给他们的欢乐。

    “小如,你看这朵花漂不漂亮?”男孩从花丛中轻轻摘下一朵异常鲜艳的花,飞快的追在女孩的身后喊道,脸上带着一丝欣喜的笑容。

    女孩没有停留,边跑着边回头说道:“骗人,你是不是又想趁人家不注意占人家便宜?”男孩已经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把女孩骗在自己身边,趁女孩不注意的时候吻了女孩。

    “没有,是真的,不信你看!”男孩使劲的摇了摇头,一边追,一边扬起了手,示意女孩看向自己的手里。

    女孩将信将疑的停下了脚步,戒备的看着男孩向自己走来。当男孩走近身前的时候,她也看到了男孩手中的那朵花,那确实是一朵称得上漂亮的花,虽然她叫不出名字,但是瞬间就被那鲜艳的花色和淡淡的清香吸引了目光。

    “送给你。”男孩伸出手,轻轻的为女孩戴在了头上,满意的看着戴上花的女孩,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天哥,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一直在我身边吗?”女孩害羞的瞟了一眼男孩,低下头轻声说道,脸颊已经瞬间变得通红。

    男孩笑了笑,大声的说道:“那当然!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样子纯真而可爱,脸颊竟也有一丝红润,男孩竟然也害羞了。

    “那你会保护我吗?”女孩抬起头,继续问道,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恩,我不然会让别人欺负你的,保护你一辈子。”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像暗自在心中许下了一个重重的誓言。

    女孩笑了,笑得比刚才更开心了。俩个人四目相对,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味道。男孩轻轻的把脸靠了过去,肢体变得有些僵硬。女孩看着男孩紧张的吞着口水,偷笑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下巴微微抬起。

    男孩看到女孩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胆子更大了一些,撅起嘴吻向了女孩樱桃般红润的香唇,可是突然又被女孩一把推住了。

    “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哼!”女孩假装埋怨的瞪着男孩,娇嗔的说道,样子可爱极了。男孩也被女孩的转变弄得哭笑不得了,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我还要这种花,再给我多摘几朵,我要带回家。”女孩捂嘴轻笑着说道,她是故意逗男孩的,她知道男孩果然又想吻自己。

    男孩点了点头,沮丧的向刚才摘花的地方走去,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也许是抱怨自己刚才没有得逞吧。

    “记得多摘几朵啊。”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喊声和“诡计得逞”之后的偷笑,男孩不情不愿的找到那个刚才摘花的地方,弯腰开始采摘,但是却总觉得有一丝郁闷。一边摘着还没有被他们踩坏的花朵,一边略显不开心的说道:“你要是再敢戏弄我,我就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你了,知道吗?”说完故意装成真的一样冷哼了俩声,可是等了一会儿之后却并没有听到女孩的回应。不由得回头向身后看去,却再也看不到女孩的身影。

    男孩愣了一下,站了起来,向着空无一人的山野上喊道:“小如,别躲了,出来,不然我走了啊,真走了啊。”说着便假装向山下走去,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想要找到女孩藏在哪里。

    可是仍然没有人回应,也没有发现女孩藏在哪里,于是男孩继续喊道:“小如,别闹了,出来吧,花我已经摘好了,快天黑了,我们该回去了。”等待他的依然是毫无回应,丝毫没有女孩的踪迹。

    男孩慌了,不断地呼喊着女孩的名字,为自己的刚才的举动和所说的“威胁”道着歉,可是依旧没有回应,女孩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男孩疯狂的跑向女孩刚才站着的地方,想要找到女孩到底藏在哪里。可是当他跑到女孩刚才站立的地方的时候,他傻眼了,因为他看到了血,很大一滩血,就在女孩刚才站着的地方。鲜血几乎染红了地上的花草,渗进了土里,可是却早已没有了女孩的踪影,只看到刚才自己为女孩戴在头上的那朵花掉落在一边。

    男孩害怕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停环顾着四周,呼喊着女孩的名字,可是突然他看到原本五彩缤纷的山野一下子变成了红色,血红血红的,好像身处在血海之中一样。他开始奔跑,想要跑出这个被鲜血染红的地方。可是无论他怎么跑,却再也跑不出这块原本鲜花茂盛的地方,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男孩几乎要崩溃了,嘴里不停的喊着“小如”的名字,不停的慌不择路的奔跑着,他不知道小如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很害怕,害怕的脚下的步子也越来越沉重,到最后直接迈不动了。

    而男孩并没有发现,他的眼睛也开始慢慢变成了红色,好像被火烧一样,浑身一片炽热。他张大了嘴,对着无边无际的血海,疯狂的喊着小如的名字,已经声嘶力竭。

    而等待他的,却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

    “如意!”一声凄厉的嘶喊,从幻音阁后院的二楼房间内传了出来,不断回响在每一个听到的人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