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四十七章 红颜
    自古红颜多薄命,那是因为她们都爱上了一个与众不同,甚至独树一帜的人,命中注定从此不再平凡。可是能够有这样一位无论生死都跟在自己身边至死不渝的人,也是一大幸事。毕竟,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还是红颜。

    几个被银针刺中的云水山庄弟子还没有从疼痛中缓和过来,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闪,然后就感觉脖颈之处一阵冰凉,紧接着一股鲜血飚出,抽搐着缓缓闭上了眼睛,那几声惨叫成了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

    结果那几个人的,正是南宫楚,他没有停留,继续冲向离自己最近的人,无心不能出事,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想对方来了几个人,自己要杀多少人,他只知道,所有想要伤害无心的人,都必须死。这不只是因为临走前如意的叮嘱,还有他对无心这个人的敬佩和信服。

    敌人实在太多了,而且这一次好像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在铁雄等人进入幻城之前将他们截杀。不断有人倒下,却又不断有人冲上来,好像无休无止一样。南宫楚已经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

    他只知道自己手中的折扇布满了鲜血,原本书在折扇之上的南宫二字此刻已经被鲜血覆盖,握着折扇的手腕已经没有了知觉,只是在机械般的挥舞着,逼退所有想要冲向马车的人。他不知道这群原本对裘万的死置之不理的弟子,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疯狂。

    俩个铁雄的手下,铁飞云,加上南宫楚,一共四个人,分别站在马车的四个角,这是他们最后的防线,如果有哪一个角被攻破,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可是敌人的数量何止多出他们数倍,源源不断的攻击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近乎崩溃。

    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选择后退,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需要坚持下去的理由,命令,尊严,朋友,或者别的什么。

    马车内,铁雄紧紧地盯着依旧昏迷不醒的无心,以及无心手里的那把此刻正在微微颤动的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无心手中的刀竟然似乎富有灵性一样,能够感觉到周围存在的危险,它在通过抖动来提醒自己的主人,可惜他的主人此刻早已经人事不省,就算天塌下来他也无暇顾及。无心的刀和他自己,好像已经融为了一体,人刀合一。

    虽然铁雄被此刻看到的情景惊呆了,可是却并没有放松该有的警惕,他时刻在静耳聆听着马车外的动静,喊杀声从之前的混乱和四面八方慢慢汇集到了马车的周围,只有一尺之遥。铁雄知道,这已经是最后的抵抗了,也许很快,就会有人冲到马车上,无数的兵器和喊杀声将会把自己瞬间淹没。他不怕死,但他不想让无心死。

    终于,其中一个铁雄的手下最终没有坚持到最后,就在他稍一迟缓的间隙,敌人的数把兵器几乎在同一时间落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又一把兵器落下,敌人好像太久没有感受过胜利的喜悦,看见有人倒下,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发泄心中积压了很久的挫败。

    铁雄的手下倒了下去,只在倒下去的那么点短暂的时间内,他的身上已经不知道中了多少记兵器的砍杀,他已经数不清了,而且也没有时间去刻意的数,他心里只知道自己尽力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尽力了,没有辜负铁雄的期望。

    坚持了许久的防线终于还是被敌人攻破了,只见敌人争抢着跨过了铁雄手下的尸体,冲向了马车,用手掰,用刀砍,用剑削,所有能用上的方法都用上了,迫不及待的想将原本就经过一路的颠簸早已经松散的车厢毁掉,找到这一路的追杀目标,将他五马分尸。

    可是他们失望了,就在他们合力将车厢拆的四分五裂的时候,车厢之中突然有人连挥数拳,紧接着就看到几个同伴向后飞了出去,面门鲜血淋漓。然后就看到拆开的车厢内半蹲着一个人,正在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们。这个人,正是一直守在车里的铁雄,他才是真正的最后一道防线。

    周围的云水山庄弟子愣了一下,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个老不死的捕快一直没有出现。只见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声的喊道:“兄弟们别怕,他们已经逃不了了,大家一起上,为庄主报仇!”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原本随着铁雄的出现而一愣神的云水山庄弟子再一次冲了上来。

    此刻他们已经杀红了眼,已经没有人记得害怕是什么感觉了,何况挡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头发略微发白的老头。不断有人冲上去,又不断有人退下来,原本在他们眼中视若无物的老头,竟然让他们无法靠近半步,一双铁拳好像无人能敌一般,狂风骤雨一样挥舞着。

    突然,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至,紧接着传来几声惊叫,有几个云水山庄弟子挣扎着倒下,一条人影犹如鬼魅一般,左闪腾挪,转瞬就冲到了马车附近,在他经过的地方,不断有云水山庄的人倒下,一把软剑竟被他使得虎虎生风,血花四溅。来人,正是闻讯赶来的上官云杰,他终于来了!

    “上官兄!你终于来了!”南宫楚一挥折扇,削倒了一个云水山庄的弟子,扭头看着上官云杰大声喊道,脸上随之露出了笑容,松了一口气。

    上官云杰转头看了一眼南宫楚,没有说话,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冲向了马车,现在对他来说,无心的安危是最应该值得关心的。

    上官云杰在确认过无心还活着之后,转身再次杀入了人群,他带来的那些风云堡的侍卫虽然武功略低,但是人数上并不比云水山庄的人少,再加上南宫楚,铁飞云,铁雄另一个手下以及新加入的上官云杰,终于将云水山庄的人逼退,而且很快成为颓败之势。

    铁雄看着在人群中来去自如的上官云杰,点了点头,对于眼前的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多了一丝惊讶,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青年也和一直跟在无心身边的南宫楚一样,都是一样的出类拔萃。

    很快,云水山庄的人开始溃败,死的死,逃的逃,胆战心惊的一场危机终于顺利解除,如果上官云杰再晚来一会儿,可能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再看铁雄等人,除了他本人,剩下的南宫楚,铁飞云,还有另一个手下,几乎全都是满身的伤痕,浑身沾满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铁雄抱起惨死于乱刀之下的自己的手下,缓缓的将他放在了马车上,平躺在无心的身边。虽然他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对于手下的惨死,他的心里很痛,毕竟这可以算是自己的私事,而与自己共事多年的手下却愿意为此心甘情愿的付出自己的生命,这一份人情他必须记一辈子。

    不管云水山庄的这些弟子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但绝对与红羽脱不了干系,铁雄发誓,从此与红羽誓不俩立,从前是,以后更是。

    众人不敢喘息,没有多做停留,简单处理了一下伤情,骑着马,驾着马车迅速向幻城前行。因为他们不确定这是不是敌人最后的袭击,多留一刻,只会多增加一分危险。

    幻城,这个喧嚣而安静的地方,无心终于再一次回来,可是这次,他却是人事不省的情况下被人抬回来的,身上的伤似乎比当初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受的伤更重。

    当如意看到一动不动躺在马车上的无心的时候,竟吓得呆立当场,驻足不前,不敢上前一步。因为他看到破烂的马车上还躺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已经死了,那无心呢?难道这是拉尸体的马车吗?她不敢往下想,俩行热泪夺眶而出,竟已泣不成声。

    “无心哥哥!”站在如意身后的林萱看到马车上的无心,惊慌失措的冲下了门口的台阶,一下子冲到了马车上,摇晃着无心的肩膀,大声的呼喊着无心的名字,可是却没有一丝回应。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请郎中!”上官云杰瞪了一眼如意,伸手抱起无心的身体就向楼上走去,这里是幻音阁的后门,也是无心平时回来住的地方,同样也是是如意及幻音阁下人的住所,所以相对安静一点。

    听到上官云杰说请郎中,如意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才知道无心还活着,惊叫了一声,赶紧吩咐手下人去请城里最好的郎中,然后急忙跟着上官云杰上了楼,脚步显得有些慌乱。

    上官云杰将无心放在房间内的床上之后,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个侍卫,让他们守在幻音阁的周围,不允许任何可疑人员靠近,然后看着如意说道:“你陪在这里等郎中,郎中来了先让他检查无心的伤势,我回风云堡找我爹帮忙,很快就回来。”说完也不等如意搭话,推开窗户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驾着快马绝尘而去。

    上官云杰这次是真的着急了,生怕无心出什么事,连走几步楼梯都觉得是浪费时间。风云堡的生意当中也包含药材生意,包括一些可遇不可求的珍贵药材,而且堡内有自己专门的郎中,深知那些珍贵药材的用法用量,别忘了,当初无心第一次受伤来到幻城的时候,就是风云堡救活了他,所以上官云杰火速赶回风云堡请父亲帮忙。

    如意看着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无心,心里忍不住的一阵疼痛。她最怕的就是眼前的这幅场景,她真的害怕无心突然某一天就被人这样抬着回来,而且再也醒不过来。

    无心的拒绝她不在意,更不怪他,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看着他的尸体被抬回来,如意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去。她的心里,早就装满了躺在面前这张床上的无心,再也装不下别人。

    这时,如意看到无心的手还垂在床下,手里还握着那把从不离手的刀。于是,她哽咽着将无心的手扶了起来,放在了床边,顺势想将无心的刀取下来放到一边,可是她一连用了几次力都无济于事,无心握的很紧,她根本抽不出来,真不知道一个昏迷的人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只见如意突然一甩手,将无心的手臂摔在了床边,手中的刀恰巧砸在了无心的腿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把刀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比你的命还重要吗?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你答应过我从今以后不杀人了,可是你做到了吗?你自己将生死置之度外,可是你有想过我吗?想过万一你死了,我怎么活下去吗?”

    如意突然疯了一样嘶喊道,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了以往的安静和儒雅,就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女孩,诉说着心里的苦闷。眼泪再一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忍不住掩面痛哭。也许对于她来说,没有比无心平平安安回到自己身边更重要的事了。

    林萱看到如意此时的样子,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悄悄的凑到如意跟前,伸手抚摸着如意的后背,想要安抚一下这位情绪已经失控的姐姐。她知道,如意深深爱着自己的无心哥哥,而无心哥哥其实也在牵挂着自己的这位姐姐,但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俩个自己现在最亲的人原本心中都装着彼此,但却若即若离。

    如意稍微缓和了一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轻轻的伸出手,将砸在无心腿上的刀缓缓移开,连同无心的手臂一起放在无心的身侧,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刚才被刀砸中的地方,泪眼婆娑的看着无心苍白如雪的脸颊,轻声的问道:“疼吗?”可是人事不省的无心哪里可以听得见,依旧一动不动。

    在场的人都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看到这里,纷纷低下了头,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眼角有点湿润。

    情之一字,自古以来就是最折磨人,但却让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割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