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四十五章 暴走
    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不拼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能量隐藏,当你真的想要做到某一件事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所以说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肯不肯为此努力的人。做到极致认真的你,可能连你自己都害怕。

    所有人都被无心的样子惊呆了,包括铁雄,他甚至突然觉得此刻的无心已经不认识了,变得让人恐惧,让人不知道他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只看到裘万的金刀深深的插在他的肚子里,血水不断地向外冒,而他就好像没有知觉一样,身体里有着源源不断的血液,流出的血水几乎已经染红了脚下的土地,渗入了地底。还有那双死水一般的眼睛,漆黑的让人害怕。

    裘万看着中了自己一刀的无心,竟忘记了将刀拔出来,呆呆的看着无心,看着那双他这辈子从没有见过的眼睛,那是一双黑暗的眼睛,黑暗的可以吞噬一切。

    “你,今天,必须死。”无心停止了阴森恐怖的笑声,看着裘万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像在叙述一件事实,又好像在宣判一个人的结局。

    听到无心的话,裘万终于回过神来,手上用力,正要将还插在无心身体里的金刀拔出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无心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闪电般掐住了裘万的脖子,用力捏了下去。

    裘万瞬间感觉到脖子就像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样,呼吸急促,动弹不得,身体的力量逐渐开始消散,握刀的手也几乎没了力量。来不及多想,急忙使出浑身所有的力气,用力将金刀抽了出来,狠狠向无心掐着他脖子的那只手臂斩去!

    就在裘万的刀刚一拔出,想要斩向无心手臂的瞬间,无心突然一甩手,竟然将裘万整个人抡了起来,狠狠地甩了出去,然后就看到裘万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身后的台阶之上,发出一声巨响。这需要何等的力量,才能用一只手掐着脖子将人扔出去。

    就在裘万被扔出去的同时,无心的肚子上一股血箭飚出,喷洒在了身前的地上,就像天女散花一样,出现了一滩扇形的血迹。而无心好像没有知觉一样,丝毫不理会已经开膛破肚的身体,缓缓向倒下的裘万走去。

    摔倒在台阶之上的裘万挣扎着爬了起来,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剧痛,忍不住咬了咬牙,感觉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他的心底竟然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死亡的恐惧,就在刚才,当他看到无心那双死水一般的眼睛的时候,他竟然害怕了。

    因为从无心的眼睛里,他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也看到了死亡,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死了。紧接着,他就看到无心向自己缓缓的走来,每走一步都让他的心沉下去一点,这还是那个刚才在练武场上接二连三让自己打败的少年吗?裘万已经不确定了,因为他此刻看到的无心,完全是另一个人。

    他竟然就那么躺着,一动没动,眼看着无心向自己走来却提不起一丝力气。他胆怯了,生平第一次胆怯了,这一刻,他已经输了。

    无心走到裘万的面前,并没有继续发动攻击,而是盯着地上的裘万看了很久,然后声音冰冷的说道:“起来。”说的很简短,但却不容置疑。然后就看到裘万真的站了起来,俩眼无神的看着无心,忘记了出击,忘记了逃走。

    “出刀。”无心继续简短的说道,他竟然让裘万先出手,好像忘记了之前好几次差点死在了裘万的金刀之下,更忘记了自己小腹上那个现在还在不断向外流着鲜血的伤口就是拜裘万的金刀所赐。

    裘万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无心不但没有连续攻击,反而让自己站起来,而且让自己先出手。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无心的诡计,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等着他。

    可是他已经不愿多想了,心里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他的外号叫旋风刀,顾名思义就是刀法奇快,快到可以摧毁一切,他有信心在与无心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一刀结果了无心。现在他突然醒悟了过来,没错,他还不想死,还有很多事他还没有做完,他不能死。

    裘万想到这里,再没有犹豫,闪电般挥出一刀,由下而上,狠狠地削向无心的身体,好像势必要将无心的身体从中一分为二。他的刀确实够快,够狠,转眼就到了无心的身前,几乎已经贴在了无心的斗篷之上。

    他笑了,裘万笑了,他认为自己成功了,没有人可以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躲过他的刀,包括总是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赤枪和橙笔。可是转眼间,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此刻他看到了一片血红,一片几乎遮天蔽日的血红色光芒。

    就在裘万挥出那自信满满的一刀的同时,无心的刀也动了,闪电般迎向了裘万的金刀,速度比裘万更快!绚烂的血红色光芒瞬间淹没了裘万的金刀,就在金刀即将碰到无心身体的瞬间,俩把刀闪电般交织在了一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

    裘万惊呆了,原本自己最自信的杀招竟然被人轻而易举的就给破了,而且自己竟然落了下风,因为手腕的剧痛告诉他,对方的刀远比他的迅猛,远比他的狠辣。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对方竟然又一刀攻出,一刀接着一刀,比闪电更快,比雷霆更猛。

    裘万来不及多想,赶紧出刀迎击,可是无奈的是他根本来不及抵抗,因为他已经节节败退,身上已经不知被砍了几刀,只能感觉到身上不断传来剧痛,不断有新的伤口。他看不清对方已经挥了多少刀,只看到那片血一样的红光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刺眼。

    “太慢了,太慢了。”无心边挥舞着血刀,边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恨不得转眼就将眼前的敌人撕裂,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时间一点点过去,俩把刀还在挥舞着,可是人们只看到一片血红色的光芒在飞舞飘扬,原本耀眼的金黄色已经逐渐黯然失色,只看到零星的挥了那么几下。原本让江湖人骇然失色的金刀,此时已经没那么可怕。

    那个让人望而生畏的金刀客,此时已经完全慌了手脚,对于对方狂风骤雨一样的攻击,只能疲于应付,身上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不知道已经中了多少刀,只看到他的身体上布满一道道刀伤,脚步踉跄,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现在,所有人再不敢轻视那个刚才在练武场之上大言不惭的少年,心里充满了敬畏,因为他击败了已经被江湖传言说的神一样存在的红羽顶级杀手,金刀客。

    血红的刀光,正在蚕食着必败无疑的金刀客,也震慑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现在的那个少年,犹如从地狱归来的死神,撕裂着挡在他面前的一切。

    突然一声哀嚎传来,只见金刀客裘万再也坚持不住,被无心一刀斩掉了右臂,忍不住向后连退数步,单漆跪在了地上,而那把成名已久的金刀,随着自己的右臂已经飞到了一旁。胜负终于明了,他输了,彻底输了,输给一个前一刻还是自己手下败将的少年。

    裘万双目无神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少年,愤怒,不甘,悲伤,后悔,五味杂成的心情不断分拨侵袭着他的精神,然后转瞬又全都归于平静。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接受了现在发生的一切,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已经成了定数,自己已经无力回天。

    无心再一次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跪在地上闭着眼睛的裘万,没有说话,随手挥出一刀!

    只见裘万的头颅突然从脖颈之上掉落,滚到了一边,到死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没发出一丝声音,也许此刻对他来说,死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多说一句都会带来狂风骤雨般的报复,他已经被彻底击溃了。

    看着裘万的头颅掉落的一瞬间,无心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顺着脸颊缓缓落下,这一刻他好像突然放下了什么,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这一刻他等了太久,为了这一刻,他也承受了太多东西,经历了太多东西。

    所有的一切在此刻突然一下子就都结束了,无心反而觉得失去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紧绷的那根神经终于突然松了下来,然后就感觉眼前一黑,忍不住向后倒了下去。

    “浩天!”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了出来,然后就看到铁雄冲了出来,飞快的跑到了无心的身边,一把抱住了无心下落的身体。

    此时的无心,早已经人事不省了,身体已经变得冰凉,伤口还在向外流着鲜血。他的眼睛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只是眼角还存留着一滴眼泪没有留下。脸色看起来更加的苍白,白得让人害怕,不知道已经流了多少的血。

    铁雄连忙封住了无心的经脉,招呼南宫楚和自己的手下过去帮忙,几个人抬着无心,赶紧向山下冲去,他们要找个地方赶紧为无心疗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几个人很快出了山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在场的武林中人看着铁雄等人渐渐远去,又看了看裘万的尸体,也都纷纷转身离开,这里已经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了,云水山庄,已经不再是云水山庄,从此也要从江湖上凋零了。

    那个亲手杀了金刀客裘万的死神一样的少年,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还有那双黑暗而可怕的眼睛,他们都在心里想着,永远不能与这样的人为敌,否则只会招来灭顶之灾。

    原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云水山庄一下子人去楼空,只留下一干山庄弟子站在原地,看着逐渐远去的人群,还有不远处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现在却身首异处的孤单的尸体,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参与刚才的那场打斗,甚至没有阻拦任何人的离开,包括那个亲手杀了他们师父的人,他们不敢相信一直以来敬畏的师父竟然是江湖中人共同的敌人,红羽的杀手,面对江湖大义和师门荣辱,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此刻他们的心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复杂。

    过了一会儿,渐渐开始有人离开,收拾好了随身的行李,缓缓离开了这个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是现在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他们打算离开了。不能怪他们胆小懦弱,不敢为师父报仇,只能说他们心里还存留着一丝能够分辩善恶的冷静。

    偷偷的为那个曾经教导过自己,传授武艺的人流几滴眼泪,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毕竟抛开云水山庄这座大山和旋风刀裘万之外,他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又能怎么样?世态炎凉,很多事都是无法改变的。

    临走的时候,有几个弟子合力将裘万的尸体找了个地方掩埋了,毕竟曾经师徒一场,就算裘万是大奸大恶,他们也应该尽一点徒弟该尽的义务。鼎盛一时的云水山庄,转眼间一片凄凉。

    假山下的一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着黑色劲装,脸蒙黑纱的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冷冷的看着逐渐人去楼空的云水山庄。他一直隐藏在暗中,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但始终没有出现。

    过了良久,只见这人转身离去,没有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