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四十四章 身世之谜
    每个人都会有过去,也都会成为心中特有的一份记忆,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去提及,因为这段过往也许是快乐的,也许是痛苦的,甚至是悲惨的。当你试图回忆并叙述你所经历的过去,慢慢知道真相,揭开谜底的时候,势必会再一次揭开那道早就不愿想起的伤疤。

    听到无心的话,裘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看着无心,上下打量了一下,沉声问道:“你就是当年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往他执行过的每一次任务,都是赶尽杀绝,从没有留下过活口。

    无心颤抖着嘴唇,哆嗦的说道:“你终于想起来了?”整个人随着说话抖的越来越厉害,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想起了过去,想起了曾经那种非人的痛苦和仇恨,而此时,仇人就站在他的对面,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

    “铁捕秦风,他是我杀过的所有人里面最钦佩的一个,没想到他的儿子还活着。”裘万叹了口气,突然感觉造化弄人,没想到二十多年前自己执行的一次任务,竟然成了致使自己今天一败涂地的缘由,看着面前如死灰复燃一般的无心,他陷入了沉思,好像想起了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当年六扇门中有俩位杰出的捕快,他们以效率极高的办案手段和高超的身手闻名于江湖,其中一名叫做铁捕秦风,他嫉恶如仇,锄强扶弱,被江湖人称作大侠,但却英年早逝,曾经一度被江湖中人所追忆。而另一个与他齐名的捕快,就是如今的神捕铁雄,他们二人原本就是同门师兄弟,彼此之间一直争强好胜,互相拼比,但却手足情深。

    “我也没想到我能活下来,可是我不能死,我永远都记得那天的那场大雨,还有你那把闪着金光的刀,我永远忘不了,在那个阴暗肮脏的谷底,我整整苟延残喘了十五年,十五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找到你,亲手报了心中的血海深仇!”无心激动的说道,嘴唇颤抖着,眼泪夺眶而出,积压了多年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释放。

    “否则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不人不鬼!”还没等裘万搭话,无心再一次凄厉的喊道,说着一把拽下了一直套在头上从没有摘下的斗篷帽子,露出一张苍白如雪的面颊,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而他的头发,几乎已经掉光,或者说根本就没长,只剩下一半不到,稀疏的贴在头皮上,同面颊同样苍白的头皮清晰可见。

    看到无心这个样子,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人们不但惊讶面前的少年竟然是大侠秦风的遗孤,更惊讶于眼前的这个少年非人的样貌,无法想象他这些年经历过什么。

    当年无心的父亲秦风,一直在暗中调查红羽,那时候红羽刚刚在江湖中出现不久,势力还不算稳固,秦风经过多方打探,终于获得一些消息,可是很快就招来了杀身之祸,红羽派出了最强的杀手进行刺杀。

    后来被金刀客裘万带人追到亡灵涧,最终秦风力战而败,死在了金刀客的刀下,无心的母亲悲痛欲绝,选择了与丈夫和孩子一起跳入了万丈深渊。而无心之所以没死,是因为在落下的途中被谷底茂密的丛林挡了一下,并没有像自己母亲那样坠亡。

    但是对无心来说活着却比死亡更痛苦,黑暗,肮脏,恐惧,无时不在啃噬着他的灵魂,可是他永远忘不了父亲的惨死和母亲的悲壮,虽然那时的他才只不过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也许是老天开眼,也许是他注定要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不知道哪里来的坚强和毅力,竟让他那么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活了下来,甚至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那十几年之中,无心就靠着吃食人肉和老鼠蛆虫而活,过着非人一般的生活,直至长大之后逃出了那个人间地狱。

    亡灵涧是武林中人生死决斗和毁尸灭迹经常去的地方,所以不断有人从崖顶落下,有死的,也有零星的半死不活的。能死在亡灵涧的,大多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所以那些半死不活却命不久矣的江湖高手掉到谷底之后,都遇见了当时还是孩子的无心。

    而无心现在深不可测的武功,就是在那非人的地狱里被那些将死之人所授,那也许是那些将死之人临死前所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不管他们身前是好人还是奸人,总之是他们成就了现在的无心。

    而无心手里的那把刀,正是自己父亲唯一的遗物。秦风生前就是使刀的高手,但还没有机会亲自传授自己的孩子,不过他的刀无心一直带在身边,和无心在阴暗的谷底,一起经历了暗无天日和尸臭血凝的十几年。十几年非人的生活最终将无心变成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也将那把刀变成了如今江湖上人人胆寒的血刀,会吸血的刀。

    裘万皱着眉头盯着无心打量着,他实在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少年竟然是这样活下来的,而且如今已经深不可测,谁能想到就是因为自己二十年前的一次任务,却造就了这么一个天煞孤星,毁了一个少年的童年,可最终也即将毁了自己。这,也许就是报应。

    只见裘万顿了顿,缓缓的说道:“你爹当年得罪了红羽,我必须杀了他,就像你今天必须杀了我一样,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你我都无法改变。”

    “我要替我爹亲手杀了你,讨回属于他的尊严,你们今天谁都不许插手,由我和他自行了断,”说着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然后瞪着裘万,冷冷的说道:“你我今天必须有个了断,即分高下,也分生死!”说着就要向裘万走去,步伐虽然略显蹒跚,但却绝对坚定。

    其实无心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仇人是谁,年纪那么小,记忆是模糊的,但是他记得那把金刀,所以出了亡灵涧之后就一直追查金刀客的下落,慢慢才找上了红羽。越查越发现敌人的强大,可是他从来没想过放弃。

    “浩天!”突然,一声哭喊传了出来,说是哭喊,是因为说话的人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说话的人是铁雄,此时正颤抖着向无心走来,俩行热泪顺着脸颊流淌,像是决堤的洪水,止也止不住。

    无心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了铁雄,不明所以,但却突然觉得“浩天”这个字是那么的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亲耳听到过。

    铁雄走到无心的身前,一把抱住了无心,痛苦不已,弄得无心有点不知所措,但却没有用力推开,只是疑惑的看着将自己搂在自己怀中哭泣的铁雄,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铁雄终于抬起了头,端详着无心苍白的面容,稀疏的头发,瘦削的身躯,颤抖着缓缓说道:“浩天,我是你师叔,我是你师叔啊!没想到你还活着,没想到你还活着。”说着眼泪再次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地滴落。

    铁捕秦风正是铁雄的师弟,自从听到师弟惨死的消息之后,他一直在追查凶手到底是谁,逐渐知道了亡灵涧,知道了金刀客,知道了红羽,直至与无心一见如故,可是虽然小时候见过几次,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可能认得出来,而且无心经历过亡灵涧那段非人的过往以后早就不人不鬼,很少以真面目示人,即便是如意和上官云杰,也只是在当年无心重伤到幻城时才见过一次无心摘掉帽子的样子。

    “浩天?”无心再一次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不停地在嘴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努力回想着。他当然想不起来,因为这是他的父亲为他亲自取得名字,那时候他还小,现在怎么可能还记得,只是意识深处对这俩个字有了印记,比较敏感。

    “没错,是你的名字,你叫浩天,秦浩天,是你父亲亲自为你取得。”铁雄激动的说道,紧紧地抓着无心的手臂,好像生怕他又突然消失一样。没想到今天不但找到了当年杀害自己师弟一家的仇人,还找到了死而复生的侄儿,一时间悲喜交加,激动不已。

    无心听到铁雄的话,眉毛一挑,好像隐约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的说道:“对,没错,浩天,我叫秦浩天,是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呆呆的看着周围,目光无神,竟似痴了。

    铁雄抚摸着无心的脸颊,哽咽的说道:“侄儿,这些年真的苦了你了,都怪师叔,没有全力去寻找你,没想到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其实他曾经去过亡灵涧不止一次,而且也尝试着找过秦风一家三口的尸体,可是无奈谷底太深,根本没办法下去,而且他也一直以为秦风一家三口都已身亡。此时看到无心这副模样,不由得深深地自责。

    无心紧紧地盯着铁雄的眼睛,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突然一头扎进了铁雄的怀里,放声痛哭,好像要把这么多年那些自己独自忍下的泪水一次都哭出来。一老一少二人抱头痛哭的样子,让人看了忍不住有一丝心酸,在场的武林人士也都纷纷眼眶湿润,被面前的这一幕亲人相认的场面所感动。

    “小心!!”突然,独孤兰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犹如晨钟暮鼓一样高亢,瞬间将铁雄和无心拉回了现实,可是已经晚了。就在无心与铁雄相认之后抱头痛哭之时,裘万却悄悄靠近,趁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副感人的画面中时,突然发动袭击,狠狠一刀刺向了铁雄的后背。

    因为此时无心和铁雄正好面对面抱在一起,而铁雄的后背正好对着裘万,所以当唯一清醒的独孤兰青发出预警之后,无心也亲眼看到了裘万的偷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无心突然一把推开了铁雄,直接推到了几丈之外,然后就看到裘万的刀瞬间插进了无心的小腹,瞬间喷射出一股鲜血,溅到了裘万的身上,脸上,滚烫的血液几乎让裘万睁不开眼。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生的如此突然,也没有人想到无心竟然硬生生推开了铁雄,任凭裘万的刀刺进自己的身体,他这是在以死来挽救铁雄的安危,救了铁雄,但自己却必须受这一刀。

    金黄色的刀几乎一下子切开了无心的腹部,血水已经湿了脚下的土地。惊慌而且愤怒的铁雄正要疯狂的冲向裘万,可是却听到了无心再一次发出了笑声,这一次,竟比练武场上那次更加的阴森恐怖,摄人心魄。

    只见无心缓缓的抬起了头,歪着头,好奇的盯着裘万的眼睛,好像突然不认识了一样,嘴里不停的发出机械般的诡异笑声,他的眼睛竟然变成了完全的漆黑一片,好像一潭死水,看起来阴森恐怖,一股磅礴的杀气缓缓释放,蔓延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身边,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