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十九章 初露端倪
    人这一生之中总会遇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找到答案然后解决,也有很多自己不了解的事情需要找到答案,可是当你一步一步揭开真相的时候,也许你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去接受,因为真相往往是残酷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老者虎视眈眈的向自己走来,无心知道,今天不可能轻易的离开了。想到这里,也不再打算马上离开了,他要看看,面前的这个深不可测的老者到底有多深不可测。强大的对手他遇见的多了,可是从来没有怕过。

    就在这时,老者突然动了,几乎在无心一眨眼之间就到了他的面前。只见老者还是同样的挥出一拳,攻向无心的面门,但是这一拳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随意,而是伴着呼呼风声,势不可挡。

    无心没有犹豫,拼尽全力挥出一掌,迎向老者雷霆万钧的拳头,他竟然选择了硬接!一声沉重的撞击之声响起,俩个人再次分开!老者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而无心这次却退了五步!身子几乎已经被逼的顶在了院墙之上,没有退路!胸口一阵憋闷,差点喘不过气来,整条手臂略感发麻,虎口隐隐有一丝疼痛。

    老者再次一脸诧异,原本他以为无心会选择避让,可是没想到居然硬接,更让他吃惊的是真的接了下来。看着无心一脸戒备毫无惧意的站在那里,老者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想了想,再次向无心走了过去。

    看着老者再一次向自己走来,无心缓缓地将手放在了刀柄之上,他准备拔刀了,因为他实在没有信心能够再硬接老者的第三拳。

    就在老者即将发动再一次攻击,以及无心即将拔刀之际,一个声音从院墙之上传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一条人影纵身跃下。

    “尊驾可是天山孤鹰独孤兰青前辈?”从院墙之上落下的人影说道,正是闻讯而来的铁雄,刚到这里就看到了俩人刚才的交锋,就在二人打算再一次交手的时候连忙出言制止。

    老者看到突然出现的铁雄,愣了一下,毫不客气的说道:“今晚好像有很多人睡不着啊,你又是谁?”

    “在下京城六扇门捕快,铁雄。”铁雄恭敬的抱了抱拳说道,他与面前的老者并不相识,只是看到了刚才老者的那一拳之力,江湖之上能有如此深厚功力的人本就不多,何况光凭拳劲竟然将无心逼退五步之多,那除了天山孤鹰独孤兰青之外再无他人。

    老者疑惑的看了铁雄一眼,缓缓的说道:“原来是神捕铁雄,连你都来了这云水山庄,看来此次的武林大会真的不会平静了。”老者说着摇了摇头,态度稍微缓和了一点,不过听起来却好像话中有话。

    铁雄顿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与我的这位兄弟此次前来是与调查红羽座下金刀客有关。”铁雄竟然实话实说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一旁的无心听到之后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老者一听铁雄的话,猛地转头盯着铁雄,沉声问道:“金刀客在此次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人士之中?”

    铁雄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的确是这样。”

    老者忍不住叹了口气,挥手向铁雄和无心示意了一下,转身向屋中走去。铁雄和无心互相对视了一眼,跟在老者的身后走了进去。期间铁雄乘机询问了一下无心的伤势,无心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等无心和铁雄都进屋坐下之后,老者轻声说道:“看来红羽现在的胃口越来越大了,竟然真的打起了武林大会的主意,江湖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了。”边说边摇头叹了一口气。

    听到老者的话,铁雄和无心再一次对视了一眼,看样子老者好像对红羽了解的比想象之中还要多,而且颇有一丝无奈之意。

    铁雄想了一下,疑惑的问道:“难道前辈和红羽打过交道?”

    老者点了点头,顿了一下说道:“不只是打过交道,可能我是唯一一个拒绝加入红羽而活到现在的人吧。”说着皱起了眉头,好像想起了什么。

    “拒绝加入红羽?!”铁雄吃惊的看着老者问道,这是一个略显惊人的消息。

    老者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没错,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红羽刚在江湖之上出现不久,武林中人有很多都被收买了,成为了红羽的爪牙,他们也找上了我,但被我拒绝了,双方发生了激战,我在重伤之后逃到了天山之上躲了起来,这才幸免于难,否则不可能躲过红羽的追杀。”

    听完老者的话,铁雄和无心再一次震惊。看来眼前的这个回忆起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一下苍老了许多的老者,真的是天山孤鹰独孤兰青。

    独孤兰青早在二十年前就已成名于江湖,但那时候并没有天山孤鹰这个称号,是因为后来有人在天山附近发现过他的踪迹,但是从没有人与他正面相对过,所以才有了天山孤鹰这么个称号。

    从此以后便几乎绝迹于江湖,只是在近几年之中突然又在江湖上出现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他曾经经历过这么一段往事。

    “那前辈为何也来参加这次的武林大会?”铁雄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独孤兰青看了外面一眼,凝神听了听,然后再轻声说道:“数月之前我无意中听到消息,红羽有可能在华山武林大会之上捣乱,生为武林中人,怎么可以坐视不管,所以才平生第一次参加这种无聊的集会。”他说的没错,独孤兰青虽然武功卓绝,却从没有参加过武林大会这样的江湖聚会,他原本就是一个习惯闲云野鹤的人,从不与任何帮派相交。

    铁雄听了独孤兰青的话,看了无心一眼,更加肯定了之前与无心的猜想,于是继续说道:“我们追踪到金刀客可能已经混在了这次前来的武林人士之中,目的就是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云水山庄之内到底隐藏了多少个红羽的人。现在武林中已经有很多以前的正派之人加入了红羽的旗下,不到最后一刻这些人根本没法分辨。”说到这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显得有一丝无奈。

    独孤兰青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虽然我当年拒绝了加入红羽,但并没有置之不理,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关于红羽的情况,因为我知道早晚有一天它将为祸武林。经过我多年的打探,发现红羽真正可怕的不是他网罗了江湖各派实力成为其暗中的爪牙,而是它本身的实力。”

    独孤兰青说着看了一眼铁雄和无心,将声音压得更低,继续说道:“红羽座下有七大高手,分别为赤枪、橙笔、黄刀、绿鞭、青锤、蓝斧、紫剑。你们所说的金刀客,就是七大高手中的老三,黄刀。这七个人以自身实力所排行,个个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很少有活人见过他们,因为见过他们真面目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们手上。”

    听完独孤兰青的话,不止铁雄一时间愣在了那里,无心也整个人都惊呆了,他见识过金刀客的实力,如果按照独孤兰青的的话,金刀客竟然还不是红羽之中实力最高的,只是排行老三而已,这让他的自信心再一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想要对付红羽,谈何容易。无心皱着眉头,忍不住问道:“那红羽的幕后首脑到底是谁?!”

    独孤兰青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可是这些年来却一直没有打探到任何关于这个人的消息,甚至都没有人提起,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这才是红羽最最可怕的地方。”

    说到这里,三个人都沉默了,各自想着自己心中所想。红羽的强大是他们心中都知道的,可是一件一件摆在明面上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力不从心,希望渺茫。这场正与邪的殊死搏斗,没有人知道结局,也没有愿意去想,因为无论怎么想,好像都没有任何一丝胜算。

    这时,铁雄突然从怀中拿出了之前无心交给自己的那封已经烧了一半的书信,递给了独孤兰青。独孤兰青接到手里看了看,眉头皱得更深了。

    “看来这次的武林大会不可能相安无事了,老夫在这里邀请二位,一同对抗红羽的这次阴谋,化解这次危机。”独孤兰青认真的看着铁雄和无心说道,态度诚恳。

    铁雄摆了摆手,肯定的说道:“前辈说的哪里话,别说我们早就与红羽誓不俩立,就算我们与它之前并无仇怨,这趟浑水我们也趟定了。”

    无心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我怀疑云水山庄庄主裘万就是红羽的人,他就是红羽派出夺取武林盟主的人选。”说着看了一眼独孤兰青,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在下刚才藏到前辈住所之中就是为了躲避云水山庄的追击,因为我在一处院落之中偷听到了俩个神秘人的对话,他们在商讨怎么拿下武林盟主之位,而且好像要使什么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刚才不知道前辈的身份,所以执意不说,希望前辈谅解。”

    独孤兰青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这样谨慎是对的,老夫并没有怪你。”说着看了铁雄一眼,又看向了无心,缓缓说道:“铁老弟是看出了我的功夫所以才认出了我的来路,但是我却没有看出阁下是什么人,师承何人?”态度转变了很多,直接称呼铁雄为老弟了。

    “在下只不过是个无名小辈,前辈认不出也合情合理。”无心微微抱拳,淡淡的说道,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来路。

    一旁的铁雄听到无心的回答,觉得稍有不妥,及时开口说道:“前辈,他是铁某在追查红羽的途中结识的一位英雄少年,只不过性格过于桀骜,前辈别介意。但是独战塞北双鹰,血洗万青帮,捣毁长乐宫的事您应该都知道,就是我这位小兄弟所为。”强如神捕铁雄这样的捕快,当然知道无心做过的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独孤兰青听完铁雄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缓缓的说道:“原来阁下就是近来江湖中所说的那个死神少年,果然后生可畏。”其实看到无心的打扮,再通过与无心的交手,独孤兰青心中已经猜出了个大概,只是不敢确认。

    三人又寒暄了一会儿,无心二人便暂别了独孤兰青,溜出了院子,借着夜色悄悄潜回了住所,但是分别之前三人做好了约定,将密切注意红羽的动向,共同化解这个武林之危。

    无心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却久久无法入眠,丝毫没有困意。之前一无所知的红羽现如今已经初现端倪,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对手虽然强大,但是无心却在最开始的信心受到打击之后慢慢好转,心底反而有一丝兴奋,握在手里的刀也忍不住开始颤动,好像已经控制不住想要破鞘而出了。

    硬了独孤兰青一招之后憋闷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可是无心已经不在乎了,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找到金刀客,并且亲手杀了,等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面对面的一较高下。

    至于红羽到底有多强大,他现在已经不想了,因为他只做他认为对的事,不在乎对手有多么强大,甚至有多么不可逾越,他没有什么拯救江湖的宏伟志愿,也不想做什么救人于水火的大侠,他只是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前方是万丈深渊,他都不会后退一步。

    夜,很凉,但无心的心,却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