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十五章 铁雄之约
    世事无常,没有人能够知道明天即将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自己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即便是千机算尽的谋士,也无法预料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人间。有些人很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能够掌控一切,可最终面对自己无力改变的结局时才幡然悔悟。而有的人却很执着,即便自己心里已经预料到了结局,也不会改变原有的道路,因为面对最终残酷的结局总比放弃那些必须去执着的东西要容易的多。

    常万青看着屋子中满地的尸体,还有司徒飞红被人一剑穿心的死状,瞬间面如死灰,他原本以为自己放弃万青帮就可以瞒天过海,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运筹帷幄的在红羽之中占得一席之地,原本以为应该倒下的是面前的这俩个敌人,可是突然发现那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以为,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去发展。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紧接着,他就看见上官云杰怒目而视的提着剑向自己冲了过来,举起手中的剑向自己不假思索的劈了下来。他心想: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可是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剑始终没有落下,没有疼痛,没有冰冷。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这才看清楚,不是剑没有落下,而是有人拦住了剑,这个人,正是无心。

    “为什么?留着他还有什么用?”上官云杰看着拦下自己的无心,不解的问道,脸上稍微有点不快之色。

    “程远已经死了,无论他是因什么而死,终究已经死了。从他背叛风云堡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是那个看着你长大的人,不管他是因为什么而背叛。”无心没在意上官云杰貌似不友好的质问,继续淡淡说道:“死,是他最好的结局,也是最好的救赎。你不必为了他再去报仇,这也是他想要的结局。何况我答应过林萱,要让她亲手杀了自己的仇人。”

    听完无心的话,上官云杰顿了一下,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剑。他知道,无心说的没错,当程远替他挡下那俩支短箭而死的时候,就是程远最好的结局,自己不必再去纠结什么。而且,林萱的遭遇无心之前也和众人提过,他知道这对林萱意味着什么。

    夜,已经很深了。一场激烈的厮杀好像并没有打破这个小镇原有的寂静,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行人,漆黑一片。只有淡淡的一丝血腥味掺杂在空气之中,随着晚风四处飘荡,扩散在小镇每一个熟睡的角落。

    当无心敲开林萱的房门的时候,林萱看到了被无心拖在手里的常万青,这个化成灰也认识的躯壳。林萱傻了,脸色苍白,身体在发抖,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不是同情,更不是害怕,而是突然觉得一直紧绷的那根神经就这样断了,断的四分五裂。

    手刃仇人一直是她心中所想,也是激励她在失去所有亲人之后活下去的希望,可是现在仇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她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脑子突然一片空白了。

    看着林萱呆呆的望着常万青一言不发,颤抖着落泪的样子,无心暗自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林萱,该是由你来了断一切的时候了。”看到林萱没有丝毫反应,无心接连叫了几声她的名字。

    愣在原地的林萱隐约听到有人不停地在喊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了无心。她看到无心冲自己肯定的点了点头,也看到了无心递过来的那柄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白玉剑。

    林萱轻轻的接过了白玉剑,抚摸着镶嵌在上面的那颗宝石,抚摸着冰冷的剑鞘,感受着白玉剑透过自己的皮肤传来的那一丝冰冷和血腥味。她看到了自己死在病床上的父亲,看到了在大火中挣扎的爷爷,看到了那个漆黑的牢房,还有那无情的抽打在自己身上的皮鞭。

    这一刻,她不再犹豫,抽出白玉剑,狠狠地刺进了常万青的心脏,任凭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拿剑的手上,滴落在地上仇人的血液里。

    常万青死了,被白玉剑一剑刺穿了心脏。瞪着俩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站在对面结束自己生命的女孩,眼神中似有悔恨,似有不甘。他做梦也想不到,那个原本哭哭啼啼,被自己从大火中带回来的瑟瑟发抖的女孩,竟是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可是不管怎样,他已经死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一番就已经咽下了此生最后的一口浊气。

    无心轻轻的掰开了林萱紧握着剑柄的手指,示意上官云杰处理一下现场,然后扶着林萱缓缓的坐下。看着林萱由开始的愣神,到慢慢蜷缩着身体开始不断的流泪,哭泣。

    无心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林萱需要释放,释放心中那憋了许久的悲伤和痛苦。他知道林萱必须走出这一步,否则她永远没办法开始新的生活,虽然看起来有些残忍,但是带着仇恨活着是最痛苦最压抑的,他明白那种感觉。

    一夜过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今天的自己未必就比昨天的自己幸运,因为你不知道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你还会面临什么。

    无心三人上路了,他们要去西王村寻找程远的母亲,因为程远用死来为自己的母亲求了一条活路。上官云杰打算带她回幻城,安置在风云堡中,这是他给那个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人最后的承诺,虽然他没有亲口答应,但是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提出的要求,他又怎么可能拒绝,何况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很容易接受。一个孝子临终的请求,相信不会有人拒绝。

    林萱不再如之前那般天真无邪,不再蹦蹦跳跳,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成熟了,变得沉默不言。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会逐渐从那段不堪的过往中走出来,恢复她原本的天性,可是现在她需要慢慢去消化,消化命运带给她突如其来的一切。

    上官云杰看到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林萱有点心疼,一路上嘘寒问暖,照顾的很周到。可是无心已经习惯,因为他经历过林萱所经历的一切,甚至经历的比她要更丰富,更残忍,这也是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林萱锲而不舍的原因。更何况,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林萱的蜕变,这一次只不过更彻底罢了。

    经过一路的奔波,三人终于来到了西王村,找到了程远的母亲,好在赶在了红羽的前面。上官云杰没有提及程远的死讯,只是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临走的时候交代自己照顾他的母亲。老太太没有多问,也没有怀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之后与上官云杰三人上路了,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人往往在疲惫的时候最想念的就是自己的家,还有家里的亲人,家里的饭菜,家里那张总想赖着不起的床。无心没有家,他是一个浪子,已经浪迹了很久,可是幻城对他来说就像自己的家一样,甚至比单单一个家对他来说还要重要,因为这里有自己的朋友,还有她。

    数日的奔波,无心四人终于回到了幻城,回到了这个一直牵挂的地方。

    上官云杰已经带着程远的母亲回到了风云堡,向自己的父亲叙说了这些天的经历。当上官风云知道程远没死,确实背叛了自己的时候,也难免有一丝激动。但当他听说程远在最后关头救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又选择了释然。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上官云杰知道他已经原谅了程远,毕竟曾经是他最信任的人。上官云杰也知道父亲一定会好好照顾程远母亲,因为不管程远犯了什么样的错,他那年迈的母亲终究是无辜的,何况这是程远临终的遗言。

    当无心看到如意的那一刻起,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回家了,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见到了熟悉的人。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不需要处处防备。

    林萱在见到如意的时候,也终于露出了笑容,虽然勉强,但终究是笑了。看到她能这样,无心也能放心把她交给如意,让如意带在身边。自己一个男人,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姑娘,终归不是很方便,也太危险。

    “累了吧?”如意看着风尘仆仆的无心,微笑着问道,语气中尽是温柔。虽然对于这些天的事情什么都不问,但其实心里一直牵挂着。

    无心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在面对如意的时候,他好像总是话很少,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是什么都不用说就已各自明了。

    “神捕铁雄给你捎来一封信。”如意收起笑容,缓缓说道。原本她不想这么快就告诉刚回来的无心,因为她知道一旦说了,他又要走了,但是看送信人的样子好像很着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

    无心一听如意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告诉过铁雄自己的行踪,也没有说过自己住在幻城,但是细想之后就明白了,对于一个神捕来说,想要打探自己的行踪,实在不算什么难事,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名声在外了,而且行事也并不低调。

    很快,如意便取来了书信。无心打开之后,里面写着一行字:七日华山武林大会,疑似金刀客出现,铁雄。

    看到书信的内容,无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握了握手里的刀。铁雄特意派人送了书信通知自己,那说明他一定查到了什么。武林大会?看样子又会有很多事发生。

    “怎么了?”如意看出了无心的异样,忍不住开口问道。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事。”说完笑了笑。他没有告诉如意信中的内容,因为如果如意知道是关于金刀客的消息,那一定不会让自己轻易前去,又要替自己担心了。

    见无心不愿意说,如意也不再问,随即吩咐厨房赶快烧水做饭,让一路奔波的无心和林萱好洗个热水澡,然后填饱肚子。

    无心看着如意忙乱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真想一直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好在信中所说是月初七日,现在才刚进月底,还有一些时日,无心并不着急上路。

    泡在热腾腾的水里,无心长舒了一口气,他好像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浑身的疲惫都随着热气被抽离出自己的身体,说不出的一种畅快。不知不觉间,竟然昏昏睡去,脑海中隐隐约约回忆起了常万青最后关头未烧完的那半页纸上面留下的字:

    云水江湖大会,力助老三夺魁,紫云剑……

    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