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十章 重生
    世上没有战无不胜的人,是人都会有弱点,总有一天会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有些人选择了退缩,避其锋芒,绕道而行。而有些人则选择勇敢面对,全力去挑战,即使遍体鳞伤甚至粉身碎骨,哪怕是面对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对手,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拼尽全力就还有一线机会,如果退缩了,那永远就是个失败者。

    上官云杰已经带着父亲回到了客栈,一直等在客栈的如意和林萱看到上官风云的样子,不由得大惊失色,要不是看到上官风云还能走,还能说话,他们几乎认为这个人已经死了,因为上官风云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布满了伤口。

    可是,如意并没有看到无心,空无一人的门外,再没有人进来。这一刻,如意的心沉到了谷底,她不敢想象发生了什么,她害怕那么去想。看着将自己的父亲送进房间后走出来的上官云杰,如意颤抖着声音缓缓问道:“他呢?”眼神中充满期盼,她希望答案不是她想的那样。

    上官云杰皱了皱眉,顿了一会儿,沉声说道:“金刀出现了,他去追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无心有没有追上那个拿着金刀的人,更不知道无心是否已经和那人交上了手,但他只能实话实说。无心一直在寻找一个拿着金刀的人,这是如意和上官云杰都知道的事情。

    听到上官云杰的话,如意浑身颤抖了一下,眼前一黑,整个人突然瘫软了下来,险些摔倒,幸亏上官云杰及时伸手扶住了她,将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只见如意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样,目光呆滞,嘴里不知道喃喃的说着什么。

    “放心吧,还有一个拿着折扇的神秘青年跟着他追了出去,看那个青年的身手,应该不在我之下,他们俩个人的实力加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上官云杰肯定的说道,试图让如意的心里好受一点,可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那么确定。其实他也非常担心,只是没有表露出来。如意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依旧呆呆的望着门口。

    一旁的林萱紧紧的贴着如意站在那里,眼眶湿润,一句话也不说,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抓着如意的胳膊。但是在她的内心,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上官云杰出去了,去给自己的父亲请郎中去了,这半夜三更的,估计不用一些被逼无奈的强制手段是不会轻易请来的。只留下俩个一言不发,神情紧张的女孩,静静地坐在客栈里,等待着,期盼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好像过了很久,天已经渐渐明亮了起来,远处不时的传来几声鸡鸣狗吠之声,天快亮了。可是她们等的人却始终没有回来,俩颗心沉得越来越深了。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听到脚步声,俩个女孩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望着门口,却始终不敢迎出门去,因为害怕只是空欢喜一场,更害怕的是看到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被人抬回来。

    终于,门口有人进来了,可是进来的却不是他们期待的人,而是早就出去请郎中的上官云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哀怨,心不甘情不愿的郎中。看到俩个女孩失望的眼神,上官云杰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径直带着郎中走进了父亲的房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夜未眠的俩个女孩此时已经累了,原本仅存的那一丝希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消磨殆尽,俩个人都低下了头,可依然努力的控制着沉重的眼皮不要合上,她们不想睡去,她们还在等,还在坚持着心中那仅存的一丝丝希望。

    突然,一个人走了进来,走得很慢,慢的好像早已经筋疲力尽。看到了坐在正对门口的椅子上的俩个女孩,他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们。他的身后,又缓缓跟进来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看到坐在里面摇摇晃晃,就快睡着的俩个女孩,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俩个女孩隐隐约约听到了有脚步声传来,虽然很轻,但还是听到了。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门口。一个人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那是一个瘦削的身影,一件黑色的斗篷笼罩着身体,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刀,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个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人,正是追踪金刀客无果而返回的无心,跟在他后面的那个人,正是那个神秘青年。

    看到眼前出现的无心,俩个女孩猛然睁大了眼睛,沉沉的睡意瞬间消失,忍不住眼眶湿润,一直沉到谷底的俩颗心终于升了起来。他们的等待和坚持没有白费,因为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个让他们失魂落魄的人,他终于安全回来了。

    “无心哥哥!”林萱第一个冲向了无心,看到无心的第一眼,她就已经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飞快的扑进了无心的怀里,不断地哭喊着:“无心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夺眶而出的眼泪浸湿了无心胸前的衣襟,但无心却并没有推开她,让她尽情的发泄。

    如意缓缓的站了起来,踉跄着向无心走了过去,步伐艰难,眼睛紧紧的盯着无心,面对毫不掩饰自己感情的林萱,她自认为自己做不到那样,因为她不确定无心会不会像纵容林萱一样纵容她,会不会推开她。可是那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回来了,活着回来了。

    无心也静静的看着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近前的如意,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意,示意自己没事,他不想让她担心,可事实是她已经担心了自己一夜。不由得开始自责自己的鲁莽,没有顾忌这些在乎自己的人的想法,如果自己今天真的回不来了,那她们一定会伤心欲绝。

    无心舍不得他们,舍不得这些让他一个个牵挂的人,他再也不能像最开始那样冷酷无情,无牵无挂,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感受着怀里不停哭喊的林萱的发泄,望着满含热泪的如意,无心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感受到了温暖,一股暖流瞬间流遍了自己的身体,让心底原本的那丝无奈和颓败渐渐淡去。

    这时听到哭喊声的上官云杰也冲了出来,看到无心平安回来,也是一脸难掩的喜悦,也终于放下心来,向看向自己的无心点了点头。其实他的担心丝毫不比俩个女孩要少,而他更多的是自责,因为他为了照顾自己的父亲不能跟着无心一起去面对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危险,而无心却每一次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如果今天无心出了事,那他一定会恨自己一辈子。好在无心没事,平安归来。

    “等了一夜累坏了吧,快去睡觉吧,我没事。”无心伸出手,拍了拍林萱的肩膀,缓缓的说道,这是他从没有过的温柔。

    林萱抬起头,擦了擦眼泪,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尴尬的看了看如意和上官云杰,羞涩的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今天失态了,可是她不后悔,也许这一辈子也就只能有这么一回。

    林萱知道,自己已经霸占了他太久,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他跟另外一个女孩的,那个同样等了他一夜的人。她虽然小,但她不傻,而且很聪明,她早就看出了他和“她”之间有一股不一样的感情。

    “回来了。”如意看着嘴角带着勉强笑意的无心,颤抖着说出了一句再平淡不过的问候,但是这短短的三个字里面却包含了太多,甚至能抵上千言万语。

    “让你担心了。”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语气轻缓,这是他从没给过她的温柔。

    如意听到无心的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俩行热泪夺眶而出,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流泪。她也多么想像林萱一样,奋力的扑到无心的怀里,尽情的发泄,可是她不敢,她害怕被再一次拒绝。

    突然,如意发现无心的脚下有一块血迹,一滴滴的鲜血还在往下不住的滴着,然后她就发现无心的腋下有一道伤口,正在向外渗着鲜血。此时的她再也控制不住,几乎是狂奔到无心的面前,皱着眉头喊道:“你受伤了怎么不处理伤口呢?!”略带责备的语气里,却包含着一丝丝心疼。

    无心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旁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如意,看着她脸上还未干透的泪痕,心里突然有一丝心疼,一股说不上来的自责蔓延在心底。

    其实他早就知道她的心意,可是那份情太重,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担得起来,他不想让她失望,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可能没有归期的路,甚至生死难料,比起从始至终的失去,曾经拥有或许更加的痛苦。

    伤口很快包扎完了,看了一眼如意之后,无心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一下,你也快去睡吧。”说完站起身向房间走去,步伐没有了刚开始的沉重,多了一丝坚定。

    如意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无心走进自己的房间,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所以他才把自己的心包裹的那么严实,也许这就是他拒绝她的原因。但是不论怎样,不管拒绝与否,她都决心跟他一起面对未来的一切。

    “你的眼里好像只有他,连我这个师兄也忘了。”此时,那个神秘的青年走到如意的身边,摇头叹气的说道,可是嘴角却带着一丝笑意。

    如意听到声音,转头白了一眼那青年,略带埋怨的说道:“师兄,我现在哪有心情开玩笑。”

    青年忍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如意的肩膀,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他没事,放心吧,这次我可是把他整个人都给你带回来了,万青帮那件事你可别再揪着不放了。”

    如意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知道,我本来就没有怪你,这些日子辛苦师兄了。”

    “不辛苦,他人不错,也许我们会成为不错的朋友。”青年笑着说道。

    “对了,那个拿着金刀的人呢?”如意皱着眉头问道。

    青年听到如意的问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缓缓说道:“不知道,我们根本没追上他,他实在太快了,等我们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说着眉头皱得更深了。金刀客从出现到杀了莫北,伤了无心,再到离开,几乎是眨眼间发生的,身手简直是匪夷所思。

    原来,这个一直跟踪着无心的神秘青年,竟是如意的师兄,名叫南宫楚。是芙蓉堂堂主季芙蓉的大弟子。他之所以一直跟着无心,是答应了如意的请求,在暗中保护无心,并且多次在暗中帮助了无心。

    天,渐渐亮了起来,初升的太阳缓缓的从天边爬了出来,赶走了一夜的黑暗与寒冷。无心站在窗前,淡淡的看着窗外逐渐铺满阳光的大地,一脸的坚毅。

    现在的他,再没有回来的路上的那股无奈和颓废,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原本被击垮的信心又重新聚集了起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回到客栈的一刹那,他突然明白,他还有牵挂的人,还有牵挂他的人。

    为了他们,无心知道自己必须振作,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强敌,自己都不能倒下,因为如果自己倒下了,那就等于是把那些自己在乎的人暴露在了敌人的刀口之下。

    无心笑了,笑得温柔,笑得释然,他坚信,不管未来遇到什么,他都不会再被击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