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九章 金刀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根本没有什么天下第一,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一直称霸江湖,因为时间会流失,人也会变老,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别人的手下败将,甚至死在别人手里。

    当你还在看着你的敌人面带恐惧的向你跪地求饶的时候,千万别以为自己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了,也许转眼间你也会遇到一个你不可逾越的敌人,沦为刀俎。

    还没等莫北想好下一步怎么做,只见那人已经闪电般凌空踢出一脚,踢在了莫北的胸膛之上,紧接着就看到莫北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飞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仰面吐出一口鲜血。还没等他坐起身来,那个人已经缓缓落在了他的身前,冷冷的看着他,眼神冰冷。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上官云杰没想到莫北竟然还藏有暗招,差点被毒针所伤。莫北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在最后关头拦下自己,因为眼看着已经就要跃到院墙之外了,他已经看到了院墙外面的街道,小巷,以及所有一切能证明自己还活着的东西。可是现在,莫北彻底绝望,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一直站在上官风云身边的那个青年,看着将几乎已经成功逃脱的莫北追回来的那个人,由衷的笑了。别人可能不知道,那个人除了深不可测的武功,还有一身连他都自叹不如的轻功,在青冥山他就亲自领教过,追个人对那个人来说实在太容易了。

    那个拦下莫北的人,正是一直在人群中混战的无心。就在莫北向上官云杰抛出暗器的时候,无心也终于砍倒了最后一个敌人,看到莫北想要逃走,丝毫没有停留,闪电般追了上去。他不能让莫北逃走,因为他有很多问题还没有弄清楚。

    “你在红羽多久了?”无心低头看着依旧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的莫北,淡淡的问道,缓缓向莫北走了过去。

    莫北听到无心的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脸色微变,没有说话。就在无心走到离他最近的地方的时候,莫北突然手掌一拍地面,整个人弹了起来,紧接着右掌化作鹰爪,狠狠向无心小腹抓去,绝地反击。

    原本汇合到一处正向院中走来的上官父子和神秘青年,看到莫北突然发动的反戈一击时大惊失色,想要出手制止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北的铁爪向无心袭去。如果被击中,必定开膛破肚。

    没有想象中的开膛破肚,鲜血淋漓,只见莫北前冲的身体突然戛然而止,挥出的鹰爪也停在了半空中,离无心的小腹只有一指之隔。再看无心,依旧是冷冷的盯着莫北,没有一丝表情,但是手中的刀却抵在了莫北的胸口,刀尖已经没入莫北的身体,如果不是莫北及时收住,恐怕此时的他早已被血刀刺穿。

    莫北茫然的看着面前这个总也躲不掉的恐怖少年,眼神暗淡,面如死灰。此刻,他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灰飞烟灭,再没有侥幸之心了。缓缓的收回了手,无精打采的垂在了身体俩侧。

    “你在红羽多久了?”无心继续问出了刚才问的那个问题,等着莫北的答案。

    “我也记不清多久了,只记得很多年前就已经是他们的人了,像我这样的人,江湖中还有很多,甚至很多整天喊着要对抗红羽的人,他们也可能是红羽安插在江湖中的一枚棋子。”莫北苦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眼睛里一瞬间闪过无数画面,似有一丝无奈。他话中的意思,好像是在嘲笑,嘲笑自己也只不过是一枚任人玩弄的棋子。

    听了莫北的话,无心心里吃了一惊,没想到红羽的势力竟然发展到如此根深蒂固,错综复杂。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为什么对付风云堡?有什么目的?”

    莫北突然笑了,不过笑得很惨,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此时的处境,还是因为临死之前的释然。只见他缓缓的答道:“区区一个风云堡红羽还没放在眼里,之所以想除掉它,是因为想控制幻城,进而控制幻音阁,还有芙蓉堂,因为他们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听到这里,无心再次吃了一惊,他原本就在猜想塞北双鹰袭击风云堡和这次上官风云被抓一定有什么联系,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幻音阁和芙蓉堂,不由得想起了客栈之中的如意,不禁开始为她担心。

    此时刚刚汇合之后走到这里的上官风云和上官云杰也听到了,他们终于明白了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可是当这些真相说出来之后,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红羽的总部在哪里?首脑是谁?”无心皱着眉头,冷冷的问道。原本自己就与红羽有仇在先,现在知道如意也可能受到威胁,不由得便将红羽视作自己最大的敌人。想要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只能杀了所有想伤害她的人。

    莫北摇了摇头,略带嘲讽的说道:“别再浪费时间了,他们是你惹不起的,别以为你有点实力就妄想与红羽为敌,杀了你,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相信我,他们很快就会来找你了,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说着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上官风云三人,苦笑着说道:“什么都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对他们来说,我只不过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

    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对莫北的话并不以为然,不是他不相信红羽有像莫北说的那样的实力,而是他从不害怕面对,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只要能面对面的交手,他从不畏惧,也许他会输,会死,但是至少在临死前能够保护好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这就够了,他也从来没觉得死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他曾经经历过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你认不认识一个拿着金刀的人?”无心没有再多想,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问道,问出了这个问过很多人,也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莫北的表情停顿了一下,怪异的盯着无心看了看,缓缓的说道:“不认识,就算认识我也不会告诉你。”说完仰面大笑了起来,好像现在的胜利者变成了他自己一样。

    无心看着莫北的样子,心想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急切的说道:“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不杀你,否则,我会让你比死更难过!”说着握刀的手轻轻旋转了一下。

    只见莫北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再也笑不出来了,咬着牙瞪着无心,可是心里却动了一下,身上的剧痛让他又燃起了求生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人们往往在大多数的时候会在生与死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生,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死远远比生更可怕,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莫北顿了一下,终于开了口,只听他缓缓说道:“我只见过他一次,虽然他带着面具在隐藏自己,但是我还是认出了他。”

    “他是谁?!”无心眼睛一亮,几乎是喊着问道,脸上充满期待。

    “他的刀原本并不是金的,金刀只不过是用来隐藏他在江湖中原有的样子,但我能认出他,他就是…”莫北说道这里突然不说话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前方,目光呆滞,脸色瞬间变成了酱紫色,这是极度恐惧的反应。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前方,也正是无心的身后。

    “小心!!”上官云杰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很大,几乎是在嘶喊。除了无心,他离莫北最近,就在莫北突然停顿并状态异样的刹那,他也看到了什么,但他不确定那是什么,因为速度太快了,转眼就到了无心的背后,所以只能拼尽全力喊了一句小心。

    就在上官云杰喊出那句小心的时候,无心动了,奋力拔出了插在莫北胸口的刀,全力向左侧躲开,顺势拧腰转身,狠狠挥出一刀,红光乍现!

    莫北目露惊恐的同时,无心突然感觉到背后有杀气,而且是很强烈的杀气,几乎已经刺透了自己后背,所以来不及多想,急忙向旁边闪开并挥出一刀。

    就在无心的刀将挥未挥的刹那,一片金光闪现,竟似比无心的血刀透出的红光都要刺眼,甚至已经完全盖过。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闷哼,然后是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无心突然整个人几乎飞了出去,踉跄着向后退了数步才站稳脚跟,整支右臂提不起一丝力气,瑟瑟发抖。然后就看到金光随着一道黑影一闪,飞速的跃过墙头,一闪而逝,速度奇快。

    可是无心还是看到了,那是一个人,一个手拿金刀的人!

    “金刀!”无心大喊了一声,不顾自己已经麻痹的手臂,闪电般向着人影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来人可能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他不能就这么错过。

    看到无心追了出去,一旁的那个神秘青年也闪电般跟在了无心的后面,飞快的越过了墙头。

    再看此时的莫北,整个人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胸口,此时已经破了一个硕大的窟窿,是被利刃直接捅开的,正在向外冒着鲜血。他的脸上,惊恐的表情还停在那里,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也许在利刃捅破他心脏的前一秒,他已经被吓得半死。

    上官云杰搀扶着自己的父亲,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他从没有见过一个人的速度可以这么快,在杀了漠北的同时还接了无心一刀,而且转眼又可以消失不见,这需要何等的身手。

    想到这里,上官云杰不禁为追出去的无心捏了一把汗,只恨自己此时不能陪着无心一同迎战,因为自己还得照顾身边受伤的父亲。

    看着面前漆黑一片,犬牙交错的岔路,无心整个人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紧紧地皱着眉头,心底一阵愤恨。

    来人太快了,快的无心根本没看清那人的长相,只看到了背影,而且很快就消失不见。他确信,来人就是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想要寻找的那个金刀客,可是对方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

    无心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在杀了莫北的情况下还能硬接自己拼尽全力挥出的一刀,然后竟然毫发未伤的离开,这是什么样的实力。他的心里,突然心里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了信心,敌人的来去自如彻底击垮了他一直以来的自信,觉得浑身一股说不出的无力感。

    这时,那个神秘的青年也赶了过来,停在了无心的身边,看了看周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显得不合适,因为面对失败的人,你说什么都会让他心里更难受。

    神秘青年也看出了无心内心的不平静,可他也看出了刚才突然出现的那个人的实力,虽然他不知道正常的无心到底是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但是他知道,如果以无心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无心的心,已经乱了。

    “你受伤了。”神秘青年终于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他突然看到无心的右侧腋下有一道口子,正在向外流着鲜血。

    无心受伤了,就在那人杀了莫北,接了无心一刀的瞬间,那人的金刀也划伤了无心的腋下。

    无心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腋下的伤口带来的那股剧痛,淡淡的说道:“没事。”然后转身向后走去,脸上复杂的表情已经消失,又恢复了原来的冷酷,只是缓缓前行的步伐却显得比以往沉重了许多。

    当一个人突然有一天从高高在上的位置被人一把拉下来的时候,他的心里该有多么的失落,失落的不是自己技不如人,而是根本没有反戈一击的机会,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无心没有输过,但这一次,却输得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