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八章 黄雀在后
    杀人,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相反可能有点厌烦甚至恶心,但有时候你却又不得不那么做,因为你总有一些牵挂的人或事。只要有了牵挂,有时候为了这份牵挂你就必须去做点什么,包括杀人。你因为有了牵挂而去杀人,殊不知别人也会因为你的这份牵挂而去杀你。

    “无心少侠,多谢你出手相助。”上官风云慈祥的看着面前的无心,真诚的说道。他见识过无心的武功,说实话,就连他这个老江湖也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少年到底隐藏着多少实力,就像是一口望不到底的井,总让人看不透。好在他是自己儿子的朋友,不是敌人。有他在,今天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无心轻轻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别说上官云杰是自己的朋友,就算不是,冲着当年的一命之恩,无心也一定会来的。

    “想不到今天人都聚齐了,看来所有的恩怨也可以在今天一并解决了。”莫北冷冷的看着无心说道,他和上官云杰已经停了手,但是无心的到来是他没有想到的,原本的胜算现在也所剩无几了。

    上官云杰此时又笑了,笑得很欣慰,因为自己的父亲总算安全了,至少现在是的。他知道无心一定会赶来的,所以才会那么毫无顾忌。看着莫南握着一把断刀表情复杂的样子,上官云杰冷笑着说道:“我还有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忘记告诉你了。”

    现在,不止莫南的表情复杂了,连一直胸有成竹的莫北脸色也变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敌人计划好的,没想到原本是自己设的陷阱,却着了别人的道。二人顿时挫败感十足。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后悔的余地,只能放手一搏了。

    “老二!别跟他们废话,动手!”莫北喊了一声,率先向上官云杰发动了攻击。相比于那个深不可测的少年,上官云杰在他眼里还比较容易对付,虽然也是深藏不漏,但自己仍有必胜的把握。很快,俩个人又战到了一处,转眼间已交手十余回合。

    莫南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无心,紧紧地咬着牙,虽然心里恐惧,但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似乎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无心冷冷的看着冲上来的莫南,一动不动,脸上甚至没有一丝表情。今日的莫南,已经不是数月前风云堡那个莫南,在无心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垂死挣扎的狗罢了,亲自为他上演了一幕狗急跳墙的戏码。

    就在莫南举着断刀冲到无心俩步之内,手中的断刀劈向无心的时候,无心终于动了,动如脱兔,快如闪电!

    只见红光一闪而逝,紧接着一道鲜血飞溅!莫南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头,已经被无心一刀斩下,骨碌着滚到了一边,脸上那丝惊恐至今没有退去。也许直到死亡的最后,他也不敢相信现在的自己竟然接不住对方一招。

    无心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头微微低着,好像从来都没有动过,可是他的刀上,此刻已经沾满了莫南的鲜血,顺着下垂的刀身缓缓流下,汇聚在刀尖之后又一点点消失。

    血刀饮血,今天又是个杀人的日子……

    莫北从打斗的间隙中看到了莫南的尸体,以及那颗离自己几步之外的头颅,整个人如同一只被斩了尾巴的狮子,双眼通红,面容狰狞,嘶哑着喊了一句:“还站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说着加紧了手上的攻势,招招奔着上官云杰的要害而去,丝毫不顾上官云杰的软剑,完全一副以命换命的打法。莫南的死,给了他太大刺激。

    面对莫北狂风骤雨般不要命的打法,上官云杰一时之间略感招架不住,只能凭借自己的身法游走在莫北的四周,躲开那些致命的招式,虽然费力,倒也勉强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原本围在大厅周围观战的人群,一下子沸腾了,嘶吼着冲向了无心,无数把利刃闪着寒光向无心攻去,好像瞬间就能把无心给淹没。

    无心来不及多想,挥刀劈开了拷在上官风云身上的镣铐,转身冲进了人群。敌人人数太多,他不可能边护着上官风云边去应付敌人,那样俩个人可能都会被乱刀所杀,所以他劈开了上官风云的镣铐,让上官风云足以自保,然后自己再独自冲进人群,吸引敌人攻击。

    就在无心冲入人群的瞬间,数声惨叫响起,有几个人已经倒下,可是不但又有人冲了上来,好像面前有杀不完的敌人。很快,无心就被人群和无数把利刃淹没了,根本看不到他人在哪里,只能看到人群中不断有红光闪现,每一次红光的闪现,都会伴随着几声惨叫。

    有几个人看到场中惨烈的激战,有点畏首畏尾,不敢上前,可是又不敢扭头就走,一时拿不定主意。正在这时,他们看到了坐在一旁的上官风云,几个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向上官风云走去,竟然有人一时把他给忘了。

    上官风云看到几个敌人向自己走来,随手抓起刚才被无心斩断的一截铁链,紧紧的攥在手里,警惕的看着走过来的几人。

    看着手拿铁链,浑身是血的上官风云,那几个人笑了,笑得很开心,近似哭笑不得了已经。因为此刻的上官风云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和无助,好像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将他一招毙命。几个人没有犹豫,几乎在同一时间冲向了上官风云。

    上官风云用尽全力将手中的铁链抡了起来,没想到真的砸到了一个人的脑袋上,那人猝不及防之下脑袋被砸开了一个口子,倒在地上不停哀嚎。其他几人一看,纷纷退了一步,盯着上官风云看了一会,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同时将手里的兵器甩向了上官风云,然后紧跟着兵器冲了上来。

    上官风云再一次将铁链抡了起来,拼尽全力挡开了飞来的几把利刃,可是却有一把刀钻过铁链的缝隙飞了过来,插进了上官风云的腋下。被利刃插中的上官风云忍不住闷哼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手中的铁链也失去了力道,被那几人乘机抓住,一把扯了过去。

    赤手空拳的上官风云捂着腋下的伤口,眉头紧皱,看样子异常痛苦。原本就已经苦苦支撑的他,此时腋下再一次被刀给刺穿。眼看着鲜血不停的流出来,但上官风云依然紧咬着牙齿,冷冷的盯着走向自己的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弯腰捡起一把刚才被上官风云铁链击落的刀,快步走向了上官风云。此刻的上官风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再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杀死他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那人走到近前,没有犹豫,抬起手中的刀,狠狠的向上官风云的脑袋砍去!

    看着劈下来的刀,上官风云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生死对于他来说早就看得很开了,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唯一牵挂的还有自己的儿子。但是看着儿子慢慢的长大,成熟,他已经放心了。就算是死,他也已经准备好了。

    一声惨叫响起,紧接着一股血箭飚射而出,有人死了。

    只不过死的不是上官风云,而是那个原本自信可以一刀结果了上官风云的大汉。只见他的脖子上,一道口子正在向外喷射着鲜血,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在全身聚力的情况下被人一招割断了脖子,只不过造成那个伤口的,不是刀,也不是剑。

    只见此时上官风云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忍俊不禁的看着那几个刚才还气势汹汹,此刻却终于吓得掉头慌乱逃跑的人。

    一身华丽且花哨的打扮,飘逸的长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只不过此时打开的折扇边沿却沾着一丝鲜血,带血的边沿下面,扇子正中,写着俩个字:“南宫”。

    此人正是几次跟踪无心的那人,云州城无心追查金刀时出现过,万青帮出现过,龙城出现过,此刻又出现在了这里,好像不管无心走到哪儿,他就会出现在哪儿一样。

    上官风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像个花花公子但却给人一种不可轻视的气势的青年,再看刚才拿刀想要杀了自己的那个人,此时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原来是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救了自己,可是对方是什么人他根本就不认识,也从来没见过。

    “你是谁?”上官风云疑惑的看着这个青年问道,眼睛里带着一丝感激。

    “一个朋友。”青年只是笑着淡淡的说了一句,并没有多说什么。然后静静地站在上官风云的侧前方,不让任何人靠近,并没有打算接着出手的意思。

    上官风云也没再多问,心想可能是儿子结交的江湖好友,深吸了一口气,向不远处的儿子看去,看到儿子与莫北激烈的打斗,又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心里开始担忧。

    此刻的无心,又一次被鲜血染红,跟上次在万青帮一样,但却没有像万青帮那样失去理智,也没有像在万青帮时那样慌乱,也许是已经经历过一次那样的洗礼,现在的他,再次面对这么多人围攻,好像已经显得有些得心应手了,看似刀枪剑戟满天飞,却始终不能伤他分毫。

    不断有人倒下,也不断有人受不了这场厮杀的惨烈而仓皇逃走,渐渐地,原本把无心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已经寥寥无几了,仅剩的几个人也即将倒在无心的刀下。无心看到,在那些死了的尸体身上,透过外面的衣服,里面赫然又是红羽的装束。

    莫北绝望了,他看到了地上躺满了自己手下的尸体,也看到了上官风云身边出现的另一个神秘人,他知道自己又败了,而且败得彻底。他更知道,如果不赶快冲出去,自己也将沦为死尸一具,不值分文。所以,他想逃了,不管能不能逃出去,他都要拼死试一次。

    就在这时,莫北突然加紧了攻势,疯狂的连出数招,逼退了上官云杰,紧接着突然掉头向外面掠了出去,同时向后猛一挥手,瞬间从他的衣袖之中飞出数点星光,闪电般向上官云杰劈头盖脸的飞了过去。

    上官云杰不敢大意,边挥舞着软件格挡,边向后跃去,只听几声轻微的金铁交鸣之深响起,数支银针散落在地,冒着青色的寒光,毒针!想不到莫北的衣袖之中竟然从始至终都藏着毒针,好一个阴险毒辣,如果不慎被刺中,必定身中剧毒而死。

    侥幸逃到院子里的莫北不敢停留,奋力向院墙之上跃去,他要赶快离开,否则江湖之上从今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塞北双鹰。毒针是他一直以来的秘密武器,几乎没有人知道,不到生死最后一刻他也从来没有显露过。就算上官云杰不被自己的毒针刺中而死,也足以让自己有充足的时间逃走。

    可是,真的像莫北心中所想的那样容易吗?

    就在莫北即将落到院墙之上的时候,眼前人影一闪,一个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莫北的面前,挡住了莫北唯一的去路。

    看到这个人,莫北彻底绝望了,脸色瞬间苍白……